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刘建仁叶晓晓)_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刘建仁叶晓晓)完本小说免费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刘建仁,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刘建仁叶晓晓。简要概述:被渣男小三推下楼后,我重生了。睁眼朝他就是一巴掌。刘建仁摸着吃痛的脸,震惊道:「妈,你打我干嘛?」……

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

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刘建仁叶晓晓,讲述了​我只得单打独斗:你把话说清楚。我问你,这奶茶哪里来的?废话你瞎啊,你手里攥着的不是外卖单吗?他是送给你的吗?叶晓晓?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奶茶是李美娟点给叶晓晓的。而刚才,外卖小哥刚确认的收货人信息是叶晓晓…

阅读精彩章节

10

李美娟一举夺下奶茶,得意洋洋地晃着包装上的外卖单。

我心里一惊,故作镇定:叶晓晓,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

早就厌烦李美娟咋呼的刘建仁此刻却一言不发。

我只得单打独斗:你把话说清楚。

我问你,这奶茶哪里来的?

废话你瞎啊,你手里攥着的不是外卖单吗?

他是送给你的吗?叶晓晓?

我恍然大悟。

原来这奶茶是李美娟点给叶晓晓的。

而刚才,外卖小哥刚确认的收货人信息是叶晓晓。

我条件反射地答应了。

承认吧,你就是一时大意暴露了!

看着角落里堆成山的快递箱。

我心生一计,故意顿了顿:叶晓晓,你说我没资格收你的东西是吗?

她勾起唇角:当然。

我走到墙角,码好了几个纸箱,一个个套了起来。

扔进她的怀里:那这些,我以后不会再替你收了。

我指了指角落里剩余散开花的箱子:那些,你也给我一并带走。

这一世,李美娟进入我的身体,学会了网购。

顾念着周小伞的肚子。

每天购物车加购轻轻松松十件以上。

不知道是男是女,所有的东西都是双份。

光是衣服包被围兜都连买了好几套,春夏秋冬,每套里蓝粉各一件。

她每天围着周小伞团团转。

全是我收的。

下次快递员再报你名字让我签收,你别怪我直接退回。

不是本人我可没资格收啊。

拒签的快件会被重新流回站点,运气好的话在退还商家前能拦住,但——最近的站点离我们小区也要二十公里。

李美娟要愿意跑的话就跑去吧。

她脸色铁青:你别……别狡辩。

我们是在说奶茶的事。

你别逃避问题呀,我就问你,这快递我是收还是不收?怎么快递我能收,奶茶就不行呢?

李美娟没说话,目光倒落在我的胳膊来。

我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抓了抓。

怎么这么痒。

看着胳膊上不断冒出来的小红点。

她脸色一变,眼里透着寒光:呵呵,叶晓晓,杨枝甘露,可还好喝吗?

你怎么……

过敏了?

胳膊上,一粒粒红疹冒了出来。

抓过的位置,很快红了一大片。

的确,我爱喝奶茶,杨枝甘露尤其。

李美娟撞见过不少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说我败家玩意儿尽浪费钱在这些垃圾上。

她得意地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吧,我对芒果过敏。

11

过敏这事,我从没和你说过,但是家里人都知道,建仁,是不是?李美娟用胳膊撞了撞刘建仁。

他点点头,眼神像聚光灯一样直视着我。

我妈小时候吃过一次,差点休克,从那之后她从不吃芒果,和芒果沾上边的更是碰都不会碰……但是,这是叶晓晓的最爱。

她每天都喝,又怎么可能过敏?

我白眼要翻上天了。

你们夫妻可真是……合起伙来欺负老人啊。

叶晓晓你至于吗,就喝你口奶茶,没完没了了是吧?

还有你刘建仁,胳膊肘往外拐是吧?一杯奶茶都舍不得给你妈喝?

没喝过我怎么知道里面是什么?哪一个字说里面有芒果?

上一世,李美娟并不知道。

她边骂骂咧咧说我浪费,另一边又直接抢了过去。

吸管都要怼到喉咙管,我这才告诉了她。

怎么?欺负我这老太婆一把年纪没喝过奶茶是吧?

这下李美娟彻底给干沉默了。

轮到我了。

刘建仁,你就说吧,是要这泼妇还是你妈!

12

我极力撺掇刘建仁离婚——矛盾激化到这个程度,我们俩是不可能共存的。

我一一列举李美娟的罪状,把她给我精心准备的那些狗都不吃的菜拿去给刘建仁吃。

一边哭一边扒着缝儿看:真是人老不中用啊,快死的人吃饭就是浪费粮食,这么多天来是一顿像样的都没捞着啊。

两人剑拔弩张,吵得鸡犬不宁。

刘建仁不堪我扰,很快提出离婚。

李美娟自知理亏,但又不舍得一个人搬出去住。

刘建仁便假惺惺地说,离婚不离家,之后还可以住家里。

离婚就是走个过场,顺便分分财产。

哄得李美娟乖乖签了离婚协议,巴不得财产全留给他儿子,自愿放弃了所有财产,包括房子和存款。

外孙快出生了。

李美娟笑得合不拢嘴,整天和周小伞出双入对。

邻居的王阿婆见到,说像两姐妹。

离婚协议我私下复印了一份,推门进了家律师事务所。

您说的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

打开手机相册里许久前存下的那段咖啡厅里李美娟的发疯视频。

又给他看了不少我拍的周小伞和李美娟其乐融融的照片。

律师严肃地说:如果叶晓晓真的疯了,那么这份协议是无效的,她必须到法院起诉。

您需要得找一个能保护她的法定代理人。

父母、配偶、子女,您看看哪个合适?

我心里一沉。

13

结束咨询后,我找了家打印店。

把律师发给我的授权书和起诉状打印出来。

一笔一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叶晓晓。

我问店员要来一张白纸,写完满满一面。

结束时天已经黑了,我叫了快递,填下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地址,寄了出去。

14

连同传票一起送到的。

还有起诉状。

上面只简单写了几句,以叶晓晓的名义离婚。

刘建仁气急败坏:叶晓晓你能耐了是吧?离婚了又去找法院起诉?

李美娟夺过他手上的文件。

我才没有……

我就知道你哪有那么好心,肯把财产都留给我。

签了离婚协议你是只字不提啊!想空手套白狼是吧?

没关系,到时候我来说,你就等着败诉吧!

建仁你听我说,我肯定是支持你的。就算到了法庭,我肯定也会说自愿放弃财产的,你别担心。

哼,你最好这么说。

15

开庭日。

刘建仁坐在被告席翘着二郎腿,拿出离婚协议往桌上一摊,骨头都飘了。

李美娟也面无惧色。

法官发问:叶晓晓,你代理人呢?

话音刚落,门打开了。

刘建仁结结巴巴道:丈……丈母娘?

是的,我用那再熟悉不过的笔迹,请来了我妈。

叶晓晓的笔迹,和我前言不搭后语却又声泪俱下的控诉。

我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往火坑里跳。

因为,她已经看过一次了。

当年她看准刘建仁花花心肠,屡屡劝我,我被迷了心智非他不嫁。

上一世心高气傲,和我妈断了母女关系。

撂下一句: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

我妈自己去了养老院。

而我也赌气,再没看过她。

这一世,我希望能有补救的机会。

法官正襟危坐:现在开庭,原告,说说你们的诉讼请求。

法官我……李美娟刚想张口便被法院制止了,从现在起让你代理人发言,你不用说了。

刘建仁给李美娟使了使颜色,也没整明白。

律师说道:简单说说,一离婚,二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主要是房子和存款。

被告你有什么意见?

刘建仁冷笑了声,向法官递上了离婚协议:丈母娘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和叶晓晓早就离婚了。

至于财产……我们早就分干净了。

律师从公文包里拿出热乎的证据资料,外加光盘。

一起呈给了刘建仁:由于时间匆忙,我们昨天提交了补充证据,现当庭提供被告。

这是诉讼策略。

我们不否认,叶晓晓女士曾签署离婚协议,但……这是在他非自愿情况下做出的。这份协议是无效的!

律师你别胡说啊,这协议我是拿枪指他脑袋让他签了?凭什么说非自愿?

李美娟嚷嚷道:是啊,我明明是自愿的,建仁没强迫我!

看着法庭上张牙舞爪的李美娟。

我妈两眼含泪:女儿啊……对不起……妈让你受苦了。妈不知道,你在刘家过得这么苦啊。

她努力忍住眼泪:法官,我的女儿,她有精神病,虽然我不愿意这样说……但,我们有证据。

说罢他们当庭播放了那则视频。

我以李美娟的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刘建仁婚内出轨,

刘建仁间接承认,神情尴尬。

而视频里的李美娟,神情激动,一遍遍地喊刘建仁作儿子。

她坚持称自己是李美娟,而我这个老太婆是叶晓晓。

对我当场爆出的小三怀孕毫无反应不说,甚至离开前还有说有笑地搀扶着周小伞。

他们还向物业调来了小区的监控。

证明视频里,叶晓晓和周小伞情同姐妹。

这哪里像是正常妻子该有的反应呢?

所以我们主张,叶晓晓签署的那份离婚协议无效。共同财产应重新分配。

并鉴于刘建仁婚内出轨且育有私生子,属于婚内重大过错,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少分或者不分财产。

考虑到叶晓晓的特殊情况,这些财产,将由其法定代理人叶然女士代为管理。

刘建仁的眼底结了一层寒霜。

至此,真正目的才全盘透了出来。

而这些,起诉状一句都没提。

李美娟大惊失色,怒骂道:叶晓晓,你个毒妇,这就是你的目的!

法官,你别相信,这都是她的阴谋!

原告请你冷静一点,这是法庭。

法官,你听我说……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

原告,我再说一遍,这是法庭。你已经有代理人代为发言了。在精神鉴定结果出来前你的发言是不作数的明白吗?

法官我根本没疯!

李美娟在庭上的反应过于激烈,根本不听法官的指示,拒绝鉴定。

法院强制启动鉴定程序,上门的医师在她的拳打脚踢里完成了程序。

鉴定结果如预期。

她呆呆地重复着:叶晓晓,你不能这么对刘建仁。.

法官把房子判给了我,而本应补偿的房款,却因为刘建仁早已在婚内将其存款悉数转移。

一来一回,而被抵销了。

刘建仁本以为用一纸协议足以回应的庭审。

败在了律师当庭出示的那摞银行流水面前。

两年的时间里,他多次以“1314520”等特殊含义的金额转给周小伞,并多次备注“宝宝我爱你”。

法院认定这是隐匿转移夫妻共同财产。

再加上出轨怀孕,性质太过恶劣。

房子判给了我,由我妈代理,刘建仁则在限期内搬走。

李美娟则被我妈以代理人的身份强制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那天,我代刘建仁领了判决书。

在法院门口碰见我妈和律师。

她缓缓地走上前来:亲家母……不对,现在不该这么叫了……虽然我很恨刘建仁,也很恨你们家,但是……谢谢你视频里那一巴掌,那本该是我女儿打的。

一旁的律师小声说:其实,这个案子是李美娟女士找到我的,她提供了不少证据,希望我能帮帮叶晓晓……

我妈抱着我哭了起来。

要不是你,晓晓可能会永远无知地生活在地狱里。

我心里一酸。

做父母的果然还是见不得儿女受苦。

即便翻脸,对彼此说了最狠的话。

孩子,终究还是父母的软肋。

妈,这一世,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17

房子被收回后,周小伞成天抱怨:刘建仁你怎么就把房子丢了呢。

月份大了,算算预产期也就两三个月了。

都快生了,难不成还要让我们母子睡大街吗?

头先刘建仁还心怀愧疚,说得多了也不耐烦起来。

周小伞你他妈能不能消停点,天天来回就这么几句话,烦死了!

看到头次对自己发脾气的刘建仁,周小伞吓得闭上了嘴。

几经辗转,刘建仁找了个新的住处。

六十平的一室户。

听中介说,看房他说只要一间房的,我用不上。

妈,暂时先委屈委屈您,我和小伞还得养孩子,日后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刘建仁指着那张破的露出了弹簧的沙发说道:您放心,肯定不让您睡这个,我已经看好了张沙发床,可软可好睡了,和床没区别,我已经定了,下午就送来。

刘建仁舍不得买床,换了张沙发。

但买错了尺寸:妈,我记得您没这么高啊,这长度怎么不够了?

我看着躺下后自己那双无处安放的脚,失笑起来。

天气渐渐凉了,寒气透了上来。

我只得努力蜷着腿睡。

有时太冷了,也会冻醒。

年近半百,儿子养了三十年。

他甚至都没考虑过自己打个地铺。

李美娟这妈当得也太失败了。

堆满水池的衣服里夹杂着周小伞的内衣。

她心安理得地躺在沙发上和刘建仁说笑。

妈,衣服不着急,明天再洗吧。

我嗯声答应,将脸盆放满了水。

顺便地上也洒了不少。

我小心翼翼地躺了下来。

确定姿势都摆好后,大声喊道:哎——哟——

18

他们两人匆忙赶来:妈,怎么了?

水池里刚浸湿的衣服。

散落一地的洗衣粉。

我故意自责道:年纪大了就是笨手笨脚的。

对不起啊小伞,衣服妈洗不了了。

我指了指最上面那件的黑色蕾丝。

周小伞!内衣不会自己洗吗!你怎么能让妈给你洗!

妈,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要不要去医院?

我扶着刘建仁的手臂,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也没有那么严重。

建仁,妈想跟你商量个事。

妈想去养老院。

19

顾不上小三不可耻。

顾不上自己天诛地灭。

人老就该服输。

经不起磕碰更经不起摔。

分分钟骨头就得摔断。

一脚踏进棺材里。

刘建仁跑完产房还得跑病危。

要命的是鼓不起的荷包雪上加霜。

所有这些加以美化后。

到嘴边就变成:妈不想再拖累你们了。

半真诚半吓唬,刘建仁挤了几滴泪出来:妈您别说了,您想去哪个,我明天就送去,只是费用……

我笑了笑:不用你出,妈有钱。.

我的确有钱。

李美娟的。

20

我妈在养老院。

上一世在临死前,我想起了我妈。

那个结婚后就再没联系的老太太。

听人说,自己一个人去了养老院。

孩子不在身边,老人总是孤孤单单的。

在院里那群乐呵呵跳着广场舞的老太太里,我一眼就瞧见了她。

这一世的叶晓晓,依旧不在她的身边。

她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来和你作伴啊。

我就这样住下来了,在我妈隔壁。

晓然,到时候跳广场舞哩。

今天书法课你帮我请个假呗。

为啥?

作业没写!

她哈哈大笑起来,笑容被岁月的车轮碾过。

趁不注意,我偷偷把奶茶的吸管塞进她的嘴里,她皱着眉头,又试探性地喝了一口。

给她化了刚学的烟熏妆,第一次带她去酒吧,她佯装生气,说我不正经,却又转身在厕所里待了半天。

老人就是这样矛盾的角色。

小心翼翼,而又充满好奇地看世界。

像幼时一样。

逛街回院的路上,我挽着她的胳膊。

她手心里攥着刚买的发卡,责怪道:这个发卡还是年轻人戴好看啊,要是我们晓晓在就好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眼睛。

我眯着眼,拿过发卡别上她的头发:谁说的,你戴一样好看哩。

叮铃铃——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刘建仁。

我旋即挂断。

只听耳旁淡淡的一声:妈,怎么不接电话。

21

哟,美娟儿子来啦。

真孝顺,还记得来看。

院子里来来往往,见着的都要来打声招呼。

我应了几声,转头问道:你来干嘛。

哦,最近你电话总没打通,我就来看看。

来借钱。

他从第一次电话里就说了。

我以信号不好为由挂断了,从那之后再没接过。

我走之后,他和周小伞的矛盾显了出来。

没有我和李美娟,刘建仁根本顾不上周小伞。

周小伞爱作,吵了几次便闹去刘建仁的公司。

挺着个大肚子,吵吵着刘建仁不负责任。

公司把他解雇了。

孩子出生在即,失业更是雪上加霜。

他没钱了。

可……妈也没钱啊。

刘建仁急眼了:您不是还有存款吗?那存折,我之前看着有十好几万呢。

他惦记着的,是李美娟的养老钱。

您先借给我,我发誓,到时候连本带利一分不少您的。

建仁,妈真帮不了你。

我叹了口气,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将那红本拿了出来。

摊在他的面前:喏,你看。

余额还有两千零五十四块三毛八。

因为有政策扶持,养老院价格并不贵,加上七七八八生活费,维持个两年应该绰绰有余。

李美娟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我时常感觉使不上力。

晕倒了几次,万幸被发现了。

两年,也应该足够了。

看到余额,刘建仁眼里的光熄灭了。

希望升起转而破灭。

他喃喃道:怎么办……难道……只剩这一条路了吗?

他犹豫着,从衣服里的口袋掏出几张张皱巴巴的纸。

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他取下别在胸前的笔,递给我:妈,您签个字吧。

我颤巍巍地掏出老花镜。

是保险。

22

我费力地读着保单。

意外列了几类,其中有几行被加粗了。

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因遭受意外伤害而身故的,保险金额为100万。

受益人,刘建仁。

我背后一凉,想起李美娟来。

应该,不会吧?

刘建仁可是她的儿子啊。

顺着我的视线,他也看到了那一行,赶紧解释道:妈,您听我说,这只是防止意外。不信您看,普通的受伤、住院都是可以赔付的。

的确。

我问过院长了,您最近身体不是很好,晕倒过几次。

万一下次去医院,我们都没钱,还可以指望这笔保费。

不用您掏钱。

我和小伞也都签了,不信您看。

他从下抽了两张上来。

的确,刘建仁和周小伞,互相指定对方做受益人。

可他们的保额,只有10万。

10万的保额,保费只要几百块。

我这张是3万。

我手心微微出汗:为什么给我买这么高的金额?

其实刘建仁很不擅长撒谎。

他躲闪着我的眼神:您年纪大,身体也不如我们好,保费是会贵一点的。

您别担心,那只是万一,我可是您儿子啊。

就算万一,我也出了什么状况,这笔钱都会留给您的孙子。

是的,李美娟疼刘建仁,更舍不得自己孙子吃苦。

她肯定会签。

只是,我还有些疑问没有解开。

我沉默着,接过笔。

歪歪扭扭地签上了她的名字。

刘建仁痛哭流涕:妈,对不起……谢谢你。

23

夜深人静。

我拿出手机,添加照片,点击发送。

黑下去的屏幕再没亮起来。

事情在朝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

过了两三周。

刘建仁打来电话,听起来很兴奋:妈,和您说个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还发了奖金买了辆车!待会带您去兜兜风!

不知道李美娟有没有看出来。

刘建仁的谎话真的很蹩脚。

我上了副驾,扣好安全带。

刘建仁将钥匙插了上去,转了几次。

这火怎么打不上?

他手足无措地检查着,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我不作声,按下方向盘的发动按钮。

对对对,妈您看我这脑子,忘了哈哈哈。

他尴尬地笑了几声。

这车不便宜。

我不懂,只是从前刘建仁常念叨,说这就是他的梦中情车。

打工人几辈子都望尘莫及。

妈您别担心,我现在能赚钱了哈哈哈哈。

苦日子都会过去的。过阵子我就把您接回来。

等小伞生了,就让您看看大胖孙子。

我抽了张纸,递给他。

您看看,我太激动了。

刘建仁开上了盘山路,连续转了几圈。

后视镜里有辆车。

很快转到了山顶。

打开车门,他朝我伸出手:妈,下车吧,吹吹风。

24

一向寡言的刘建仁说了很多。

从小时候讲起。

第一次被李美娟满院儿追着打。

打完了又心疼,等刘建仁睡了又偷偷掀开被子检查,打坏了没有。

山风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

妈,对不起。

我向旁边猛地一闪。

刘建仁踉跄地摔在面前。

我看了眼四处无人的树林: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话音刚落,那熟悉的身影缓缓地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25

叶晓晓,你怎么在这?刘建仁一脸不悦。

李美娟缓缓走到他面前,巴掌高高扬起,又轻轻落下:没想到,这一世我还是这样的命运。

我冷笑了声:刘建仁,你还没反应过来吗?

她才是你妈,而我,是叶晓晓。

刘建仁满脸不可置信,嘴唇哆哆嗦嗦:怎么……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她明明……

他似乎回忆起了李美娟那些不同寻常的举动。

她喊了无数次儿子。

也只有李美娟,才可能善待他和周小伞。

而我,顶着他至亲的身份,却已经将他的财产拿的分文不剩。

漠不关心,全身而退。

李美娟将她的故事娓娓道来。

原来,在我去世后,刘建仁置换了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买房掏空了他们三个人的全部积蓄。

日常生活过得紧巴巴的。

周小伞的确是一如既往的作。

作去了公司,让刘建仁丢了工作。

和这一世一样,没钱的死局。

他们便把主意,打在了李美娟身上。

给李美娟买保险,再伪装成意外,事成之后他们能拿一大笔保险金。

是周小伞的提议。

孩子出生在即。

刘建仁下了狠心,半哄半骗。

李美娟终于签下了那张保单。

李美娟被刘建仁从这推了下去。

所以,这一世她重生了。

我一步步走向刘建仁。

他呆若木鸡,僵硬地站在原地。

刘建仁,没想到这一世,你还是一样的窝囊。

一样的不择手段。

他痛苦地说道:不是,都是周小伞……

我冷冷地说道:呵呵,现在了,你竟然还把责任推在别人头上。

像你这样的人,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人子女。

李美娟慢慢靠近刘建仁,含泪抚着他的脸:孩子,妈不怪你。

妈知道你难,妈早就知道……只要能给你减轻负担,妈……反正这把年纪,也活不长了。还能创造点价值,挺好。

刘建仁眼底的惊讶转为愤怒。

他咆哮道:你胡说!你根本不知道!是我骗你,你才签的。你不可能……你不可能……

不可能知道。

他像是被抽走了浑身力气,瘫坐在地上。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发疯似地掏出钥匙,开车下了山。

夜色将暗,李美娟久久地坐在山顶上,小声啜泣着。

临走前,我望向那佝偻的背影。

不知这一世,她会有怎样的结局。

26

过了几天,报纸上登了一则新闻。

一名丈夫持刀捅死了自己怀孕的妻子。

据称,这名丈夫似是当时引爆热搜的主人公。

而其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的前妻。

于同天,在医院自杀。

美娟,看啥呢。

我将报纸叠在身后,抬起眼。

是我妈一脸灿烂的笑容。

快来跳广场舞啊!大家都等你呢。

来了来了。

我笑着朝她奔去。

和阳光一起。

我想,这一世也不算亏。

至少在我剩下的生命里,都有她。

-完-

小说《重生后我和婆婆互换身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0:27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5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