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无无无弹窗免费阅读_全本免费小说阅读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无无)

《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内容精彩,“无”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无无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内容概括:老板裁员,要我交接工作,我冷笑的把十几个部门的工作,还有正在洽谈的十几家甲方乙方资料,部门员工调剂方案、年度报表、未来半年发展企划等厚踏踏的资料,一股脑都扔到了憨批老板面前。然后眼见着老板的目光,从窃喜,到惊讶,到震撼,到后悔,再到裂开:“你一人……负责这么多部门的活儿?你老大不是这样说的啊。”我没理他,转身就走。果然第二天,公司就转不了了,老板想恢复正常,需要重招10个人,成本比之前高十倍不止。……

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

小说推荐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讲述主角无无的爱恨纠葛,作者“无”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叩叩,叩叩叩。」还不等我和老板聊出个结果。办公室门被敲响了。来人敲得很试探,我转头朝钱耀辉刚刚在的位置看去,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心下当即了然…

阅读最新章节

09.

只提升职加薪,绝口不说要怎么处理搅屎棍钱耀辉,我除非脑子瓦特了才会信了他的邪。

况且如果我现在真答应回公司。

谁知道等我处理完那堆烂摊子后,要被怎么穿小鞋。

「不好意思啊蒋总,我已经有看好的新公司了,不出意外的话,下周一就可以入职了。」

肉眼可见的,老板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但无所谓,只要我没道德,他就绑架不了我。

「小秦,」老板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这么做,是真要跟公司恩断义绝了?」

我就差没当着他的面翻白眼。

都是出来挣钱的,就别整那些恩啊义啊的了。

「叩叩,叩叩叩。」

还不等我和老板聊出个结果。

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来人敲得很试探,我转头朝钱耀辉刚刚在的位置看去,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心下当即了然。

老板扫了我一眼,清清嗓子开了口。

「进。」

10.

办公室的门很快被推开,一脸怒容的钱耀辉大步走了进来。

「蒋总,您千万不能听信这小子的一面之词,我当初跟您说的那些都可都真的,您要是不信,大可以去问公司其他人,我要是一个字儿假话,您直接开了我我都认!」

钱耀辉显然被我突然回公司吓坏了。

刚刚在外面眼睁睁看着我跟老板聊得你来我往,指不定脑补了些什么。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风声鹤唳,亏心事做多了难免会怕鬼敲门。

但他这会儿来得也确实不是时候。

毕竟老板还没把我这个「打定主意要走」的人劝回来。

他这么急赤白脸地跑过来,只能让事情雪上加霜。

果然,老板当场怒了。

「胡咧咧什么!」

他把茶几拍得震天响,看上去像是恨不能操起手边烟灰缸炫钱耀辉脑袋上。

我却对这个现状乐见其成,笑眯眯开口。

「蒋总您瞧,钱哥这个样子,我哪还敢吃回头草?」

11.

老板一张脸被钱耀辉气得铁青。

不过到底是职场老油条,钱耀辉看看我,再看看气到快癫痫的老板,也瞬间明白了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原本气势汹汹的他,瞬间噤若寒蝉,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

「钱哥。」

我打定主意让他做老板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于是乘胜追击。

钱耀辉立刻面色不善朝我看来。

我不紧不慢道:「好像从我刚进公司开始吧,您就开始跟公司上上下下的人讲,我跟杨姐关系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就差把我是杨姐小三写脸上了,我是真不明白,您好歹也是公司元老了,何苦来哉跟我这么个新人过不去呢?」

后来要不是杨姐不管不顾跟钱耀辉在公司闹过一场,也不知道那个谣言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儿。

可即便如此,直到现在也依旧还有关于我和杨姐的风言风语。

这事我没任何添油加醋。

而且从他嘴里说出来地谣言,远比我现在说得更加难听。

我可以笃定,钱耀辉造谣的事情,老板肯定门儿清。

但就因为比起我和杨姐,钱耀辉才是那个跟他一起白手起家大江山的老臣,他就始终对这事儿不闻不问。

原本呢。

如果钱耀辉不觍着脸找过来,我也不愿意提这破事儿,但谁叫他自己非要往枪口上撞呢?

结果我话音才落,老板直接冲钱耀辉瞪了眼。

「去去去,没看见我跟小秦有正事要谈?你跟这儿裹什么乱,还不赶紧出去!」

12.

被劈头盖脸一顿呲儿。

钱耀辉大约知道自己来得不是时候,老板一发话就忙不迭要出去。

但我会顺了他们的意吗?那必然不能啊。

「别走啊钱哥。」

眼见钱耀辉即将走出办公室,我连忙出声把人叫停。

「小秦!」老板立刻出声当和事佬:「咱们聊咱们的,你甭跟他较这个劲。」

那可不行。

我在公司忍气吞声几年,临了临了落个被开除的下场。

现在又说什么「别较这个劲」的屁话,想让我继续忍下去。

怎么着?

真当我千年难得一遇的大王八呢?

「蒋总别误会,我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跟钱哥说说心里话。」

现在求人办事的是他们。

哪怕只是为了那堆烂摊子,他们现在也得顺着我来。

眼见我打定主意不松口,老板只能咬牙冲钱耀辉招了招手。

「没听小秦要跟你聊聊吗?还傻站着干嘛?」

钱耀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模样看得我直乐。

只见他不情不愿走过来,一屁股在我对面的沙发坐下,咬牙切齿地开口。

「聊,聊!」

13.

钱耀辉气得要死,偏偏又发作不得。

在两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中,我不慌不忙先喝了口咖啡。

「钱哥,从我进公司到被开除,你这几年一直瞧我不大顺眼,刚好今天当着蒋总的面,咱俩就摊开来好好说说,怎么样?」

我这话应该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谁叫我乐意呢?

钱耀辉咬着后槽牙,两只眼眼恶狠狠瞪住我,说出的话却只能伏低做小。

「小秦你这是哪儿的话,你这么年轻又能干,进公司几年一直兢兢业业,我怎么会看你不顺眼呢?误会,都是误会。」

不认没关系,反正我会给他逼急眼。

「没有吗?」

我意味深长笑了声:「那当年给我和杨姐造谣,说我是因为在床上把杨姐伺候好了,才能进咱们公司这话,是从你嘴里传出来的吧?」

为了以示给我撑腰,老板立马目光如炬看向钱耀辉。

一来一往。

感觉钱耀辉一口老黄牙都要给咬碎了。

我云淡风轻地含着笑继续说。

「还好我是个男人,这要是个姑娘家还被你这么造谣,说不准人家家里人都要得跟你拼命。」

但其实钱耀辉根本就是个看人下菜碟的货色。

全公司上下,除了老板就没人没被他造过各种各样谣,我和杨姐这谣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哦对了。」

我故意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先看了他一眼,旋即欲言又止看向老板。

不出所料,因为我这个表情,老板缓缓皱起了眉心。

14.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凝滞。

似乎猜到我要说什么,钱耀辉脸上迟缓的浮起几分惊慌失措。

见我好半天没开口说话,老板追问:「什么?」

钱耀辉眼角抽搐似的不停给我使眼色,眼中满是乞求。

笑话。

他针对我整整四年,我会因为他迟来的求情就轻而易举放过他?

冲着钱耀辉会心一笑,我表情诚恳看向老板。

「蒋总,据说您这些年,给公司元老员工的分红一年不如一年?」

这话才出,老板立马变了脸色。

他表情狐疑地盯住了我,半晌才猛然转向钱耀辉。

在场三个人,唯一一个对分红情况了若指掌的就只有钱耀辉了。

霎时间,本来还端着和事佬模样的老板,眼中直接腾起怒火。

「蒋总,您可不能只听这小子的一面之词!」

钱耀辉忙道:「您是知道我的,我对您一向忠心耿耿,从来都是把公司当自己家,我怎么可能在背后搬弄您和公司的是非!您可不能被小人蒙蔽了啊!」

我不动声色看向钱耀辉。

他急了他急了。

此刻的老板,却没再像之前那样维护他,反而似笑非笑问了句。

「被小人蒙蔽?你是觉得小秦是小人,还是说我蠢到能被人蒙蔽?」

15.

短短一句反问。

直叫钱耀辉再说不出任何辩解的话。

见他一张油腻肥胖的脸涨成猪肝色,我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之前不是仗着自己是公司老人就明目张胆针对我吗?

那时候的底气呢?

「蒋总,我——」

「你有一句话倒是没说错,我确实了解你的为人。」

老板截断钱耀辉的话头,问他:「既然你不承认分红的事儿是你宣扬出去的,那你现在就当着我和小秦的面,告诉我那些话是谁说的。」

钱耀辉一双手放在膝盖上,攥攥拳头又分开,如此循环往复好几遍,却始终开不了口。

明知道老板是明知故问。

就算他真能豁得出去把脏水泼去别人身上,老板也绝不会相信他那些胡言乱语。

打从一开始,老板面对我时,无论颐指气使还是低声下气,无论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

其实都并非出自真心,只是试图通过其中一种方法让我回来给那十几份工作善后。

大约从头到尾,他也都没有把我受到那些不公和委屈当回事。

当然,也就更加不会为了我这个他自以为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人物,跟他忠心耿耿的「狗」撕破脸。

直到此时此刻。

他以为能看家护院的狗,居然敢在背后议论他这个「主人」的长短。

才让老板真正对钱耀辉这条有了二心的「看门狗」生出怒气。

16.

面对老板态度两级反转。

钱耀辉坐立不安地搓着手指,额头上不受控地渗出细密的冷汗,将他本就稍显稀疏的头发浸成一绺一绺。

说实话,多少有点儿恶心人了。

没再像之前那样急于当这个和事佬。

老板往身后靠背上一倚,看起来像是打算作壁上观。

我不动声色觑了老板一眼。

不会吧不会吧。

他该不会真以为,只要把钱耀辉拎出来祭旗,我和他就能握手言和了吧?

别把我笑死才是真的。

「老钱,我老早就跟你说过,做一个公司的管理层,能应对老板固然要紧,但笼络好基层员工才是重中之重。」

老板气定神闲地侃侃而谈,仿佛有了钱耀辉这个憨皮的衬托,他就真成了个明君。

「你呢我也清楚,真要说你有什么坏心眼,那肯定是没有的,但咱们也算知根知底,从年轻时候到现在,不单是你,就连你身边的亲戚朋友,甚至生意上的合伙人,有多少没被你这张嘴祸害过?」

「就拿你当年创业这事儿来说,本来人投资人都板上钉钉了,结果你多喝二两马尿就把人养小情儿的事儿抖落了个干干净净,搞得人鸡飞狗跳往后好几年都没能安生,好好的机会叫你折腾没了,你倒好,过去多少年也不知道涨涨记性?」

说着,他又扭过头来,像是真没看出来钱耀辉此刻有多难堪似的问我:「小秦,你说这事儿好不好笑。」

这老板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

刚知道钱耀辉背后diss他,扭头就把前者这么个大笑话,当着我的面说了出来。

17.

「蒋总!」

钱耀辉一张脸气得发紫,「腾」一下站了起来,表情扭曲地盯着老板「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老板脸色淡淡睨了他一眼。

像是拿准了钱耀辉不敢怎么着,甚至都没拿正眼看他。

「我都说了,今天就是请小秦来说说心里话,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事是我不能说的?」

钱耀辉直接哽住了。

拒绝的话不敢说,同意的话又不愿意说。

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站地僵持着,我又端起咖啡杯抿了口。

最终还是钱耀辉率先破防。

「蒋总,我好歹跟你一起打拼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怎么能明知道我跟秦琛有矛盾,还要只为着他一句话,就把我的面子里子一块儿扔地上让人踩?」

老板蹙起眉头,不悦地看他。

「别开不起玩笑,哪里就像你说得这么严重了?」

钱耀辉气得直跳脚,却仍旧不敢直接跟老板翻脸:「蒋总,我到底是跟着你——」

「行了,」老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车轱辘话就不用翻来覆去的说了,你说的没错,这么多年你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你这些年也没少替我替罪人吧?远得不说,就说小秦在公司待不下去这事儿,究其根本难道不是因为你?」

不愧是老板,一句话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可在公司耀武扬威惯了的钱耀辉,哪能受得了当着我的面被这么下面子。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钱耀辉直接给气笑了。

「合着逼走秦琛这事儿的错最后全落我一个人脑袋上了?」

就说得狗咬狗吧,这不就说秃噜嘴了?

18.

钱耀辉话音刚落,老板气定神闲的表情瞬间两级反转。

但很显然,刚被老板落井下石的钱耀辉,无论是无心还是刻意,都只当没看到老板陡变的脸色。

他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死死攥成拳,鬓角处迸起一根又一根青筋。

「蒋总,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钱耀辉咬牙切齿着。

老板「啪」一拍桌子,怒道:「钱耀辉,摆正自己的位置,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数!」

可事已至此,哪怕老板再疾言厉色,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的钱耀辉都只当耳旁风了。

「蒋总,当初是不是你亲口对我说,杨晴对公司有二心,得想个法子离间她和公司其他员工?是不是你说秦琛年纪小好拿捏,想最终收归己用,才让我扮红脸故意针对秦琛?」

钱耀辉气得在办公室来回踱步,一项项细数老板罪过。

这俩人太熟了,对彼此也太了解了,哪怕身份有差距,翻脸之后老板也绝不可能做到独善其身。

「再有就是开除秦琛这个事。」

钱耀辉扯扯嘴角,发出一声极为明显的讥笑,转动满是红血丝的眼珠朝我看来。

「秦琛,你该不会真以为,蒋总他老人家开除你,真是因为我告的黑状吧?」

闻言,我忍不住挑了下眉,不动声色等待下文。

已经陷入狂暴的钱耀辉也果然没让我失望,冲着我扯着脖子就是一通吼。

「还不是因为你不识好歹?蒋总他老人家几次想栽培你都让你给拒了,就知道跟在那个杨晴屁股后面鞍前马后,这也就算了,可你还非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天到晚问工资什么时候涨、加班费什么时候发、年终奖又有多少,像你这么没眼色的东西,公司不开你开谁!」

19.

原来如此。

本以为是钱耀辉自己有病,没想到老板也病得不轻。

想到自己之前辛辛苦苦任劳任怨的那四年。

我忍不住心底长叹一口气。

妈的。

老板脸彻底黑了,可以想见,从今天开始,钱耀辉只要还在公司一天,就不能避免会被老板针对。

「呵,舒坦!」

一通发泄,钱耀辉拍拍自己的啤酒肚。

老板看上去口槽牙都快咬碎了:「钱耀辉,真有你的!」

「蒋总,这么多年,公司内外的人都说我钱耀辉是你的哈巴狗,可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这条哈巴狗也不能什么黑锅都替你背了吧?」

钱耀辉阴阳怪气地说着。

看着他这副肆无忌惮的模样,老板登时火冒三丈。

「滚!没良心的白眼狼,你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要换做以往,老板这话一出,钱耀辉少不得要屁滚尿流的求饶。

但他今天不知吃了哪儿来的熊心豹子胆。

居然还就顺着老板的话说了下去:「走就走,你真当我钱耀辉出了你公司的门就没地方去了?告诉你,想要老子的公司一抓一大把!」

说罢,钱耀辉将挂在脖子上的工牌一把扯下,狠狠摔在老板面前,大步流星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20.

办公室大门豁然打开。

你推我搡挤在门口的员工,霎时你踩我一脚,我推你一把的往后退去。

见状,钱耀辉歪嘴笑着回头看向老板。

「多行不义必自毙,蒋可达,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落下。

围在办公室外面的员工,立刻摩西分海似的向两侧推开,给钱耀辉让出了一条路。

他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双手插兜离开了。

我:「……」

就是一助纣为虐的狗腿子,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扫一眼门口抻着脖子往里面张望的员工,老板拾起手边烟灰缸直接砸了过去。

「滚!都给老子滚!」

被自己养的狗背刺,这换了谁都得破防。

门口员工立马作鸟兽散,不到两分钟就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毫无防备被拆穿了真面目,此时的老板哪还有半点之前的从容淡定。

他急迫地望向我。

「小秦,你别他胡咧咧,他就是——」

「蒋总。」我微笑打断他的话:「我今天来呢,就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开除,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耽误您时间了。」

我喝掉最后一口咖啡,缓缓起身朝他笑得客气而疏远。

「对了,记得把三倍工资、加班费还有今年的年终奖全部打我卡上,不然……」

在老板目眦欲裂的瞪视中,我没再多说什么,勾勾嘴角走出了办公室。

刚出大门不久。

身后忽然传来东西被砸碎的巨大声响。

气吧?更气的还在后头呢。

21.

从公司出来当天。

我就揣着刚从杨姐那儿拿来的几份证据资料,一拐弯去了税务局。

据那几份资料显示。

老板这些年借口各种名目,明里暗里逃税总额居然高达百万。

可就算逃了这么多税,他依旧舍不得给我涨工资、发加班费、发年终奖。

既然如此,那我就少不得要送他一份大礼了。

举报流程结束。

我神清气爽走出税务局。

蒋总,这盛世定然如你所愿。

杨姐的电话很快追了过来。

接起电话,对面随之而来就是一阵沉默。

提前叫的网约车刚好在面前停下,上车后我主动开了口。

「杨姐,这下你总不能继续劝我了吧?」

今天,从走进老板办公室到离开,我和杨姐始终保持语音通话状态。

甚至在我见到老板之前,她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我。

「的确是我识人不清了。」

电话里,杨姐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沙哑,本就生着病还好端端被那俩傻叉一通diss,这病情不加重都是多亏杨姐前半辈子积德行善。

22.

医院。

刚进病房,就见杨姐正怅然若失望着窗外。

病床边,看到我进来的杨姐老公,不停给我使眼色,催着我赶紧劝劝眼看着就要钻井牛角尖的杨姐。

我拍拍胸脯,示意他「都交给我」。

杨姐老公实实在在松了口气,转身离开病房,给我和杨姐留了说话的空间。

「姐。」

我走到病床前坐下,叫回神了怔然望着窗外的杨姐。

看到我的瞬间,杨姐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惊讶:「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要去新公司了吗?」

我耸耸肩,随手拿起一颗苹果开始削皮。

「您还跟这儿伤春悲秋呢,我哪儿能不管不问啊。」

闻言,杨姐不由苦笑一声。

「之前我还总念叨你,让你别总把人往坏处想,没想到临了临了,错的竟然是我自己。」

看她一副对人生绝望的样子,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杨姐,虽然你比我年长几岁,但该说不说,你确实比我嗯……天真一点?」

杨姐的伤春悲秋顿时卡了壳。

她无语看着我:「你不是来安慰我的吗?这就是你安慰人的话术?」

往椅背上一靠,我摆烂摆得显而易见。

杨姐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算了算了,我就不该指望你。」

撇撇嘴,我朝门外指了指。

「emo够了就振作啊,你这样儿可把姐夫吓坏了。」

杨姐愣了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抿着嘴露出个堪称甜蜜的笑容:「他平时也不那样,就是遇到跟我有关的事就慌了。」

我:「……」

现在你们做夫妻的,都流行把狗骗进来杀是吧?

23.

转天。

我依照先前说的,去新公司报到。

没想到,刚进公司,就迎面遇到了来面试的钱耀辉。

「诶呀,这不是小秦吗?你也是来面试的?」

钱耀辉笑得见牙不见眼。

不会吧不会吧。

他该不会以为把老板的真面目抖露出来,我俩之前的恩怨就能一笔勾销了吧。

我敷衍地冲他点点头,而后目不斜视往人事部走去。

但这人像是有那个什么大病,只当看不出来我在敷衍他,眼见我头也不回往进走。

居然就那么亦步亦趋紧跟在了我身后。

不仅跟着我,他还鬼鬼祟祟低声对我说。

「小秦,我听说这家公司可不好进,咱俩要不要合作一会?」

「合作?」

我好笑地看向他。

钱耀辉一副过来人的嘴脸:「好歹共事了四年,待会儿面试的时候,咱们可以互相给对方说说好话,我应聘的是市场部主管的职位,你放心,只要我顺利进了公司,就算你这次被刷下去了,我回头也能想办法把你弄进来。」

市场部主管。

这不是巧了吗?这家公司委托猎头挖我的时候,承诺给我的就是这个位子。

24.

懒得搭理对方,我逐渐加快脚步。

「诶小秦!」

突然,钱耀辉一把拽住我胳膊:「行不行的你得有句话吧?之前的事儿咱们不都说清楚了?都是蒋总在背后搞鬼,我对你可是一向都非常看好的。」

什么叫恬不知耻,大约就是钱耀辉这样吧。

「钱耀辉。」

我格外疑惑地看向他:「就算当初针对我、造我谣是蒋总的意思,但这四年来做那些事的人的确是你没错吧?你怎么还好意思说一直看好我这种话?脸不烫吗?」

钱耀辉不满地撇撇嘴,或许在他看来,他都已经主动向我示好,我这种不值一提的小虾米就该立马感恩戴德了吧。

「早提醒过你不知道多少回,为人处世别太年轻气盛,容易得罪人。」

他双手插兜,摆出教训人的嘴脸。

「这做人呐就该知足,你好好想想,要不是我主动揭穿蒋总的真面目,你怕是早就被他哄得团团转,又回去给人卖命去了,哪有机会来这种规模的公司应聘?就算你还记恨我,但作为职场前辈我还是得劝你一句,年轻人别太锋芒毕露,否则到头来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劝我?

威胁我还差不多吧?

走廊尽头一拐弯,迎面就看到人事部主管正疾步朝我们走来。

见状,钱耀辉立刻眼睛一亮,再顾不上教训我,直接提步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边走还边大声说。

「诶呀呀,好久不见了啊乔主管,我今天就是来面试的,哪能劳您大驾来——」

钱耀辉话没说完,乔主管已经目不斜视路过他,在我面前停下伸出手来,笑容得体地开口。

「秦先生是吧?我是公司人事部负责人,王总亲自交代今天一定要给您安排得妥妥当当!您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跟我来吧。」

25.

钱耀辉彻底傻了。

不过他向来就是个拎不清的人,这会儿当然也不例外。

「等等!」

眼见乔主管要直接带我走,钱耀辉立马斜出一步挡在我们面前。

「乔主管,」钱耀辉瞪了眼,一副质问的口吻:「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才是来面试市场部主管的,秦琛他就是个刚进社会没几年的毛头小子,哪用得着你这么毕恭毕敬?」

我:「……」

很好,看来用不着我出面,他自己就能把路走窄了。

突遇拦路虎,本就不大高兴的乔主管,一听钱耀辉这话,表情当即一变。

他目光审视看向钱耀辉,冷漠开口:「你是?」

钱耀辉急吼吼的表情僵在脸上。

几秒后才尴尬道:「乔主管真是贵多忘事,我钱耀辉啊,咱们之前还一块儿喝过酒吗?」

他这话一出,乔主管的脸色瞬间更加难看了。

「哦,」他冷笑着接话:「想起来了,科达电子的钱副总是吧?」

我讶异看向钱耀辉,敢情他在外都是自称钱副总啊?

大约是我的表情太明显,乔主管立刻反应过来,脸色又冷了几分不说,语气也愈发漠然了。

「不知道钱副总今天来是有何贵干?」

钱耀辉呆若木鸡地张了张嘴,沉默片刻才踟蹰着开口。

「副总不敢当,那个,我是来面试的……」

「面试?」

乔主管高高挑起眉毛:「堂堂副总居然来我们公司面试?那确实该慎重应对,敢问您想应聘哪个岗位?」

面对乔主管的阴阳怪气,钱耀辉气更虚了:「市、市场部主管。」

26.

钱耀辉这话一出。

乔主管当即转头朝我看来,我立马两手往身前一摊,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对方似乎跟钱耀辉也有些过节,直接挑明。

「那还真不是巧,」乔主管虚伪一笑:「您面前这位秦先生,就是我们王总前几天刚亲自面试,并决定聘用的新任市场部主管。」

一瞬间。

钱耀辉眼睛瞪得堪比铜铃。

他颤颤巍巍举起手,难以置信:「他?他就是个大学毕业没几年的,毛都没长齐的新兵蛋子,他哪能胜任这么重要的岗位?!乔主管,您是知道我的,要不您再跟王总说说,只要我能坐上这个位子,往后肯定唯乔主管马首是瞻啊。」

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又是他这套。

他还真打算一招吃遍天下啊?

好在,乔主管并不打算接他的茬,前者脸上浮起讥讽笑意:「钱副总这话的意思是,我们王总识人不清咯?」

钱耀辉当场急了:「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秦琛这小子我知道,他在我们公司的时候就——」

「好了。」

乔主管直接打断钱耀辉的话。

「秦先生在贵公司遭遇的事情,我也算略知一二,要我说,像秦先生这种工作能力又强、脾气又好的人,早就该从贵公司辞职了,钱副总,您好歹也是个职场老人了,这做事也太难看了些。」

钱耀辉瞠目结舌。

「乔、乔主管,您怎么知道…知道……」

他说不出口了。

乔主管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道:「都是一个行业的,哪有什么秘密可言。」

旋即,乔主管主动拍了拍钱耀辉的肩膀。

「钱副总,到底相识一场,我好心劝您一句,与其浪费时间造谣抹黑前同事,不如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业务水平,您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再这么下去,怕是只能坐吃山空了。」

「你他妈——」

钱耀辉怒而暴起,但还不等他真动手,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保安按在了墙上。

乔主管厌烦地摆摆手,冷冽开口。

「赶出去。」

27.

「秦先生,您这边请。」

直到心有不甘的钱耀辉被拖走,乔主管才重拾笑容。

看着他前倨后恭的模样,我忍不住问了句。

「乔主管似乎也不太喜欢钱耀辉。」

闻言,一直举止还算优雅的乔主管,立马一个白眼翻上天。

「几年前我一个朋友也在科达电子工作过,当时就没少受那孙子的气,最后也是受不了自己辞了职。」

了然地点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

说着,乔主管又扭头看向我。

「说起来,秦先生还不知道科达电子被税务局查出来偷税漏税,公司老板被带走调查的事情吧?」

虽然是我亲手举报了蒋可达,但这事儿的后续我还真没关注过。

看出我表情中的茫然,乔主管笑了声继续道。

「先前您作为乙方跟我们合作的时候,王总还有公司不少高层就特别看好您,想挖您来我们这边工作,虽说这么说不太好,但我很开心您在科达电子干不下去的事情。」

好一句开门见山的大白话,直接给我整笑场了。

看来乔主管也并不像在钱耀辉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近人情。

「科达电子这就算是到头了。」

乔主管稍稍压低了些声音:「蒋可达胆子太大,有消息传出来,他偷税漏税金额都快八位数了。」

我:「……卧槽。」

当初我举报的时候,以为是七位数的时候都觉得离谱。

没想到最后居然能直逼八位数。

不得不说,6。

28.

乔主管一路带着我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

「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独立办公室了,至于您的薪资,就按之前面试时王总说的,年薪45w,年底分红和年终奖都另算。」

说着,乔主管推开了面前虚掩的门。

大约15平米的空间。

临街那边全部都是巨大的落地窗,眼下阳光正好,整间办公室拢在阳光下,暖融融的。

「这边还有一间隔开的休息室,方便你平时午休。」

乔主管往前走了走,将一扇跟墙壁融为一体的门推开,我走上前,看到里面有一张至少一米五的床,还有衣柜和小洗手池,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这才是我该有的待遇!

「王总说了,像秦先生这样的人才愿意来我们公司,那我们就必须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以免让您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

全天下,大约也只有前公司老板,才会打压我这种能给公司创收近40%利润的员工了。

「多谢王总了。」

我适时开口:「也辛苦乔主管了。」

乔主管摆摆手,顺嘴又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

「钱耀辉那边您也不用在意,像他这种自视甚高又不堪大用的人,哪怕没有先前的事情,在咱们这行也混不下去了,更别说,他爱好给同事造谣的事儿,早就传了满城风雨,只要脑子没问题,没有谁家会冒险雇佣这么一个祸害的。」

我心满意足点头。

知道他以后一定不会过得好,那我就放心了。

送走乔主管,我走到落地窗前,向下俯视CBD繁华的街区。

现在应该可以算是。

轻舟已过万重山了吧?

小说《这一天,老板决定开除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3:00:05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