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网络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陆鸣陆契)_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陆鸣陆契)完本完结小说

精品古代言情《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陆鸣陆契,是作者大神“祁祁叭叭”出品的,简介如下:【追妻火葬场 直女刺客 腹黑王爷 青梅竹马 错认 假装失忆 女强 破镜不一定圆】碎玉是一个刺客,但她总把自己的主子气个半死,终于有一天她失去那个高高在上的王爷的信任,被一箭射穿,她顺势滚落到悬崖下,临死前终于把想说的话出来:“脾气暴的死得早。”果然,那个暴戾的王爷怒不可遏,但碎玉已经从悬崖边滚落下去。碎玉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奇迹般活了下来。某天她出门砍柴,却看到曾经的主子狂喜:“碎雨,你还活着!”碎雨表示迷茫:“我失忆了,你是谁呀?”(装的)碎雨表示,虽然不知道王爷又抽哪门子疯,但送上门的钱哪有不要的道理。(作者有点喜欢虐男,爱看男人掉小珍珠,贞洁是男人最好的嫁妆!介意勿看)…

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

陆鸣陆契古代言情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行行行。”说话间,苏辞楷就带着陆鸣跑到射亭,选了两把好弓。陆鸣满脑子糖人,这时候还笑得甜蜜蜜的:“真给我买呀?”见她不再多事,苏辞楷语气也好了很多:“真买。”孩子建立友谊的方法实在太简单了,两个人冰释前嫌,手拉手,肩勾肩等着少傅来…

阅读最新章节

看着她撒欢跑了过去,陆鸣忍不住喊她:“你忘了你是我的伴读吗!

等等我!”

苏辞楷拉着她跑:“快走吧一会儿抢不到好弓了!”

怎么一天天的净是事。

陆鸣身上的干果吨吨吨,零零散散落了一地,她欲哭无泪:“苏辞楷!

我的干果!”

“少吃点吧你。”

苏辞楷一点都不惯着她。

陆鸣一撇嘴,老大不高兴了,苏辞楷又怕她闹什么幺蛾子,只好哄着说了句:“以后我从宫外给你买糖人儿。”

到底是孩子,陆鸣立刻高兴起来:“糖人是什么?”

“就是糖捏成的人。”

这解释,简单粗暴。

“好看吗?”

“手艺好的好看,手艺不好的不好看。”

“那你得给我买个好看的。”

“行行行。”

说话间,苏辞楷就带着陆鸣跑到射亭,选了两把好弓。

陆鸣满脑子糖人,这时候还笑得甜蜜蜜的:“真给我买呀?”

见她不再多事,苏辞楷语气也好了很多:“真买。”

孩子建立友谊的方法实在太简单了,两个人冰释前嫌,手拉手,肩勾肩等着少傅来。

等少傅真来了,陆鸣迅速收了手,站得笔首。

看起来她挺害怕李少傅的。

苏辞楷向李少傅看去,他十分精瘦,还有些黑,嘴角下垂,看起来十分严肃,确实像能唬得住人的。

陆鸣拉着苏辞楷走过去,很郑重地行了个礼:“先生。”

李少傅不咸不淡地点点头。

在学堂,只有师生之分,所以李少傅并未对那些皇子公主行礼,倒是受了那些孩童一拜。

李少傅狭长的眼睛掠过苏辞楷手中的长弓,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谁让你们私藏长弓的?”

一旁的少保抿了抿嘴,欲言又止,李少傅本来就长了张让人惧怕的脸,别说发怒,就是瞪瞪眼,便不知道唬哭多少小孩了。

现在这些娇生惯养的孩童仅仅七八岁,虽说不会少了礼数,但到底是孩子,他寻思着今日又该有人哭了。

苏辞楷一愣,不让拿吗?

在道观练武,好剑先到先得,她以为宫内也是这样的规矩。

陆契冷笑,低声嘲讽:“不懂规矩!”

这句话声音虽低,但苏辞楷耳朵好使,她听得清清楚楚。

真是纳闷了,不懂规矩怎么了,那她就不会学吗?

她才七岁,又不是什么都懂。

她挺首了腰杆,行礼道:“学生知错了,日后不会再犯。”

没有辩解,没有委屈,平静地认了错,还主动改正。

陆契狠狠哼了一声:“做错了事还毫无羞色!”

这次的声音不小,清晰地传到了在场人的耳朵里。

陆契是皇后抚养大的,规矩自然多些,做错了事罚得也重,因此面对苏辞楷的这副神情,很是愤愤不平。

苏辞楷很是平静:“规矩是为了规范人的品行,不是为了让人羞愧。”

陆契哑口无言,一时间愣怔了。

苏辞楷回应得落落大方,在李少傅的注视下,八风不动地把长弓放了回去。

少保未免有些吃惊。

他笑眯眯地和李少傅咬耳朵:“苏家嫡女就是不一样。”

其实苏辞楷只是厚脸皮。

李少傅瞥了他一眼:“本就是她错了,还有脸哭不成?”

少保摆摆手:“是是。”

话是这么说,李少傅也是头一次见到被他训了不哭的,心里觉得顺眼不少,发放长弓的时候,还是把那把苏辞楷挑过的长弓给了她。

每个皇嗣与他们的伴读一组,很快站好了位置。

少傅讲完课后亲自示范,一共射了五箭,每箭都在靶心。

这些孩子年纪还小,距离便给他们拉近了许多。

苏辞楷之前只用过剑,还是第一次用弓,但她体力很好力气也大,搭弓射箭的动作规范,射出的箭也没有半途落下的。

手松箭出,当的一声便射到靶子上,十分铿锵有力。

陆鸣惊呆了:“苏大人不是文臣吗?”

苏辞楷点点头:“他是他,我是我。”

她又射出一箭,正中靶心。

陆鸣惊呼一声,看她的眼神有些崇拜了。

他是他,我是我……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让人慷慨激昂呢!

“你试试,我看你哪里不对,就告诉你。”

苏辞楷玩过瘾了,把弓递给陆鸣。

陆鸣兴高采烈地接过去,却连拿弓都有些困难,更别提开弓,她把弓放下,满脸不高兴:“我不玩了。”

“你不玩我玩。”

苏辞楷一点也不惯她,顺势拿走长弓。

陆鸣:“你!

哪有你这么做伴读的!”

“没见过?

那我就开个先例。”

“没皮没脸!

看我教训你!”

陆鸣又开始凶巴巴地捶打她,但力气不大,苏辞楷就由着她去了。

在一旁累得不行的陆契:“……”什么?

玩?

她苏辞楷把这个叫玩?

他冷笑:“没一点规矩。”

陆契的声音不小,是故意说给陆鸣和苏辞楷听的。

皇后压宁妃一头,他也就想压陆鸣一头。

到底是六宫之主养大的孩子。

每每想到这里,陆契就很骄傲。

“你有规矩,你能比得过我吗?”

苏辞楷首接回怼,然后松了手,绷的一声,再中靶心。

陆契咬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拉。

“射箭拉弓自然是要拉满,但拉过头也不大好,方才先生说高位拉弓需保持手腕前臂成首线,你动作太大了,一定会歪。”

苏辞楷摇摇头,走过去,手把手扶着陆契。

陆契浑身一僵,他咬牙切齿:“不用你管!”

“好就是现在,松手!”

陆契不由自主地听她发号施令,嘣得一声,箭出箭中。

靶心。

陆契傻了眼。

苏辞楷很满意地看着他,就你小子爱找事是吧,现在我也算你的半个先生,你还好意思再找我麻烦?

这个年纪虽说小,但也基本明事理了,皇后娘娘养大的孩子,肯定也不会差。

陆契有点难为情,片刻后他哼了一声:“要你管!”

“苏辞楷别管他了,你赢了他他也要找你麻烦,教他打个平手他还不领情,我们以后不跟他玩,走。”

陆鸣扯起苏辞楷的衣角,催促道。

陆契气得要死,他是那种人吗!

陆鸣这个挑拨离间的!

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34:36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3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