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锦鲤(无无)免费完整版小说_最新热门小说溺亡锦鲤(无无)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溺亡锦鲤》,这是“无”写的,人物无无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西临公主的阿姐和亲北齐,不料被皇后借口将其祭天杀害,公主亲眼目睹全过程后决心进入北齐皇宫为阿姐报仇,成为了皇后身边最可用之人,步步为营做了皇上最受宠的妃子,壮大自己的实力拿下北齐,将北齐帝后杀之而后快。……

小说推荐溺亡锦鲤》,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无无,作者“无”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三日后便是刘贵妃上路的时间。皇后独坐在殿中仿佛丢了魂。「凝仇,我今日杀的,可是本宫的亲妹妹啊!」我为她送上药盏:「娘娘若是不放心,我亲自去一趟,必使刘贵妃走的无憾。」没错,当人的恨溢满的时候,就顾不上遗憾了…

溺亡锦鲤

阅读最新章节

一连多日,皇帝都宿在我宫里。

刘贵妃倒是个聪明的,不争风吃醋,还贴心为皇帝送来了补药。

皇帝一脸受用,不到时辰便想同我就寝。

而我却轻轻推开了他,不舍与眷恋写在脸上:

「贵妃娘娘这是思念皇上呢,皇上若是执意专宠我一人,怕是要惹得满宫都来针对我了。」

他低头在我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那朕明日再来看你,你可不许再推脱了。」

待到夜里,所有人都往刘贵妃那处赶。

出大事了。

8

皇帝的半个身子抽搐着,手里还紧紧抓着刘贵妃的赤色鸳鸯肚兜。

刘贵妃被侍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流着泪向皇后求救。

「姐姐,救救我呀,真的不关我的事!」

皇后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心一横向刘贵妃踹去。

「竟敢谋害皇上,刘贵妃你好大的胆!」

「来人,给我剥了她的贵妃服制,拖入天牢,听候发落!」

嗯,狗咬狗,我爱看。

经太医验证,刘贵妃给皇上所服的补药大补之物相克,造成了中毒之症,需要修养多日才可见好转。

太后动怒,下了旨,命皇后即刻处置刘贵妃,并命我协理皇后。

三日后便是刘贵妃上路的时间。

皇后独坐在殿中仿佛丢了魂。

「凝仇,我今日杀的,可是本宫的亲妹妹啊!」

我为她送上药盏:

「娘娘若是不放心,我亲自去一趟,必使刘贵妃走的无憾。」

没错,当人的恨溢满的时候,就顾不上遗憾了。

9

天牢内常年的潮湿惹得人发冷。

刘贵妃蜷缩在牢中脸色发白,仰着头向我发狠:

「沈凝仇,你竟然敢下毒暗算我,我送给皇上的补药根本就没毒,只是想让他虚不受补,便不会再去你那里了!」

我嘲讽着勾起嘴角:

「知道我陷害你你还无法自证清白,蠢。」

刘贵妃更加气恼,站起身便要打我:

「等皇上醒来,他必定会还我一个公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比你姐还蠢。」

「哦对了,要杀你的人,可不是我,可别找阎王爷告错了状。」

刘贵妃一愣,抬头仰望着我的鼻息:

「你…你是说皇后?」

待到一切与她说明,牢里多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妇人。

「姐姐啊,我原以为你只是欺压我,没想到你恨我至此啊…」

「沈凝仇,我告诉你,你和沈念昔一样的下贱,该死…哈哈哈…」

说着便要往墙头撞去,我破门而入拦下了她。

前来的侍卫萧风赶到,他是我在北齐安插的亲信。

我将人丢给他,嫌弃的抹了抹手:

「做干净点。」

10

随着皇帝的身体日渐好转,皇后的脸色才渐渐好看了些。

正当她满心欢喜的奔向皇帝寝殿时,却被周贵安拒之门外。

「皇上说了不愿见您,有凝贵妃娘娘陪着,您就省省吧!」

皇后的脸色难看的像是从阴沟里爬出来的蛆。

「凝贵妃?我妹妹刚死便将她抬为贵妃,皇上为何如此凉薄?」

皇后话音未落,皇帝便携我出了门:

「皇后来的正好,待朕身体大好以后,你为凝贵妃准备一下册封大典。」

皇后一脸不可思议,上前抓着我的衣领质问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何要背叛本宫?」

我如惊弓之鸟,躲在皇帝的怀里不敢出来:

「皇上,我一介妇人身子到无所谓,可我肚子里的孩子受不起惊吓!」

11

约莫在两个月之前,我发现我有孕了。

这是皇帝的第一个子嗣,他大喜过望,当即就要昭告天下。

我娇嗔的对着皇帝撒娇:

「皇上急什么?待到坐稳胎才好。」

面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皇帝在此刻染上了几分深情:

「凝儿,朕必要你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曾经阿姐告诉我,皇帝得知她怀孕那日,眼睛湿润的看向她,她觉得那一刻,自己是被爱的,不是一个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件。

我抚上皇帝深邃的眼睛,眼泪呼之欲出。

「皇上如此爱过别人吗?」

皇上哑然,双手抚摸着我的肚子。

「朕曾经爱过一个女人,将她视作唯一的妻子,可她不在了。」

「算朕,对不起她。」

愧疚吗?

不,不够。

比起我阿姐受的苦,你所承受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皇帝,你看不透自己的内心,那么有一天,你会为你全部的风流债付出代价!

12

皇后发了疯的想见我,进门便砸坏了我宫里所有的物件。

「沈凝仇,给本宫一个说法。」

此时我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小腹高高隆起,仰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

「皇上爱我不爱你,我说完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气的皇后浑身发抖,扯着我的衣领就要往地上摔。

「贱人!是谁将你一手扶持到今天的!」

我屏退了众人,慢悠悠道:

「你想好了,杀了我的孩子,你的皇帝哥哥这辈子都不会理你了哦。」

皇后也曾被皇帝宠爱过,仗着几分以往深情,她看不清自己的地位。

攒足了劲向我下了战书:

「沈凝仇,你给我等着,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皇帝为让我安心养胎,每日都宿在我宫里,但五个多月来从来没碰过我,只为了让我看到他能够安心。

他说:「凝儿安心,朕就安心。」

宫里的人都羡煞了眼,可碍着皇帝在我宫里,丝毫没有对我下手的机会。

这天边关急报,皇帝召集大臣议事,寝殿内只剩下了我一人。

果然,有人按捺不住了。

13

近日来腰间总是发酸,我穿着里衣侧躺在床上任由新来的婢女为我揉着腰部。

「你也乏了,下去休息吧。」

婢女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一些。

我细细感受着,不对。

现在不是一个女人的手。

我没有转头,继续佯装着昏昏欲睡。

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竟悄声侧躺在了我身旁。

正当他要更近一步时,我起身将他反手控制在床上。

听到动静,门外的小鬼藏不住了。

皇后带着一众嫔妃冲了进来:

「凝贵妃怀有身孕还淫乱后宫,真是罪不容诛!」

「可怜了皇上每日都陪着你,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也就是今日被我们抓住了,平日里还指不定背着皇上做了多少恶心事!」

眼眶委屈的发酸,想哭。

我明明这么乖,杀人放火都要念阿弥陀佛,怎么敢做这种淫乱之事?

更何况这男宠的姿色,恐怕连街边卖包子的王大娘都看不上。

皇后冷哼一声,命人将我宫中的婢女抓起来:

「凝贵妃,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一个尖锐高亮的声音从偏殿穿堂而过:

「凝贵妃有什么好狡辩的?哼,她不需要狡辩!」

我回头一看,

呦,小老头终于出来了。

他插着袖口冷冷的走到皇后面前:

「皇后娘娘,您!也!不!害!臊!」

14

皇后慌了,她根本没有想到周贵安今日没跟着皇帝。

是我让皇帝将周贵安留下的。

我料到今晚必定有人会出什么幺蛾子。

皇后的胸膛气的起起伏伏,双手颤抖着。

她的郁症犯了。

我慌忙走上前握住皇后的手,一脸凝重的关切道:

「现在抖了,一会你撑不住就该死了。」

话说着,皇帝回来了。

看着这热闹的一片,他眉头紧皱疾步走向我:

「凝儿,你可还好?」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一地:

「皇上,我没事,孩子也没事。」

周贵安憋不住了,将我拽到一边就拉着皇帝的手开始描述:

「好好好,好什么呀!凝贵妃差点就被人害了!」

「皇上您是不知道,刚才那色鬼和婢女来了个偷梁换柱,嗖的一下就跑我们娘娘床上去了!得亏我们娘娘机灵,要不然呐皇子都不一定保的下来呀!老奴躲在后面瞧得真真的!」

皇帝的脸上瞬间写满了不悦,看向为首的皇后:

「是不是你。」

皇后死死抓着皇帝的衣袖,不敢正眼看他。

没等皇后说话,周贵安又急了:

「是她是她就是她!老奴都调查的明明白白的!」

「啪!」

一巴掌下去,殿内一片寂静。

皇后的眼里闪着泪花,怔在原地:

「你打我?皇上,你当真为了这个卑贱的人打我?」

往日皇上看向她的眼睛里,还有几分包容,今日,冷的像是一个陌生人。

「你若是伤了凝儿,加上你母家便也是死不足惜。」

「传朕旨意,收回皇后统领六宫之权,幽禁宫中,非召不得外出!」

皇后捂着胸口顿时喘不上气来,浑身抖得可怜。

仿佛要气绝一般,被人拉回了宫。

周贵安偷笑着:

「嘿嘿,真撑不住看着要死了的样子。」

事情过去数月,转眼间已是深秋。

我的肚子越发圆滚,皇帝整日围在我身边观察我的气色,比我这个身怀六甲的妇人都要紧张。

可惜,他是见不到自己孩子的。

15

皇后污蔑嫔妃,本是应该打入冷宫的大罪。

可是皇帝忌惮着皇后刘氏一族的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他自觉亏欠我,可我不哭不闹,反而为其说尽了好话。

临产之期将至,刘氏一族因皇后被夺权更加恼怒。

正当皇帝一筹莫展之际,我为他想了一个缓和的办法:

「刘氏一族怕的是失了君心,臣妾临产之期将至,听闻刘家大娘子颇精通接生之术,皇上何不借此消除芥蒂?」

这是现在最好的和解之计,皇帝当下便让人接刘家大娘子进宫。

他对我更加情动:「凝儿,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得朕心。」

阿姐你看,男人的嘴,向来是最会唬人的。

他曾经对你说的话,现下又巴巴拿过来哄我了。

天气渐渐转凉,我借着体恤刘家的由头来到皇后宫里送几件冬衣。

开门已不是当日奢靡的宫殿,有的只是一个深宫怨妇和几幅发黄的鸢尾花画作。

皇后转过头眼神空洞的打量着我:

「你称心了?」

我挺着孕肚走到皇后面前,像当初她用护甲剐蹭我的脸那般抚摸着她:

「不,待到孩子生下来,我也还是不会称心。」

皇后自嘲的笑了笑:

「你已得了万千宠爱,亲信培养至大内上下,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拿起一副鸢尾花放进香炉里,看着它烧成了灰:

「皇后娘娘听过紫藤吗?小小的一株很美,可若是食用便会至人死亡。」

「我只要你死,我永不满足。」

「接下来,娘娘会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开不开心?嗯?」

皇后向后退了两步,脸色变得惨白:

「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逗鸟,不行吗?

我就是要你日日活在恐惧之中,直到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我要你这北齐之后比我阿姐痛苦万分!

16

子时,肚子隐隐传来痛感。

皇帝顾不上穿鞋袜便亲自跑去为我祈福。

太医下人围满了殿。

我努力平衡着呼吸配合刘家大娘子。

疼痛袭遍全身,渐渐我听不到周遭的呼喊声。

阿姐,我在为仇人生孩子。

我是不是很傻?

我好想你啊,阿云忍不了疼的。

你抱抱阿云好不好?

一盆凉水浇在了我身上,瞬间恢复了清醒。

听着一阵哭声,孩子落地了。

我急切的求人将孩子抱来看了又看。

是个男孩,和我们姐妹像的真像。

不等多看几眼,我便将孩子又抱给了稳婆。

喜悦声传遍了整座宫殿:

「生了生了,是个小皇子!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帝高兴过了头,不顾血光污秽的忌讳便冲到我的房里。

可看到的只有跪倒一片的宫人和一个已哭不出声的我。

17

刘大娘子哆哆嗦嗦的不停磕头:

「皇上,孩子真不是我摔死的,臣妇是被冤枉的啊…」

「是凝贵妃命人摔死塞给我的,这是要致我刘家于死地啊皇上!」

我努力着翻倒在地上,满脸泪痕的盯着刘大娘子:

「哪个娘亲会杀死自己的孩子啊!」

皇帝有些疯了,抱着孩子长跪不起:

「杀,全都杀了。」

「全都给朕剥了皮!都杀了一个不留!」

不容刘大娘子多解释一句,刘家上百口人全部都绑在了我的殿门前。

我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不顾风寒跑了出去。

皇帝抱着我,眼泪滴落在我带血的衣物上,拿起剑递给我:

「凝儿,只要你解气,想杀哪个便杀哪个。」

我看向台下的人,数了又数,回头望着皇帝可怜巴巴道:

「皇后娘娘怎么没来?」

皇上迟疑了片刻,还是命人将皇后绑了来。

皇后看着眼前的一切,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冲了过来:

「沈凝仇,我要杀了你!」

我疯疯癫癫的跑向皇后身边,眉眼带笑:

「皇后娘娘给我做鸢尾花看好不好?」

皇帝眼神一愣,显然他是知道皇后这些喜好的。

他抚上我的额头,心疼的望着我:

「凝儿乖,让皇后做给你玩好不好?」

18

皇帝的话,一向是不容拒绝的,若皇后不从,等着她的只有比死还痛苦的事情。

一个,两个,三个…

他们统统都变成了没有手脚的怪物,再刻上一朵漂亮的鸢尾花。

我拉着皇帝的衣袖像孩子一般稚气:

「好美,美极了,皇上要不要給皇后娘娘刻一朵?」

皇后闻言,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惨白。

我知道她不止是怕疼,她更怕这么多年的爱在此刻瞬间崩塌。

皇帝见我一脸开心的样子,笑的更加宠溺:

「凝儿想要什么,朕就给什么。」

我挑衅的看了一眼皇后,像个绿茶妃。

贱嗖嗖的,我喜欢这种感觉。

皇帝冷脸将皇后拽上台阶,手顿了顿,还是下了刀。

皇后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传遍宫殿。

「皇上,你当真对我就半分情分都没有了吗皇上…」

这当真是天底下最好听的声音。

皇帝刻的稍显笨拙,待到最后一刀完成时,手止不住的颤抖。

他心疼了。

很好。

生不如死,我爱看。

皇帝终究是没忍心将皇后打入冷宫。

没关系啊,不用麻烦了。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

19

我丧子的这些天,皇帝还是雷打不动的守在我身边,可却常常望向皇后宫中方向,一站便是一晚上。

皇后与他自小便相识,也是一直爱慕他到现在。

可皇帝并不完全喜欢皇后,与她郎情妾意过,也曾对旁人处处留情。

久而久之,皇后便成了一个疯妇模样,眼里只有皇帝与死人之分。

凡是要和她分走皇帝的,统统杀死。

我走过去环抱着皇帝的腰,问了一个无人敢问的问题:

「皇上爱皇后吗?」

皇帝身子一僵,闭上了眼睛:

「朕不知。」

我哑然一笑。

不知便是最好,在死亡的那一刻才知晓自己的感情,那才崩溃。

我又问皇帝:

「那你爱昔贵妃吗?」

皇帝如同泄了气一般,转过身缓缓抱着我:

「朕对不住她。」

「朕可以确定的是,朕爱你。」

我笑了。

可我不需要啊。

城外的兵马已经集结完毕,皇帝,就此,别过了吧。

20

刘氏一族倒台,宫中的顶梁柱便塌了。

埋伏在宫中的暗卫早已原地待命,只等我一声令下,便可将北齐皇宫吃抹干净。

我抚上皇帝的眉,笑的明媚温柔:

「听闻皇上喜爱昔贵妃当年跳的锦鲤舞,我也为皇上跳一段解解乏如何?」

21

舞服是温热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阿姐还在。

她刚刚穿着它来过了。

以绸为轴,我随之旋转,一双玉足随着火红的裙摆灵动轻盈。

皇帝看的入了迷。

起身便要上前拥住我。

不料却被人强行按下。

萧风跪在我面前虔诚叩拜:

「公主在上,请受西临兵马大元帅一拜!」

我接过青龙剑冷漠的直视皇帝。

皇帝猛的头抬向我,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凝儿?西临公主?」

「你,你为何要骗朕?」

我蹲下身平视着皇帝,眼中没有丝毫波澜:

「当年一支锦鲤舞,害我阿姐丧了命,今天还是同样的舞,我送你和皇后去死。」

皇帝愣了一下,笑了。

「明白了,朕什么都明白了。」

「可凝儿,朕是真心爱你。」

我一剑刺向了皇帝,一字一句讲的清楚:

「你听好了,我不叫沈凝仇,我叫沈念云。」

是我阿姐最疼爱的阿云。

皇帝的手挡住了剑,强忍口中的鲜血:

「我求求你,别杀皇后。」

我一拍脑门:

「别急,在后头呢!」

22

一夜未眠,我为皇后精心准备了一张小床。

上面绣满的鸢尾花,是宫匠数月前剑赶制好的。

告示早在十天前便派人散出,城中来看热闹的百姓比以往多了许多。

「听说今天又有人祭天啊,不知道是哪位娘子。」

「皇后娘娘人美心善,为我们这群百姓想的真周到!」

御林军很快占据了街头。

皇帝忧心忡忡的问我:「为何这些人朕一个都没见过?」

周贵安从后面走上来,缩着脖子生怕挨着冻。

「还以为是您北齐的天下呢?早就变天喽!」

周贵安曾经有一个西临的干女儿,他怜爱的紧,发誓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没想到被皇帝送给了外臣做妾室,落了个任人打骂的下场。

自我向他挑明身份那日便决心跟了我,早已不是他的奴仆。

皇帝捂着胸口瞪着眼看着我:

「好你个西临公主,你骗朕骗的好苦啊!你毁了朕的天下!」

我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忘记告诉你,你儿子,我杀的。」

急火攻心在他这个容易肾虚的年纪是最要不得的。

会丧命。

在皇后被抬上来的前一秒,他死了。

阿姐,他就这么死了,会不会便宜了他?

没关系,后面还有好看的,你在天之灵,慢慢欣赏啊。

皇后被抬上来的那一刻,万民欢呼。

「皇后娘娘真是人间大爱啊!竟然将自己献给了我们!」

「神女娘娘无量恩德,赐予我们钱财吧!」

皇后凝视着皇帝的尸身,转头看向我,眼里说不出的怒意翻腾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仰天大笑:「亲爱的神女娘娘,同样是这个地方,您也杀过一个人,记得吗?」

「那是我的阿姐,最疼爱我的阿姐。」

皇后的嘴张得大大的,竟一时讲不出话来。

我接过一把小刀在她玉体上篆刻了起来:

「杀死你亲妹妹的滋味如何?」

「看着心爱之人惨死的滋味如何?」

「皇后,我还得多谢你的提拔,若不是借你的手灭了你们刘家的门,这北齐的江山恐怕我还得等上一等。」

皇后的身体剧烈的扭曲起来:

「不,不,你骗我,你还在骗我,本宫没有被你玩弄,皇上他还爱我!」

顾不上听她叫喊,一朵朵漂亮的紫藤花完成了。

不,是血滕花。

从床上一直留到台阶下,依然染红了北齐的街道。

多美啊!

仪式完成,我举剑发号施令:

「有皇后娘娘凤体祭天,保我朝永昌!」

众人虔诚的叩拜,回忆重叠。

那日也是这副光景,过后我便成了没有姐姐的野孩子。

我转过身看着皇后的尸体。

鸢尾花早已被血藤遮盖。

来世,别再遇见鸢尾花了。

登基大殿与祭天仪式举行在同一日。

我捧着阿姐的牌位走上大殿。

阿姐,你看到了吗?

我为你报仇了,他们都在恭贺我万岁。

北齐和西临都是我们的家了。

你的阿云做皇帝了,你是不是也很为我开心?

阿姐,来梦里抱抱阿云吧,。

小说《溺亡锦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0:44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