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阿云青梅完本小说免费阅读_免费完结版小说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阿云青梅)

叫做《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的小说,是作者“阿云”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阿云青梅,内容详情为:青梅嫁给了我,但她的心上人不是我。婚后,她恨我赶走她的初恋,对我厌恶至极。甚至无数次诅咒我不得好死。可我真的死后,她却后悔了。……

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

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阿云”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阿云青梅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内容介绍:“陆远,我告诉你,以退为进这一招对我没用。”“只要你不干涉我的生活,各过各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你。”我气笑了。我都要死了…

精彩章节试读

她像护崽子一样,警惕地看着我:

“这次,你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别想再伤害他!”

看,爱与不爱,已经很明显了。

我轻笑一声:“你别激动,这次我成全你们。”

“我们离婚吧。”

宋芸身体一僵:“陆远,你又在耍什么把戏?”

我摇摇头,满眼坚定地看着她。

“我是说真的。”

我高估了自己。

我以为我能永远包容她的坏脾气,对她不离不弃。

但受伤的心告诉我,及时止损才是上上策。

这次我是真的不要她了。

宋芸轻蔑地审视我,仿佛要将我看穿。

“陆远,我告诉你,以退为进这一招对我没用。”

“只要你不干涉我的生活,各过各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你。”

我气笑了。

我都要死了。

不离婚,难道还等着你继承我的亿万资产便宜了别人。

我回房间拿出离婚协议书和签字笔递给她。

这是我在她第二次自杀送去抢救时准备的。

因为舍不得放手,所以一直放在抽屉。

这次,我终于下定决心了。

“我已经签好了,婚前财产各是各的,婚后财产对半分,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九点我们民政局见。”

宋芸夺过离婚协议书,翻到最后看到我龙飞凤舞的签名,气笑了:

“看来,你早就有了离婚的想法,那你装什么受害者啊?”

“你可真是虚伪,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她提起笔在最后一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可提醒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要后悔了又跪着求我复合,像条没尊严的狗一样!”

我忍得青筋暴起,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

“宋芸,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宋芸眼底划过一丝嘲讽,挺直了脊梁骨:

“后悔也晚了。”

我嘲笑她的自以为是,冷冰冰道:

“当年白浪离开你不是因为我,而是在他看来,你远不如泼天富贵来得重要。”

她愣了一秒,扯了扯嘴角: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除了抹黑阿浪,欺负阿浪你是不是一点别的本事都没有了!”

“你就见不得我好,是吧?”

她把离婚协议书直接扔到我脸上,转身摔门而走。

5

脑袋里那根紧绷的弦儿终于断了。

我瘫坐在沙发上,身心俱疲。

偌大的房间显得格外孤寂,我蜷缩着身体窝在一角。

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去。

直到天蒙蒙亮时,我被头痛折磨醒,脑子里像有无数根针在扎,跑去洗手间呕吐了半个多小时,差点把胆汁呕出来。

稍微好点,我忍着头痛去房间拿药,然后一把吞下。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车祸丧生的父母。

他们临死前奋力将我推出火海,嘱咐我一定要好好活着。

可我连他们最后的心愿都没有实现。

我失去了婚姻,又得了脑癌,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这辈子我总要带着遗憾离开了。

生命倒计时,我才发觉,在宋芸身上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实在是不值得。

第二天,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开车去民政局。

宋芸掐着九点整的点,挽着白浪的胳膊缓缓走来。

“前夫哥,来得真早。”

白浪调笑道,眼底却不怀好意。

宋芸哼了一声:“我还怕他不来,耽误我们领证呢。”

离婚证还没捂热就领结婚证,不得不说她玩得真溜。

要是以前我高低要痛哭一场。

但可能最近接二连三的伤心事太多,心脏已经变得麻木无感。

我面无表情地走完离婚的全部流程。

比我想象中快很多。

离婚证到手,宋芸盯着看了许久。

而我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说,转身就走。

宋芸却突然叫住我:“阿远,你的脸色看上去非常不好,你没事吧?”

我脚步一顿。

这声阿远,恍如隔世。

我哑着声音:“暂时还死不了。”

这次我头也没回。

看了宋芸那么多次背影,这次就由我先离场吧。

回家后,我的病情又恶化了。

剧烈地头痛呕吐后,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记忆力也在不断下降。

常常一个转身,就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

公司运转也因此受到很大影响。

我明白,自己最终什么也留不下。

我抽空整理了一下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并将不动产变现,向慈善机构捐献了90%,接着回公司宣布退出董事会。

然后拿着仅剩的10%独自去了冰岛,看到了最美的极光。

这是我曾承诺给宋芸的蜜月惊喜。

可惜,只有我一个人享受到了。

我躺在雪地里,张开手臂,像一只自由的鸟。

一滴泪顺着眼尾慢慢滑落,掉进雪里消失不见。

我飞呀飞呀,飞进了一道光里……

6

我死了,灵魂却徘徊在宋芸身边。

我看到她回家带走自己所有行李,火速和白浪同居。

她会为白浪系上围裙,洗手做羹汤,俨然一副贤妻的形象。

脸上的笑容,也是从未有过的灿烂。

她唯独对我吝啬得很。

留给我的只有冷冰冰的背影和厌恶的眼神。

我心里酸得很。

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死了,也觉得没必要再计较这些东西。

看完甜掉牙的爱情电影,白浪带宋芸来到一家大排档。

我环顾四周,眉头不自觉紧皱。

遍地的垃圾和随处可见的酒柜,空气中甚至弥漫着臭水沟的味道。

这种脏乱的环境我都吃不下饭,千娇百宠的宋芸怎么可能受得了?

我笃定她会离开。

果然,宋芸眼里划过一丝嫌弃。

她小声道:“阿浪,这里好脏好吵,我们换个地方吃吧。”

白浪眸光似水地望着她:“宝宝,这就是我的生活环境,不能为了我适应一下吗?”

“我们已经错过好多年,不想以后因为观念不和再分开。”

宋芸脸色动容,握住他的手:“我们不会分开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完,她就在对面落座。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

我认识的她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妥协。

还记得年少时,我们一起去参加清北夏令营比赛。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才发现住的地方是个小旅馆,又小又脏。

宋芸不顾带教老师单独,一意孤行订了五星级酒店入住。

哪怕那间酒店距离营地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她也从不委屈自己。

回过神,我压下所有思绪,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魅力。

她从未对我打开过心房,也不屑为我做出一点点改变。

白浪在这里是熟客,很快便点好东西。

可东西送上来时,宋芸的目光一瞬间顿住了。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整整一盘烤串洒满了辣椒粉。

而宋芸是一点辣都吃不得。

从我知道她的爱好之后,戒了一切跟辣椒有关的食物。

家里阿姨做的菜,永远是清淡而有营养。

有那么一刻,我在想她失神的短暂瞬间会不会想起了我的好?

白浪并没有注意到宋芸难看的脸色,推到她跟前问:

“你怎么不吃啊。”

宋芸强撑起一抹笑:“我吃不了辣,你自己吃吧。”

白浪二话不说拿起一串塞到她嘴边,轻声哄道:

“老婆吃一口嘛。”

宋芸为难地咬了一小口,还是被辣得咳嗽了几声。

之后无论白浪说什么她也不肯再吃一口。

白浪来了脾气,随口嘟囔了一句:

“你怎么这么事呢?”

宋芸闻言,委屈的心情终于爆发:

“阿浪,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没看到我被呛成什么样子吗?陆远都知道我吃不了辣,你还硬逼着我吃!”

“陆远能为我戒辣,你为什么不能改掉你的饮食习惯?”

听到我的付出,宋芸都有看在眼里,我心里又酸又苦。

她什么都知道,只是不在乎我,所以连带着我的努力也入不了她的眼。

白浪本来就很敏感。

宋芸的字字句句就像是在说,你怎么连陆远都不如?

自尊心要强的他脱口而出:

“陆远那么好,你是去找他啊,和我在一起干嘛!”

宋芸眼里闪着泪光,抓起桌上的手机捂着嘴跑了。

我跟在她身边,看着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半晌,她走累了,坐在台阶上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

她掏出手机,目光停留在我的微信界面。

“陆远,我想吃糖醋鱼了……”

这句话打打删删,发送出去后却显示拒收。

宋芸瞬间脸色铁青,差点砸了手机。

“不识抬举!”

我静静地看着她。

从心死的那一刻,我就把她拉黑了。

这一切太迟了。

宋芸,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我的好呢?

7

白浪找过来的时候,宋芸哭着扑进他怀里。

“我就知道最爱我的还是你!”

白浪沉着脸,推开她:

“去找你的陆远,别抱我!”

宋芸听到我的名字,眼里闪着一丝阴翳:

“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追在我屁股后面跑的舔狗罢了,给我提鞋都不配!”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他连你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这些话很显然取悦了白浪。

他捧着宋芸的脸颊,狠狠亲了下去。

这一刻,我觉得呼吸都很困难。

我突然很想知道,如果她知道我已经死了会是什么表情?

还会是这副鄙夷至极,满不在乎的模样吗?

一吻结束,白浪恨恨道:

“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他。”

“宋芸,你记住了,当初如果不是他用钱引诱我,我们根本不会分开这么多年,或许孩子都会走路了。”

宋芸垂眸掩住所有心思。

白浪送她到家之后,回公司加班。

宋芸微笑着送别,还不忘给他一个柔情蜜意的吻。

我立马躲开视线,却挡不住心口传来微微刺痛。

十几年深入骨髓的爱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但我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再爱她了。

宋芸洗漱后,盯着我的手机号看了很久。

她可能也有些不甘心吧。

曾经跟在她身后的舔狗,竟然有胆子拉黑了她。

就在她出神期间,有陌生电话进来。

“请问您是陆远的妻子吗?”

宋芸不解道:“我是。”

对面好像松了一口气,继续道:“是这样的,陆远先生不幸在冰岛病逝,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认领他的尸体吗?”

宋芸呆了一瞬间,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他是想耍手段让我去找他对吧?”

“麻烦你转告他,如果真的想要我原谅他,那就跪下来求我。”

“不然他爱死不死的都别和我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压根不在乎,也和我没关系。”

她脸上的得意之色越来越盛。

我笑出了泪,虽然知道她听不到我说话,还是忍不住道:

“阿云,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要死了,你怎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一次呢?”

挂断电话,她随意丢开手机,冷笑道:

“欲擒故纵,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来求我!”

不会的,我飘在半空中冷冷地看着她。

宋芸,即便我还活着,我也不会来求你。

因为你配不上我的深情。

清晨,门铃响起。

宋芸打开门,看到来人,脸上闪过一丝慌张:

“妈,你们……怎么会来这?”

宋母气势汹汹地进门,审视四周,转过身直接甩了宋芸一耳光。

清脆响亮的声音也令我心头一颤。

“我来看看你有多犯贱才会为了一个因为钱抛弃你的人离婚!”

宋芸本来还有点迷糊,这一巴掌直接给她打醒了。

“阿远是个好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和他好好过日子?”

宋芸本来被我单删就窝着火气,听到宋母夸我,忍不住讥讽道:

“我真不知道他到底给你们下了什么迷魂咒,明明我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却不问青红皂白一心向着他!”

“好,那我现在告诉你,他再好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垃圾,我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阿浪。”

“而且我已经和他领了结婚证,这次你们谁拦我都晚了!”

宋母指着她,气得手都在发抖:“你知不知道自己嫁了一个怎样的人啊?”

宋芸梗着脖子:“我嫁给了爱情,再也不会受你们摆布了!”

宋母恨铁不成钢:“阿云,你糊涂啊!”

“你以为当年我和你爸没有想过成全你和白浪吗?”

“可你知不知道白浪他爸是个赌徒,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跳进火坑。”

“所以我和你爸提出只要白浪肯离开你,不仅给他一笔钱还会帮他还清他爸的赌债。”

“他一口就答应了,一丝犹豫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你爱。”

这是宋芸第一次从除白浪之外的人嘴里听到当年事情的经过,与她所知相差甚远。

她后退两步,下意识否认:

“你撒谎!”

宋母摇着头,遗憾道:“自从婚礼之后,你从来不肯好好听阿远的解释,他是最无辜的,当初是我和你爸仗着他对你的喜欢,求他联姻来阻止你走错路。”

“阿远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可惜了,兜兜转转你还是没有那个福气啊……”

闻言,我心里划过一丝暖流。

宋父宋母是真心把我当成亲儿子一般对待。

我从来不怪他们,而且当初的决定不全是他们强求也夹杂着我的私心。

只是若重来一次,我不会再答应联姻了。

8

天色阴沉,眼看就要下雨了。

宋芸跑出来,直奔我家。

她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始终没有人回应。

“阿远,你在家吗?”

“你开下门好不好,我有事情要问你……”

或许是想起昨夜的那通电话,宋芸直接输入自己的生日,密码解锁。

嘀——密码错误!

宋芸脸色一白,盯着密码锁回不过神。

她知道的,我的所有密码都是她的生日。

可从我独自前往冰岛那一天,就已经全部换成自己。

我悟了,爱人先爱己。

所幸不算特别晚。

半晌,宋芸动了动手指,输入我的生日。

门开了,房间已经蒙上薄薄一层灰尘。

她紧蹙眉头,进入我的房间,根本没有近期生活的痕迹。

宋芸拿手机给我的助理打电话:

“陆远在哪?”

而当她听到我去了冰岛之后,人都站不稳了。

她嘴里喃喃道:“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而在她转身的瞬间,余光瞥到了抽屉露出一角的诊单

她缓缓将其抽出,看清脑癌两个字之后,指间瞬间没了力气,诊单轻飘飘地落下。

她不可置信地捂紧嘴巴,眼泪瞬间蓄在眼眶。

或许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次是真的要失去我了。

看到她为我流泪,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这一瞬间我脑海里浮现的是她一遍遍咒骂我去死的画面。

人真是很奇怪的生物。

只有经历死别,才会幡然悔悟。

9

宋芸买好机票,回去取护照。

刚进门,白浪抱怨道:“去哪了,上了一天班,回来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宋芸根本无心搭理他,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白浪被冷落,心里不舒服,强压下不满问她:

“你这么着急,在找什么?”

宋芸抬眸:“你见过我的护照吗?”

她翻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

白浪闻言,眼底划过一丝慌乱,但很快稳住阵脚:

“我没见到,不过你要护照做什么?”

宋芸还有些没回过神:“陆远,他死了……我得去接他回来!”

白浪突然拍手叫好:“死得好!其实我早就看不见他了。”

“这下真是天随人愿,众望所归……”

他话音刚落,宋芸突然给了他狠狠一巴掌,双眼通红地瞪着他:

“死者为大,你能不能嘴上积点德?”

我惊讶地看向宋芸。

她难得为我出头。

甚至还为了我打了心上人。

可白浪何曾受过如此屈辱,他质问道:

“宋芸,你打我做什么?我哪句话说错了?”

“这不都是你跟我私会的时候亲口对我说的吗?”

“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

宋芸面如金纸,语气中带着懊恼:

“我……我那都是气话啊……”

她跌坐在地上,一副接受不了现实的样子。

“我没想过他真的会死……”

话没说完,她眼神凝滞。

终于想起我曾向她坦白过,只是她不相信而已。

她捂着嘴巴,豆大的泪珠不断滚落。

白浪垂眸,嘲讽地看她:

“你别告诉我,陆远死了,你还舍不得,心疼起来了。”

宋芸哑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云,别犯贱,你忘了自己是怎么对他的了吗?”

“婚都离了,就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宋芸被他的话刺得生疼,猛地抬头:

“陆远和我青梅竹马,我们之间的情谊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说完,她用力推开白浪:“你离我远点,别在这里耽误我事!”

白浪满眼阴翳,摁住她的胳膊:

“要是我不想让你去呢?”

宋芸一把挥开他,一字一句道:

“别管我,阿远还在等我接他回家呢。”

白浪黑了脸:“宋芸,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现在是谁的妻子?”

宋芸一脸不耐烦:“你要是介意的很,我们也可以离婚。”

“你再说一遍!”

宋芸从来就是个不服输的性格:“我说离婚。”

白浪的气压越来越低,一把扯住她的长发,拖到客厅。

宋芸是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力气哪有一个成年男人大。

她尖叫,求饶。

白浪置若罔闻,一遍遍重复着: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勾三搭四!”

我多想冲上去和白浪打一架。

可我已经死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芸被打。

一种无力和绝望席卷全身。

10

宋芸被及时送往医院救治。

白浪担心惹上麻烦,转移宋芸的资产偷偷出了国。

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他迟早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等宋芸醒来,我已经被助理接回国内火化。

她连我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一切后事准备妥当后,我感觉自己变得更加透明。

我想或许是时候要离开了。

出院那天,她买了一打啤酒直接打车去了我的墓地。

一坐就是一整天。

天黑之后,宋父宋母迟迟没有等到女儿回家,急疯了。

找遍医院里里外外,来到我这里。

宋芸喝多了,露出手上的伤痕,委屈地向我哭诉:

“阿远我好痛,你给我呼呼。”

“嘿嘿,不痛了。”

“阿远,这个世上还是你对我最好。”

“但你死后,一次都没入我的梦,是不是还在恨我啊?”

说完,她沉思了片刻,猝不及防狂扇自己的巴掌:

“那我替你打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能不能原谅我?”

宋家父母见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哭,都吓傻了。

宋母上去,紧紧抱着她:

“阿云,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可她抱着我的墓碑不撒手:

“不要,我不要和陆远分开。”

“你放开我!”

宋母被用力推倒在一边。

宋父怒了,用力捏着她的双肩:

“你给我清醒一点,阿远活着的时候你不知道珍惜,现在他死了你装什么深情?”

宋芸捂着脸,泪顺着指缝流下:

“爸,我好难受,阿远不会再原谅我了对不对?”

宋父沉默地背起她,带着老伴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我望着墓碑上笑得肆意野性的自己,眼里满是怀念。

那是二十二岁意气风发的我。

我张开手,笑着开启新的人生。

小说《我死后,前妻初恋样样不如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1日 22:41:01
下一篇 2024年4月1日 22:4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