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刘协

更新时间:2024-06-09 06:31:38

刘协

刘协 刘宏 著

刘协刘宏卢植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刘协》是作者“刘宏”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刘宏卢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善!”杨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如此年纪便有这般见识,当真是罕见至极。“咦?”早已坐在学堂内准备复习昨日课程的曹昂这时有些诧异。因为自家殿下今日竟来了...

精彩章节试读:


杨博士点了点头:“那何为霸道?以武震慑,以武伐国,以武立国,以武伐交。”听到这里,杨博士微微皱起了眉头,似是有些不太满意,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继续问了下去。“还算不错,那什么又是天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此乃天道。”刘辫面色平缓从容不迫的回答道。“善!”杨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如此年纪便有这般见识,当真是罕见至极。
“咦?”
早已坐在学堂内准备复习昨日课程的曹昂这时有些诧异。
因为自家殿下今日竟来了。
学宫内是有安排早课的,可是往往时间都定在卯时左右,自家殿下是个什么样曹昂比谁都要清楚。
不睡到日上三竿是无论如何都叫不醒的。
他前些时日还曾试过在早课时去寝宫唤醒刘协,可是得到的回应却是一顿自己听不懂的臭骂。
这也就导致了他在剩余的这几天里往往都是结束了早课才会去宫中唤醒刘协,每次差不多到了那个时辰这位殿下也睡醒了。
但是今天莫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曹昂皱起了眉头,看着脸色有些不太好的刘协坐在了位置上后小声向对方开口问道。
“殿下,您今日,莫不是哪里不舒服?”
除了这一点以外,曹昂实在是想不到自家殿下到底还有什么理由会在这个时辰跑来学宫。
就算是那位荀先生也得午时之后才会到来。
“你才不舒服呢。”刘协白了曹昂一眼,自己身体嘎嘎好。
除了睡眠不充足以外。
“那殿下您今日这?”
曹昂有些不太明白,既然殿下一切都正常的话,那为什么会来学宫呢?
“关你屁事啊。”
刘协无力地吐槽着。
奶奶的个熊。
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自己后半夜睡着正美呢,竟然有俩小太监给自己寝宫门口说着悄悄话。
拜托他们下次说悄悄话的时候能不能避点嫌?
就差跑到自己耳朵边大吼了。
一口一个什么皇子协是生而知之者,有着远大抱负,祖宗显灵啥玩意的。
呜呜喳喳地愣是把自己给吵醒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皇奶奶宫里的乔师大清早地专门跑来自己这里生拉硬拽地活活将自己打算冬眠的美好愿景给破坏掉了。
“殿下,太后懿旨,接下来这阵子便由我每日带您去学宫上早课。”
这话便是乔师亲口对自己说的。
不是。
这丫的搞什么?
一晚上吵醒人两次?
明明年纪这么小,自己却提前戴上了一副黑眼圈。
“不行,我得补个觉,你慢慢听哈,下课了叫我。”
刘协打了个盹,作势便要趴在桌子上睡个回笼觉。
大冬天的不睡懒觉,有病啊?
“哦,好的殿下。”
曹昂木讷的点着头,虽然有些不太明白殿下为什么火气会这么大,但自己就只管照做就是了。
只是刘协没有注意到的是,今日的学堂里比起昨日,要多出了一个人。
那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就坐在刘协的正后方,仔细打量之下,这少年的眉宇与刘协竟有几分神似。
因为他便是长子辩,当今天子的另外一个儿子,刘协的哥哥。
“这便是,我的兄弟吗?”
刘辫神情有些复杂,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片刻过后,今日学堂的讲师走了进来。
这人徐徐站至台中开始准备着今日讲授的课题。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
随着这位杨博士的tຊ开口,今日的早课便拉开了帷幕。
对于曹昂来说,他听得津津乐道,精神十足。
可对于刘协呢?
他对此毫无兴趣。
孟子曰?
光是听到这个开头他就迷糊了起来。
拜拜了您勒,我去梦里见周公了。
“…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
杨博士握着书卷踱步与学堂之中,他朗声讲述着内容,在步伐行至曹昂身旁时,扭头瞥了一眼那已经睡着的刘协。
哼!
杨博士心中冷哼一声,对于皇子协的评价在心中不由低了数分,不过在他的目光向旁一扫时,却是注意到了皇子辩。
他来了兴致,走至对方跟前用书卷轻轻敲了敲刘辫的肩膀,温声问道:“何为王道?”
刘辩正襟危坐面容严肃的回道:“君以仁政治天下,以德行服人,以道御术,方可海晏河清。”
杨博士点了点头:“那何为霸道?”
“以武震慑,以武伐国,以武立国,以武伐交。”
听到这里,杨博士微微皱起了眉头,似是有些不太满意,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继续问了下去。
“还算不错,那什么又是天道?”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此乃天道。”刘辫面色平缓从容不迫的回答道。
“善!”
杨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如此年纪便有这般见识,当真是罕见至极。
颇为喜悦的看了一眼刘辫,杨博士的目光随即又回到了刘协的身上。
与大皇子相比,这小崽子当真是一副奸懒馋猾之徒的模样。
随即只见他走至曹昂跟前,手掌叩向了桌子,直至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成功将刘协唤醒后,他皱着眉头看向对方。
“何为王道?”
“啥?”
刘协眨巴着眼有些迷糊地扭头看向这人。
“咳咳,何为王道?”杨博士轻咳了两声,嗓门提高又道了一遍。
“王道?”
刘协打了个哈欠,一只手撑着脑袋,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听话的,杀掉!”
“荒谬!”
杨博士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只见他握紧书本继续问道:“那何为霸道?”
“听话的,也杀掉。”
“你!”
“何为天道?”
“一边高高举起屠刀,一边仰天高喊老天让你死”
“….何为道家之道?”
“在旁边吃着鱼,看着你被杀掉。”
“…何为帝王之道?”
“老子要你死,你就必须得死。”
听着这一连串荒谬的回答,这杨博士气的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他举起书卷指向刘协:“反了,反了!我要上报陛下!”
话音落下,这杨博士也不再留在这里继续授课了,他掩面而走,看着方向竟是真的冲着德阳殿而去了。
“殿下您…”曹昂面色复杂的看向刘协,他刚刚只感觉自己好似是做了个梦。
这,殿下刚刚说的那些…
“怎么?我说错了吗?”
刘协诡异的一笑。
他貌似没说错吧?只不过是用通俗直白的话将这些弯弯绕绕给说出来了而已。
可是现在老师都被您给气跑了。
曹昂苦着一张脸,他还对今日的课程挺感兴趣的说。
“协弟,你这又是何必呢?”
然而就在这时,刘辫却是开了口,他叹了一口气,明明是少年,但言行举止却格外老成。
“你哪位啊?”
刘协有些懵,这人谁啊?怎么上来就喊自己协弟?
这个称呼好怪的说。
“我?”刘辫笑了笑:“我是你哥哥刘辫。”
哥。
哥哥?
刘协呆在了原地。
不是,感情这位就是自己那个从小被养在宫外的哥哥啊?
“张博士再怎么说也是一代名师,在文坛中颇具地位,你这般言语,唉。”
刘辫摇了摇头,他也是想不明白,自己这弟弟怎会说出那些,癫狂之言。
“不是。”
刘协翻了个白眼。
哥哥归哥哥,你丫的见面就怼我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说的那些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倒是对的,只是。”
“那不就完了,听那些陈词烂调有什么意思,与其花费时间在那个老头身上,倒不如找几个朝中官员问问他们的经验不就得了。”
刘协哼哼了两声,他反正是相信实践出真知的。
“好吧,为兄说不过你,那,今日可在学堂用饭?”
“成啊。”
刘协点了点头,这也省的他跑去找皇奶奶蹭饭了。
不过有关于自己这个哥哥,刘协倒是感到有些意外。
明明那个何携看自己百般的不顺眼就差摆到明面上了,可是自己这哥哥怎得看起来对自己并无恶意?
“行了别看了,走吧小曹,咱吃饭去。”
拍了拍曹昂的肩膀,刘协伸了个懒腰。
反正这学堂也没老师了,这宝贵时间倒不如用来填饱肚子。
于是乎三人结伴离开了课堂。
在一个时辰后,刘协满意的拍着自己的小肚子。
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也不晓得关心关心自己,这整日里都让自己为了吃饭而发愁,也不晓得他是怎么想的。
只是在用完了午饭回宫的路上,自己这位哥哥却是始终跟着自己。
“额,那个。”
刘协撇了撇嘴,他倒不是嫌弃刘辫,只是这人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自己总感觉没什么安全感的说。
“你有事吗?”
刘辫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朗声开口道:“无事…只是,为兄想要与你多亲近一些,毕竟你我还是兄弟。”
刘协闻言瞬间汗毛林立,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几步与这刘辫拉开了距离,只见他面色有些难看的伸出手指向自己衣袖,轻声道。
“你莫不是…这个?”
衣袖?
袖?!
刘辫面色瞬间一红,他着急的开口道:“不不不,不是的,为兄只是想与你探讨一些学识罢了。”
“哎呀妈呀早说啊…”刘协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还差点以为自己真猜对了呢。
倒不是他恶意诋毁自己这皇兄。
实在是因为古代这些贵族们玩的都实在是…太花了。
唯独曹昂这时则是一脸疑惑的摸了摸头,有些不太明白这两位殿下在说着些什么。
“难道愚兄在你心中竟是这副样子吗?”
刘辫面红耳赤的看向自己这弟弟。
竟将自己当做了那般…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来来来,这边请。”
刘协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很是自觉的就将这位哥哥迎进了自己的寝宫。

小说《刘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