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扶元焕吴青城)免费小说大全_免费完本小说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扶元焕吴青城

叫做《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扶元焕”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扶元焕吴青城,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冷的佛寺唯有真心可度,我问和尚,真心为何物?他不语,只是看向我…………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他用了一个很大的借口,可眸中的心虚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所以连我父亲也……”我胸口闷痛,呼吸变的困难。他察觉到我的不适,上前扶住我:“余韵,你怎么了?”我伸手推开他,自己扶着门框站稳:“扶元焕,你一直在骗我,你骗我!你骗我入东宫,你骗我受了那么多委屈,可你连我父兄都没保全,都没有……”我活下去的意义…

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我与他终究不再是孩童之时。

我款款跪拜在地,无心去看他脸上什么表情,一个头结结实实磕在了地上,满是泪水的余光中看到了他稍显凌乱的步伐。

“太子殿下,您说过,只要奴婢安分待在东宫您就将奴婢的哥哥从金人手中救出来,奴婢一直安分守己,可为什么我哥哥却死了?”我昂头,因为泪水看着的他都是模糊的。

他似是震怒:“谁对你说的?”

“所以是真的?”我的心逐渐下沉,跪坐在地上,有一时间的恍惚。

“此事只是讹传,金人那边并没有说将你哥哥怎么样了,那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他试图弥补自己刚刚的疏漏。

可都讹传到他和皇后娘娘的谈话中了,也可知这件事情的真伪了。

“那……我父亲呢?”从入东宫以来我便一直惴惴不安,担忧在金人手中的哥哥,更担心被皇后接出监狱的父亲。

皇后说过我完成任务就会让我和父亲团聚,可我违拗了皇后的口谕,跟着扶元焕回了东宫,此后,皇后再没有跟我说过父亲的任何消息。

他被我问的一愣,眼中慌乱一闪而过,随即掩饰过去:“你父亲自然是在安全的地方。”

“在什么地方?我可否……去见他一面?”我双眸紧盯着他眼神的变化。

“余韵,现在内忧外患,你实在不该过多过问你父兄的事情。”他用了一个很大的借口,可眸中的心虚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所以连我父亲也……”我胸口闷痛,呼吸变的困难。

他察觉到我的不适,上前扶住我:“余韵,你怎么了?”

我伸手推开他,自己扶着门框站稳:“扶元焕,你一直在骗我,你骗我!你骗我入东宫,你骗我受了那么多委屈,可你连我父兄都没保全,都没有……”

我活下去的意义,我所受委屈的意义,一下子都没了,没有什么可以再支撑我了。

“余韵,你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你父兄?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别人?你就不能……看看我。”他红着眼眸,上前攥住我的手臂,弄的我生疼。

我看他?我看他做什么?他早已经不是幼时的玩伴,不是那个张口闭口说要娶我做太子妃的人。

现在,我多看他一眼他都说我放肆,我因为待在他的身边而被吴青城和皇后娘娘双双针对!

吴青城闹到了皇后的跟前,说我以下犯上,连规矩都不学了,让皇后好好治罪与我。

皇后带着人冲到东宫,让宫人将我带走。

吴青城首当其冲,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她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啪’的一声,声音清脆,我被打的侧过脸去,在场的所有人都这么寂静的看着。

没人会为一个可怜虫说话。

我瞪着吴青城,她高昂起下巴,语气高傲:“一个贱婢,罪臣之女,能留在东宫伺候表哥是你的福气,你竟然敢违拗表姑母的懿旨不好好学习侍奉,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啪!’的一声。

‘啪’接着一声。

不是她打我,而是我打她。

反手两个耳光,将她打的愣在原地,她双手捧着自己那精细养着的脸,此刻被我扇的肿了起来。

“余韵,你竟然敢打我!”吴青城气急败环,面目狰狞。

她万万没想到我会打她,而且还是当着皇后娘娘的面。

皇后也错愕了:“大胆,她可是南阳王的女儿南阳郡主,你敢打她!”

“打了,皇后娘娘想降罪且等等,奴婢想问奴婢的父亲现在何处。”我不卑不亢,面对皇后,直视她那双威仪的双眸。

“自然是在本宫安排的安全地方。”皇后说谎都不眨眼:“等到你将你哥哥从金人手中救出来,你就跟他们一起离开京城。”

我哼笑:“皇后果然是皇后,死人都能被皇后说成活的,我哥哥早就死了,父亲也生死未明,皇后竟可以用死人来继续要挟我。”

皇后愤怒看向吴青城,吴青城心虚的低下了头。

“是谁对你胡说八道?此事本宫竟然不知,余韵,你还是要分清楚真话和假话的区别。”

“那敢问皇后娘娘,您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反问。

“大胆!你敢质疑本宫?别以为你仗着焕儿的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你若老老实实,这东宫还有你一席之地,如若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

皇后见事实败露,不再用利诱,而是威逼。

我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眼泪冲刷而下:“我没了父兄,余氏一族被构陷,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奴婢实在不知,为何还要待在东宫,再受屈辱!”

“好啊,你既然不想再待在东宫,本宫就成全你,来人,将她拉下去,按照陛下原先的旨意,将她充为官妓,此生为贱籍,不可从良。”

两边的宫人上前,将我反剪,吴青城拿了一根戒尺,冲着我腿弯处砸了下去。

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住手!”扶元焕急切的声音传来,穿着太子独有的黄金蟒袍,他三并两步冲过来,抢过吴青城手中的戒尺,一脚将吴青城踹到了一旁。

脸色黑的吓人:“你竟敢在东宫打我的人。”

“表哥,表哥,是她先以下犯上的,她对姑母不敬我才动手的呀表哥。”吴青城顾不得自己胸口的钝痛,忙跪下来上前求饶:“她还打了我,表哥你看,我脸都被她扇肿了。”

“你只不过是南阳王之女,可以随时出入皇宫已是莫大的荣耀,竟还到我东宫来耀武扬威,上一次,我说过,是最后一次饶你!”

吴青城急切的将自己微肿的脸给扶元焕看,他却一个眼神都不给,只关心的看向跪在地上的我。

他对上皇后心虚的眼神:“皇后这是来我东宫拿人?”

皇后一时间被他身上的君王气势所压迫,转瞬又反应过来自己是皇后,自然有这个权利:“贱籍余韵以下犯上,本宫乃六宫之主,难不成还不能处理她了?”

“这里是东宫,余韵是我带回来的人,皇后的手似乎伸的太长了些。”

小说《太子出家后,我成了他的心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日 22:44:04
下一篇 2024年4月2日 22:4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