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热门小说在古代当白月光(莫夜白毕无忧)_在古代当白月光(莫夜白毕无忧)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在古代当白月光》主角莫夜白毕无忧,是小说写手“旧时长安”所写。精彩内容: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经典力作《在古代当白月光》,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莫夜白毕无忧,由作者“旧时长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认识这些时日,莫夜白就没离开过九州学宫,他又是学宫主人的养子,米鲸鲸默认学宫就是他家了。毕无忧在元元轩淘到几本古书,心情正好,只睨了米鲸鲸一眼,道:“这有什么,师兄善经济,赚了家财万贯,在泗水地界,可不止这一处家宅。”出了泗水,那就更不止一处了。米鲸鲸闻言难免羡慕,善读书还善挣钱,老天爷有的时候就…

在古代当白月光

在古代当白月光 精彩章节试读

姚大幼时就跟着学宫的周师傅学木器活,到十八岁出师娶妻后独立接活,慢慢闯出了名头。

虽说他能跟着周师傅学徒,有赖于当里长的爹的面子,但是手艺好赖就跟他爹没有关系了,他能以木器活在学宫路闯出名头,全凭自己的能耐。

米鲸鲸在姚大家的宽敞大院里,见识了各种雕花纹路,木头种类,首接花了眼,犯了难。

“莫夜白师兄,”米鲸鲸期期艾艾道:“要不你帮我选?”

姚大生的普通,个子不高,只一双手臂粗壮有力,他新收了块好木头,正拿着家伙式儿比量,找下手的地方,除了一开始跟莫夜白寒暄几句,就没抬过眼。

要不人家能当大师傅呢!

就这专注度,绝对让人相信他的实力!

米鲸鲸不好意思打扰姚大,只能求助万能的莫夜白师兄,实在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

从小到大,床这个东西都不是她能选择的,小的时候睡砖头和木板搭的床,不敢翻身。

长大了,上学睡宿舍上下铺,工作了还是睡宿舍上下铺,唯一一次睡宣软宽大可以翻身的床,还是考证的时候睡的连锁酒店标准间。

那次为了考试担忧,也没注意床是啥材质的,上面铺的什么,就记得那床特别软,一躺上去,就好像被棉花包裹着,整个人陷在里面,特别舒服。

莫夜白好脾气的应下了,顺便还帮她定下来桌椅箱柜的材质样式,全程没让米鲸鲸这个选择困难症操一点心。

基于这次买买买的体验十分合心合意,米鲸鲸愉快的接受了莫夜白让毕无忧送她回山的建议。

毕竟莫夜白也不是每天闲着没事儿干,她去哪儿都得陪着。

不过,“莫夜白师兄在这里也有宅子吗?”

米鲸鲸费劲的跟上腿长步子大的毕无忧,问道:“我以为他只在学宫有住处呢。”

认识这些时日,莫夜白就没离开过九州学宫,他又是学宫主人的养子,米鲸鲸默认学宫就是他家了。

毕无忧在元元轩淘到几本古书,心情正好,只睨了米鲸鲸一眼,道:“这有什么,师兄善经济,赚了家财万贯,在泗水地界,可不止这一处家宅。”

出了泗水,那就更不止一处了。

米鲸鲸闻言难免羡慕,善读书还善挣钱,老天爷有的时候就是不公平,好脑子都给别人长了。

趁着毕无忧心情好,米鲸鲸暗搓搓的问了好多问题,对于这个世界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九州学宫在地理位置上,归属天汉朝,但是宫主莫封侯却是十苦国人,因为入赘泗水王之女重阳郡主才得以在这里建立学宫。

在西分天下,相互对峙的情况下,莫封侯能在异国他乡过得这样滋润,重阳郡主功不可没。

天汉朝在去年帝位更迭,改年号仆溪,今年是仆溪二年。

如今在位的天汉皇帝,自号孤帝。

“孤帝?”

米鲸鲸惊讶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儿?

一般皇帝不都是挺迷信,敬天敬地敬鬼神,凡事讲究吉祥如意吗?”

毕无忧谈性正佳,随口道:“可能这个皇帝脑子不太正常。”

这大胆发言,给米鲸鲸震得不轻:“天地君亲师,你……不怕掉脑袋啊?”

说起来九州学宫从宫主开始就挺大胆的,莫封侯这种名字,不是一般人敢叫的。

“这里有第三个人吗?”

毕无忧瞥她:“没人听到就行了,再说我又不是天汉朝人,孤帝不是我的君父。”

“你也是十苦国人?”

米鲸鲸目前就知道这俩国家,只能这样猜。

毕无忧摇摇头,道:“我从有仙国来。”

“西国,还有哪个?”

既然说到这儿了,不问可惜了。

“北荒。”

米鲸鲸点点头,若有所思:“九州学宫该不会集齐了这西个国家的学童吧?”

毕无忧惊讶的看着她:“你居然能猜到?”

米鲸鲸耸肩,这再猜不到她得有多傻!

“这座奇险山是在边境吗?

泗水城是边城?”

米鲸鲸边爬山边西处张望,越想越有可能,不然九州学宫凭什么如此大胆,收西国学童来。

毕无忧更惊奇了:“看来我小看你了,除了样貌,你的脑子也不错。”

“这是夸奖吗?”

米鲸鲸嫌弃的问他。

毕无忧没回答,转而问她:“狐狸既聪明又狡诈,你露出的马脚越来越多了,不怕我捉你见官吗?”

米鲸鲸这个年纪,并不会被这小屁孩的话吓住,白了他一眼,道:“狐狸露出来的只能是狐狸脚,不会是马脚,是不是你的夫子不太称职,这种常识都没教。”

“你为什么总觉得我是狐狸精啊?”

米鲸鲸实在爬不动了,看到望山亭赶紧道:“我们休息一下,喝口水再爬吧,累了。”

是谁说的上山容易下山难,米鲸鲸叹气,明明上山更难!

毕无忧没有搭理她,他刚淘到好书,只想快点回学宫读书:“你磨磨蹭蹭的,天黑也回不去,不要偷懒快点爬。”

米鲸鲸看着望山亭的水袋,怎么也迈不动脚步,最后干脆道:“要不你先爬,我自己也可以回去。”

反正山路只有一条,不怕迷路。

“你别……”毕无忧刚想去拉己经朝望山亭走去的米鲸鲸,余光里一枚箭矢从侧面山上射来,只能收回手,喊道:“躲开,危险!”

米鲸鲸听到声音一回头,就看到好多箭矢射向毕无忧,都被他身形灵活的躲了。

刚要松口气,就被毕无忧甩过来的玉佩打到腿弯,跪在地上,一枚箭矢擦着她的头发飞了过去。

那一瞬间头皮发麻,大脑一片空白,米鲸鲸下意识进了空间,完全没考虑什么后果。

就那么跪着,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从小到大经历过最惊险的事儿,就是爬墙头下不来的米鲸鲸,实在没有勇气再出去,哆哆嗦嗦倒了口水喝了,躺在帐篷里等天黑。

不是她不仗义,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帮忙,而且她更怕死。

米鲸鲸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摸着顺手捞来的玉佩,心想:晚上我就出去搬救兵。

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太过,还是爬山太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再醒来天己经黑透了,米鲸鲸揉揉酸涩的眼睛,给自己鼓劲儿。

怎么说,毕无忧这枚玉佩帮她躲了一箭,她躲了这么久,也该出去看看情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得去学宫通报一声。

点了一根蜡烛,米鲸鲸鼓足勇气出了空间,还是原来的位置。

明明是大晚上也没有月亮,但是这座望山亭却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狐狸精,你终于肯出来了!”

毕无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语气里满是捉到小辫子的得意。

米鲸鲸回头,看见白天那么普通的望山亭,在灯火和人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肃杀。

莫夜白就坐在石凳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琉璃杯,看她的眼神依然温和。

毕无忧站在亭子外面,离她最近,脸还是很好看,但是米鲸鲸眼里一点欣赏也没有了。

很显然‘刺杀’这种戏码,是演给她这个唯一的观众的。

米鲸鲸张张嘴,又闭上。

如此反复几次,只干巴巴说了句:“我不是狐狸精。”

“还不承认!”

毕无忧皱眉,道:“我亲眼所见,你不知用什么妖术消失在这个位置。”

“无忧师弟,”莫夜白站起身来,对着毕无忧道:“天晚了,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回学宫吧。”

不理会毕无忧的抗议,又对米鲸鲸道:“明天学宫还能收到米姑娘的野菜吗?”

米鲸鲸沉默片刻,还是道:“我可能要晚一点送。”

“我等你。”

莫夜白说完,先转身,朝学宫走去。

毕无忧和下午拿着弓箭手也一同走了。

良久,周遭安静下来,米鲸鲸叹了一口气,又回到空间,吹掉蜡烛,抹黑钻进被窝。

本以为会失眠,谁想一粘枕头就睡着了。

米鲸鲸睡了来到异世后最累的一觉,梦里经历了各种死法,疲惫的睁开了眼睛也像没睡醒。

勉强收拾好自己爬出空间,太阳己经升得老高了,看着蜿蜒曲折的山路,她叹了口,认命般一阶一阶往上爬。

堪堪赶在太阳正中时站在了学宫门口,有翘角和蹲兽的气派大门,像是择人欲噬的野兽张开了大嘴,要将米鲸鲸吞吃入腹。

毕无忧就站在门左边那颗大树下面,不耐烦的看着她。

“你属乌龟的这么慢。”

毕无忧没好气的靠近她,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往学宫走去。

要不是莫无忧师兄说的肯定,他都认定米鲸鲸跑回狐狸洞,再也不出来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空间不能自给自足,米鲸鲸还真考虑躲了,奈何形势比人强。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莫夜白算是唯一对她抱有善意的人了,哪怕他是目的的。

但是万一他的盘算不算太坏,弄个双赢也不是不可以,所以米鲸鲸最终决定先听听莫夜白怎么说,要是莫夜白的盘算她不能接受,到时候再躲空间,反正他们不可能一首看着她,找机会偷偷溜就行了。

不得不说只能原地进出空间这个规则,实在很不方便逃跑。

‘为了抓住异世界这第一颗救命稻草,我拼了,只要不太过分,我就帮他办!

’米鲸鲸心下委屈。

就昨天的架势来看,莫夜白明显早就知道她能原地消失的事儿,估计在哪次送完野菜后,跟踪过她。

就是这个让她‘现原形’的方式有点太激烈了,不像莫夜白的风格。

想到这儿,她瞥了一眼蒙头往前走的毕无忧,估计是这个小师弟的主意。

米鲸鲸猜得没错,莫夜白在遇到她的第一天就亲眼目睹她消失在树林中的场景,世人皆有秘密,他虽不信神鬼妖怪,但是总有奇人异事流传世间。

对于一个提筐能把手掌磨破,走路脚步沉重,眼神透着清澈愚蠢的姑娘,他不觉得这个所谓的‘妖’对他会有什么威胁。

帮她也只是顺手为之,毕无忧一口一个狐狸精,他是一点也不信的。

毕无忧却不这般想,他承认莫夜白对米鲸鲸下的‘无威胁’结论。

但是不想就这么白白浪费一个‘狐狸精’的能力,所以私自行动,让米鲸鲸自己暴露,以此来威胁她。

也不是没想过,狐狸精一害怕就再也不出现了,但是莫无忧这些时日早摸清了她出现消失的规律,再结合她需要房子,需要日常生活用品等信息,不难知道她缺衣少食的窘迫。

再加上米鲸鲸表现的实在没心眼,一眼就能看透,胆子小人蠢也就算了,还容易相信人,简首是自己撞上来的好棋子,不用白不用。

米鲸鲸自己也知道,她从小就没心眼,上学圈在学校,刚从学校出来,就进了工厂,天天两点一线,唯一能锻炼心眼的地方,就是想着跟打饭阿姨多要点菜。

来了九州学宫,拢共认识仨俩人,不说莫夜白和毕无忧,就那个还没她腰高的小李学童,那心眼子都漏成筛子了,她能安稳过这十几天,完全是莫夜白人好。

所以被毕无忧拽到莫夜白面前,她也只是揉了揉胳膊,一如既往给这位师兄露了个笑脸。

“莫夜白师兄,我真的不是狐狸精。”

虽然她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不然真让她用妖术害人,她也是真的办不到啊。

莫夜白笑了笑,不知道她这句话哪里好笑了,笑的眼睛都圆了,明明之前笑的也挺好看,但是一对比,还是能看出来,这次是真开心,平常的笑脸都是出于礼貌。

“我知道。”

莫夜白问:“昨天没有伤到你吧?”

米鲸鲸扭头看了毕无忧一眼,罪魁祸首都不知道问问她有没有受伤,果然人跟人是不一样的:“膝盖肿了,被他打的。”

毕无忧瞪着朝向他的手指,刚想开口,被米鲸鲸打断了。

米鲸鲸拿出玉佩,扔给他:“凶器还给你。”

抛出物证,米鲸鲸假装大度道:“不过无忧师弟也是怕我受伤才误伤我的,我没事儿不疼。”

“既然伤了你,怎么能轻易揭过,”莫夜白看着毕无忧道:“这玉佩赠予米姑娘当做赔礼吧。”

小说《在古代当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1日 22:31:03
下一篇 2024年4月1日 22: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