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阅读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清禾沈清清)_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清禾沈清清全本免费小说阅读

小说《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清禾”,主要人物有清禾沈清清,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在一本真假千金文里,无意间觉醒成为真千金的母亲。发现疼爱的假女儿是小三生的,亲生女儿认回后,还被一家人欺辱孤立,甚至想杀了她。我决心要保护她,紧紧守护住属于我们母女的一切。……

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

最具实力派作家“清禾”又一新作《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清禾沈清清,小说简介:应该是最近的伤。“怎么回事?”我心中顿感不妙。清禾支支吾吾不愿说。我突然想起小说中,清禾被认回后沈清清看不惯,故意在学校欺负她…

阅读最新章节

最近清禾回来时无精打采的,

就快要考试,我怕他们做些手脚。

夜里偷偷来到清禾房间。

“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没有。”清禾慌乱摆手。

我碰上她的胳膊,她发出惊呼,“啊。”

袖子掀开,密密麻麻的黑红伤痕。

有烟头烫的痕迹,也有重物打的痕迹。

应该是最近的伤。

“怎么回事?”我心中顿感不妙。

清禾支支吾吾不愿说。

我突然想起小说中,

清禾被认回后沈清清看不惯,

故意在学校欺负她。

但当时清禾主动和我说,我看了眼手臂没什么伤,只当她故意诬赖沈清清。

可是时间对不上呀。

“是清清。”清禾终于开口。

没错就是这件事。

“为什么不和妈妈说?”

“她说爸爸暗许的,让你知道的话,下一个针对的就是你。”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他们父女怎么对付我?”

好歹清禾也是他亲生女儿,

为了让沈清清出气,

把女儿当出气筒。

第二天,我装作无事。

让司机送我去他们的高中。

他们两很巧在一个班,

我穿的高调,平常没少给学校捐赠。

离老远,老师就迎过来,“清清妈妈,清清在学校可乖了。”

我走到讲台上,正好学生都在。

“我不是清清妈,她现在姓不姓沈我都不清楚。”

我看见坐在角落的清禾,“禾禾,妈妈来接你。”

下面窃窃私语。

“什么沈清清不是千金吗?”

“不是说沈清禾是乡下土包子吗?”

“沈清清平常那么拽,不就是仗着比我们有钱。”

“是呀,还带头欺负人家千金。”

“看来就是冒牌货。”

……

我嘴角勾起笑意,这个贵族高中,

总是以财富论高低。

沈清清想必没说过自己的身份。

“妈妈,你怎么来了?”沈清清带着几个女生刚进来。

“听说有人欺负我宝贝女儿过来看看。”

“没人欺负我呀。”沈清清想搂住我胳膊被我甩开。

下面一阵哄笑。

“你是什么东西,拉拉扯扯我。”

我转头把证据给老师,“这是几个人欺负清禾的视频监控,希望学校严肃处理。”

我看了一眼就是沈清清身后几个女生。

“那沈清清怎么办?”老师有些为难。

“我说了严肃处理。”

“好的我清楚了。”

我带着清禾回去,沈清清哭着拉我,

被我一脚踹开。

小小年纪心肠那么歹毒,

不替社会教训教训一下是不行的。

后来除了沈清清几个人都被开除,

故意伤害他人被留有档案。

沈清清一定是沈峰出面了,安然无事。

不过我自然不愿让清禾白白受气。

我只知道有天,

在他们父女两回来路上,

莫名其妙被人套麻袋打了一顿。

回来时一瘸一拐,

沈清清最爱美,脸上开花,躲在房间半个月没出来。

后来转了班级,不然她根本没脸待不下去。

沈家属于我的资产都在慢慢办理。

我觉得他们已经确定,

我知道了沈清清的身份。

清禾如愿获得保送名额,

如今时常陪我去公司学习经验。

将来这一切都是要给她的。

我们像往常回去,

他们三个人严肃坐在客厅看着清禾。

我心中顿感不妙,

肯定要作妖。

“清禾你还不跪下。”沈峰难得发这么大火。

不像是演的。

“爸,我做错什么了?”清禾上前一步问心无愧。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沈峰甩出一叠资料。

“姐姐,没想到你帮着外人偷我们家财产。”沈清清故意煽火。

婆婆拄着拐杖直冲冲来清禾面前,不等清禾辩解,甩给她一巴掌。

我见状护住清禾,用力把老太婆推撞到桌子边。

“这个家什么时候容你们胡搅蛮缠了?”

我拿起所谓的证据瞥了眼。

“就算清禾现在就想要我全部财产,我也立马就给,她为什么要这样呢?”

此话一出几个人脸色绿了又红。

“妈,你偏袒她,好,从衍你过来。”沈清清也不装了和我硬碰硬。

我才注意到门边的男人。

这不是小说里的渣男男二吗?

因为他,清禾没少受伤,

也是沈清清计划中的一环,

狼狈为奸的狗东西。

“清禾,事到如今我不能再帮你做坏事了。”从衍一副深情样子。

“阿姨,清禾一直在让我帮她挪用公司财产。”

“从衍,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诬陷我。”清禾眼中满是失望。

“阿姨,你是知道的,清禾在和我谈恋爱,我不可能诬陷他,不想她做错事。”

怎么跟沈清清学的一个做派,假惺惺。

“清禾,这就是你的错了。”我厉声呵斥。

几个人神色嚣张,挤眉弄眼。

“妈妈,你听我解释。”清禾情绪激动起来。

“你怎么和这个狗东西谈恋爱?”我指着狗男人的鼻子。

“妈,你说什么?”沈清清立马呆住,脸垮了下来。

“今天清禾唯一的错就是眼瞎,找个狗男人,其他的我心里有数,你们也有数。”我蹙了蹙眉。

沈峰哼哼着站起来,把手边茶杯一摔。

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今天这事你得公平,如果真是清禾干的,就不能再留她在沈家。”

终于把目的说出来了。

我没忍住笑起来,“沈峰,你着急什么?这些财产和你有一毛关系吗?”

“你……”沈峰气的想打我,还是没敢下手。

“这些江山都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当初说好留给我们女儿。”

“对,清清也是你们女儿,也得分一半,不能偏心委屈了她。”老太婆赶紧插一嘴。

她不说话我都以为她死了呢。

张口就让人恶心想掐死她。

“沈清清?她有自己家人,对了,你怎么还不去认自己母亲,难道嫌弃她穷,怎么也不肯走?”

“妈……我只有你一个妈妈,你要是不要我,我就去死。”沈清清又哭起来。

声音让人厌烦。

“你太过分了,清禾就不该回来,夺了清清的。”老太婆恶狠狠的盯着我们母女。

“沈清清是什么狗东西生的,也配和我女儿比?”

我白了眼沈清清,“要死就赶紧死,哭哭唧唧恶心人。”

“你……”沈峰没忍住想反驳。

“你激动什么?又不是说你。”我反逼他。

“对了,这个事情我会查清楚,是谁要诬陷我女儿,我知道后,一定会拔了她的皮。”我犀利的眼神来回看着他们。

回到房间清禾抱住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妈,谢谢你无条件相信我。”

“从衍怎么回事?”

清禾一想到他现在就牙痒痒。

“清清和我说,能和他在一起是我的福气,也会对家中企业有帮助,我想帮帮你。”

“清禾,你记住,这一切本来就该是你的,你不欠任何人。”

我看着她眼睛一字一句缓缓说给她听。

也就只有沈清清能想到这个损招,

用渣男来勾引清禾他也配?

我见过小说后面的男主,

俊美帅气还有担当,

比这个男的不知道好上多少。

“妈,喝牛奶,以前是我不懂事。”

一连几天沈清清都来献殷勤。

我心中不安,没敢喝等她走了偷偷倒掉。

她最近总是神出鬼没,

我叮嘱清禾多长点心。

又派私家侦探暗中跟着沈清清。

他们三个恶鬼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母女。

我悄悄来到咖啡厅,

拿到私家侦探拍下的视频,

“爸,你说那个老女人喝了会死吗?”沈清清表情像条毒蛇阴毒的很。

“只要连喝一个月就会神不知鬼不觉死掉,本来还想留她一条贱命,如今得加快动作。”

就算沈峰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我也是一眼认出。

夫妻多年,他竟想要我命。

养不熟的毒蛇。

我此刻心中没有难过,只有愤怒。

夜晚回到家中,瘫坐在客厅。

最近财务处理还是太麻烦。

“妈,晚上喝杯牛奶吧。”沈清清递过来满是期待。

旁边两个人假装不经意撇我一眼。

生怕我不喝。

我厌恶一推,“我不想喝。”

老太婆连忙搭话,“清清一片孝心,你怎么回事,快喝了。”

又戳了戳沈峰,让他帮忙。

“女儿难得懂事,就赶紧喝吧。”

沈清清殷切的眼神看着我,手估计都快举酸了。

“沈峰你上楼,帮我拿个东西,我想送给清清,最近亏待她了。”我假意温柔。

沈清清两眼放光,催着老太婆上去帮忙。

“乖女儿,坐下。”我笑着拍了拍沙发。

清禾见我回来也下了楼。

“清禾你也过来。”

待沈清清犹豫坐下,“妈,还是趁热喝了吧。”

我接过牛奶,示意清禾把沈清清抓扣住。

我用力掰开她的嘴,把牛奶全部灌进她口中。

动作一气呵成。

等楼上两个人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灌下。

“女儿,我看你需要多喝。”我无辜笑着。

“呕~”沈清清蹲在地上就吐。

黑色衣服沾的到处都是白污物,特别狼狈。

酸臭味弥漫开来,他们两忍不住捂鼻子。

“你干什么!”沈峰看不下去。

“又不是毒药,好心喂她,还一个劲吐,什么意思。”

他们只能哑巴吃黄连。

老太婆看样子也是清楚牛奶里有什么。

不敢吱声了。

“别吐了!”沈峰把怒气转移到趴在地上的人。

沈清清倒是听话,硬生生憋着。

清禾与我倒是越来越有默契了。

“对了,后天我要开个酒会,宣告清禾身份。”

“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事。”

沈峰当然不知道,我已经暗中做了很多事。

他平常什么事都干不成,只能靠我。

一个废物能有什么能力人脉呢?

生意场上的人都是看着我的面子才勉强与他往来。

没了我,他沈家什么都不是。

“只是通知你们一下,不过你们最好去现场一下。”我好心提醒他们,领着清禾上楼。

我为清禾定制一款华丽衣裙,

清禾回来这些日子养的红润许多。

人靠衣装,一打扮比我当年更胜一筹。

谁是真千金,明眼人一看就知。

今天务必让她华丽出场。

酒会上,

沈清清熟练的和名媛们交流着。

从前二十年里我总是带着她到处见世面。

现在所有人都还以为她才是我疼爱的女儿。

都纷纷上前巴结,反倒把清禾冷落在一边。

“感谢大家来参加酒会,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宣布。”我上台发言。

所有人都注意到站在我身边的清禾。

“这是谁呀!”

“往常不都是沈清清吗?”

“我觉得这个比沈清清有气质多了。”

“那沈清清是谁?”

几个人窃窃私语。

“这是我唯一的女儿,陈清禾!”我十分郑重向台下人介绍。

“唯一女儿?”

“这怎么回事?”

“怎么不姓沈了?”

议论声更大了。

沈峰赶紧上台抢过话筒,“我妻子说错话了,我们沈家两个女儿,都姓沈。”

说完还不忘瞪我一眼。

我淡定拿起另一个话筒,看向远处的女人。

“你们没听错,还有我余下所有财产已经过户给陈清禾了,至于沈家我已经在筹备离婚阶段。”

此话一出下面一阵轰动。

沈清清和老太婆坐在下面都呆愣住,

沈峰则暗地里掐着我的胳膊。

“你说什么?我不同意。”沈峰低吼。

“还用得着你同意?”我一挑眉让他看远处。

“你看沈清清亲妈来了!你们待会可以多叙叙了。”

沈峰神色立马紧张起来。

那个小三一听说这酒会能看见他们父女,

最近没少输钱,又整日见不到对方 。

就急吼吼跑来想要点钱。

这些年他们父女背地里没少给她钱。

沈清清顺着视线看见她妈妈,一下弹起来。

小跑着把小三妈拉出去。

我看好戏要上演,随便说两句就下了台。

“妈,你怎么来了?不是才给你钱吗?”

“我来看看我的千金小姐怎么啦?”

他妈耍无赖的样子让我突然知道,

为什么老太婆那么喜欢她。

他们是一类人!

“当年要不是我聪明把你和那个小贱蹄换了,你能有这样好日子啊!”语气间满是得意。

“妈,不是说了,让你等等,等那个老女人死了你就能名正言顺进沈家,我们一家人就团聚了。”沈清清哄求着她妈。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没有我就告诉大家,你是私生女。”

还真是可恶至极。

“好好好,差点错过这出好戏。”我拍掌走到他们面前。

“原来是你偷了我的孩子,刚刚已经录音,你会受到应有惩罚。”我晃了晃手中的录音笔。

等了那么久,终于把她引出来了。

害的我们母女分离,

清禾过了那么多的苦日子的罪魁祸首。

“妈……你怎么……”沈清清吓得不轻结结巴巴。

“那才是你妈呢,我可不敢当啊。”我声音极大,场内的人都走出来看热闹。

“沈峰,这沈清清原来还真的姓沈呢,我替小三养了二十年女儿,亲生女儿在福利院,你们算盘打的真不错。”我一想起来就恼的很。

沈峰还没反应过来我就狠甩他一巴掌,顿时半边脸红肿起来。

沈峰理亏,看清形式后转了转眼珠。

“沈清清,这是谁,你都找到亲妈还赖在沈家。”沈峰来个釜底抽薪,撇的干净。

“梦茹,这个贱人的话可不能信,沈清清不知是她和谁的野种呢。”老太婆出来的很是时候。

“沈清清,你是野种吗?”我把话丢给她。

“奶奶,你怎么这么说?我是你亲孙女呀!”沈清清肯定不会在公众场合承认自己来路不明。

不然日后这上流社会肯定容不下她了。

但她还是没看出来,

老太婆母子急于在外人面前撇清关系。

私生女可以有但决不能是这个时候承认。

“胡说什么呢?死丫头。”老太婆年纪大手劲却不小,呼了沈清清一巴掌。

太急于撇清关系,反倒让人看的更清楚。

沈清清不敢再说话捂着脸哭哭唧唧。

“死老太婆,你凭什么打我女儿?峰哥你得替我们做主。”

终于知道这点沈清清像谁了,小三妈不顾旁人眼光拉着沈峰撒娇求情。

“贱人!胡说什么!”好家伙,沈峰一把推开女人,绝情的仿佛更本不认识。

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就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极重脸面不会拿出来说。

一个个指着沈峰和小三骂起来。

老太婆急得拉扯我,“你快替峰儿说话啊!”

见我不理她,又转头看向清禾。

“乖孙女,你就这么看着你爸吗?他可是你亲爸。”

清禾也不是圣母,这么多天。

她这个所谓的亲父,对她比陌生人还恶毒。

“我没有这样的爸,我现在姓陈。”清禾甩开老太婆的手。

“沈峰,过些天就把离婚协议签好,财产方面律师会联系你。”我看记者都来了,带着清禾退出混乱之地。

回到别墅我就联系安保以及换锁人。

把属于他们的东西都扔在别墅大门口。

人来人往都踩一脚。

等他们狼狈甩开记者回来时,

我早就和小区物业打好招呼,

他们连小区门都进不来。

沈峰务必是要尽身出户的。

至于沈清清、老太婆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陈梦茹,你这是什么意思。”

隔着大门他们朝我嘶吼。

“你们几个吸血鬼还有脸在我这呆吗?东西都给你们送出来了。”我环抱着手臂,很明显行李扔出来时候很粗鲁。

“老女人,我要杀了你。”沈清清不再装,露出野兽本面。

“我好歹养你二十年,看得比谁都重,可惜你这种人太恶毒,枉费我的教养。”

“我呸,当你女儿是我最大的耻辱。”

她的眼神淬了毒般恶狠盯着我。

“那你怎么还死乞白赖想当我女儿?现在还不快滚?”

我又仔细叮嘱安保看住他们,千万不能进来。

马上就要下大雨,

他们现在不搬着行李走,待会东西全部淋湿。

我还是赶紧回别墅待着吧,不然淋湿刚弄的发型就不好了。

听保安说,最后下大雨三个人匆匆捡了几件东西狼狈跑了。

没了那几个糟心玩意,

我和清禾的富贵清闲日子好不惬意。

签好协议那天,我看见沈峰。

没有金钱的滋养,

整个人老了不止十岁。

满身酒气,身边的沈清清嘴角淤青。

没想到这东西还打人,当时怎么眼瞎看上的。

清禾看到他这副样子一点不心疼,反倒出来时还问我有没有被熏到。

我打算和清禾去奢侈品店消遣一下。

她拉着我的手,和我诉说着心事

最近遇见一个心动的男人,

对她温柔体贴,我当然支持。

小说的男主总算出现了,

我替他们感到高兴。

突然间一个黑色小汽车像失控一样,

直冲冲向我们驶来。

我第一反应就是扯过清禾,

自己没留神却被撞上。

躺在地上我看清驾驶位上的沈清清,

向我们咒骂着,还想再撞上来,被路边的车拦下。

待我醒来已经是两天后,清禾趴在我床边,

眼睛红肿以为我再也醒不来。

幸好我福大命大,

不过有些人该倒霉了。

我一出院就安排最好的律师,

我要让沈清清一辈子都在监狱度过。

还没到小区门口就看见老太婆在等我。

我摇下车窗,生人勿近的样子,“有什么事?”

“求求你,放过清清好吗?你反正现在还好好的。”老太婆也是急的没法子了。

“我没事是我命大,不是她手下留情,这个牢她是坐定了。”

“对,我也会帮母亲盯好进程。”清禾护着我。

“你个毒妇,就该撞死你,怎么没撞死你啊!”老太婆扔掉拐杖就想穿过车窗抓扯我。

我猛地把车窗升起,夹的她手嗷嗷疼。

车窗松开一点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司机很自觉开车就走,留下老太婆鬼哭狼嚎。

出这么大事情,竟然没看见沈峰,我倒是有些奇怪的。

很快开庭日子就到,我特意看了眼观众席上,也没有见到沈峰。

沈清清如愿被判十五年,她的大好青春就要在监狱度过。

她偷走清禾二十年,还回十五年一点不亏。

上了车助理才和我说,沈峰失踪了。

自从离婚后,他一蹶不振,整日酗酒,喝的不省人事。

一天夜里喝醉后,莫名其妙就不见了。

警方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他人品不端,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失势后难免有人想踩上一脚,

并不稀奇。

我只感叹这些年看错人,如果不是意识觉醒。

恐怕现在消失的人就该是我了。

落得个纵叛亲离的下场。

幸好现在我的女儿在我身边。

我揽着清禾,似乎拥有了全世界。

我要好好活,还要给清禾带孩子呢!

小说《觉醒后我成了真假千金的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9:52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