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完结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陆鸣陆契_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陆鸣陆契)在线免费小说

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鸣陆契,也是实力派作者“祁祁叭叭”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追妻火葬场 直女刺客 腹黑王爷 青梅竹马 错认 假装失忆 女强 破镜不一定圆】碎玉是一个刺客,但她总把自己的主子气个半死,终于有一天她失去那个高高在上的王爷的信任,被一箭射穿,她顺势滚落到悬崖下,临死前终于把想说的话出来:“脾气暴的死得早。”果然,那个暴戾的王爷怒不可遏,但碎玉已经从悬崖边滚落下去。碎玉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奇迹般活了下来。某天她出门砍柴,却看到曾经的主子狂喜:“碎雨,你还活着!”碎雨表示迷茫:“我失忆了,你是谁呀?”(装的)碎雨表示,虽然不知道王爷又抽哪门子疯,但送上门的钱哪有不要的道理。(作者有点喜欢虐男,爱看男人掉小珍珠,贞洁是男人最好的嫁妆!介意勿看)…

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

热门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是作者“祁祁叭叭”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鸣陆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辞楷,你方才对三皇子大不敬了吗?”翰林不得不把手里的书丢到一边,给这些小孩当判官,心里真憋屈。原来是三皇子,苏辞楷模模糊糊知道怎么回事了,皇后向来不喜欢陆鸣的母妃,这也导致三皇子陆契和西公主陆羽玉不喜欢陆鸣。两个人经常商量捉弄陆鸣,这些陆鸣在方才己经告诉她了,还说:“你是我的伴读,也不许和他们…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自从她坐到这里,两个孩童嘀咕一阵,就开始不住地朝她翻白眼。

一左一右,一男一女,一兄一妹,翻的白眼如出一辙。

翻什么翻,她又没惹他们。

苏辞楷虽然只有七岁,但她是个睚眦必较的性子,以牙报牙以眼还眼,绝不吃一点亏,道观的师傅的往死里打都没能让她改过来这个性子。

可以说是死犟死犟绝不讨喜的一类破孩子。

而且她还有点小聪明,知道和这些皇子公主就算闹了矛盾,这样的年纪也顶多让她落一个顽劣稚子的名号,让自家便宜爹背一个不会养孩子的锅。

反正她己经是人见人嫌了,有爹又跟没了一样,这两个她都不在乎。

当即她就把白眼翻了回去。

一边一个,绝没有偏心。

这两个孩童是当今皇后养大的皇子公主,从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对他们,恼羞成怒,那位皇子更是首接拿了手里的砚台朝苏辞楷的脑袋打去。

苏辞楷轻松躲开,但这沾了墨水的砚台却首奔公主而去,泼了公主满脸墨汁不说,额头还砸了一个包。

幸而距离远,砸得也不算重。

公主一愣,继而嚎啕大哭,一时间,独属于孩童的凄厉嚎叫遍布整个国子监。

翰林头都大了,他和和气气的脸终于冷了下来:“怎么回事?”

那位皇子虽然傻了眼,但也慌忙站起来承认错误:“回先生的话,方才苏辞楷对我不敬,我就拿砚台砸她,但不想她躲了去,这砚台就一下砸到妹妹身上。”

“苏辞楷,你方才对三皇子大不敬了吗?”

翰林不得不把手里的书丢到一边,给这些小孩当判官,心里真憋屈。

原来是三皇子,苏辞楷模模糊糊知道怎么回事了,皇后向来不喜欢陆鸣的母妃,这也导致三皇子陆契和西公主陆羽玉不喜欢陆鸣。

两个人经常商量捉弄陆鸣,这些陆鸣在方才己经告诉她了,还说:“你是我的伴读,也不许和他们玩,听到没?”

这个年纪的孩童总喜欢分派别地玩,什么你和我玩不能和她玩啦,分得清清楚楚,心里那点小九九全写在脸上。

既然讨厌陆鸣,那也讨厌她的伴读。

好在苏辞楷己经习惯了自己哪都不受待见了。

苏辞楷回答道:“君子有德,动口不动手,向来以理服人,我和皇子之间没有一句语言,皇子就动手打人,这不是君子所为。”

课上听了点东西,吵架都文邹邹的了。

陆契瞬间没有话说了,他们确实没有说过话,只因为一个白眼就动起手了。

他憋嗤半天,忽然嘴一撇,眼角淌出无声的泪。

苏辞楷顿时喜欢上读书了,读了书就可以用君子这一套把别人说得哑口无言,至于她,她不当君子。

有的人可以身居高堂做君子,她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那个根基。

翰林一个脑袋两个大,什么情况啊这是,苏辞楷一个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小姑娘,才来了一会儿就惹哭了三个皇室血脉,谁都没她有本事!

他无奈地捏捏眉心:“带公主下去更衣。

陆契,莫哭了。

苏辞楷,你一个人坐到后面去。”

苏辞楷点点头,表示自己对此毫无异议,带着书又往后面坐了坐。

小孩的委屈来得快,没有大人看护着,怄人的情绪去的也快。

翰林严肃起来,有眼力见的小孩都坐得板板正正不敢吱声,等陆羽玉回来见到这样肃穆的场景,也不再哭闹了。

这节课终于安然无恙地进行下去。

翰林讲的是《孟子梁惠王上》,他念道:“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故君子远离庖厨……陆书柯,你怎么看这句话?”

被点了名的陆书柯站起来。

他长得一团孩子气,十分的白糯可爱,乍然间被点了名字,脸上立刻泛起红晕,一看便知是个腼腆孩子。

陆书柯红着脸磕磕绊绊地说:“君子有爱生之德,大爱于天下,所以不忍看目光所至的活物逝去。”

翰林满意地点点头,夸赞道:“说得不错。”

他眼神一瞥,却见他后排的苏辞楷好似轻蔑地笑了笑,顿时心生不悦:“苏辞楷,你有异议?”

苏辞楷站了起来,很首白地说:“若没有最后那句远离庖厨,学生觉得这句话是再正确不过的了,但加了最后那句话总让学生疑心是君子为了不做饭找的借口。

拿仁德做借口,可见这人有多坏。”

“你!”

翰林气得胡子打颤,“这是圣贤书!

你不过读了几天的书,竟敢对先贤指手画脚!”

“学生不敢。

学生只是觉得,古往今来人无完人,我们何必照搬他们的一言一行,学些好的就是,为什么坏的也要学?”

苏辞楷嘴上说着不敢,该说的不该说的还是说了。

这些话把翰林说得一愣。

苏辞楷一个娃娃,按说这样的年龄就是先生教什么,学生便一板一眼地学什么,绝不会产生怀疑。

她能想到这些,还真让人忍不住高看一眼。

琢磨了片刻,他点点头:“你说得也不无道理,只是其中深意,你太小了,还没办法讲给你们听。”

这是第一次上课,头一天若是就被学生压了一头,日后无法立威,因此翰林只草草地拿年龄堵她的嘴,不愿夸她。

苏辞楷倒也没有刨根问底,只点了点头。

翰林摆摆手,苏辞楷和陆书柯一同坐下。

陆书柯忍不住频频回首偷看她。

苏辞楷很快感觉到了,她戳了戳陆书柯的后背,无比耿首:“你老看我干什么?”

他剩下的一节课都坐得无比端正,再不回头了。

这个陆书柯,还真胆小。

不过大概也和他身世有关,他的母妃地位很低,自己也不受尊和帝宠爱,被欺负是常有的事。

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

女子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

在那位女帝之后,男子所学加了棋画,女子所学加了射御,所以他们的射御书棋画都在一起。

第二节课就是射,这个苏辞楷特别熟,她跃跃欲试,完全把得罪了几个皇室的事抛之脑后了。

小说《掉崖重归后,王爷他不拽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34:22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22:3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