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小说我哥恨了我十八年沈祈安沈少虞_我哥恨了我十八年(沈祈安沈少虞)最新全本小说

小说推荐《我哥恨了我十八年》是由作者“沈祈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祈安沈少虞,其中内容简介: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说恨不得我去死。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诊断书,笑了笑。真好,他总算要如愿了。……

《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祈安沈少虞,讲述了​苏楹想要,那就让她拿吧。反正……我拉了拉衣袖,挡住渗血的纱布。毕竟,那些东西我好像从来也没拥有过。其实也不怪哥哥更喜欢她,抛去立场,苏楹笑意盈盈的模样的确更让人喜欢…

我哥恨了我十八年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2

那天之后,我和沈祈安的关系急剧恶化。

其实我们的相处并没有多大改变。

只不过是我不再像条狗一样,眼巴巴地舔着他,期待那份虚无缥缈的爱罢了。

于是,我们的日子骤然平静下来。

就像一场戛然而止的战争。

我不再同他争吵,不再歇斯底里,也不再和苏楹针锋相对。

早就知道自己争不过,也就不再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了。

苏楹想要,那就让她拿吧。

反正……

我拉了拉衣袖,挡住渗血的纱布。

毕竟,那些东西我好像从来也没拥有过。

其实也不怪哥哥更喜欢她,抛去立场,苏楹笑意盈盈的模样的确更让人喜欢。

她嘴甜,又会说话。

我偶尔还是会嫉妒她。

我曾经认为,就算沈祈安不喜欢我,但我们总归还是亲人。

血缘的关系是斩不断的。

直到苏楹的出现。

我才发现,血缘其实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重要。

他可以对着苏楹轻声细语,百般呵护。

就像一个真正的哥哥那样。

却不肯对我稍微缓和一点脸色。

那时的我还不懂为什么。

直到后来,在一次次陷害、争执与偏袒中,我终于明白过来。

沈祈安不是愚蠢的傻子。

苏楹幼稚的手段哪里瞒得过他?

无非是装作看不见。

那是属于沈祈安的偏爱。

只不过我是另一方罢了。

时隔不过几个小时,我再次来到了医院。

没办法,我现在还不能死。

但血流得太快了,有点止不住。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身体素质变差了。

明明之前几次也有过的。

我垂着眼睛,看医生絮絮叨叨地给我缝合伤口。

明明是捡回了一条命,可内心却没什么波动,连手上疼痛都显得迟缓。

来的时候应该吃片药的,我想。

拎着药出来时,刚巧碰上唐颂。

他看起来像是刚下夜班。

看到我的瞬间,他瞪大了眼睛,眼底的困倦如潮水般退去。

而我,带着满身的血,甚至还有闲心冲他打招呼。

“又见面了,唐医生。”

他的脸色很难看,又露出了上次那样难过的表情。

那天,是唐颂送我回去的。

理由很充分。

“你带着一身血,不好打车。”

我答应了。

唐颂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我刚要关门。

“沈少虞……”

他看着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那辆车启动,然后离开。

我没有告诉他,我其实是开了车去的。

我按了按在手腕上的纱布,未愈合的伤口带着刺痛渗出血来。

其实有点矫情。

但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有个人陪我。

折腾了一晚上,白天吃的那一点东西早就消化殆尽。

意料之中的,胃又开始疼了。

我习以为常地扣了两片止痛药,就着瓶装水咽了。

不过这次的药好像没有那么有效。

我蜷缩在床上,忍受着饥饿与疼痛的纠缠。

到最后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死了。

不过那也不重要。

清早我在持续不断的敲门声中睁开眼。

胃里已经不是很痛了,不知道是止痛药发挥了作用,还是我已经麻木了。

我撑着身子走到门边,门口站着沈祈安。

男人冷着脸,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

我下意识扯了扯衣袖,猛然间发现身上还穿着唐颂的外套。

“开门。”

来不及换衣服了,我深吸一口气,拉开了门。

我尽力忽略掉沈祈安凉意刺骨的目光,开门见山地问道:

“有什么事吗?”

不用想也知道,没事的话,沈祈安怎么会来找我。

沈祈安的目光落在我上身的外套上,略微一顿,眼中带上嫌恶。

“沈少虞,你就这么缺爱?”

我没有应声,沈祈就把这当做了默认,声音逐渐拔高。

“当年勾搭楹楹的男朋友还不够?你特么就这么缺男人?!”

我没说话,就那样漠然地看着他。

苏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想干什么?

我不信沈祈安不清楚。

他在赌,我也在赌。

他赌我不敢说出去,赌沈家不会有人为我做主。

最后他赢了。

沈祈安不知道吗?

他知道。

他再清楚不过了。

可他还是任由苏楹和那人一同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我头上。

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那是我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沈祈安,我唯一的哥哥,他恨我。

原本偃旗息鼓的胃又开始疼了。

中医上说胃是人的情绪器官,或许并非没有道理。

我吸了口气。

“所以呢?”

我攥紧了门把手,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稳。

“沈总今天来,就是突然想起陈年旧事,才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骂我吗?”

我抬手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挡住身上的血迹。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总是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来回回的,也挺没意思的。”

沈祈安看起来也气得不轻,对着我的时候,他总是很容易动怒。

但他还是压住了。

“那天你在公司里胡闹,各种谣言传得沸沸扬扬。”

我看着他挑了挑眉毛,“所以呢?”

这轻易地激怒了他。

我清楚地看见他额头的青筋都在跳。

“所以,你明天来一趟公司,当着大家的面给楹楹道个歉!”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因为你的事,楹楹都哭了好几场!”

“哦,可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祈安脸色难看得厉害,不过我见得多了,也就不害怕了。

“沈少虞,你不是很想要那个项目吗?”

“去给楹楹道歉,我就把项目给你。”

见我不为所动,他又补了句。

“没有那个项目,星月也就到头了吧?”

我突然觉得很可笑,你看,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哈,这就是我的亲哥哥。

“你走吧。”我抓着门把手赶人。

“我不去,我也不会给苏楹道歉。”

“你不同意的话,星月撑不过这个周。”

“随便吧。”我垂眸看着地面,一字一顿。

“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又是一次不欢而散。

其实我早该知道,只有苏楹才是他的妹妹。

我当着他的面吐血晕倒,他都吝啬到不肯过问一句。

而苏楹不过是哭一哭,掉几滴眼泪,就能让他大老远地跑过来同我谈条件。

挺没意思的,真的。

他说得对,拿不下这个项目,星月的确撑不过这个周。

不过那都和我没关系了。

我该做的,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

我问心无愧。

剩下的,你总不能再要求一个将死之人去搞什么绝地翻盘。

再说总经理都携款潜逃了,星月命数如此。

我认。

我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公司里还有多少流动资金?能卖的卖,都给大家分了吧。”

“虞姐……”

我没理她,只自顾自地说。

到最后我能清楚地听到那头的哭声。

我知道大家都在听。

一步步走到今天,没有人想放弃。

但我撑不住了。

我要死了。

刚挂了电话,那边就有人敲门。

我本以为是沈祈安,打开门却是唐颂。

也是,沈祈安的自尊心也不会让它再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

我挡在门口,没有想请他进来坐的意思。

但唐颂这个人吧,好像天生没有什么眼力见。

他领着个保温桶从我的身侧挤过去。

自顾自地招呼我吃饭。

“我给你带了粥,你胃不好,还是吃得吃点好消化的。”

“外面的饭菜油盐重,我给你做了点清淡的。”

“还有……”

我靠在门边,打断他。

“我不需要,你走吧。”

我以为我表现的意愿已经足够明显。

但唐颂也足够固执。

“你需要。”

最后我还是妥协了。

那天之后,唐颂更是一天三顿地跑过来。

我问他为什么?

他总也不肯说。

他不愿说,我也懒得问。

随便吧,都无所谓了。

小说《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2:01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