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阅读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陆北屿潇潇)_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陆北屿潇潇)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陆北屿潇潇,是著名作者“陆北屿”打造的,故事梗概:我和陆北屿本来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他承诺这辈子只有我一个妻子。但他却因为一次出征意外失忆,我派去陪伴他的,我的贴身丫鬟竟借此冒充了我的身份,她害死我的孩子,打碎我的瓷娃娃,扯坏我父亲送我的狐裘,还害死我最好的朋友,陆北屿任凭她做这些事,不为所动。我尝遍所有方法试图让他想起来,但他对我的偏见,以及因为我在宫里被关押得没了以前肆意的模样,让他离我越来越远。后来我终于心灰意冷,却得了不治之症,我无数次祈求……

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

完整版小说推荐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陆北屿潇潇,由作者“陆北屿”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从战场上回来后,皇上就失忆了他带回来一个女子,告诉我这是他的白月光,并把她封为贵妃他任凭她打碎我的瓷娃娃,任凭她扯坏我爹送我的衣裳,不为所动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真正的白月光,是我而我,不久之后就快死了1.「娘娘,你这身装扮真好看!皇上见了一定会喜欢的!」我拍了拍身后宫女潇潇的手,心里却忍不住的激动今天是陆北屿回来的第一天,宫里举办了盛大的典礼…

精彩章节试读

从战场上回来后,皇上就失忆了。

他带回来一个女子,告诉我这是他的白月光,并把她封为贵妃。

他任凭她打碎我的瓷娃娃,任凭她扯坏我爹送我的衣裳,不为所动。

但他不知道的是,

他真正的白月光,是我。

而我,不久之后就快死了。

1.

「娘娘,你这身装扮真好看!皇上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我拍了拍身后宫女潇潇的手,心里却忍不住的激动。

今天是陆北屿回来的第一天,宫里举办了盛大的典礼。

这么多年,我们恩爱如初,后宫只有我这一个皇后。

而我,也穿上了骑射服,打算在今天的盛宴上给他一个惊喜。

潇潇把最后一支红花插在我的发间,说道:「陛下和娘娘这么相爱,可真是王朝的一段佳话呀!」

听了这话,我心里定然是欢喜不已。

外面已经响起了鼓声。

潇潇扶着我走了出去。

下一个节目,就是我要为陆北屿表演的骑射舞。

我站在草坪上,纵身一跃上马。

马晃了晃,但我并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只把眼光放在高台上的陆北屿身上。

陆北屿的身旁坐着一位女子。

女子身着和我一样的骑射服,看不清脸,正给陆北屿倒茶。

音乐鼓点一下比一下重。

我奋力在马上舞蹈,但心思却集中不起来。

下一秒,我只感觉马蹄一蹬,我整个人从马上翻滚而下。

一阵剧痛传来。

「皇后娘娘不是将门之女吗?连驭马都学不会?」

「看来出生游牧民族也不过如此啊……」

「皇后这等高贵的身份,在这种场合摔马,真给王侯将相丢脸……」

我只能忍着疼痛踉踉跄跄地站起来。

心里骤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平常若是我受了一丁点儿的伤害,陆北屿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把我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问我:「没事吧?」

但今天,他只是沉着地站在上面,皱着眉,像在看一个笑话。

直到他身边的女子站了起来。

我终于看清她的脸。

是我的贴身宫女,随陆北屿出征的苏淼淼。

如今她看我的眼神却不像一个丫鬟,像一个神权在握的女人。

随之而来的是陆北屿嫌弃的声音。

「学不来就别学了。」

「丢皇后的脸。」

我下意识出声解释:「皇上……」

但陆北屿丝毫不给我面子:「要学,也得学得像些。」

苏淼淼拦住他:「皇上,皇后娘娘只是想逗您开心……」

「我跟皇上的事,何时容你置喙了?」

我看了眼她,打断她,狠厉出声。

「就凭她是朕新封的贵妃!」陆北屿拍案而起:「皇后若是再嚣张跋扈,争风吃醋,怎么担下一宫之主这个名号?」

我揉了揉眼,陆北屿现在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他。

可明明从前是他说,他娶我做皇后,就是为了让我再嚣张跋扈一点的啊……

典礼上的人议论纷纷,指着我骂。

「皇后嚣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皇上早就该整治了。」

「是啊!仗着自己家里的势力兴风作浪……」

我攥紧了拳头,心里一阵酸涩。

我身后的潇潇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娘娘她辛苦练习了一月有余,这次只是一时疏忽,求您不要怪罪她……」

「住嘴!」我呵斥。

我堂堂将门之女,怎么可能低头认罪?

「学淼淼一个月就学成这样?」陆北屿笑了。

学她?

我看了看他身边楚楚可怜的苏淼淼,冷笑了声。

明明陪你在塞外放歌,纵马狂欢的人,是我啊……

可是他现在,好陌生。

「够了!这次大典结束。」陆北屿一声令下,搂着苏淼淼离开。

身边的人纷纷散去,只剩下潇潇陪在我旁边。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争气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紧接着,肚子传来一阵剧痛,血顺着我的腿流下。

本来今天过后,我要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子嗣的。

可惜,娘没能保住你。

晕倒前,我只听见潇潇哭着喊我:「娘娘!娘娘!」

2.

太医最后还是告诉我,我的孩子掉了。

甚至他爹都没来得及知道他的存在。

「娘娘,其实……」

太医站在我床前,支支吾吾。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说。

「皇上从边疆回来守了重伤,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什么?」我从床上爬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皇上不让告诉任何人,包括娘娘您。」

「他没受伤吧?」

「娘娘放心,没有大碍。」

我舒了口气。

太医随我一同进宫,与我关系要好,这才愿意告诉我。

没关系。

只是失忆而已,我可以让他想起来的。

还好,他不是不爱我了。

「还有一件事。」太医默了默:「自从进宫,您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现在又经历丧子,还请您……」

「我知道。」我打断他,重新躺了下去:「别告诉皇上,你走吧。」

我本来就在草原上长大,骑马射箭,样样精通。

但自从进宫做了笼中鸟,身体竟一日不如一日了。

肚子还在隐隐作痛,我爬起来,拿起一旁即将完针的荷包继续缝。

门外却传来重重的脚步声。

我放下荷包,看到苏淼淼穿上了贵妃华服,嚣张跋扈地走进我宫里。

「娘娘,听说你身子不好了,妹妹来看看您。」

「仔细一瞧,我可比你有姿色,皇上说得对,这可不是想学就学得来的。」

我沉静地笑了笑:「见了我,你不会行礼吗?」

苏淼淼愣住,笨拙地弯了弯腰。

我抬下巴示意潇潇:「教教她。」

潇潇走到我面前,工工整整地行礼。

苏淼淼不服气,但也只能照办。

只是也是学得笨手笨脚,看不出一点大家闺秀的影子。

「丫鬟出身就是丫鬟出身,连行礼都只会丫鬟礼……」

潇潇还没说完,苏淼淼横眉怒目地冲过去打了她一巴掌。

潇潇摔倒在地,我慢悠悠地走过去,往她屁股上一踢。

我可是将门之女,脚劲可不小。

苏淼淼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你竟敢……」

「被皇上知道了,他一定饶不了你!」

「是吗?」我坐回榻上,把荷包绣完最后几针:「穿久了粗布,丝绸不合身吧?」

「潇潇,把她外衣脱了。」

潇潇撸起袖子即将上手。

陆北屿突然从门口进来,一脚把潇潇踢到地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荷包一不小心掉落在陆北屿的脚边。

陆北屿弯腰把它捡了起来。

我站起身护在潇潇身前。

「皇上,皇后娘娘教训后宫嫔妃是应当的,皇上千万不要动气……」

苏淼淼被陆北屿一把拉起来,眼角还挂着眼泪。

陆北屿擦去她眼角的眼泪,叹了口气:「皇后,你身后有整个宋家为你撑腰。」

「淼淼什么都没有,但她有我。」

「我找了她很多年,你不能欺负她。」

找了她很多年?

我一阵心酸,眼泪掉了下来。

「好在我看见了淼淼塞外的一只惊鸿舞,才能相认。」

可是陆北屿,多年前骑射舞一鸣惊人的,是我宋徽柔啊……

那时候的我们塞外纵马,敬情高歌,你说此生只有我一个妻子。

苏淼淼……

她自小和我一起长大,知道一切我和你的故事。

甚至我教给她的骑射舞,她现在也能跳得炉火纯青。

陆北屿出征时,我拜托苏淼淼代我出宫照顾他。

他亲吻了我的额头,说回来给我打下万里江山。

我吸了吸鼻子,忍住眼泪指着他手里的荷包说:「皇上是否记得这个荷包……」

「这个荷包。」陆北屿放在了苏淼淼手里,眼睛里落满了温柔:「就是你说的,皇后抢走的那个吗?」

苏淼淼低着头回应:「是的……」

我一时间心如死灰。

现在的我已经跳不出一鸣惊人的骑射舞,去证明我们那段时光了。

临走前,他躺在我的膝上,非要我亲手给他绣一个荷包。

我毅然决然地摇头:「我一个习武之人怎么会做这种精细活?」

然后他笑着把我摁在床上,缠着闹着问:「绣不绣?」

我还是摇头。

但他离开的几个月,我一针一线缝了好久。

陆北屿低头,眉间只有严厉:「你要是再这么任性,皇后之位我大可以夺去。」

说完,他看了看怀里还在掉眼泪的苏淼淼。

「皇上不必担心我,她是皇后娘娘的人,教训我也没什么……」

陆北屿看向还跪在地上的潇潇:「来人!这个宫女,掌嘴!」

我猛地扑向她:「她是按我的吩咐办事,要打就打我。」

陆北屿咬着牙点了点头:「把皇后拉开,掌嘴!」

我是大齐最高武将之女,陆北屿不能随便动我。

我被禁锢在一旁,看到潇潇的嘴角被打出血。

「皇上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也不闻不问是否贵妃先来挑衅,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国君!」

陆北屿皱着眉,掌嘴的宫人打得更狠了。

打的是她,但打的也是我作为皇后的威严。

陆北屿在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任何人都不能欺负苏淼淼。

苏淼淼回过头,朝我投来一个势在必得的眼神。

3.

再过两天,就是陆北屿的生辰。

他向来不喜欢铺张浪费,每年的生日,只要我在他身边吃碗长寿面。

今年,我早就为他亲手烧制了一枚瓷娃娃,打算献给他。

瓷娃娃是我们少时在草原打闹的场景,模样格外细致,或许能帮助他想起来。

「娘娘,你的手都被烧伤了……」

潇潇站在我旁边,满脸心疼。

我笑:「你先去再给自己的脸上上药吧!」

师傅把烧好的成品拿出来递给我,我看着穿着骑射服,梳着高马尾的我和他,忍不住有些感伤。

我立马迫不及待地启程去陆北屿的寝殿,心里怦怦跳。

「皇上,你说好要陪臣妾放风筝的!」

在路上,苏淼淼却突然撞进我怀里。

瓷娃娃掉了下去,两个小人瞬间被一分为二。

小说《把我打入冷宫后,皇上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16日 22:53:29
下一篇 2024年4月17日 22:2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