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免费小说打脸戏精婆婆(阮玲玉娜娜)_打脸戏精婆婆阮玲玉娜娜完本小说免费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打脸戏精婆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阮玲玉娜娜,故事精彩剧情为:"戏精婆婆人前人后两副面孔。以为我是软柿子好拿捏。她不知道我解绑了「怂包」系统。上一秒:「宝贝,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妈给你做。」边问边拿着手机往我脸上拍。当录下我说想吃鱼的视频,朋友圈一发。下一秒立马换副面孔:「吃什么吃!地你拖完了吗!」完全不顾及我孕妇的身体!我反手就把拖把呼她脸上。老娘彻底不装了!"……

打脸戏精婆婆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打脸戏精婆婆》,是以阮玲玉娜娜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阮玲玉”,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老娘彻底不装了!正文1我挺着孕肚,一边弯腰拖地,一边擦汗。婆婆阮玲玉,穿着真丝碎花裙,扭腰摆臀走到我跟前,拿着手机怼我脸上狂拍:「娜娜宝贝,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妈给你做!」我知道她又在开始演戏了!却不得不回应她,因为我从怀孕起,一夜醒来就绑定了「怂包」系统。「妈,我想吃鱼。」「好嘞!妈马上去给咱家…

阅读最新章节

戏精婆婆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以为我是软柿子好拿捏。

她不知道我解绑了「怂包」系统。

上一秒:「宝贝,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妈给你做。」

边问边拿着手机往我脸上拍。

当录下我说想吃鱼的视频,朋友圈一发。

下一秒立马换副面孔:「吃什么吃!地你拖完了吗!」

完全不顾及我孕妇的身体!

我反手就把拖把呼她脸上。

老娘彻底不装了!

正文

1

我挺着孕肚,一边弯腰拖地,一边擦汗。

婆婆阮玲玉,穿着真丝碎花裙,扭腰摆臀走到我跟前,拿着手机怼我脸上狂拍:

「娜娜宝贝,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妈给你做!」

我知道她又在开始演戏了!

却不得不回应她,因为我从怀孕起,一夜醒来就绑定了「怂包」系统。

「妈,我想吃鱼。」

「好嘞!妈马上去给咱家乖儿媳杀鱼吃!」

视频录好,朋友圈一发。

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立马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粗声粗气地呵斥道:

「吃什么吃!地你拖完了吗!」

这种人前人后两副面孔,我早就习惯了。

5个月前,我怀孕了。

阮玲玉以照顾孕妇为由,从城中村搬进我的房子后,就开始隔三差五试探我。

因为我不装怂就会死,她以为我是软柿子好拿捏。

一边在外人面前打造疼儿媳人设,一边背地里各种使唤压榨我。

39度的高温天,让我一个孕妇拖地,为节约电费还不准我开空调,自己却躲在凉爽的卧室刷短视频。

我早就气炸了,这会儿还要配合她演戏。

突然耳边响起一阵电子音:

「恭喜宿主,你已完成装怂任务,成功解绑怂包系统。」

我一阵狂喜,老娘终于可以不装了!

操起刚刚拖完厕所的拖把,直接呼到阮玲玉脸上……

2

阮玲玉彻底愣住了。

她没有想到我这个怂包儿媳,居然反抗了!

瞪了我足足几十秒,黑色的污水从颧骨流到下巴,她才反应过来。

「我和你拼了!」

说着就冲过来要打我。

我一把扯住她的大波浪长卷发,把她按在地上死命摩擦。

「不是让我拖地吗,老娘用你的脸拖!」

开玩笑,为了防身,我可是练了足足三年的拳击。

阮玲玉也不是吃素的。

平日里貌似娇弱的身子,此刻像只母狮一样蛮力。

做了美甲的指尖,深深嵌入我手臂。

龇牙咧嘴地咆哮:

「你个臭婆娘,之前给我装傻白甜是吧,我给你录下来,让我儿子好好看看你这泼妇嘴脸……」

骂骂咧咧的阮玲玉,突然停了下来。

立马换成了柔柔弱弱的哭腔:

「对不起,是妈错了!娜娜你放过妈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正纳闷,门突然开了,背后射来一道凌厉的寒光。

「夏娜!你在做什么!」

是我老公严松回来了。

他一把拎起我的后衣领,把我甩到沙发上。

肚子一阵隐痛,我捂着下腹,眉头紧皱。

他却根本没在意,只顾着训斥我:

「之前阮姨说你背地里欺负她,我还不信,怎么你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阮玲玉是我老公的继母,大他15岁,他却从来不叫妈,而是亲热地称呼为「阮姨」。

见有人撑腰,阮玲玉一把抱住严松的腿,梨花带雨地劝慰:

「松,算了,人家娜娜是孕妇,我受点气没什么的,别影响你们两口子关系。」

还一口一个「松」,我特么早就想吐了。

严松狠狠剜了我一眼,又怜惜地去扶阮玲玉。

「啊,好痛,我的腰好像扭到了。」

果然是戏精,我什么时候碰过她的腰了。

阮玲玉抚着后腰,蹙着眉头,咬着嘴巴,我见犹怜的模样。

严松叫她别动,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往卧室走去……

我看着两人的背影,肚子倒是不那么痛了,心却凉透了。

严松是我大学校友,长得高大帅气,人也很上进,除了家境不太好,什么都好。

我怕他自卑,一直隐藏了我是富家千金的身份。

毕业后,他找工作四处碰壁,还是我拜托我爸的秘书,把他安排进我家的地产公司。

后来怀孕了,我爸却不同意我和他的婚事,是我偷了户口本跟他领的证。

本来生活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可是自从阮玲玉搬来后,一切都变了。

他们毫无边界感的相处方式,早就伤透了我的心。

平时共啃一个苹果就算了,连专属于我的公主抱,都没了。

我第一次,萌生了离婚的念头。

3

午饭都没吃,我躺在床上气得直抹眼泪。

哭累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直到傍晚,严松才敲开房门,简单哄了我几句,叫我起床吃晚饭。

我刚从厨房里端出海鲜粥,严松已经把鲫鱼汤里的鱼刺剔好了。

心里泛起一阵甜蜜。

我爱上他,是在一场同学聚会。

当时上了一盘野生鱼,肉质鲜美,刺却很多,我不敢吃。

坐在一旁的他,埋头把刺剔除后递给我。

就是那一瞬间,打动了我。

我正要伸手去接,他转手却把鱼汤放到了阮玲玉面前,温柔地说:

「吃吧,刺都剔干净了。」

阮玲玉嗲笑:「让娜娜见笑了,之前我被刺卡住喉咙,此后不管是大鱼还是小鱼,松都会帮我把鱼刺剔得干干净净。」

手里端着的锅汤滚烫无比,心底却冰凉冰凉的。

我一直都很好奇,一个大男孩怎么会如此细致。

无比娴熟的剔刺技巧,原来是在阮玲玉这里练就的。

我的脸色唰地暗了下来。

把海鲜粥重重往桌上一放。

汤水溅了几滴出来。

「啊!好烫!」

阮玲玉一阵惊呼,趁机缩到严松怀里。

「你怎么回事?笨手笨脚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严松眼底腾地燃起怒火,冲着我一顿劈头盖脸地骂。

我分明看见,阮玲玉嘴角勾起的浅笑。

跟我比演技是吧?

看谁是你大爷!

趁着严松去书房拿烫伤膏,我快速盛了一碗滚烫的热粥。

「妈,刚刚是我手笨,快趁热喝粥。」

我站起身递粥,对准她的红色脚指甲,一脚狠狠踩下去。

顺势倒下的同一时间,直接把粥盖到她头上。

没等她叫出声,我就先捂着肚子杀猪般地嚎叫。

严松立马冲过来,见我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打滚。

紧张地蹲下来,问我怎么了。

我使劲掐了掐大腿,泪如泉涌:

「老公,呜呜呜,我肚子好痛!」

手指颤巍巍地指着阮玲玉:

「妈,你就是再不待见我,也不能不顾肚子里的孙子啊!这可是老严家的唯一血脉啊!」

阮玲玉被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茶里茶气的哭诉,惊掉了下巴。

开玩笑!

我爸和我妈离婚后,我从8岁就开始斗绿茶小三。

还会怕她这株老白莲?

在严松埋怨的眼神中,阮玲玉一身狼狈地去换衣服。

瞟见她半张脸都被烫红了,我忍住快要笑抽的嘴角。

而后一口干了那碗剔了刺的鱼汤。

战争才刚刚打响,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架!

4

晚饭后,我两手一撒,抚着肚子躺回床上。

阮玲玉黑着脸,端着碗筷去收拾厨房。

严松拿着精油,讨好地给我按摩肚皮:

「老婆,肚子不痛了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升部门负责人啦!」

我冷哼一声。

自己有多大能耐,心里没点逼数吗?

还不是靠我平日里在我爸跟前各种吹风。

见我冷着面孔,严松尴尬地咳了几声:

「老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阮姨这辈子为我付出所有,我不能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啊。」

严松絮絮叨叨说了一啪啦。」

从他口中得知,亲生母亲去世后,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日子过得很不容易。

阮玲玉老家是江城的,在严松12岁那年经人介绍嫁入严家,从此做起了全职太太。

「高三那年我爸病逝,阮姨一个人带着我,没有再婚。现在我成家了,总不能让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吧。」

孤儿寡母,这么多年共处一室,关键还没有血缘关系。

我越听脸色越沉,顺势说道:

「对呀,咱妈辛劳一辈子,现在就该好好享受人生。」

「照顾孕妇可辛苦了,反正你也升职加薪了,咱们请个保姆吧,让妈去避避暑。」

老公手上的动作一顿,停了几秒后,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这时,我听见门外飘过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哼!戏精婆婆又在偷听。

我把严松支去洗澡后,赶紧给我爸的秘书发去短信。

他老家也是江城的,让他帮我调查点事儿。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就被哐当一声吵醒。

我和严松吓得赶紧冲出去,厨具掉了一地。

阮玲玉斜躺在地上,身体弓成一团,捂着心口,痛苦地呻吟着。

严松睡衣都来不及换,抱起她就往医院赶。

留我在原地发愣。

直到傍晚,两人才回来。

阮玲玉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透,两颊些微苍白,一头扎进房里没再出来。

严松脸色很难看,埋着头,一个劲儿地闷头抽烟。

我问他什么都不说话,像丢了魂儿。

抽完一整包香烟后,交代我,阮姨胃不太好,没招到保姆前,以后做饭打扫卫生的事儿,让我多担待!

担待个屁!到底谁他妈才是孕妇!

阮玲玉那个死作精又在搞什么

小说《打脸戏精婆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9:55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