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免费他说后悔爱过我(傅屿川姜遥)_他说后悔爱过我傅屿川姜遥小说完结

小说推荐《他说后悔爱过我》,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傅屿川姜遥,作者“傅屿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大学时,我和傅屿川的恋爱轰轰烈烈,人尽皆知。可我却在他最爱我时提出分手,然后销声匿迹。毕业多年后再重逢。傅屿川已成傅氏继承人,即将成婚。采访时,有人问他,「后悔有过年少时的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吗?」他笑了笑,不经意地转动无名指的那枚戒指,然后回答:「后悔。」……

主角是傅屿川姜遥的精选小说推荐他说后悔爱过我》,小说作者是“傅屿川”,书中精彩内容是:这些,都是在我离开后,有一个学妹发消息和我说我才知道的。她说,「学姐,不要理会那些人,她们会得到应有的报应。」只不过我和傅屿川早就分手了,就没再追究这件事。“我找谁也不关你的事…

他说后悔爱过我

他说后悔爱过我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我只是来找人的,顺便拿回我昨天落下的东西。

但我没必要搭理这种人。

傅屿川不知道,在大学时,恶意针对我。

在我身上泼脏水的那些人,其实是沈溪然在背后指使的。

这些,都是在我离开后,有一个学妹发消息和我说我才知道的。

她说,「学姐,不要理会那些人,她们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只不过我和傅屿川早就分手了,就没再追究这件事。

“我找谁也不关你的事。”

“最好是这样。”沈溪然举起左手,她的无名指上也戴着一枚戒指。

“我和阿川马上要结婚了,还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再对阿川死缠烂打。”

我哦了句,表示知道了。

她见我没什么反应,又继续刺激着我,

“听说当初你看不上阿川,把他耍着玩,答应了他的求婚却又为了演戏的资源,和其他的男人上床……”

“现在又一副满眼深情的样子……”

“还忘不掉阿川吗?真是贱人!”

沈溪然一副正主的样子羞辱着我,而我也如愿以偿地扇了她一巴掌。

“嘴巴太臭就别出来到处喷。”

声音太响亮,沈溪然捂着脸跑出去后,外面突然就围了一群人。

等我整理好情绪得出来的时候,就对上了在人群中那样显眼的傅屿川的眼神。

不过一眼,他就收回了目光。

7

我回过神去找班长说的那个经纪人。

昨天因为走得太匆忙,把我的资料落在了包厢。

等我回去拿的时候,班长说所有人的资料都一起交给了傅屿川公司的一个经纪人。

我又只好今天来找她。

“那些资料现在在傅总的办公室,要我去帮你问一下吗?”

我点点头,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同意。

不久,经纪人空手出来。

“傅总说让你亲自去拿。”

我犹豫了好一会,才敲门而进。

傅屿川低着头,审阅着桌上的文件。

他的眉眼时不时地皱着,等了很久都没有等他停笔。

我起身准备活动一下,他却突然放下笔,冷峻的声音传来:

“又要悄悄地离开?”

我一愣,呆呆地望向他。

“姜遥,消失就是你拿捏我的手段?”

我淡淡地回答:“我只是想拿回我的资料,没想过打扰你。”

“就在那里。”我指了指他旁边堆着的那一大摞资料。

“傅总,麻烦你了。”

他从一大摞资料里找了半天,终于把我那薄薄的一页纸挑了出来。

然后翻开,看了起来。

里面只有我个人的资料介绍,过去的几年经历一片空白。

“这几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你的资料都是空白的?”

“这是我的隐私,傅总无权过问。”

这几年我哪都没去,一直在周边的城市转悠。

可傅屿川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快步走到我面前。

“你没离开过我对不对?你一直在我身边对不对?”

“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

他用力抓紧我的每一寸肌肤,希望以此来得到我一个确认的答案。

在没有收到我的答复后,他声嘶力竭的声音渐渐形如蝇蚊。

在问我,也在问他自己。

“是不是我早一点向你求婚,我们现在就已经结婚了。”

我只是盯着他,然后缓缓蹲下身,用手抚摸着他额角的那块疤。

那是当初他为我打架时留下的。

我知道我无法给出他想要的那个答案。

我坚定当初的选择,就像当初那样坚定残忍地告诉他:

“傅屿川,不会。”

“或早或晚,我们都无法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遥遥!”他把头埋进臂弯,独自呜咽着。

8

傅屿川永远不会知道,他那天带我见的人。

那个他引以为傲的父亲,毁了我的家。

在我参加舞蹈比赛的那天,传来我爸爸自杀的消息。

我妈妈亲眼看着爸爸死在她面前后,她疯了。

参加葬礼时,我爸爸的秘书递给我一本日记,上面写了很多爸爸想对我说的话。

从出生到高中毕业,写满了对我的疼爱。

我翻着翻着就看到了我高中毕业后的那一年。

「宝贝遥遥很喜欢舞蹈,她是一个有梦想的小大人了。」

「我不希望遥遥去读那所大学,也不想遥遥再跳舞了……」

「如果她知道了爸爸妈妈的事,遥遥会很难过的,爸爸舍不得遥遥掉眼泪……」

「公司资金流断裂,以后遥遥怕是要跟着我吃苦了。」

……

「希望遥遥不要伤心,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怪她妈妈……」

「遥遥她喜欢的那个男朋友,如果他对遥遥好,我会同意的……」

日记本后夹着一张照片,我妈妈和傅屿川的爸爸。

然后,戛然而止,后面什么都没有。

不久后,爸爸就自杀了。

我问了秘书,他什么也不说,想问妈妈,她疯了。

我就这样消沉,颓废着。

直到傅屿川带我见了他的父亲,终于明白了一切。

我妈妈出轨傅谈宏,到后来傅谈宏到处打压爸爸的公司。

直至最后公司破产,我爸爸绝望自杀。

那一刻,连同我看到的傅屿川都是恶心至极的。

9

我怎么能不恨呢?

那天我站在傅家的客厅,死死地隐忍着我想闹翻的冲动。

可我想起爸爸日记里的话,不要问,不要怪妈妈,甚至不怪他仇人的儿子。

他不怪任何人,爸爸到死也不想我给我枷锁。

他只希望我快快乐乐地生活,做那个无忧无虑地让他骄傲的姜遥。

也是,如果我当场闹翻,傅屿川会怎么做。

他会像我一样消沉,颓废,堕落,然后恨我妈,恨我,最后的结果我们还是老死不相往来。

既然这样,又何必闹呢。

爸爸很爱我,很爱这个家。

他把所有的钱都去填了窟窿,唯独给我和妈妈留下了那栋房子。

可我怎么能那么贪婪地想要那么多呢?

我不能贪婪地享受着爸爸的付出,我会不安。

我带着妈妈离开了这座城市,开始在周边的城市讨生活。

生活很难,我带着妈妈真的过得很苦。

发过传单,洗过盘子,住在冰冷刺骨的地下室,也吃过发馊的馒头。

还要负担着妈妈的医药费,在妈妈清醒不多的时刻,她会抱着我哭,

「遥遥,对不起,我错了。」

一遍遍地重复,然后累惨后挂着泪痕睡去。

其实那天见完面后,傅谈宏找到了我。

他一改和善的语气,眼神里尽是睥睨:

「你知道的,你和傅屿川,门不当户不对。」

「更何况你还是那个人的女儿……」

他都知道,人前慈爱,人后羞辱我。

所以在傅屿川准备和我求婚的那个晚上,我消失了。

手机关机,他找不到我。

在布置好的求婚现场等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终于接到了朋友打给他的一个电话。

「我看到姜遥好像去找林玄导演了。」

然后他找到林玄的家,守在那里,直到我出来。

那时候我是怎么对他说的呢?

我说,「别再缠着我了,分手吧。」

「如你所见,我爱上别人了。」

甚至,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愿意叫。

10

我全程冷漠地和傅屿川结束这段关系,没有咆哮,没有哭。

那天傅屿川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好在只是擦伤,没多大问题。

从我提分手的那一刻,他就一直那样浑浑噩噩。

他甚至找到林玄,试图去推翻我说的话。

可是没有,林玄一直是站在我这边的。

他是我爸爸之前资助过的一个学生,因为爸爸的关系,我找到他帮忙。

他知道了我的处境,完美地配合我演完了这场戏。

再后来我和林玄共同出入酒店,被拍了下来,传到傅屿川那里。

他找不到我,就整天蹲在林玄的住处和经常去的地方,为了教训他。

两人负伤进入医院,林玄和我说,「傅屿川就是个疯子,还好你离开了他。」

我说,「与我无关,他的消息我不想听到。」

11

妈妈最近的病情有所好转,医生说可能是病人回到了熟悉的环境。

要我这段时间勤带过去几次,等病情稳定后就可以减少复查次数了。

正好,这边的康复科医生让我也再去一次。

没想到却在医院遇见了傅屿川和沈溪然。

沈溪然上前和我打招呼,“姜遥,又见面了。”

我低头摆弄着手机,随意答应了下。

看着手机上收到的报告,妈妈的病情似乎稳定了不少。

“还装清高呢,被抛弃的日子不好过吧。”

“这次又准备去爬谁的床?”

我懒得搭理她这种无聊的挑衅。

可她还不罢休。

故意晃了晃手上的戒指,“阿川陪我来婚前检查。”

结婚了?我轻笑了声:“挺好的。”

12

一直站在一旁摆弄手机的傅屿川,听到医生叫号叫到我的名字时,才诧异地抬起头。

“遥遥,你生病了?”

我看了看他手上无名指戴着的那枚戒指,然后回他:

“我要结婚了,来做婚前检查。”

我把刚刚沈溪然对我说的话又转还给他。

他噎住,说不出话。

“姜遥!”

“来了!”

“躺着,我检查看看。”

我顺应地躺了下来。

然后听到门外的傅屿川贴着门口,嘟囔着:“婚前检查还要躺着干什么?趁机占便宜?”

医生开口:“姜遥,你从出事到现在多久没来了?最近又严重了吧。”

我看着门口,提醒医生门没关。

然后助理准备去关门。

“无关人员请离开这,不要打扰病人康复理疗。”

“什么康复理疗?姜遥怎么了?”

助理拦不住,只能用力地把傅屿川拉到门外,语气疑惑:

“这小姑娘大学的时候就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你不知道?你是不是病人家属?”

“车祸?”

傅屿川听到这两个字,瞬间呆在那里。

13

“你是她男朋友吧?那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这么重要的事不知道?”

“她一个小姑娘,后腰被车撞得差点瘫痪,还好上天眷顾,手术后康复得不错。”

“只是不能再跳舞了,听说她之前跳舞很厉害的。”

傅屿川听完差点没站稳。

车祸,瘫痪这些词不是差点要发生在他身上的吗?怎么突然换成了姜遥?

傅屿川不知道,在他回去出车祸的那个晚上,我也被人撞倒在地,生命垂危。

他在病房外,我躺在病房内。

只要他转身,就能看到戴着呼吸机,正在被抢救的我。

出来后,傅屿川轻颤地开口:“遥遥,我不知道。”

对上他受伤的眼神,我无所谓地回他:“没什么的,都过去了。”

“所以你消失,离开,再也不和我联系,是因为车祸受伤。”

“遥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别自作多情了,我可不是那种自己受伤,然后默默躲起来一个人承受一切的主。”

“我单纯的就是……”

“不爱你了。”

在我知道出车祸后腰部严重受伤,再也不能跳舞的时候。

我确实绝望,无助,甚至想过轻生。

上天真是待我不公,先是失去了我的爸爸,夺去了我爱一个人的资格。

最后还想让我死在一场车祸里。

可是我一遍遍地想起爸爸留给我的话,

「要好好生活,要快乐,别有仇恨。」

爸爸还说,我永远是他的骄傲。

所以我活生生挺了过来,所有打不倒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我一边照顾着妈妈,一边工作,一边康复。

以前那个生活优渥的姜家大小姐,经历了很长一段阴暗的路。

好在都挺过来了,现在回头看看,发现那些艰难的日子其实也没什么。

轻舟已过万重山。

“对了,”医生出来交代我一些事,“高难度的动作不能做。”

“之前你给我看的一部戏,只能到那种程度就行了啊,别到时候严重了来找我麻烦。”

我曾客串过林玄剧里的一个角色,一个受过伤不能跳舞的女孩。

舞蹈不能跳了,所以我转了行,因为林玄说,我演戏很有天赋。

人只要肯去做,不管做什么,都不丢人。

放弃了我之前热爱的舞蹈又怎样,不丢人,我演戏也能演得很好的。

这个医生很像我的爸爸,虽然语气不太好,但很关心我。

“知道啦。”我很俏皮地回应。

14

傅屿川没有说话,也没有走。

在他听到我要转换目标到演艺圈的时候,才堪堪动嘴,

“遥遥,你要去演戏?”

“我可以……”

“我不需要!”我呵声打断他,“傅屿川,你知道,我不需要这样。”

“不要觉得你欠了我的,你没有,也不需要弥补。”

“去演戏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会像当初热爱舞蹈一样热爱它。”

许久后,傅屿川才缓缓开口,“遥遥,你还是那么优秀,就像当初那样,确定了一个目标,你一定会完成,你现在的眼神和我当初看到你第一眼时一样。”

坚定,优秀,是傅屿川当初对我动心的理由。

可就是有一样不好:

“不能一直坚定地爱我。”

“遥遥,当初明明你也很爱我的。”

能怎么说呢?现在还在纠结爱不爱有那么重要吗?

“抱歉,唯独这件事,我做不到。”

“医生快下班了,你还不去做检查吗?”

傅屿川失望低下的头又迅速抬起,“什么检查?”

“孕前检查啊。”

“我婚都没结,做什么孕前检查?”

我指了指他手上的戒指,“喏,不是早就成婚了吗?”

不然无名指怎么会戴着戒指呢?

“遥遥,这戒指是……”

15

“姜遥。”听见有人叫我,连忙转过身去。

是林玄。

“你怎么来了?”我小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鲜花。

“来看看你和阿姨,怎么样,好点了吗?”

我知道林玄在问我的情况,我点点头。

“还不错,下周就可以进组去拍戏了。”

“嗯。”

“他还在缠着你?”林玄压低声音问我。

“没有,碰巧遇见。”

“回去吧,最近很想吃你做的菜。”我故意挽着林玄的胳膊。

回来后我和妈妈是借住在林玄家里的,我始终没有勇气再踏入爸爸当初留给我的房子里。

傅屿川见我们如此亲密,眼里迸发出怒火。

下一秒,就把我的手拉开。

“遥遥,别和他走,我没有办法看到你对另一个男人这么亲密,我嫉妒得发疯。”

“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资格管你,但是我求你,别和他回去。”

傅屿川拉着我,丝毫不在乎这是医院。

我甩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点。

我让林玄带着我妈妈先回去,一个人把傅屿川拉到了医院外面。

傅屿川轻轻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然后单膝跪在地上。

“遥遥,我爱你,从未变过,这枚戒指是我当初要向你求婚时买的,我把它戴在手上,就好像你在我身边。”

“如果你能接受林玄,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16

那天傅屿川和我解释,他说他去医院是去拿他父亲的体检报告。

至于沈溪然说的孕前检查,当然是子虚乌有。

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只不过看在两家有合作的份上,才稍微照顾了她。

他向我保证会处理好他们之间的关系。

进组前,傅屿川注册个人微博,并由公司转发。

「关于被拍到沈溪然和我共同出入医院,在此澄清:沈小姐身体过敏,而我去拿体检报告,我们只是在路上刚好碰到,请各位网友不要过多猜测。」

「我一直都有一个很喜欢的人,请大家不要打扰,更多期待她的作品。」

这条冲上热搜的澄清和告白,真的引起了很多的关注。

有很多号疑似扒出我的照片,我不做回应,要不了几天人们就会忘记,然后津津乐道地讨论下一个热搜。

不久后冲上热搜的就是沈溪然。

被爆耍大牌,当小三,资源一落千丈。

然后有人爆出了当初在大学时她们辱骂,谩骂我的那一段视频,被网友锤得死死的。

没有了傅氏的公关,沈溪然被彻底封杀。

我知道那个发视频的人是小学妹。

沈溪然的下场就像她当初说的一样,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傅屿川发消息问我复合吗?

其实那天在医院我又明确拒绝了一次。

我想到了当初采访时他说的那句

「后悔有过年少时的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吗?」

「后悔。」

既然后悔,那当然是不会再复合啦。

拍摄完一个月后,傅屿川来参加了我的杀青宴。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最大娱乐公司的傅总,竟然就是那个向世界宣告说很喜欢很喜欢我的人。

他眼里星光熠熠,捧着一束花,像踏月而来。

他说:“姜遥,送给你。”

繁花似锦,怦然心动。

就像第一次他正式向我告白,热烈真挚。

17

酒过三巡之后,大家都有点醉了,竟不顾及傅屿川的身份,相互之间八卦起来。

“傅总,你和遥遥当时是怎么好上的?”

我和剧组的人关系都比较好,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么叫我。

“我们啊,当然是相互喜欢。”提到过去,傅屿川的眼神里泛起了光。

“哇,没想到遥遥文文弱弱的一个小女孩竟也把你这么大一个集团继承人一举拿下。”

有人调侃:“傅总不会就是看上了我们遥遥的美貌而已吧。”

傅屿川笑笑,望着我:“遥遥当然漂亮,但她不止漂亮,她身上的闪光点太多了,亮得晃进了我的心里。”

众人附和:“没错,遥遥就是那么完美,这次电影里的角色完全就是为她而生。”

“嗯,她不止戏演得好,她跳舞也很厉害的。”

说完,傅屿川下意识看了我一下。

我笑了笑,“没什么不能说的。”

还不至于连跳舞这两个字都不能提。

“她的身上总能看到一种坚定不屈的精神,不管是跳舞还是演戏,她一定会义无反顾,朝着她的目标前进,她很厉害,我就是喜欢那样的她。”

傅屿川抬眸,有点微醺。

众人见状,立马识趣地为他让出一块表白专用场地。

他拿起桌子上的那束花,从里面取出一个戒指盒,是之前他戴在手上的那一枚。

然后他再次表白。

“遥遥,这是我第一次送你花,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送你一束。”

“答应我,和我复合,好吗?”

“谢谢你一直坚定地喜欢我,可是傅屿川,复合不可能的。”

“我有一个永远都无法答应你这个请求的理由。”

傅屿川不可置信,“是什么?”

他开玩笑地说道:“除了杀父之仇,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

沉寂了一秒,两秒……三分钟……

我能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傅屿川瞬间脸色煞白,我想他应该是明白了。

18

他疯狂地冲出门去,身影颤得厉害,好几次被自己的脚步绊倒。

我知道他会去查,也会去问当事人,他的父亲。

我不想他继续纠缠,但也不想主动说出事情的经过。

那就给他自己一点提示,他这么聪明,很快就能猜到了。

看着他仓皇而逃的背影,我内心竟然有一丝快感,我心里是恨他的。

林玄给我递上了纸巾。

“擦擦吧,你哭了。”

我没忍住,越来越多的眼泪就像豁开的伤口里流出的血,止都止不住。

为什么呢?我明明摆脱了傅屿川啊,为什么还是哭了。

大概是因为我曾经也热烈而真挚地喜欢过傅屿川。

在我颓废堕落的那些日子里,他给我的温暖和照顾,把我拉出了绝望。

他就像一束光,照进了我的生活。

那些我没办法对他说出真相的日子,他一遍遍求我复合的真心,我没办法不难过。

很多天之后,听之前的朋友说。

傅屿川已经一个星期没去公司了,那么大一个集团无人主持大局。

我随口问了句:“他的父亲呢?”

“听说和傅屿川吵过一架之后就进了医院。”

大概是傅屿川后来找他对峙过了吧。

我知道傅屿川母亲从小就丢下他跑了,他父亲带着他,一边创业,一边养他。

傅谈宏一直是傅屿川的榜样,尊他,敬他。

就像我爸爸,从来不在我面前说爱我,但又处处为我着想。

可他最敬爱的父亲突然有一天做了错事,被他发现,他的父亲也有丑陋的一面。

就此,高大伟岸的形象在他的心中崩塌。

他接受不了,就会一遍遍地怀疑,一遍遍地被确认。

受到打击也是正常的。

19

杀青之后不久,我去医院看望之前同剧组的同事。

准备回去时,在医院的病房外碰到了傅屿川。

短短几天,他就瘦得不成样子,坐在走廊椅子上,埋着头。

“傅屿川。”我叫他。

他抬起头,

“还好吗?”

眼里布满红血丝。

咖啡厅里,我和傅屿川坐在那,相对无言。

过了很久,傅屿川才缓缓吐出一句话:

“遥遥,当初的你一定比我痛苦一千倍吧。”

“从我带你去见我父亲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是不是?”

“嗯。”

那天我见到傅谈宏的第一眼,我就全知道了,那个照片上的人,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我的回答彻底击垮傅屿川。

“我还怪你抛弃我,离开我,如果我那天没带你去我家,你就不会,不会……”

说到这,他痛苦地抱住头。

呜咽的声音慢慢放大。

“遥遥,对不起,对不起……”

我叹了叹气,“阿川,都过去了,我们都要向前看不是吗?”

他摇头,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没有,遥遥,没有……失去你的每一天我都很痛苦。”

“我以为我可以弥补的,我以为我好好认错就可以的……”

“你明明都回来了,你明明都回到我身边了啊……”

他彻底绷不住了,大肆放声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说到最后,也只剩对不起,他什么也做不了。

对不起,是他唯一能说的话。

我用纸巾拭去他的泪水,却发现我的手也在控制不住地发抖。

我知道,这件事,傅屿川没有错,错的是他父亲和我的妈妈。

可现实是我们永远都无法跨越各自心中的那道鸿沟。

傅屿川,就当做我的青春时期出现过的那个爱而不得的人吧。

20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过傅屿川。

或许他的父亲已经求得了他的原谅,父子和好了也说不定。

只是在一个很平常的一天,我拍戏的间隙,林玄跑过来和我说:

“傅屿川的父亲去世了。”

我惊讶地去翻手机,果然手机上的第一条热搜就是。

#傅氏集团原董事长,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

那一天,我放空了好久。积压在胸腔的那股难过,也被一丝丝抽离。

回去之后,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好像特意等着我。

“遥遥,你回来了。”

她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拉着我的手,坐下后,说了很多的话。

我知道她的病好了。

到最后,她无声地流着泪,然后向我认错。

“对不起。”

“回去住吧。”我摇摇头,没再怪她。

“爸爸说让你回去住,那个家还在,你永远都是他的家人。”

爸爸在梦里对我说过的,我答应了他的。

“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对她的照顾,我做到了。然后,我离开。

我去了我爸爸的墓前。

蹲在那里很久很久,却不知道说什么,我总觉得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走的时候,和平常离开一样,向爸爸道别:“爸爸,我走了!”

21

收到国外一个导演的试戏邀请后,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得到这个试戏机会后,我每天都在努力。

再过三天,我就要去奔赴新的梦想了。

这几个月以来,我没再见过傅屿川。

听说他把他的全部身家都捐了出去,要自己重新开始。

出国的前一天,我破天荒地约了他。

就在大学旁的一个小吃店,那时候我们总喜欢去那里打卡。

后来就成了我们的约会基地。

这么多年过去,老板还是之前的那个。

我们点了那时候最喜欢吃的套餐,傅屿川拿起手就吃,递到嘴边又放了下来。

“先拍照。”

我摊摊手,表示没带相机。

老板见状,拿着拍立得就递给我们,“用这个。”

傅屿川接过来,又小心翼翼地牵起我的手。

在得到了我的允许下,拍下了我们最后一张照片。

和当年一样,我们牵着手,我望着镜头,傅屿川望着我。

算是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吧。

“阿川,谢谢你。”

“遥遥……”他有些动容。

我松开他的手,然后说:

“向前走吧,别回头。”

小说《他说后悔爱过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9:44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