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装瘫九年后齐大勇无免费小说在线阅读_免费小说全集妹妹装瘫九年后齐大勇无

《妹妹装瘫九年后》内容精彩,“齐大勇”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齐大勇无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妹妹装瘫九年后》内容概括:九年后,我却看见她活蹦跳和全家吃夜宵。后来,我反手拿她从前的装瘫视频举报:「跟我比演技,演技还需要再精进哦。」……

小说推荐妹妹装瘫九年后》是作者““齐大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齐大勇无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张瘸子和张嫂这天追着我妹跑了半个村,村里人这回都看见我妹生龙活虎,步伐矫健,跟在周围凑热闹数落我妹和我爸妈。张瘸子也冷静下来,说只要村里给他个公道,他就不追究。我妹从小骄纵跋扈惯了,对着张瘸子叫嚣:「我呸,你个瘸驴还活着干吗?补助给你也是浪费。」张瘸子气得再度上前,我妹嘴上耍横心里还是害怕的,她左躲…

妹妹装瘫九年后

妹妹装瘫九年后 阅读精彩章节

6

齐大勇不在,我爸我妈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吓得连连后退。

张瘸子发了疯般挥舞着菜刀叫喊着要找牛宏伟。

我爸平日里对我的能耐此刻不见分毫,他声音微颤:「张哥,有话好说,这是出啥事了?」

「你们还有脸问?你闺女装瘫多少年了!我男人一瘸一拐打工容易吗!你们就非要抢这点钱,你们这是把人逼上绝路啊!我跟你们拼了!」张嫂情绪失控,举着菜刀就冲向我妈。

而张瘸子趁乱直奔我妹房间,我妹以为外头吵成一团是我爸在骂我,还躺在床上装瘫。

张瘸子见到她,恨得咬牙切齿:「装!你再装!今天我不砍死你!」

说罢,张瘸子冲了上去。

我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见张瘸子动真格的,也顾不上装瘫这件事,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在屋里上演起生死追逃。

卧室很快被打得稀巴烂,张瘸子步步紧逼,我妹在屋里大喊救命。

屋外,我爸妈急得团团转,开始对张嫂求饶。

我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鼓掌叫好。

张瘸子毕竟腿脚不好,我妹逮住机会逃出房间,却又遇上张嫂在外堵截。

我妈急得冲我求救:「丽啊!你干什么呢!快救你妹妹!」

我妹被两人包夹,在院子里绕圈,最终朝大门外跑去。

我爸妈刚要追上去,被我一把拉住,我连哭带闹地表演震惊:「爸妈!怎么回事!妹妹怎么忽然站起来了!你们看见了吗!」

我妈不知作何解释,支支吾吾。

我爸一把甩开我追了出去。

我慢悠悠地跟上。

张瘸子和张嫂这天追着我妹跑了半个村,村里人这回都看见我妹生龙活虎,步伐矫健,跟在周围凑热闹数落我妹和我爸妈。

张瘸子也冷静下来,说只要村里给他个公道,他就不追究。

我妹从小骄纵跋扈惯了,对着张瘸子叫嚣:「我呸,你个瘸驴还活着干吗?补助给你也是浪费。」

张瘸子气得再度上前,我妹嘴上耍横心里还是害怕的,她左躲右闪一脚踩空摔进稻草里。

不知谁家的旧镰刀插在里头,锈迹斑斑的铁刃割伤她的大腿。

我妹发出凄厉惨叫,她的鞋裤迅速被鲜血浸红,草堆上也全是血。

这下子我爸妈疯了,这时,回到村的齐大勇迅速拨开人群,二话不说背起我妹就往医院跑。

7

我妹可是福星呀,她自然无大碍,卫生所给她包扎消毒后齐大勇就背着她回来了。

到家门口,她还哭爹喊娘,说要找张瘸子报仇。

我爸妈虽精疲力尽,还是哄着她。

见他们进家门,我立刻摔锅砸碗,像过去那么多年我爸发怒时一样毁灭一切。

「好啊!你们全都骗我!」

「把我当傻子是不是很好玩!」

「我不干了,把我的钱都还给我!」

由于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不少人在我家门口看热闹,我爸妈自知理亏,也不敢当众反驳我。

不一会儿村主任来了,他吹胡子瞪眼说我爸妈和我妹坏了规矩,叫他们把之前的补助还回来。

周围村民也都叫嚣着退钱,我爸耍横说钱早就花光了。

「我给你的钱你都花了?」我气极。

村主任拍拍我的肩膀道:「丽丽,村里知道你的处境,这钱你不要管,必须让你爸妈还。」他转头望向我爸妈,撂下狠话:「要是不还,水电你们也别想用了,村里也别想呆了。」

待村主任离开,我爸妈不得已向我低头,求我替他们还钱。

我一脸冷漠,装作对齐大勇背叛我的事毫不知情:「让我还钱也行,大勇本来就是因为妹瘫痪才和她在一起的,现在她没事,让他们分开。」

我妹死鸭子嘴硬顿时急得跳脚:「你做梦吧,牛丽丽!我告诉你,我和大勇早就……」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妈捂住嘴,她笑呵呵地安抚我:「是是,我丽说得对,丽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

她回过头对我妹使眼色,站在一旁的齐大勇思忖片刻对我说:「丽丽,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这些年委屈你了。」

他们拙劣的表演着实让我想笑,行,演,接着演,看咱们谁更会演。

我立刻转过身道:「我没钱。」

「你耍我呢?!」我妹再度发癫。

我微微一笑,亲切对她说:「我没钱,但我有法子帮咱家赚钱。以前的事就算了,咱们是一家人,自然得互相帮衬。妹啊,你今天受伤全村可都看见了,就继续装瘫,这回保证没人说闲话。剩下的交给我,我把你发上网,到时候火了咱就有钱了。」

「这能行吗?」我妈怀疑。

我拍胸脯保证:「你们就等着数钱吧,回头别说还那点钱了,新房都能盖起来咯。」

8

对我画出的大饼,我爸妈深信不疑。

这还多亏了齐大勇,他说他在县城看见过有人这么干,就对着手机说说话,大把大把的钱进账。

我爸妈不懂这些,但他们懂装可怜呀,他们配合我妹继续演戏,等着天上掉馅饼。

我笃定地告诉他们这样做没问题,剩下的就要靠坚持和等待,而我则继续在镜头前做着牛马。

把过去那么多年的经历真实重现。

七天过去,分币不赚。

我妹倒被折腾得不轻,后台里让她加公会的,猥琐大叔骚扰的经常出现,可就是没有打钱的。

再加上她不是直播就是被我拉着拍视频,运动量比起以前的养尊处优可大多了。

她渐渐不耐烦起来,我爸妈也开始怀疑我。

我急忙稳住他们,偷偷拿小号给她刷了波礼物。

我爸妈乐疯了,关了手机在家里怒骂网上的钱真好赚,傻子真多。

之后更加夸大其词,播得越来越带劲,不分黑夜白天地奴役我,让我妹表演以泪洗面的绝活。

他们这回不急了,但我急啊,我在等流量起来。

我耐着性子又等了两天,终于这天她直播间涌进了千人,是这段日子以来的小爆发。

我妈把她胡编乱造的过去大讲特讲,屏幕上一水「感动」「不容易」疯狂刷屏。

我特意告诉他们今天得先把礼物功能关了,这样大家才会心疼你,下次就会来更多人给你刷钱。

他们信了,乖乖照做,即便当天没收到礼物,也得意忘形。

如我所料,我妈见势头大好就和我妹商量准备要把我踢出局。

当晚她特意准备了丰盛饭菜感谢我做的一切,支持我和齐大勇在一起,并说明天就要陪我们去领证。

我自然是不信的,但嘴上答应得可甜了:「谢谢妈。」

当天晚上我借口以明天要拍照为由早早睡下,很快我妈就出门了。

我偷偷跟上去,发现她去了隔壁村收破烂的垃圾坑。我知道,那里住着鼎鼎有名的老光棍儿。

9

果然,第二天我妈我爸非说这么高兴的日子他们得陪我去,齐大勇也说他爸一会儿也要到场。

我笑呵呵陪他们出演母慈子孝,来到登记处。

浑身脏兮兮的秃顶老光棍儿出现了。

他猥琐的目光在我身上不断游移,我一直提防着,最后发现齐大勇拿着老光棍儿的身份证和我登记。

「大勇,你身份证拿错了吧?」

齐大勇眼神闪烁,工作人员也紧皱眉头。

我妈冲过来按住我,迅速把证件推上前:「没错没错,就是他俩登记。」

工作人员厉声:「干什么你们!我们这是自愿登记。」

「我闺女愿意的,婚姻大事还不是听父母的,您快给办理吧。」

「是是,这是我爹,我爹不识字才让我拿着给办。」齐大勇也在一旁帮腔。

「我愿意个屁!」我甩开我爸的禁锢,飞身冲向我妈手中的证件。这才是我陪他们演戏的目的,我得把我的证件拿到手。

可惜,我妈比我抢先一步。

老头儿见势不满起来,「这咋个回事儿哦!说好了啊,要是拿不到证我可不给彩礼!」

我没想到我爸妈会这么蠢,他们居然还想强迫我,就为了把我卖给别人讨份彩礼?

「我爹好不容易来一趟,麻烦您快点给办了吧。」齐大勇还不死心。

就在这时,齐大勇的真爸来了。

这可是我特意请来的。

听见儿子乱认老子,齐父顿时怒火中烧,举起拐杖就要打死这个不孝子。

齐大勇哪敢和老父亲动手,只有挨打的份:「爸,您听我说,爸……」

而我爸见计划被我破坏了,拿不到钱,也开始打我。

我边躲边笑,从口袋里掏出张借条对齐大勇说:「你还记得吧,十年前,你跟我借过五千块给叔叔治病。现在,也该还了吧?」

齐大勇捂着脑袋愣在原地,看着借条又看了看他爸,最终决定否认。

「你不承认没关系,你工作是新换的吧,要是店里客人知道你是个赖账的骗子,不知道你们老板还会不会用你。」

「不可能!那张借条早就被你撕了。」他像只疯狗朝我大喊,扑上前就要撕了借条。

我躲到我爸妈身后求助:「快拦住他,他欠咱家钱,我有借条,让齐大勇还钱,咱家就有钱了。」

我爸妈对视一眼立刻翻脸不认人,冲上去和齐大勇狗咬狗。

老光棍儿在身后不断催促询问我妈这婚还结不结了,齐父听闻儿子欠债不还又举起拐杖教训起来。

看着他们打作一团,我趁机离开,我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呢。

10

事实上,那张借条我的确撕了,当年对齐大勇没有半点防备之心,我认定我和他一家人,不想让他有心理负担。

我是提前写了张假的诓他的,可他心虚自己认了。

假借条被我的汗水浸湿,皱成一团,就如同我对齐大勇的感情再也无法抚平。

我知道我该彻底放手,走到垃圾桶旁,我将借条扔了进去。

我是万万不可能让网友给他们刷钱的。

这波流量,是我给自己的。

半个月前我还是个不懂网络在镇上的摆摊小妹。

一次偶然,我去了县城卖菜,在市场遇上个卖桃的小哥。

他对来往客人不闻不问,反而对着手机不停叨叨。

「下单下单,最后十斤最后十斤啦!」

「自家山上种的桃,没农药,保甜,嘎嘎脆。」

说完他捡起一旁的大桃用衣服擦了擦就咬下去。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忍不住看出了神。

不过片刻,他就收工。临走前还丢给我一颗桃:「嘿,新来的吧?你这么卖得等到啥时候。」

我后知后觉向他道谢,这才从他口中得知什么叫直播,什么叫卖货,什么叫营销。

他说:「只有十斤就是个说辞,这么说能卖快点儿,我东西确实好,客人愿意买,不算骗人。」

他说完一脚踩下三蹦子的油门扬长而去。

我虽然学历不高,见识也没多大,但我不笨。

此后没两天,我又特意跑了几趟,彻底搞明白直播是咋回事。我深觉要真想赚到钱,我得靠这条路。

至于我的家人,他们利用了我这么多年,我利用他们一回也不算什么。

我迅速对着手机录了条声泪俱下的视频,将我妹如何装瘫,爸妈如何欺负我,爱人如何欺骗我的事迹一一细数。

我不需要表演,他们罄竹难书。

我妹的账号唯一关注的人就是我,这使我也有了些粉丝。

网友很快响应,不敢相信竟然有这么炸裂的事发生。

才短短两小时,我就在后台收到几家地方媒体说要采访我,还有人转发我的视频。

我爸妈果然坐不住了,他们开始电话轰炸我,我不接。

我不停地刷着我妹的账号。这么多年,我简直太了解他们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我妹就发了条澄清视频,说我污蔑她,把爸妈都气病倒了云云。

我冷冷一笑,这简直正中我的下怀。

我反手就将她活蹦乱跳的视频发上网,还有我爸妈说的那句:网上的钱真好赚,傻子真多。

网友彻底怒了!大骂我爸妈践踏别人的善良简直不是人,诅咒我妹出门就被车撞。

我妹破罐子破摔,干脆开直播和网友对线互骂。

她是真的没脑子,一时痛快了,可最后平台出面把她的账号给封了。

网友觉得我实在太可怜,全都跑来关注我,我如愿以偿获得一大批粉丝。

「姐姐,你真是太可怜了。」

「姐姐,千万不要再相信他们!」

「妹子,橱窗里的南瓜啥时候补货,我支持你一把。」

他们纷纷在账号里留言。

我眼含泪花,人间还是有真情在啊。

我噼里啪啦打下评论并置顶:南瓜都是自己种的,软糯香甜,价格实惠,量不多,这两天会再上一批,家人们请持续关注哦!

这是我跟卖桃小哥学的。

11

彻底打脸我家人,并且断了他们的后路,确实挺爽的。

但我还没高兴两天,我爸妈就找上门来。

那天我正在地里摘南瓜,虽然粉丝不多,但我尝到了卖货的甜头,我得更勤快地干活。

只听身后「啪嚓」几声巨响,我回过头,瞧见我刚摘完的南瓜全被我爸给摔得粉碎。

我妈还不解气似的上脚踩起来。

「我让你卖!我让你卖!不让老子赚钱,你还想赚!」我爸恶狠狠地说。

我救瓜心切直挺挺地趴到小推车里护着那些完好的南瓜。

这可是我辛苦了大半年才种出来的,我的客人还等着吃呢,我不能失信于人。

我爸见我死守着南瓜干脆上手开始打我。

我终于明白,只要我拿不到证件,离不开这里,他们就会像阴魂一样缠住我。

回到李婶家又是一身污秽。

我在网上和粉丝解释道歉,又下了橱窗里的南瓜。彻底停更。

我又回到镇上摆摊儿,偶尔瞧见我爸妈出现,就立刻躲起来。

他们以为我因为上次的事怂了,还特意发信息来辱骂我让我滚回去伺候他们。

我简直要笑出声,我在隔壁村给王大娘递南瓜摆出震惊脸:「真的假的?您可别骗我,让我白高兴了。」

「那还能有假,县城传过来的消息。拆迁绝对是真的!」

王大娘是十里八村的八卦之王,而这拆迁的消息是我托卖桃小哥放出去的,他在县城说得有鼻子有眼。

我在镇上煽风点火。

流言越传越离谱,越传越具体。

不少人都知道我们村要拆迁了,每个人都对下一个人说这事保密千万不能声张。

话说的多了,自然有人信。我爸妈就是其中之一。

12

这天,他们把我喊回家,我连家门都没进就直接被叫到派出所改户口。

我爸妈显然坚信我们村要拆迁,不想让我分这份钱。

他们生怕我知道反悔,说我年纪不小了应该独立,要我另立门户,将后山我爷爷原来的宅子给我。

后山哪有什么宅子,那宅子早就年旧失修塌了,那里只有坟头。

我知道他们打的什么算盘,但机会难得,我特意演出不愿意,还试探性地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妈叫骂着催促我:「你不是不愿意跟我们住一块吗,我们也想通了,你年纪大了,出去也好。」

我笑笑不说话,签字另立门户。顺理成章拿到我的证件。

走出门口我爸就笑得合不拢嘴,我妹更是嘲讽说道:「这些天你没回家,我告诉你,咱家马上就要拆迁了,现在你签了字之后可没你的份。我们马上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晦气的东西可算能死远点了。」我爸附和着。

我假装震惊,指责他们做事太绝情。看着他们得意的面孔,表演一个被抛弃的后悔女儿。

他们甩开我得意离去。

我转过身捏着到手的证件笑得不能自已。

13

有了证件,我很快报名成人高考,我知道我必须读书,才能彻底改变命运。

之后的日子,我白天去县城摆摊,向卖桃小哥讨教互联网知识,他说我脑袋聪明又肯吃苦,将来肯定能成大事。

不久后我俩一同出镜,卖出他有史以来的最高销售额。

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白天摆摊儿,晚上深夜苦读。

我告诉李婶要种些其他品类的果蔬,保证一年四季都有的卖,也让李婶去联络些和我们一样被剥削的,命苦的女人。

人这辈子若是生来就深陷泥潭,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我不相信我是什么黄牛精转世,也不相信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觉醒不分早晚,我29岁又如何?

两个多月一晃而过,很快就到考试的日子。

李婶特意起早给我做了条鱼,她说要讨个好兆头。

可在考场外我却遇上了我爸妈和我妹。

不久前他们知道被骗了,到处打听我的行踪,今天是特意来找我算账的。

我爸恨得咬牙切齿冲上来扯我头发恶毒叫喊:「你还想考试,老子早就说过,你不配读书。老子非把你的准考证撕了。」

我拼命地护住包,不让他抢走我的证件,蜷缩在地上任由他对我拳打脚踢。

那是我的命,我的未来,我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让他再毁一次。

李婶见我妈也要上前帮我爸,立刻从车里抄起南瓜朝我妈砸过去。

「混蛋的东西!有你们这么做父母的吗!」

我妈的头被砸出大包,连连后退。

我妹的腿还没好利索,她坐在轮椅上用嘴输出:「牛丽丽你长本事了!看我不打死你。」她挥舞着拐杖朝我后背抡上去。

我刚站起来就又被她打得跪在地上。

「你这辈子都别想甩开我,你忘了吗?牛丽丽你可是我的奴隶,你怎么能站起来呢!哈哈哈哈!」

她坐在轮椅上笑得前仰后合,近似变态。

我心底燃起沸腾的恨意,被她的话斩断最后一丝情谊,我猛地起身,顺手划开她轮椅的制动手刹,躲到牛丽丽身后。

我妈躲过李婶再度参战,我妈打红了眼一个不小心撞到轮椅,轮椅带着我妹顺着路上的斜坡迅速启动。

等我妈反应过来要去追时,已经来不及了。

我妹坐在轮椅上失控大喊,声音惊恐异常,响彻整条街,最后一头栽进臭水沟里。

我爸见状疯了一样揪住我的头发打我:「晦气啊!歹毒啊!老子今天打死你!」

预想中的巨痛没有传来,我缓缓睁开眼,发现眼前多了个男人。

我看着他宽厚的肩膀,忽然从心底升起一股可靠感。

他转过身,眉宇间清爽正派,耐心询问:「没事吧?还能考试吗?」

我点点头,不作他想,转身朝考场奔去。

我爸还想阻拦,被男人一把拉住,他几个踉跄后退,在男人面前也没了嚣张气焰。

14

我的成绩如愿过线。

我自小在田地里摸爬滚打,对土地有感情,于是选修农业方向学习。

救我的男人叫张弛,他说他是特意来找我的。

许多年前他经常在学校门口见到我,那时我已经不上学了,只是每天在那摆摊顺便读读书。

张弛说有一次他在校门口低血糖,险些晕倒,是我给了他一根烤红薯,让他没错过那场重要考试。

他说我是他的贵人。

说从没见过像我这么美的人,风餐露宿,心无旁骛。

置身喧闹街头,却对周围一切置若罔闻只顾埋头读我的书。

从没人夸过我是什么贵人,我从小都是和晦气、倒霉这样的词语捆绑在一起的。

我看着张弛衣着光鲜,谈吐不俗。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也知道他喜欢我。

我承认我的内心是悸动的,但深感我们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再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了。

如今,我只想相信自己。

我要和男人一样在这个社会上厮杀闯荡,平等地获得尊重和立足。

张弛说,他可以等。

我一笑置之。

除了农业知识,我还苦学市场营销,和卖桃小哥继续做生意,数天如一日。

张弛有自己的工作,但他有空就来找我,给我带礼物,为我做饭补充营养,雷打不动。

我本想拒绝他,让他别再做无用功。

但他见识比我广,懂得比我多,总能在关键时刻指点我的学习方法。

我想变得更好,求知若渴,只好任由他来去。

一晃半年过去,我在小县城闯出名堂,挣了点小钱。

可我妹因为当天在臭水沟里伤口被感染,错过最佳救治时间,导致腿被截肢了。

这几天伤情又恶化,需要二次治疗,我爸妈已经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最终还是来求我。

15

我妈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丽啊!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妹妹,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妈知道你有钱,你救救妹妹吧!」

我看着她为了自己的女儿如此痛苦焦急,心中竟然毫无波澜。

我也是她的女儿,她可曾为我担忧过一次?

「我没钱。」我一字一句说道。

我甩开她的手离开,可转过头我的眼泪还是溢出眼眶。

我的拒绝换来她的咒骂:「当初我就不该生你,要不是因为有了你我怎么会嫁给你爸!你爸这个废物一个子儿都掏不出来!你不给钱我就天天来,你能走,李婶能走吗!」

她说到做到,之后日日来我们的种植地闹,甚至变本加厉开始拍视频,污蔑我发财了就六亲不认,对亲人见死不救。

网友的分辨能力毕竟不同,我们的小生意或多或少受到些影响。

张弛和小哥劝我拿钱了事算了。

我犹豫着说考虑考虑。可之后几天,我妈忽然不来了。

我特意去找我妈想商量给钱的事,却无意间发现了她的秘密。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当初不该生我,为什么算命的会说我是黄牛精转世。

因为她根本不爱我爸,就连我妹也是算命刘瞎子的女儿。

那天我浑浑噩噩,伤心不已,儿时的记忆扑面而来。

我妈和我爸是未婚先孕的。

记得小时候他们感情就不好,尤其是生下我发现是女儿后。

后来,我妈经常到处找人算命,企图知晓自己什么时候能生个儿子。

有一段时间她特别开心,没多久就怀孕了。

紧接着,刘瞎子就突然跑来算命,说我是灾星,是黄牛精吓坏了她肚子里的儿子。

我爸从此没再埋怨她,将恨意都转移给了我。

原来我的出生,就是不被任何人期待和欢喜的。

16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直到那天我爸闹上门来。

他比我妈更疯狂,直接砸了我在县城新租的仓库,对着我新招来的女货员大声辱骂。

我的员工被吓得不轻,受我牵连。

愧疚感和恨意在我心里来回拉扯。

我本来希望家人一场,大家各不相欠。

可他们不愿放过我!

再抬眸看向我爸,我拿出毕生的演技体恤地说:「爸,我知道你最近不顺心,我妈跟刘瞎子跑了我也无能为力。你放心,只要你不捣乱,将来挣了大钱我孝敬你。」

周围人窃窃私语,我爸瞬间怒火中烧,大骂我胡说八道。

「哎呦!爸,您还不知道呀,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我眼含歉意。

他不再同我纠缠,直奔刘瞎子的铺面。

掀开门帘的一刹那,我爸的脸瞬间黑了。

我妈和刘瞎子正衣衫不整滚在一起。

那刘瞎子摘了平日的小墨镜,眼珠子转悠得飞快,哪里有瞎的模样。

原来我妹演戏的本事都是从他身上遗传的。

「你这个臭婊子!」我爸骂骂咧咧四下寻找工具。

「刘瞎子你是活腻歪了!」

我妈见事已至此,干脆撕破脸:「你救不了宏伟,我找她亲爹救,你没本事的人还想要老婆孩子!我呸!」

「你胡说什么你,老牛啊你听我解释……」刘瞎子边提裤子边说。

这完全刺激到我爸,他站在原地反应了两秒,之后像是想起什么忽然哈哈大笑,双眼通红。

「宏伟!宏伟!原来是这样……」他失去理智,抄起剪刀就冲了上去。

刘瞎子懦弱,左躲右闪,最后干脆拽来我妈当挡箭牌。

「妈!」我惊呼出声,疾步跑上前想阻止。

一切已经太迟了。

17

我妈受伤的位置不凑巧,剪刀刺穿脾脏。

可在医院,没人愿意给她出钱手术。

我交了钱后,把她送进手术室,她大出血,抢救了三个小时后医生摇着头出来。

我妹和我爸都没出现在医院。

我走进病房,看着带着浑身插满管子,戴着氧气面罩的她,忽然很怀念她骂人的模样。

我希望她后悔,希望她受折磨,希望她向我认错。

但这些都是建立在我希望她活着的基础上。

我没想到,她会直接和我爸摊牌,更没想到我爸会疯狂至此。

她在缓缓睁开眼,看着身旁的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流出一行清泪。

氧气面罩里她的嘴巴张张合合说了句什么。

紧接着眼皮重重落下,仪器上心跳变成一条直线。

我对她的爱啊恨啊在那一刻似乎烟消云散。

我虚弱地走出手术室,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见到张弛,我忽然大哭出声,一头扎进他怀里。

办完我妈的丧事后,我修养了一段时间。

我爸进了监狱,我妹因为伤口一度恶化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齐大勇被她缠上讹了不少钱,工作也被我妹搅黄了,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有一次张弛陪我吃完夜宵后,在县城的小饭店门口遇见了他。

当时他喝得烂醉如泥,被饭店老板拖出来狠踹几脚。

「没钱还吃饭,滚!」

他抬头看见我,呜呜呜地哭起来。

我没有和他说话,拉着张弛离开了。身后是他声嘶力竭地呼喊:「牛丽丽,对不起!对不起啊!」

又过了几个月,我放暑假。

我的成绩一直不错,且因为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培育出口感极好的红薯和南瓜。

老师为我引荐了大城市的商品集团负责人,说他们有意做南瓜零食产品,想找能提供原产地的人才。我特别合适。

我带着张弛和卖桃小哥去见了大老板,又开启新的挑战。

忙碌过后,我第一次去监狱看我爸,他苍老不少,再也没有从前的嚣张和蛮横。

见我气色甚佳坐在他面前,他几度嗫嚅说不出话。

我们之间隔着层玻璃,却仿佛隔着千里万里。

他老泪纵横:「对不起,是爸错了。」

我垂了垂眼眸,没说原谅也没说怨恨,我说:「我现在过得很好。」

「你是有福气的。」他哭着又笑着看着他唯一的女儿挂了电话。

他的肯定来得太迟了,迟到我已心如磐石,不再需要。

我的眼泪飞扬在空中,飞扬在我急速飞升的人生里。

18

一年后,我成为小有名气的乡镇企业家,接受当时老师介绍的大老板投资,专门做农产品,深得消费者信赖,带动了全镇经济。

李婶成为我在村里最信赖的产品质检经理。

卖桃小哥和张弛也是公司的骨干。

我们公司的logo是一条大黄狗,它现在就养在公司,是公司的吉祥物。

那日受邀参见行业交流,在街口碰见一位瘫痪病人和一个瞎子坐在地上乞讨。

他们前面摆着个牌子,上面写着:穷瞎老父,求助救治瘫痪女儿。

一旁还摆着个二维码,和另一台手机在直播。

我笑了,刘瞎子的本事也精进了。

我下车走到两人跟前,特意摘下帽子口罩露出脸。心疼地拍下我妹的账号:「我的傻妹妹,这么多年,你的演技怎么一点都没进步,还需要再精进哦!」

我切换弱柳扶风姿态,佯装被她讹上摔倒在地。

我妹像是见了鬼,双手滑动轮椅落荒而逃。刘瞎子也手忙脚乱卷铺盖走人。

远处传来我妹的埋怨:「你不是说我也能靠互联网发家吗?怎么牛丽丽发了我没发?你算的一点都不准。」

我拍拍屁股问张弛:「拍好了吗?记得和她装瘫的视频一块发去举报。」

张弛失笑,牵起我走向会场。

交流会结束,记者争相采访,说要为我写本自传,询问我对外界评价我大器晚成怎么看?

我浅浅一笑,对记者说,这一切还要从我妹说起……

小说《妹妹装瘫九年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43:47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4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