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靖王安王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_热门的小说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靖王安王

小说叫做《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是作者“靖王”写的小说,主角是靖王安王。本书精彩片段:我与妹妹何枝都是将军府的小姐,却向来不睦。我的未婚夫是清俊卓绝的靖王,妹妹却跪求父母亲,要我将未婚夫让给她。妹妹绝食相逼,父母不得不同意。可靖王却早有心上人,那便是他一见钟情的白月光妾室。可父亲为妹妹向皇上求亲,皇上下旨,靖王只得让妹妹嫁入府为王妃。妹妹入府后靖王一心宠爱妾室,妹妹饱尝冷眼,成为满京城的笑柄。而我却嫁给了一直默默无闻的安王,最终安王登基,我成了天下最尊贵的皇后。妹妹对我满含怨恨,最……

完整版小说推荐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靖王安王,是网络作者“靖王”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我立马停了弹琴,冲至她面前,伸手一把拦住了苏眉的腰肢可事发突然,我的脚步也并不十分稳当,于是我和苏眉便一起跌下了凉亭好在苏眉跌在我身上,毫发无损我扶着她站起来走到亭中坐下,似笑非笑地道:“是我的琴弹得不好,妹妹还是好好观湖景吧,不要再舞了”苏眉柔弱地靠在亭边的栏杆上,看着水中游来游去的红鱼,对我笑道:“姐姐,你看这些小鱼,真有趣!”说罢,她又转头吩咐丫鬟梦春…

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

阅读最新章节

我立马停了弹琴,冲至她面前,伸手一把拦住了苏眉的腰肢。

可事发突然,我的脚步也并不十分稳当,于是我和苏眉便一起跌下了凉亭。

好在苏眉跌在我身上,毫发无损。

我扶着她站起来走到亭中坐下,似笑非笑地道:

“是我的琴弹得不好,妹妹还是好好观湖景吧,不要再舞了。”

苏眉柔弱地靠在亭边的栏杆上,看着水中游来游去的红鱼,对我笑道:

“姐姐,你看这些小鱼,真有趣!”

说罢,她又转头吩咐丫鬟梦春,

“梦春,你去给我和姐姐拿些鱼食来!”

6

梦春依言准备走开。

正当此时,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苏眉的月白色纱衣。

衣袂翻飞,正当她的衣角与我的袖口相接的那一刻,她惊呼一声,掉进了湖中。

梦春此时刚走到凉亭外,见状正要大喊起来。

我一下跃起,用手捂住了梦春的嘴巴。狠狠一踢她的膝盖,梦春便跪倒在地上。

我招呼夏夏来帮我一起按住了梦春,一点声音都没让她发出来。

苏眉应当是真的不会游泳,她在水中沉沉浮浮,看见梦春被我和夏夏按住,她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惊恐。

“救……救命……救……我……”

过了一会儿,苏眉已经完全没入水中,只有水面上还有圈圈涟漪。

我一把甩开梦春,对夏夏道:

“让她喊!”

说罢,我跳入水中,在水中寻找着苏眉的身影。

我拖着苏眉浮出水面时,梦春的喊叫声已经让亭子上聚满了人,靖王此刻刚回王府,也立马赶来。

他纵身跳入水中,从我手中接过苏眉,带着她上了岸。

我也自己游着上了岸边,看见苏眉两腿之间满是鲜血。

上一世,她就是用这个孩子作为代价,得到了妹妹何枝的王妃之位。

苏眉呛出几口水,睁开双眼,欲语泪先流。

7

她正要开口,我跳到梦春身边,狠狠给了她几个耳光,大骂道:

“废物!你是怎么看护侧夫人的!本王妃正在来的路上,就见你让侧夫人一个人站在湖边,侧夫人掉下去了你还无动于衷!要不是本王妃来得及时,侧夫人岂非性命不保!”

梦春正要开口辩解,靖王便发话了:

“不中用的下人,拖去打死便是!大夫快来给眉儿诊治要紧!”

苏眉失了先机,且无数双眼睛看着我舍身入水救起了她,靖王也是亲眼所见,她只能默默流泪,连梦春叫喊着被拖下去时也不曾开口。

我带着夏夏回到了自己的院中,洗了澡又换了衣服。

听见苏眉那里传来了消息,苏眉原来已有了身孕,只是这次落水,孩子没有了。

我淡定地喝了口夏夏泡的茶,心想上一世,难怪何枝斗不过苏眉。

何枝在家中得父母偏爱,不过是会使些撒娇的小性子,怎能是苏眉的对手。

夏夏为我带来了打探到的消息,边境南国势强,逐渐有倾轧我国之势。

何枝当真劝了安王请命出征,并且何枝也跟着去了边境。

我微微弯了下嘴角。

上一世,我凭借着我的兵法知识看穿了南国的计谋,让安王假意撤退来了个请君入瓮。

而何枝从来不在兵法上用心,单凭安王,根本不可能打败南国。

8

第二日,我带着夏夏盛了些补品去看望苏眉。

她面色苍白,虽然病中憔悴,却仍然难以掩盖她的美貌。

见到我,她便要下床行礼,我连忙按住了她。

将一盏燕窝端起来,我舀了一勺喂到她嘴边。她惊慌道:

“妹妹卑微,怎能劳动姐姐玉手!”

我笑着喂她喝下,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

“苏眉,你才情出众,又如此端庄有礼,怎么会是在青楼中被王爷带回来的呢?”

“姐姐是嫌弃我身份卑微……”

我摆摆手打断了她。

“妹妹还要再瞒姐姐吗?当年沈氏无辜被冤,全家惨死,却还有一个小女儿偷偷活了下来。对吗,妹妹?或许,应当叫你沈眉。”

她的眼神一怔,竟是连柔弱的面具都出现了一丝裂痕。

“你嫁给靖王,无非是想要拿到情报给南国,以报当日皇上灭沈家满门之仇。”

苏眉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我看。

“我不会揭穿你,也不会再追究昨天的事。只是妹妹,我意图天命,而你要报仇。我们不是敌人,你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说罢,我站起身,留下了那盏燕窝便离开了。

9

不出我所料,何枝和安王大败。

何枝只陪着安王去了边境,却完全不懂得行军用兵。

南国军队势头正猛,安王带领的将士们节节败退,安王和何枝灰溜溜地回了京城。

南国派出使节来我国谈判,皇上设宫宴款待使节,各位王爷也携了妻眷参加。

宫门口,我与何枝再次相见,遥遥相望。

前世这时候我正胜利归来,安王仰仗我的才华,对我如珠似宝。可此刻何枝面容憔悴、神情阴郁,安王似乎也并不理会她。

何枝看见我,瞬间睁大了双眼。

这时候,我正应该被苏眉所害,被凌虐侮辱,生不如死。

她满脸的不可置信,我对她微微颔首,和靖王从她身边走过。

何枝叫住我,声音颤抖地问:

“怎么会……你怎么会……”

我让靖王先行,留下看着何枝,我的妹妹。

何枝的表情扭曲,神色怨毒,这一世的命运轨迹,似乎早已在她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偏移。

或许在她心中,即使安王战败,他也还有登基的指望。

即使她没能助安王大战告捷,她也仍然是安王妃,比我的境遇要好上千倍万倍。

只是她没有想到,我仍然还是将军府的大小姐,靖王的靖王妃。

宫宴上,南国使节提出条件,他们要我国称臣,每年进贡数十万两白银,还要皇上的嫡亲公主和亲。

宫宴上有乐师奏乐,舞姬们翩翩起舞。但气氛却凝重到了极点。

宫宴结束后,靖王留下与皇上商议朝政,我独自乘轿回府。

月色朦胧,已是深夜,门口却传来了叩门声。

我打开门,是苏眉。

我迎她进来,她一言不发,只是跪下朝我行了大礼,道:

“我愿追随小姐,在所不辞。”

10

几日之后,南国使节将要离京。

我也收到了传进来的消息,皇上不愿屈服,派遣我父亲何将军出征南国。

这些日子多亏了靖王当时给我的玉佩,我的人出入王府通常不已。

只是我并不感谢他,因为苏眉让夏夏告诉我:

皇上与靖王已经决意,若我父亲胜了,也会意外让他战死边境。若我父亲败了,便让公主前去和亲。

不论是我父亲,还是皇上亲生的公主,都只是皇上的棋子罢了。

我送了密信给父亲,告诉他我会回将军府相见。

许久不回将军府,父亲母亲见我回来,对我嘘寒问暖,很怕我在靖王府受了委屈。

我与父亲密谈,告诉了他皇上的意图。

父亲大惊:“皇上竟疑心何家至此!”

父亲虽偏疼何枝,却也了解我的性子,更深知伴君如伴虎,他相信了我。

“阿蔓,从小你就机敏聪慧,只是没想到我这老头子有一天还要你来救。”

父亲年事已高,早已生出丝丝白发。

我看着父亲神色微动,仍然将我要说的话坚定地说出了口:

“父亲,您要守护的应当是我国的臣民。至于圣上,当能者居之。”

父亲大惊,似乎是觉得我大逆不道。

可我见皇上昏庸,我国的民生早已年复一年地衰败下去,我早已有了逆天而行的心思。

“父亲,皇上既然要除去您,我们为何不先下手为强?论能力,难道这个皇位,女儿就当不得吗?”

我看着父亲,语气坚定,不可违拗。

父亲看了我许久,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最终开口说:

“阿蔓自然当得。”

随后,父亲以边关战事不能耽误为由,立马带着人马离京前往边关。

我要父亲囤积粮草,将来助我一臂之力。

有了我的授意,父亲在边关的战事一拖再拖。

每每有战报传来,均是向皇上禀报南国势强,抵御艰难。

皇上只得加派粮草,盼望父亲传来捷报。

11

只是我没想到与何枝在宫宴上相见,她见我未曾被废去王妃之位,竟会丧心病狂地找到靖王。

她要靖王向皇上提议,若父亲兵败,由我假扮公主和亲。

她告诉靖王,我自幼习武,让我以和亲为由去刺杀南国国主。

只要事成,皇上便可无后患之忧。

或许是何枝见安王实在平庸,便又企图辅佐靖王。

她还说,到时她会假死离开安王府,假扮成我,只要靖王在事成之后许她皇后之位。

这些都是苏眉告知我的,她还告知我,靖王与皇上答应了。

12

父亲的战争持续了两个多月。

父亲虽已年老,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与南国不断周旋,终究是胜多败少。

京城的冬季寒冷,父亲在边疆自然苦寒。

好在苏眉按我的意思告诉南国,何将军已经兵尽粮绝,正驻扎着等待粮草。

苏眉说何将军共剩兵一万人不到,南国果然发动了突袭。

父亲率领五万将士迎敌,正好来了个请君入瓮,父亲大获全胜,加紧回京。

加急密报传来,却是有两封书信,一封给皇上,写着:

与南国苦战良久,我军仍然战败。

一封送给我,写着:

时机已到。

皇上拟了密旨召我入宫,我进入殿内,皇上坐在龙骑之上,靖王站在我身侧。

他们讲明意图后我欣然同意,跪倒在地,双手交叠,俯下身,额头轻触手背。

没有人看见我眼里的光芒。

靖王不知道,皇上更不知道。

我行礼时动作恭敬,眼神却紧紧盯着那张龙椅。

13

又一次穿上嫁衣,这次是何枝替我梳妆的。

我端详着她的脸,与我真是十分相像。

她眼中的快意几乎满的要溢出来,她笑着看我,像是毒蛇看猎物的眼神。

“姐姐,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真是可惜,不能让你看着我最终胜利的样子,我们之间,要赢的人注定是我!”

“姐姐,其实我是重生回来的。我早就知道,如果上天不是要我赢到最后,也不会给我重来的机会了。”

他们都知道,无论我刺杀成功与否,我都不会再活着回来了。

于皇上,我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于靖王,我是根本无所谓死活的妻子。

于何枝,我是她前世今生步步为营,终于要赢过的人。

我代替皇上的嫡亲公主坐上了出嫁的轿辇。手中握着皇上钦赐的匕首。

我的手指摸到匕首上华丽的宝石,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

这把匕首华贵美丽,但并不实用。

他们向来爱看的,不过是女子凄美而亡的美丽尸体。

我最擅长的,是藏在轿辇中我座位下的长刀。

14

我带着父亲的军队回到京城时,皇宫已经被禁军团团围住。

想来皇上与靖王已经听说了我带兵在七日内连破南国十八城的消息。

再见到皇上与靖王时,他们脸上的表情终于不再是那样无所谓的神色。

或许他们曾经是狗,是鹰,但那对于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于我,他们只是我登基的阻碍。

我走向那张日思夜想的龙椅,皇上仍然坐在上面,只是不再俯视着我。

靖王执剑向我道:

“妖女,你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

我回过头,还未动作,却见一支箭破空而来,穿透了靖王的胸膛。

是苏眉。

靖王缓缓倒下,满脸的震悚。

我软禁了皇上。

“皇上,若您肯,我会让您颐养天年。”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皇上,叹了口气。

我代替了嫡亲公主去和亲,自然顶替了她的名号回宫。

如今只要皇上肯下一道圣旨传位于我,我就能名正言顺地继承大统。

皇上的身子已然残废,是我让太医用针灸之术做的。

可他虽被我囚禁在小小的龙床之上,嘴中却不断咒骂着我和父亲。

“何蔓!你谋反!你会遭天谴的!”

“何蔓!你这是逆天而行!”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离开。

皇上,可惜我不信天意。

15

离开时我遇见了公主,她如今被我顶替了名分,在宫中什么也做不了。

可她见了我却十分亲切地迎了上来。

“公主可有什么事吗?”

对她,我抱有同情。若不是我真的大逆不道,要去和亲的便是这位公主了。

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我知道,她从来没得选。

“何将军客气了,如今我哪里是什么公主呢!听闻将军欲成就大业,我……我……”

“公主有话不妨直说。”

“何将军,我虽不通兵书武道,但史书国策我亦有读过,不知将军可否给我一个机会,我愿助将军一臂之力!”

我看着公主,她未施粉黛,因为皇宫近日的变故眼下似有乌青。

但她的那双眼睛,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在剑刃上看见的自己的双眼。

如今我的剑已沾满鲜血,无法再映照出我的面目。

但我却相信,未来我还能从千千万万的女子脸上,看见同样的眼睛。

那是不甘做狗,不愿做鹰。

要做一个主人的眼睛。

16

最终皇上还是屈服了。

曾经的九五至尊,在我将七十二道刑具一一展示过之后,仍然学会了摇尾乞怜。

他写了一道诏书给我,随后便颓然地倒在龙床上。

一天后,先帝驾崩。

我去见了我的妹妹,何枝。

我杀入京城后就派人囚禁了她,听说她早已疯了。

再见到她时,她正将破败的花往头上簪,簪好后她拍着手,说:

“我是皇后!皇后!”

我实在不忍再看,命人好好对待她,新鲜的吃食衣料一应地供应给她。

她是我的妹妹,我们骨肉相亲,连名字也是纠葛缠绕。

我总想起小的时候,她是那样的明艳活泼,我好武艺,她便长歌善舞。一双明媚如小鹿的眸子看着我,唤我姐姐。

还记得小时候她便爱宝石珠钗,我则向来不喜欢这些首饰。可她总是不由分说地把珠花插在我头上,然后像一只小蝴蝶一般跑开,对着我做鬼脸。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竟是如此水火不容。

17

我以公主的身份登基,无人敢说我不合祖制。

敢说的人,早已将鲜血溅在了朝堂的石柱上。

父亲年事已高,我让他不必再操劳了。

那天父亲将兵符交到我手上,静默地站着,看了我许久。

我总觉得他的背一点一点地佝偻了下去,最后他只看着我说:

“阿蔓,原来你是真的长大了。”

苏眉与公主都已入朝为官,我让公主试着开办女学,先从京城开始试行。

她做得很好。

我在位的第七年,女学已经遍布我国,也有大量女子入朝为官,求取功名。

我在位的第十年,北方异族来犯,扬言要我的女儿和亲。苏眉将军带领军队大获全胜,北族向我朝称臣,我朝与北族商业建交,在交界处互通商事。

我在位的第二十年,将皇位传给我的女儿。

我与苏眉决定一起去策马旅行,临走前女儿问我,最想告诉她的话是什么。

我看着她如初生朝阳般年轻的脸庞,说,不要怕。

小说《重生后,妹妹和我换花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48:18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4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