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全本白篱梦(东阳侯周景云)_白篱梦(东阳侯周景云)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白篱梦》是作者“东阳侯”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东阳侯周景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白篱梦

小说推荐白篱梦》,现已上架,主角是东阳侯周景云,作者“东阳侯”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对于薛家四公子的事,东阳侯倒是能笑一笑,只是当听到雪柳说死的人是李十郎美妾时,她心里已经感觉有些不妙这个人她见过虽然只是梦里一瞥,但……“你如今神魂不稳,极其容易沾染他人执念,且不要动用化梦之法,好好蓄养生魂”庄夫人临行前的叮嘱在耳边萦绕李十郎和美妾都是活人的时候,与她虚实有别,互不相干现在美妾死了,人死魂散,但因为满含怨愤,怨生执念,执念残存天地间有过擦…

免费试读

陆锦知道定安伯夫人不喜欢她。

虽然她姓陆,是陆家的子孙,但定安伯府却只是大房一脉的,在定安伯夫人眼里她是来白吃白喝的。

因为老夫人在,日常维持着面子,一旦受了气不如意,对陆锦的坏脸色就藏不住了。

“一天天义母义母喊着多亲近似的,人家对咱们家的人不好的事都告诉你,人家婆媳得意的事一件也不告诉你。”

“还让我安慰她,她用我安慰?只会为这个好儿媳得意呢!可怜我是个笑话!”

“我可怜的三娘啊。”

陆锦低着头听骂,还要陪着定安伯夫人哭一哭死去的陆三小姐,一直到掌灯才回到自己的院落。

婢女瑶琴愤愤不平:“伯夫人自己没抓住时机,怎能骂小姐。”

“我现在要依仗她,就受着她的气。”陆锦神情平静,看着镜子里青春靓丽的面容,“等将来她依仗我的时候,我讨回来就是了。”

定安伯夫人再怎么说也有用,惹不得,只是那个庄氏,竟然识别了皇后娘娘赏赐宫花,她不在现场也能猜到皇后自己都不知道宫花的特别之处,要不然早就喊出去了,哪里用其他人来指出。

不知是哪个心灵手巧且不居功的宫女做出来的。

庄氏真是运气好。

当然运气好,要不然怎么能嫁给周景云,陆锦看着镜子,忍不住转过身,看着站在室内和一个女子说话的周景云。

“世子,你忘记我姐姐了吗?”她含泪问,只觉得心酸满腹。

周景云皱眉:“你说什么胡话,你姐姐不是在这里?”

他看向身边的女子。

陆锦看着这女子,忙高兴地扑过来“三姐姐——”

陆三娘子嗔怪:“别这样跟世子说话。”

陆锦站在陆三娘子身侧,看着周景云:“世子不会怪我。”说着又鼻酸,“世子你怎么才回来?”

周景云看着她:“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说着抬手擦她眼泪。

陆锦看着伸到眼前的手,心怦怦跳要握住,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有人站在门外。

她下意识看去,见东阳侯捧着一支荷花苞看着她。

“妹妹来了?把雪柳带回去吧。”她说。

陆锦抓住周景云的胳膊,气得跺脚:“世子,你看她做的事!”

周景云皱眉喝斥:“带雪柳回去做什么,真是胡闹,家里哪里轮到你说话!”

陆锦摇着周景云的胳膊:“她还欺负义母——”

周景云大怒:“贱妇,岂敢——来人,掌嘴——”

周景云话音落,陆锦看到门外的东阳侯抬起头,抬手将荷花苞一甩。

看起来柔软的荷花苞陡然变成了木槌,直砸过来,陆锦下意识闭上眼,尖叫一声,人猛地坐起来。

夜灯昏昏,睡在脚踏上的瑶琴慌张起身喊声“小姐。”

陆锦手捂着脸,心怦怦跳,神情恍惚。

“做噩梦了?”瑶琴说,伸手拍抚她。

做梦啊,陆锦看床帐以及瑶琴,她神情放松起来,回想梦境,又是喜又是气,喜的是梦到了周景云,气的是梦到了东阳侯,东阳侯还打了她。

瑶琴在旁哎呦一声“小姐戳到自己的脸了?有个红肿印子。”

陆锦瞬时觉得捂着的脸火辣辣疼,想到梦里的一幕,就好像真的被打到了。

白天因为东阳侯被定安伯夫人骂,晚上梦里又被东阳侯打,真是倒霉!

陆锦恨恨捶床:“点安神香来。”

夜色重归宁静,院落里偶尔虫鸟呢喃几声。

东阳侯坐在飞扬的屋檐上,俯瞰着定安伯府。

在梦里是没有鸟鸣虫鸣的,场面再热闹也是无声,而且梦境里时间地点都是混乱的,极其容易迷路被困。

所以一般不入他人梦境,经过他人梦境的时候,也要装作不存在。

只是看到梦境里提到自己,还是忍不住进去瞧一瞧。

没想到这个陆锦竟然在针对她,还想让周景云打她。

真倒霉。

遇到倒霉的事怎么办?当然是恶心一下别人了,总不能视而不见装作不知道吧?

东阳侯手支着下颌,看着街道。

这是定安伯梦中的府外的大街,尽头就是皇城。

只是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的定安伯始终只原地踏步,迟迟走不到前方的皇城前。

东阳侯在路边坐下,轻叹一口气,看着定安伯在梦境里忙忙碌碌,打狗骂鸡,直到四周的街道开始扭曲,街道上的人开始后退,淡化。

东阳侯闭上眼。

耳边不再如同蒙了一层布,有风掀动床帐,有鸟儿鸣叫,有细碎的脚步声,从院落里到室内渐渐增多。

东阳侯翻个身,睁开眼,看着帐子上蒙蒙晨光。

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天光大亮的时候,定安伯府下人房这边已经变得安静。

仆从们都已经去往各处忙碌,一直到天黑才能再回来。

当然,偶尔一两个偷懒耍滑躲回来,只是这一次运气不好,刚坐下来,就见一个锦袍公子带着两三个小厮进来,吓得她们慌张跪地。

陆文杰根本就没看到这些人,一手捏着鼻子,满脸不耐烦催促“在哪里?”

小厮一溜跑到一间矮房子屋门前,抬脚踹开“公子这里。”

陆文杰捏着鼻子低着头钻进去,室内逼仄,不过收拾的挺干净,桌案上摆着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支粉嫩的荷花苞,在昏暗的屋子里宛如点缀一笔艳色。

但也仅此而已,算不上多令人惊艳,仔细看还有点丑。

倒是那支花瓶挺名贵,很值钱,应该是祖母屋子里的,陆文杰认出来了。

“就是这东西?”陆文杰皱眉问。

小厮已经献宝似的将花瓶拿起来:“对,就是它,能起死回生!”

菩萨赐花起死回生这种事,陆文杰以往是不会当回事的。

所谓病急乱投医,李家还去金水河上招魂呢,万一这个荷花苞真管用呢?

把李十郎治好了,他必将成为李家座上客。

陆文杰从小厮手中接过荷花苞,在手里摇了摇。

“十郎,我来救你逃出女鬼手心了——”

……

……

上官月站在李府门外整理一下衣袍。

除了带一车礼物来,还带了七八个纨绔子弟。

“虽然李大将军不讲道理,但李十郎是我一起玩过的兄弟,总要探望一下。”上官月义正言辞说,“这是做人的道义。”

说罢又看其他人。

“待会儿李大将军动手,你们记得带着我一起跑。”

跟在旁边的纨绔子弟们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小郎你放心。有我们呢。你要是被打断了腿,我会背着你跑。”

他们嘻嘻哈哈说,簇拥着上官月上前递名帖,门房的人虽然神情不善,但看着这一群纨绔子弟,都是有名有姓人家,也不好赶走,只能打开门,刚要去通禀,就听内里乱乱人声。

“快去请太医啊,十公子不好了——”

这话让嘻嘻哈哈的纨绔们一愣,不会吧,这么倒霉?

这,还没进去呢,他们不由都看向上官月,那现在就跑吗?

小说《白篱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47:14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4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