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新章节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江枫眠阮熹微_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江枫眠阮熹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江枫眠阮熹微是作者“江枫眠”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我杀兄弑君,成了辰国第一个女帝。他恨我入骨,咒骂我不得好死。可当我真的死在他怀里的时候。他却哭的比谁都惨。……

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

小说推荐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江枫眠阮熹微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江枫眠”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云若的身体缓缓落下,鲜血打湿了大片地面。她死不瞑目,可我却笑着舒了口气。她以为我会像从前那般惯着她。可她不知道,我已经知晓了她所有底细…

阅读最新章节

一瞬间,血腥味四散开来。

而江枫眠则身体颤抖,惊惶地瞪大眼睛。

云若的身体缓缓落下,鲜血打湿了大片地面。

她死不瞑目,可我却笑着舒了口气。

她以为我会像从前那般惯着她。

可她不知道,我已经知晓了她所有底细。

她既然敢这样报复我。

我也要还击才算公平。

正想着,江枫眠猛然呕了口黑血,晕死在地。

我眉心一颤,目光随之而下。

我想我会把他扶起来。

毕竟我那么爱他。

可是并没有。

我只是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二人。

心中毫无波澜。

我收回了目光,从袖口取出手帕。

嫌恶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真讨厌。

我早就说过。

不要让我亲自动手了。

七、

我以为,她只想要置我于死地。

却不料,她竟然也在江枫眠的饮食里下毒。

这三个月来,太医日夜辛劳。

总算把他的命捡了回来。

但他自从醒来后,便失忆了。

这对我而言,倒是一件难得的好事。

他看向我的目光,清澈而温顺。

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恨意。

他会温柔地对我说话,不会像从前那样打我耳光。

他会为我画像,并挂满寝殿的每一个角落。

他会在我批阅奏折时,帮我出谋划策。

而我,也会准许他把玩我的玉玺。

看着他在空白的圣旨上,印上朱红的印章……

我这一生,从未这样宠溺过一个人。

我也从不知,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爱。

竟然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

许是我对他太过偏爱,惹得众人不满。

今日,我在江枫眠的劝解下。

十分不情愿的来到了清雅居。

然而当我看到时归时。

他并没有给我好脸色,反而阴沉着脸。

在一众太监宫女面前,讥讽我色迷心窍。

说我终有一天,会被江枫眠那个混账害到家破人亡……

若是从前,我定会搂着他讨好认错。

毕竟无论是他父亲的养育我,助我登基。

还是我与他自小的情谊。

他都是我在这个世上。

唯一一个全然信任的人。

但这一次,我却因为他的酸言酸语,大发雷霆。

甚至把他禁足宫殿,罚他抄经百卷后。

才解气地扬长而去。

长乐宫里,江枫眠揉捏着我的头侧,温声道。

“阮阮,他只是关心你罢了。”

“你又何苦为难于他呢?”

我感受着他难得的温柔。

长长地舒了口气,疲倦道。

“他不过仗着他父亲于社稷有功,才敢这般放肆。”

“如今天下已定,这些老匹夫,也该退位让贤了。”

“阮阮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他半跪在我的脚边,真挚认真。

我微微蹙眉,却总觉得他的目光中。

流露出我看不懂的诡异。

“难道你有办法?”

他笑着附在我的耳边低语。

我听完后,兴奋地吻了下他的面颊。

“风眠,你真的是朕的军师,朕这就去筹谋!”

说完,我便急不可耐地离开了。

而我却并没有看到。

他望向我的背影时,那抹阴冷的笑容。

八、

“阮阮,阮阮我父亲是冤枉的!”

“他真的没有意图谋反啊!”

慕时归跪在我的脚下,泪水涟涟。

可我却嫌恶地踢开了他。

“私练军队,勾结外邦,意图谋反。”

“人证物证俱在!哪一件冤枉了你!”

说完,我将证据摔在他的脸上。

而他看完后,脸色也越发惨白。

“不……不是这样的阮阮。”

“他若有一人之下的心,当初便不会……”

我冷笑一声,不容分辩道。

“当初,他的确不该救我。”

“否则今时今日,你便是辰国名正言顺的太子了!”

无论身处何种境地。

我从未对他说过这么毒辣的话。

我看着他嘴唇颤抖,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时。

心中突然涌出了一丝懊悔。

从前谋反,父皇将箭射向我的眉心。

是他挡在我的面前,救下了我一命。

所以每逢阴雨之时,他便骨痛难忍。

是我欠他的。

我不该如此残忍。

我歉疚难当,正想扶他起来。

但江枫眠,握住了我冰冷的指尖。

扶我坐在了正堂之上。

清冷的眉眼,温柔如水的话语。

让我心中,那点子微不足道的愧疚,转瞬即逝。

“阮阮,为了辰国的安危,我们必须当机立断,以绝后患。”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当即下令收回虎符。

将慕尚书囚禁死牢,择日处死。

时归听到后,顿时瘫软在地。

泪水滑落,悲苦地看我,喃喃道。

“阮阮……是不是江枫眠迷惑了你,你才会变得这般狠绝?”

我居高临下,轻笑道。

“我早有此心,只是藏而不发罢了。”

“他既然能扶我上位,也难保我不会步上我父皇的后尘。”

说着,我走到他的面前。

捏住他的下巴,逼迫他与自己对视。

“你如今没了倚仗,也就没了利用的价值。”

“不如请慕公子移驾寒牢,也算我顾念过往的情谊,留你一条性命,如何?”

九、

没了慕时归这个醋坛子。

宫里果然清静许多。

这一天,我踏进长乐宫。

恰巧太监也将虎符送了过来。

看江枫眠望得入神。

我眯了眯眉眼,打趣道。

“风眠可是喜欢朕的虎符?”

他收回目光,恢复了往日的温顺。

“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我一笑了之,拿起兵符,顺手扔在了他的怀里。

他迷茫地看着我,不可置信道。

“阮阮这是……”

“我爱你,所以我愿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

“可这是能够号令天下兵马的兵符……”

“那又如何?难道你会背叛我吗?”

我利落地回答。

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正当我疑惑之际,他缓缓抬起头。

眉眼间,却透露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

“阮阮这么信我,我又怎么舍得背叛你呢?”

闻言,我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就像抚摸着一只乖巧的宠物。

我微笑道:“风眠,陪我去抓蝴蝶吧。”

十、

他虽是不解,却仍旧笑着握住我的手,陪我来到御花园。

早春时节,花儿开放无几。

就更不要说,暖春时节才有的蝴蝶。

明眼人都知道我在刁难他。

可他的目光,依旧坚定不移。

一个时辰后,他半弯着腰。

气喘吁吁,满身泥泞。

我才笑着招呼他过来,似是关心道。

“风眠可有找到蝴蝶?”

“对不起阮阮,等春暖花开之时,我一定为你捉到蝴蝶。”

我看着他脸颊上沾染泥土。

心中并没有心疼。

甚至有些嫌恶地还别过眉眼。

啜了口茶,叹息道。

“从前在这个季节,也有人为我捉过蝴蝶。”

“他也像你一样一身白衣,狼狈不堪,可他却替我找到了。”

他眉心微蹙,却勾笑着揶揄道。

“阮阮既然难以忘怀,为何不请他入宫。”

“也好让风眠为他腾地儿?”

我只知他一向大度,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我说什么。

而今这句酸话,却有了几分时归的影子。

我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第一次打破了原则。

捏住他那还算干净的衣袖,拉他坐下。

又为他倒了杯热茶,笑道。

“你知道的风眠,我心里只有你。”

“当初,无论以慕家的家世还是情谊,我都应该握紧时归。”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力排众议,选择了你。”

他冷哼一声,眉头稍舒。

却又轻抿了口茶,似是无意道。

“阮阮既然是爱我,我若要辰国的天下,难道你也会拱手相让吗?”

我笑了笑,认真道。

“即便是我的命,只要你想要,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给你。”

“但前提是,我要让你亲口承认,你爱我。”

他笑着啜了口茶,眸光却越发阴冷。

我也只是笑了笑,转头看向亭外的夕阳。

入夜时分,红烛摇曳。

我以为白日的折腾,足够他疲倦不堪。

但不知为何,他却出人意料地疯狂。

我喘息难定,他却不知疲倦。

他看着我的眼睛,笑道。

“阮熹微,记住这一刻。”

“这是我这一生中,给予你最后的快乐。”

他的声音明明那样魅惑。

可我却莫名生出一股心慌。

我想要问个清楚。

可他却吻上了我的唇,湿润而冰冷。

我逐渐放弃抵抗,自顾地沉沦其中。

可当三个月后,叛军围城。

我却终于知晓了其中的含义。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

十一、

暗无天日的死牢里。

惨叫声,抽打声,此起彼伏。

可没过多久,便没了声息。

紧接着,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我知道,我又死了一个臣子。

我像一个乞丐一样,靠在冰冷的墙边。

看着碗里腐败的残羹,面若死灰。

是了。

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不该把盖了玉玺的圣旨,交给江枫眠保管。

让他以先皇遗诏为由,道明我篡位的真相。

挑唆哥哥的旧部们,趁机谋反……

我更不该把虎符赏给他把玩。

令他不费吹灰之力,掌控了辰国的兵力……

我最最不该的,就是把真心待我,把我养大,助我登基的慕尚书打入死牢。

让真心爱我的时归,锁在了凄凉的寒牢中……

可如今,我已经自身难保。

悔不当初,又有什么用呢?

正想着,耳边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我循声看去,江枫眠衣着华贵,从容不迫。

“我说过我会报仇,我做到了。”

“可是我还没死,算不得你大仇得报。”

我笑得讥讽,可他却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阮熹微,你真可悲!”

“你的臣子,你的仰慕之人,都弃你而去。”

“唯一一个对你忠心耿耿的慕尚书,却被你亲手诛杀!”

我呼吸艰难,却仍旧笑道。

“你族人和爱人,都死在我的手里,你也被我玷污。”

“即便我死了,可你受过的耻辱,也会永远地烙印在你的生命里……”

“闭嘴!闭嘴你这个疯妇!”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他咆哮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正当我以为自己真的死去时。

他却突然松开了手,仰天大笑道。

“不……你不该这么痛快的死去!”

“你曾说过,要让我和云若生不如死!”

“今夜,我必将百倍奉还!”

说完,他拂袖而去。

但一群枯槁如鬼的老太监,却走了进来。

他们眼睛中的兴奋,在我身上每一处流连。

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他口中的百倍奉还。

他在为云若报仇。

他也在为自己遭受的凌辱报仇。

我想,我应该无处可逃了。

十二、

第二日,他果然早早地来到了牢房。

只可惜,他看到的,并不是我受尽凌辱的惨状。

而是一地死状各异的尸体。

我看到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觉得分外滑稽,便笑出了声。

“抱歉,让你失望了。”

说着,我将一块带血的碎碗瓷片。

扔到了他的面前。

“我自小便就受到哥哥和父皇的暗杀。”

“为了活命,杀人已经成为了我生存的本能。”

“除非我自己想死,否则没人能取走我的性命。”

他眸光晦涩地看向我,冷凝道。

“你既然能逃,为何不逃?”

“你明明可以杀我泄愤,为什么不动手?”

我颇为心累地笑了笑。

重复着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语。

“我说了我爱你,我会把你想要的一切,拱手相让。”

“可事到如今,为什么你还是不信我呢?”

“胡说!这一切都是我处心积虑的结果!与你又有何干!”

他厉声怒喝,愤怒到了极点。

他甚至连门都没有关,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叹了口气,并没有趁机逃跑。

反而自顾地躺在了尸体中间,疲惫地闭了眼睛。

真奇怪。

明明我锦衣玉食了那么多年。

可只有睡在死人身边,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心安。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

我警觉地睁开眼睛,正想划破来人的喉咙。

映入眼帘的,却是时归的面容。

他说。

阮阮别怕,我来救你了。

十三、

他拉着我的手就要离开。

可我却并没有随他而去。

“我杀了你的父亲,你难道不恨我吗?”

他面色惨白,却强笑道。

“我爱你,所以我没有办法,看着你送死。”

“只要能把你救出去,我愿意代替你,以死谢罪。”

我只知道他爱我。

却不知他竟然爱到这种田地。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门锁却突然落了下来。

江枫眠站在牢门外,肆意笑道。

“我给过你逃跑的机会。”

“可没想到,你如此痴情,竟然自投罗网。”

“既如此,三日后的弑君大会上,你便与她共赴黄泉吧!”

我看着他大笑而去。

又看向时归憔悴的面容,歉疚万分。

“对不起。”

无论是我对慕尚书恩将仇报,把时归打入寒牢。

亦或者是连累他一同赴死。

我都欠他一句道歉。

可笑的是,除了这句轻飘飘的话语。

便再也不能弥补他什么了。

听到此话,他笑着蹙了蹙眉。

拉着我躺在血泊中,调侃道。

“能够与你一起死,也算了却我的心愿。”

“不过话说回来,你得到江枫眠的心了吗?”

直到今日这般境地,他还在为我担心。

我第一次尝到了心酸的滋味,眼眶也闪烁着水光。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故作轻松道。

“他爱我,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时归噗嗤一笑,闭眼叹气道。

“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死心。”

我枕在他的胳膊上,闭眼勾笑道。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当然,那是在三天后。”

十四、

三日后,弑君大会上。

我和慕时归,被绑在木架上。

高台之下,是哥哥和父皇的旧部们。

以及出身草莽的逆贼。

我看着一身白衣,孑然独立的江枫眠。

忽而想起初见他时的模样。

那个时候,他是江家公子。

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慕家的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

所以对我百般欺辱。

唯独江枫眠会保护我。

甚至只是因为,我随口说了句,蝴蝶很美。

他便费尽心力地替我抓来。

那时,他笑容灿烂,满身泥泞。

掌心的蝴蝶却分外美丽。

他说。

阮阮,我相信终有一天。

你也会像蝴蝶一般自由而耀眼……

曾几何时,我也是他掌心的宝贝。

可若不是云若的离间。

我们也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沉思之时,他已然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到他手中的匕首笑道。

“原来捧着蝴蝶的手,也会握住冰冷的刀。”

他蹙眉微恼道:“死到临头,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反而大笑着向台下大喊道。

“成王败冦,我阮熹微认了!”

“但辰国,只能有一个主人!”

“谁才是最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

此话一出,江枫眠已然大惊。

台下也由窸窣的议论声,转变成争吵。

最终反目成仇,自相残杀。

我看着台下乱成一团。

不由地仰天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你瞧啊江枫眠!你苦心经营了这么久。”

“我却只用一句话,让你一切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他咬紧牙关,将匕首抵在我的心口。

“那又怎样!我不在乎他们谁当皇帝!”

“我只要毁了你珍视的辰国,让你不得好死,这样就足够了!”

我勾了勾唇,抖落早已用瓷片划破的绳索。

右手握住匕首,猛的刺向自己的心口。

下一刻,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眼神中的惊惶和苦痛,无处可逃。

“江枫眠,江枫眠快住手!”

“阮阮不是杀害你族人和云若的凶手!”

我听到了时归痛苦的嘶吼。

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以为我会摔在冰冷的地面。

可身体却意外地落入他的怀中。

我看到他抱着我,茫然无措。

看到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我费力地伸出手,擦拭他眼角的泪水,笑道。

“我说过我爱你,我会把你想要的一切,都送给你。”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信呢?”

他的泪水更加汹涌。

用力地捂住我流血的伤口,怒吼道。

“不!阮熹微你别死!”

“阮熹微你告诉我!”

“慕时归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笑着喟叹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是我对他最后的爱。

也是留给他最后的惩罚。

十五、

三个月后,辰国宫殿。

我盘着腿坐在床上,咬着糖块咔嚓作响。

时归端过来一碗苦涩的汤药。

我却如临大敌地抱着被子,躲在床角。

他气笑地蹙了蹙眉,向我招手道。

“阮熹微你最好自己滚过来,别逼我揭你老底!”

听到这句话,我撇了撇嘴,无奈地蹭了过来。

当初,我早就知道了江枫眠假装失忆。

所以才联合慕尚书,演了这出灭国好戏。

在弑君大会那日,我故意大放厥词,让他们自乱阵脚。

而慕尚书也坐收渔翁之利。

铲除所有藏在暗处的反叛逆贼……

这是一个几近完美的计划。

可慕时归却是唯一的变数。

他对我爱的死心塌地。

定然不会让我冒险。

于是我假意背弃他,让他脱离危险。

但结果就是,当我醒来的那一刻。

他抱着我又哭又笑,还顺便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

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委屈巴巴地讨好道。

“好时归,别生气了嘛,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还活着?”

他气笑地捏着我的脸颊,嗔怒道。

“你的心脏长在右边这件事,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我!”

“要不是我爹来得早,我早就像江枫眠一样,随你而去了!”

熟悉的名字,再次落入我的耳中。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时归是如何声嘶力竭。

告诉江枫眠,他的父亲。

是如何凭借一句卦言,成了杀死我和我母妃的凶手。

告诉他心心念念的云若。

其实从不爱他。

她自始至终,都在处心积虑。

将我和江家满门,拉下地狱……

因为她的母亲,曾是我母妃的婢女。

为了父皇许给她的荣华富贵。

她同产婆合谋,让母妃难产而亡,一尸两命。

在她欢喜地拿着钱财,准备远走高飞时。

却被父皇和江家安排的死士,碎尸万段……

回想至此,我闭上眼睛。

深深地吸了口气,笑道。

“已死之人,不必再提。”

“重要的是,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时归笑着抱着双臂,靠在床边,戏谑道。

“那我倒想问问,我那英明神武的陛下。”

“江枫眠的死,到底在不在你的计划之内?”

我摊了摊手,不置可否道。

“我说了我会证明他爱我,我做到了。”

“那么,你爱他吗?”

“当然。”

“你真的爱他吗?”

十五、

他再次发问,让我有些迷茫。

我想,我是爱江枫眠的。

可我若爱他,又怎么会舍得他死?

我若真的爱他,又怎会在他即将咽气的那一刻。

微笑着睁开眼睛,让他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惶恐。

时至今日,我仍旧不解。

他最后看向我的眼神中,那抹震惊之后的释然。

他这一生,即便是死,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他该恨我的,他没有理由不恨我……

可是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正在我心神不定之时。

时归半跪在我的脚下,眼神炙热而明亮。

“那么,你爱我吗?”

我微微蹙眉,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我有记忆开始。

慕父便训练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君主。

我杀伐决断,心思狠辣。

而他之所以对我呕心沥血。

也只是为了报复江父的夺妻之恨。

我知道时归是爱我的。

可我对他,究竟是青梅竹马的情谊。

还是报答慕尚书的养育之恩。

我亦茫然无措。

似是见我为难,他苦涩一笑道。

“不重要,都不重要。”

“只要你永远都离不开我就好。”

入夜,我枕着时归的胳膊。

均匀的呼吸声,让我莫名的平静。

我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华。

忽而想起,那个如月光般清冷的男人。

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

也许我对他的爱,更多的是一种征服。

而我所爱的人,也为了取悦我而存在。

当他没有这个价值时,甚至威胁到我的存在时。

即便我再怎么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舍弃……

原来我不爱他。

原来我自始至终,都只爱我自己……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生出彻骨寒凉。

瑟缩在时归的怀里。

看着棉被上,银色丝线绣成的蝴蝶。

我突然惊诧地瞪大了眼睛。

我想起来了……

江枫眠临终前向我做的口型,是在告诉我。

“我终而还是杀死了我的蝴蝶……”

只一瞬,我的身体便忍不住的颤抖。

我在害怕?

我在难过?

可是,为什么?

睡梦中的时归,似是感受到我的不适。

他闭着眼睛,替我盖了盖被子。

向我靠近了些,喃喃道。

“阮阮冷吗?”

“有点。”

他微微勾唇,紧紧把我拥入怀中。

低沉而带着睡意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阮阮,等你下朝之后。”

“我们去御花园抓蝴蝶吧。”

我没有回答,却轻轻地点了点头。

头顶的呼吸声越发均匀。

我也攫取着,这冰冷的皇宫之中,仅有的温暖。

没关系。

没关系的。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兀自喃喃道。

至少慕时归这一生。

至死都不会离开我了。

小说《我死后,清冷白月光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42:25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4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