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秦风无)_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秦风无免费阅读

秦风无是《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秦风”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老公把我和他的亲密视频发到了兄弟群。「老子的技术不错吧?」下面一群赞叹捧场的。「嫂子有福!」「弟妹皮肤真嫩!」只有一个说:「这不是她!」……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秦风无,是作者“秦风”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我噌一下站起来,走向民宿。身后传来顾岩若有若无的声音。「一个学妹!」那边的热闹已与我无关。我早早躺上了床…

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

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 在线试读

我余光扫了一眼秦风,他正在跟其他人玩扑克。

到了吃饭时间。

大家围坐在一起。

我一边是秦风,一边是顾岩。

李昊调侃:「顾岩,你这么多年没女人,能忍得住?要不哥们儿给你介绍一个?」

顾岩将靠近我的火堆,朝里拨了拨。

「不用,我有喜欢的人。」

他这么一说,另外三个男人沸腾了。

「呦,看不出来,谁呀?」

「对啊,老顾,快说说!」

秦风顺手拿走了盘子里最后一串烤翅。

李昊女友娇嗔。

「风哥,我喜欢吃烤翅。」

秦风哧的一笑。

把烤翅递了过去。

我噌一下站起来,走向民宿。

身后传来顾岩若有若无的声音。

「一个学妹!」

那边的热闹已与我无关。

我早早躺上了床。

大概半夜12点,传来开门声。

过了一会儿,我旁边的床陷了下去……

我的被子也被掀开一个角。

一只手从我的后腰攀了上来。

「秦风,我今天很累。」

对方依然不停手。

我用力摁住那只手。

「我说了……」

手的感觉不对,这不是秦风的手。

我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顺手打开床头灯。

竟然是李昊。

他半躺在我旁边的床上。

眯着眼看我。

「弟妹,我比秦风的技术好,你试试!」

我拿起手边的台灯甩过去。

光着脚朝外跑。

李昊一把拽住我的胳膊。

我瞬间体会到男女力量的悬殊。

我一口咬向他的胳膊,恨不得撕下一块肉。

我又用指甲挠他的脸和身体,他腾出手,一把擒住我的手腕,狠狠按在床上。

此刻我的头脑竟异常清醒。

光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逃脱魔爪,我必须求救。

我双腿用力一蹬,将头狠狠撞到墙上。

我旁边也住了人,虽然不知道是谁,只希望对方能察觉到异样。

我一下又一下的撞击,本该剧烈疼痛浑然不知。

李昊将头埋在我的脖颈,炙热的气息让我泛起一阵阵颤栗。

我求救的呜咽声也只能从被他捂住嘴的指缝中断断续续的传出。

「我的好弟妹,我肯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你就别矜持了。」

我忍着恶心,不顾一切的撞击墙壁。

李昊的手已经探进我的睡衣里。

这难道就是秦风的报复吗?

正在我破灭希望时,李昊被人一把提起,踹到地上。

是顾岩,他穿着简单的白T黑裤,头发还在滴水,应该是刚过澡。

李昊看到顾岩,拍拍屁股站起来。

顾岩一拳又将他打倒在地。

我赶紧站起来藏到顾岩身后。

那一拳看的都疼,李昊挣扎的要站起来。

「李昊,你这是在找死!」

说完他拉着我的手走出房门。

对面的房门也正好打开。

秦风穿着白色浴袍,身后一双玉手攀上来,是李昊的女友。

李昊擦着嘴角也随后跟出来。

这场面用脚趾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上前一巴掌甩在秦风脸上。

「你混蛋!」

秦风用舌尖顶了顶脸颊。

「怎么?不喜欢这个游戏?」

我怎么都想不到,这种话会从秦风口中说出。

「秦风,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李昊女友娇笑。

「风哥,你老婆一点都不经逗。」

当年给我送早餐的男孩,当年把我捧在手里的男孩,当年说要给我幸福的男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当初的一切都是梦吗?

现在的秦风只让我觉得恶心。

我转头朝门外走去。

顾岩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

秦风嘲讽的声音同时响起。

「老顾,这护花使者,当了这么多年,真当上瘾了?」

顾岩转身回去,一脚踹在秦风肚子上。

秦风瞬间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秦风,你会后悔的!」

我漫无目的的去了民宿的后山。

站在山顶上,看着眼下的辽阔无垠,怔怔出神。

顾岩一声不响的站在我身边。

刚才李昊爬在我身上,我没有哭。

知道秦风把我送给李昊时,我也没有哭。

现在站在星光璀璨的山顶,我的泪大颗大颗的滑过脸颊。

我不懂,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秦风会这样对我?

大学时,他明明那么好。

我浑身的力气被抽干了。

蹲下身子,将头埋在膝盖上。

从开始的小声呜咽,到最后的放声大哭。

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在此刻得到了释放。

甚至不知道顾岩什么时候将自己的外套披在我身上。

我抬起哭肿的双眼望向顾岩。

「为什么?秦风为什么这么对我?」

顾岩掏出纸巾一点点擦拭我的脸。

「你很好,是他不懂得珍惜你!」

我这么多年的青春和爱恋,最后发现喂了狗。(最后发现就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我不甘心,我必须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我把手摊在顾岩面前。

「顾岩,求你帮我!」

他叹了一口气。

「你确定要这样?」

我郑重的点点头。

我必须为自己做些什么,否则我下半辈子将在痛苦中度过。

顾岩掏出手机放在了我手上。

首先我必须要知道秦风为什么这么做?

接着便是让他付出代价。

现在只有他们的兄弟群可以告诉我答案。

我其实可以直接问顾岩,但我不想为难他。

顾岩的手机没有密码,轻轻一划便开了。

我点进那个群。

从最近的聊天开始看。

里面有他们平时一起聊球的对话,还有对工作的吐槽。

再有便是秦风发的那些小视频。

每次他出差或者加班晚回来的时候,都发了小视频。

在我给他准备晚饭的时候,他正在那些女人的身上。

还发到群里供兄弟品鉴。

从始至终他们都以为视频里的女人是我。

直到我看到顾岩那天回的那条“这不是她!”

我随口一问。

「你怎么知道视频里的不是我?」

顾岩一直没回答我。

我疑惑的抬起头。

即便是黑天,我也看出他红倒的耳朵的脸。

他敷衍回道:「感觉,感觉你不是愿意让拍视频的人。」

我没有在意他的异常。

我把聊天记录一直翻到我们结婚当天。

王眠问秦风。

「风哥,没想到当年一个玩笑,你竟走到婚姻。」

李昊也添油加醋。

「对呀,当年我们打赌,看你多长时间能睡到周亦然,谁知道你现在竟要结婚?」

我拿手机的手开始颤抖,心一点点坠下去,好像跌倒了深渊。

怪不得当年秦风跟我交往没几个月,便要找机会外宿酒店。

原来都是赌约。

秦风直接回道:「免费找个老妈子,还能天天让我上,何乐而不为呢!」

李昊直接发了语音。

「我看你是没吃到肉,只能结婚后再吃了,哈哈哈……」

秦风怒骂:「等着,看老子给你们在群里直播。」

我还记得新婚当天,秦风便拿了手机要拍视频。

当时我严厉拒绝,甚至还跟他吵了一架。

后来他说尽好话,我才暂时原谅了他。

原来我跟他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打赌。

再往上便是大学时候的聊天。

有时候是秦风让顾岩帮他带早餐,有时是让顾岩给他送雨伞。

我才知道原来那些年的早餐都是顾岩买的,他只是顺手拿给我。

雨伞也是顾岩冒雨送来的,他只是坐收渔翁之利。

「你为什么答应他给我买早餐,还一买就是四年。」

顾岩看向远处,随意道。

「反正我早起去图书馆,顺道的事。」

但我看到他的耳朵更加发红。

如果是当年的我,也许看不出他的心思。

如今有过婚姻的我,看的很明白。

顾岩喜欢我。

而且现在还喜欢着我。

可如今的我,再没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

第二天我坐顾岩的车,一大早就回了市区。

我回家打包了所有的行李,住到了酒店。

也开始了我的下一步计划。

秦风是公务员,由于家里的关系,以后会继续走仕途。

他原来经常跟我说,要让我当市长夫人。

可如果有秦风这样的市长,那只会是灾难。

我知道秦风他们单位最近有招商会。

举行地就是顾岩的酒店。

我给顾岩打了电话。

「顾岩,我可以去你们酒店当服务员吗?」

顾岩沉默几秒。

「你想进秦风他们的招商会?」

我没作声,默认。

「好,他们明天上午9点开始,你来给我打电话。」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

刚到顾岩酒店楼下,顾岩拿了一杯热咖啡走过来。

他把咖啡递给我。

「这是工作人员的胸牌,你自己小心点。」

「你不问我做什么吗?」

顾岩轻轻笑了一下。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全力支持。」

以前大学时的顾岩沉默寡言,即便跟秦风他们在一起,他也是只听,很少说话。

所以在我的印象里,顾岩很高冷,不好接触。

我跟他那么多年里说过的话,都没有这几天多。

我不知道顾岩给了我什么级别的胸牌。

刚进会场,每个见到我的酒店工作人员,都向我点头示意。

这也更好的方便我行事。

招商会开始了。

我带上提前准备好的口罩。

注视着台上侃侃而谈的秦风。

他刚下台,好几个竞标负责人便围了上去。

原来他就经常拿各种名贵的礼品回去。

我很少过问,但我知道肯定是别人送的。

我想应该就是这群人吧。

我特意打听到他今天的酒店房间。

我在房间里提前放好了隐形监控。

招商会结束后,他们举行了晚宴。

我坐在车里看着监控。

晚上11点,秦风回到了房间。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接着便是一个穿着清凉的美艳女人走了进来。

「风哥,张总说你今晚一个人,缺个暖床的。」

秦风把烟叼在嘴角。

上下打量面前美艳的女人。

不一会儿,顾岩把群里截图发给了我。

秦风又一次把刚才房间的视频发到了群里。

我不知道秦风这是什么癖好。

难道跟集邮票一样?

女人临走前,秦风随口一句。

「回去告诉张总,事情妥了。」

我刚关了视频,车门被朝外打开。

顾岩将带有食源记标志的外卖递给我。

「忙到这么晚,肯定饿坏了吧,趁热吃吧!」

这是我最喜欢的餐厅。

第一次去食源记吃饭,便是顾岩招待秦风他们,我作为家属跟去的。

就连秦风都不知道我对这家餐厅一直念念不忘。

我打开袋子,里面有我最爱吃的海鲜粥和糕点。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家的?」

顾岩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一下。

「我记得那年你跟秦风一起来吃饭,那顿饭,你全程几乎没怎么说话,一直埋头吃,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那么能吃。」

我的脸一下像被火烤过一般。

那顿饭的确是我吃的最多的一次。

全程我都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只记得那些饭菜几乎被我包圆了。

我认真看着顾岩。

「顾岩,我目前可能……」

顾岩打断我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有负担,这么多年我都等了,也不差再等几年,只要你允许我出现在你身边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秦风打来电话。

「今晚陪我回我爸妈家吃顿饭。」

秦风爸妈是传统的公职人员,不允许离婚,更不允许做任何会坏仕途的事。

所以他目前不敢让父母知道我俩的事。

原本我不想答应,可想到秦风妈妈对我一直不错,便答应了。

晚上我先到了秦风爸妈家。

他妈妈早早便准备好了饭菜。

「亦然,你不用沾手,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等风风回来就可以吃了。」

她拉着我来到客厅聊天。

刚坐下,秦风回来了。

饭桌上,他爸妈旁敲侧击得让我们生孩子。

我都默不作声,秦风岔开话题。

好不容易挨到晚饭结束。

秦风主动提出要送我回去,我拒绝了。

我现在不想跟他有一点关系。

「秦风,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离婚手续?」

秦风转身看着我。

「你就这么想离婚?」

我一下被他的反应气笑了。

「秦风,你不觉得自己很搞笑吗?经过民宿那晚的事情,你觉得我们还能过下去?」

他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兄弟群的事情。

远处一束车灯打了过来。

对方慢慢将车停在我身边。

车门打开,顾岩拿着外套走近我,披上。

「太晚了,怕你打不到车,就过来了。」

我抓紧顾岩得外套,冰冷的身体觉得瞬间暖了过来。

「谢谢!」

秦风冲着顾岩的脸一拳过去。

顾岩抬手便挡住了。

「顾岩,你卑鄙,惦记我老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熬出头了?」

顾岩狠狠一推秦风。

「是你没有好好珍惜她,是你配不上她!」

「我配不上?那你一个暗地里的偷窥者就配得上了?当年你假装早起去图书馆,其实不就是想当舔狗给我女朋友买早餐?什么包里多带一把伞,不就是给我女朋友准备的?就连你的生活费都能送给我给周亦然买手机,你说你多贱?」

顾岩满脸狰狞,透出的目光像要将秦风撕碎。

他一拳将秦风打倒在地,秦风也不甘示弱,爬起身二人扭打了起来。

「顾岩,即便你现在得到周亦然又如何,那也是我吃剩下的。」

「秦风,闭嘴,不许你这么说亦然。」

顾岩的拳头更狠了。

我赶紧上前拽起顾岩。

「顾岩,我们走,不要和疯够一般见识。」

车上,顾岩一声不吭。

我拿起纸巾给他擦拭嘴角的血迹。

「亦然,你也觉得我是偷窥者吗?」

「顾岩,我很庆幸大学那些温暖我的事,是你做的,不是秦风做的,同时我也很抱歉,现在才知道是你做的,如果我早点发现是你做的,也许结果会不一样。」

顾岩握住我擦拭的手。

「亦然,谢谢你,我以后会勇敢站在你身边的。」

我看了秦风的朋友圈,上次招商会的标给了张总。

他女同事还在朋友圈恭喜秦风马上升职为部门主任。

我知道他离市长又进了一步。

可惜,他永远不会成为市长了。

三天后,是秦风升任部门主任的庆功宴。

我和他已经领了离婚证,但他需要我出面表演一下恩爱夫妻。

我当然要答应了,毕竟我为他准备了好戏。

那天我穿上新买的裙子,画了最明艳的妆。

刚进宴会厅,大家就争先恐后的恭喜我和秦风。

我看他一脸春风得意,好像已经是市长一般。

我还看到了那位跟他走得很近的女同事。

拉着我的手,一脸亲昵。

「你真有福,有秦风这么好的老公。」

我看看远处的秦风。

「那送你吧!」

对方一怔,立刻用笑容掩饰尴尬。

秦风上台了,他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

看上去人模人样的。

谁又知道他背地里那些不为人知的龌龊癖好呢!

我看了看大厅门外,应该快了吧!

台上的秦风刚讲了一句话,大厅的门被朝外打开了。

一个大肚子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话筒,死死盯着秦风走过来,

「秦主任,您还认识我吗?」

台上的秦风,脸一下白了。

我看到他的手在轻轻发抖。

「保安呢?把无关人请出去!」

保安不知在哪里嗑瓜子呢!

「秦主任,我不是无关的人,我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

秦风还在狡辩。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保安,保安,死哪里去了!」

「秦主任,半年前你回你的母校参加活动,是我给你倒的酒,当晚你以指教课业为由,把我叫到酒店,强奸了我!你忘了?」

我记得半年前,有段时间秦风的确很异常。

经常偷偷摸摸打电话。

他爸妈还四处托人走关系。

前几天一个女孩找上了我,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当时女孩第一时间报了警。

可惜一个没有背景的单纯大学生能斗得过权力勾连的秦风吗?

事后女孩发现自己怀了孕。

她不甘心坏人就这么逍遥法外,将自己的肚子作为证据,只为等到今天。

现场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秦风彻底怒了。

他大步走下台,抓着女孩的胳膊就要往外拖。

这时大屏幕上放出了那天酒店的录像。

「风哥,张总的心意你已经明白了,那招商就拜托你了!」

秦风捏了一把女人的屁股。

「放心,回去告诉张总,标是他的了!」

接着又放了他在出差期间,与各种女人上床的视频。

那些女人有的是别人送的,有的是他自己找的。

现场已经乱成一锅粥。

大厅的门又再次被打开。

几个警察走进来,带走了秦风。

这场戏,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我拿起外套走出宴会厅。

顾岩下车给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那个女孩大着肚子走过来。

「谢谢你,周小姐!」

我看了看她的肚子。

一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就这么被秦风毁了。

后来在听说便是秦风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秦风的妈妈打电话给我,说秦风想见我一面。

见到秦风的那天,我去英国留学的申请下来了。

秦风的头发短了,人消瘦了很多。

「周亦然,是你,对吗?」

我看着对面已经一无所有的男人,笑了笑。

「我跟自己也打了个赌,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秦风在对面大力拍打玻璃。

「周亦然你个毒妇!」

「看来我赢了」

我去英国的那天,顾岩来送我。

「你好好去读书,我有空就去看你。」

我抱住顾岩的腰,头埋在他胸前。

「谢谢你支持我追寻自己的梦想。」

顾岩摸摸我的头。

「只要你不看外国帅哥,就算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我笑着扭他腰上精瘦的肌肉。

「讨厌,外国帅哥,哪有顾大帅哥帅!」

我很庆幸,兜兜转转走了一圈,幸福还在原地等着我。

小说《我看了老公的兄弟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3:00:26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3: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