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季澜青梅完结的小说_热门小说大全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季澜青梅)

小说推荐《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澜青梅,作者“季澜”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我用无数天材地宝培养的仙尊狠透了我重来一世我决定放下助人情节,嘲笑他人命运。捡来的小狗不香吗?我“以后你不要叫我主人了。”小狗“你不要我了?”我“我的意思是做朋友。”小狗“我不要做朋友,我就要做你的狗!”……

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

叫做《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的小说,是作者“季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季澜青梅,内容详情为:我老脸发烫,催促着赶快走,结束这个话题。「你等下!」苏辰突然站在原地,浑身上下摸索了一通,掏出一个东西对着大黄丢去。苏辰笑呵呵的「这小丑东西,还挺有意思。」大黄立刻把嘴里的嚼了一半的东西吐出来,追着苏辰狂吠…

在线试读

光听这贱兮兮的声音我都知道是苏辰,我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亲传弟子一共三位,苏家与千家是世交,本来是该一起进入宗门的,苏辰非要用飞行法器飞来,结果路上摔断了腿,比我晚到了几天。

最开始叫我师姐还十分不愿意,后来在我的‘苦口婆心’之下,也屈服了。

「你可是大名人,那个叫什么三三,哭着闹着说你欺负外门弟子,师尊叫我请你过去呢。」

说着冲我竖个大拇指「牛啊,师姐你站起来了,终于不再跪着说话了。」

「你说你之前,天天对着那些外门弟子卑躬屈膝的,看着别提有多憋屈了,简直就是把你当冤大头,你还乐在其中!」

苏辰热泪盈眶「最主要的是,你送他们的那些丹药都是我练的!刚出炉的丹药还热乎着就被你抢走了!害的我天天被师傅罚,说我偷懒。孩子简直太冤枉了!」

我撇了撇嘴,无话反驳,这事确实是我对不住他,他是丹修,天赋异禀,上一世在我不断的压榨下,很快丹道大成,随随便便练出的一炉都被争抢着预定。

但是都被我抢走,讨好季澜和杨姗姗去了,他现在要是知道这些事,非跟我绝交不可。

我老脸发烫,催促着赶快走,结束这个话题。

「你等下!」苏辰突然站在原地,浑身上下摸索了一通,掏出一个东西对着大黄丢去。

苏辰笑呵呵的「这小丑东西,还挺有意思。」

大黄立刻把嘴里的嚼了一半的东西吐出来,追着苏辰狂吠。

苏辰一边狂奔一边喊「那可是八百年的灵芝!我好心好意你还咬我!」

「师姐,救我!」

6

师尊面色严肃坐在主位上,苏珊珊站在季澜身后,睁着无辜的的大眼睛梨花带雨。

「逆徒!在宗门内动手打同门,你眼里还有没有规矩了!」

毕竟是我先动手打了人,我直接一个滑跪,紧紧的抱住师尊的大腿,扯开嗓子就开嚎

「师傅!徒儿冤枉啊!」

「徒儿只不过用苏师弟的丹药喂狗,她们就说我侮辱她们,徒儿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

师尊一脸怒气皱着眉头将我踢到一边,我立刻爬过去继续搂着他的腿鼻涕一把泪一把

「好难过!好委屈!她们一群人欺负徒儿一个!」

「没用!今天不罚你,门规何在?你自己去水牢关三个月的禁闭!」

苏珊珊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假模假样的含泪说着「掌门,珊珊知道千师姐不喜欢我们,觉得我们是外门弟子,不配和她说话,您不要怪千师姐了…」

苏辰站在师尊的身后,冲我偷偷的表演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师尊一听这话立刻顺着台阶就下了,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哎…人家都不怪你了,为师也不好惩罚你,你起来吧。」

好家伙,师尊是只听见了最后一句‘你不要怪千师姐了’其余的是一个字也没听见啊,自动过滤了。

偏心要不要这么明显啊!多少在装一装啊!

杨姗姗突然停止哽咽,眼中含着泪,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立刻十分亲昵的拉起杨姗姗的手「珊珊师妹,你心真好。」

一副姐妹情深的和谐画面。

她看向师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神色别提有多精彩了。

师尊装模作样关切的她「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大胆说,我给你做主!」

如今这情形,她是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刚出大殿,季澜拦住了我

「既然珊珊都已经原谅你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但不代表我也原谅你了,只要以后你不再找珊珊麻烦,我还是勉强可以与你接触的。」

我眼皮都没抬直接掠过他,他上前一步拽住我,我甩了一下没甩开,我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转过身冲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

他身后的杨姗姗目光落在他握住我的手上,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季澜面色带上了些许柔和「我都给你台阶了,你不要…」

我深吸一口气,反手给他一个大耳刮子,把他打蒙。

趁他怔神的功夫,脚底抹油连忙开溜。

7

半月后的内门选拔季澜依旧得了第一,成为了众人议论的焦点,修仙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意料之中,毕竟我之前给了他那么多天材地宝灵丹妙药。

上一世他胜出后,我迫不及待的冲到擂台上,殷切的查看他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直接忽略我,满是感激看着杨珊珊「多谢你,在我最难的时候陪在我的身边,要是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

杨姗姗满脸崇拜「季澜哥哥,凭你的实力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根本不像姗姗姐,花钱买来的。」

然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看向我一脸歉意「哎呀,姗姗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不要放心上…」

我在众人的嘲笑和鄙夷声中就像个小丑一样,站在台上尴尬的无地自容,十分多余。

现在想想我不过是他们play中的一环罢了。

当时的他们都不知道,能成为玄天宗的亲传弟子,不是关有钱就够的,第一仙门根本就不缺钱,而是因为我是仙灵体。

但再好的命,如果不努力的话,也都是徒劳。

后来季澜知道了这件事,仙灵体成了我的催命符。

这一次,我在无相峰,头悬梁锥刺股,发愤图强努力修行。

我的突然转性把苏辰吓都把师尊请来了好几次,愣说我被夺舍了。

从前我十分讨厌门派的规定:除了亲传弟子以外其他弟子不准随意进入无相峰。

这害得我总是要跑很远才能见到季澜。

如今我可真是太感谢了,多亏了这条规定我才能安安心心的修行,修为得以突飞猛进。

当努力和天赋共同出现的时候,就是王炸。

上一世季澜参加了地榜,声名远扬,奠定了他在修真界的地位。

这次,我要让他在万众瞩目之中趴在狗爪之下。

我拆了他的独木桥!

大黄在我和苏辰不停的投喂之下吃的毛发溜光水滑,但妖修若要参加地榜,必须要化形。

而化形十分凶险,轻则修为尽散,重则神形俱灭。

能提升妖修化形的东西属实是难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妖修选择邪门歪路。

记忆中这次灵山秘境有雪玉骨参,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率,

8

我拉和苏辰坐着门派的灵舟悠悠赶到的时候,秘境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除了个大小宗门的弟子以外还有很多散修,隔着老远都看见季澜被围在人群中间。

能被玄天宗选做内门,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飞升门,只要不出意外,必定成为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而杨姗姗挽着季澜含笑,在众多女修羡艳的目光中一时也是风光无两。

季澜面色不虞的看了一眼我身旁的苏辰,走过来想拉起我的手,我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他的手悬在半空顿了下收了回去,然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秘境中很危险的,你修为低下,等下你可要跟好了我,不要给大家添麻烦。」

周围的人纷纷低语

「什么嘛,修为低下还来凑什么热闹,当秘境是游乐场呢。」

「就是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我门派里也有这样的人,次次都拖后腿,还非要死皮赖脸的跟着。」

杨姗姗立刻替我好意辩解「你们不要胡说,师姐也只是喜欢澜哥哥而已,并不是故意想拖后腿的。」

一个女修接话道「喜欢季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她连季澜的一根头发丝都配不上?」

苏辰想为我说话,我暗暗拽住他。

突然人群突然发出尖锐的爆鸣声。

「是亲传!玄天宗的亲传弟子!」

「看这服饰好像真是,啊啊啊!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玄天宗的亲传弟子!」

人群立刻离开季澜那边,熙熙攘攘的簇拥过来。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师傅亲自定的亲传服饰。月白锦衣加上火红的纹路,是挺拉风,跟个显眼包似的。

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师兄一直都在闭关,出门怕被师傅的仇家追杀。

杨姗姗挤过人群,直往苏辰身上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辰师兄,我正好有个小忙需要你帮呢,你能不能跟你师尊说说,让我可以自由进出无相峰呀,我每次去想去找季澜师兄都好麻烦呢。」

透过她的眼睛我清楚的看到,那是一种对高位者的仰慕。

她说着还伸出了白嫩的小手去拉苏辰的袖子,苏辰像是遇到了瘟神一样立马弹开。

「完了完了,怎么办呀师姐,呜呜呜,我不干净了。」

杨姗姗低着头,露出白嫩的脖颈,像极了一只受了委屈的白天鹅「辰师兄,这点小事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不必这样…」

「对,我就是不愿意。」苏辰躲在我身后伸出三根手指着杨姗姗「低于五分的人离我远点,像你这种人,我最多只能给你打三分。!」

季澜皱眉「苏辰,你怎么…」

「你两分。」

9

秘境是随机传送的,一进入秘境我和苏辰通过传音符碰头了以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寻找雪玉骨参。

上一世在这里我记得是有高阶灵兽的,非常危险,当时我们损伤惨重,我和季澜靠着师尊给的法宝才逃出升天,危急时刻只要捏碎便可直接传送回宗门,只能带两个人,其余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杨姗姗因为这次丹田受损,如果不修复,修为上再难进步。

因为没有带杨姗姗,为此季澜跟我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他红着眼掐着我的脖子说我狠心,骂我恶毒。

可如果当时我不强行带他走,他的下场不会比杨姗姗好半分。

后来季澜知道了我是天灵体的事,把我囚于地牢,日日取血剃骨,为他的小青梅修补灵根,置换体质。

他恨我,他说这是我欠杨姗姗的,我该还;他说因为我,他受尽了屈辱,我不冤;他说我是个废物,这么好的天赋,我不配。

「千师姐!苏师兄!这么巧,你们是跟着我们来的吗?」甜甜的声音响起。

一回头,看到季澜一行人朝这里走来,杨姗姗还冲我挥舞着手臂。

呸,真特喵的晦气。看来季澜还是与这株雪玉骨参有缘份,只不过不是机缘而是孽缘罢了。

看了眼还有好几个外门弟子,我好心提醒「这里有危险,你们小心点。」

杨姗姗见我忽视了她,眼睛一红「师姐,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因为嫌弃我的外门弟子又穷,不愿意跟我打交道啊。」

他的舔狗立刻发起助攻「人家可是亲传弟子,身份高贵的很,自然是看不上我们这些人的。」

「亲传弟子又怎样,不过是花钱买来的铁废物一个。」

而季澜一见心上人这副模样,直接智商下线「与其告诉我们小心,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到时候可不要哭天喊地的求着我救你。」

真是罪过,我刚刚竟然对他们起了怜悯之心,我冷笑「你们要去送死,我不拦着。」

见我言之凿凿,不像是假的,一时间他们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

杨姗姗指着冰湖中间说「这是雪玉骨参吧,我前几天刚刚在书中看过,这种草药是没有守护灵兽的,师姐你这样说…」

「你想独吞!」季澜横眉立目「明明是我们先看到的,你竟然用如此下作手段,真是自私!」

苏辰再也忍不下去了,直接跳脚「我给你炼点丹药给你治治脑子吧,你能有现在的修为进入内门靠的是谁心里没点数吗?吃大哥喝大哥,吃完喝完骂大哥?我师姐养的一条狗都比你们强!」

苏辰以一己之力怒喷一队,看的我五体投地,简直是我的最强嘴替。

就在这时我发现不对劲,杨姗姗不见了!

我莫名发慌,立刻看向冰湖中央,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把摘下了雪玉骨参。

「澜哥哥,这株灵植正好可以助你修行,让你的灵根更加纯粹!」

我心下一紧,完了。

10

一时间大家都忘记争吵,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去。

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四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嘁,什么嘛,哪里有什么妖兽,我就说千姬是想独吞。」

「就是,明明是我们先看到的,她可真是为了一株灵植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还是珊珊师妹好,要不是珊珊师妹,我们差点就被她骗了。」

难道那并不是守护妖兽?只是单纯的上一世运气不好?

我心中虽十分疑惑,却并未放松警惕。

杨姗姗刚刚走到岸边,眼中的得意还没有褪去,身后的冰面赫然开裂。

季澜一把搂过呆在原地的杨姗姗「是高阶妖兽!」

我直接拉着季澜坐上着提前准备好的灵鹤。

杨姗姗惊慌失措的躲在季澜身后「千师姐!你这是要弃大家不顾,独自逃跑吗?」

「怎么会呢?我亲爱的师妹,我这就来接你。」我操控灵鹤朝着杨姗姗的飞去。

苏辰想拦我「你疯了!你还真打算救这个三啊!」

季澜和一众弟子堪堪抵挡,杨姗姗立刻就丢下他们朝我跑来,脸上满是对生的渴望。

临靠近,我一个加速俯冲掀翻杨姗姗夺走她手里的雪玉骨参。

季澜怒吼着指挥「千姬!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你和苏辰来给我们作掩护!」

我架着飞鹤盘旋在半空,声音凄凄「我一个废物,能帮上什么忙呢?」

「季澜师兄这么强,可要保护好大家哟。」

杨姗姗惊乱之下也不装了「千师姐!你那灵鹤上不是还有位置吗?雪玉骨参我送你了!你先带我走!」

季澜震惊的看了一眼杨姗姗,一时分心被妖兽的攻击钻了空子,被击飞了出去。

很快其余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大家纷纷拿出看家的本事各自逃跑。

季澜将杨姗姗护在身后,他中了妖毒,脸色发青,这种毒会蚕食他的丹田,让他变成一个废人。

天下毒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种守护妖兽的解药自然就是雪玉骨参。

之前杨姗姗就是中了此毒,修为尽废,季澜口口声声的说在乎杨姗姗,不也没有拿出解药来救她吗?

我在空中冷眼看着这一切,这一次我成全你,让你跟你的心上人同生死,共患难。

11

很快周围已经没有旁人了。

妖兽一步一步的逼近季澜,他的眼中再也没了淡定,一把抓住一旁的杨姗姗,恶狠狠地说

「都怪你,要不是你乱来,又怎么会这样?你别怪我,这是你欠我的。」

然后一把将杨姗姗推了上去,妖兽的利爪在她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贯穿了她的腹部。

呵呵,多么似曾相识的话啊。

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只有他自己。他就像是一条潜伏在暗处的毒蛇,冷血,无情。

他一直没有错,永远都是别人欠他的。

他的内心极度自卑,杨姗姗的仰慕可以满足他那脆弱的自尊心,必要时,依旧是毫不留情的抛弃。

苏辰双手环胸,坐在飞鹤上,满脸的怒气

「你脑子坏掉了?他之前那么对你,你还救他?」

季澜躺着眉头紧蹙,因受伤加中毒已经昏迷了过去。

我淡淡道「雪玉骨参大黄也用不上那么多,剩下的给他解毒吧,顺便把他的伤治好,你是丹修,比较专业,你来吧。」

在我暴力劝说下,苏辰噘着嘴十分不情愿的喂季澜吃了几颗丹药后,我将季澜丢在一处荒山上。

就这么让他死了,还能得个为保护同门身陨的好名声,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季澜回到宗门后,起初找过我几次,都被苏辰骂了回去。

灵山秘境后,我又出了名,流言说我在秘境为了一个宝物,与同门起了争执,于是我故意引来了妖兽害死了许多同门,抢走了宝物。

甚至连我怎么将同门推进妖兽嘴里的丑恶嘴脸都描绘的有声有色。

我成了千夫所指,被万人唾弃。

12

我让大黄参加地榜。

大黄成功化形后与我从前想象的大不一样,就像个十四五岁的小孩。

我一入场,众人立即开始议论纷纷,言语中尽是鄙夷与仇视,更有甚者直接对着我开骂的,让我滚出去。

大黄略显稚嫩的小脸急的发红「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你们不要乱说!」

其中一个修士面色不悦「你又是谁?你凭什么说她不是。」紧接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知道了,你是千姬养的小白脸?没想到她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连小孩都不放过。」

我拽住大黄的手臂「不必和他们辩解,清者自清。」

没想到这小子来了尽头,我使劲往前想拉着他走,他拼命往人群中向使劲,跟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搞起了拔河。

我有一种只要我一松手,他就要立即冲上去咬人家的错觉。

「我是谁?我是她的狗!」大黄脸上满是自豪「当初就是主人不嫌弃我,收留了我,她才不是你们口中说的那种坏人,我不许你侮辱她!」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众人爆发出大笑。

「这是人家季澜看不上她这种人,心中苦闷,养了条废狗来安抚自己的寂寞啊哈哈哈…」

我扶额,从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被人骂也好,被人笑话也好,哪怕是面对杨姗姗的脑残舔狗,我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无语过。

季澜一袭白衣玉树临风,隔着擂台眼神中充满了同情,对我嘲讽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种癖好。」

我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上一世他就是在宗门大比上一战成名,这一次,我要让他在这个地方身败名裂。

比试开始,凭借着充沛的灵力我屡战屡胜,连胜的毫不费力。

很快淘汰的只剩下了四个人,我、季澜、大黄、和其他宗门的弟子。

众人的此时纷纷发出惊呼,看向我的眼神也不再只是轻蔑与不屑,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一个心术不正之人,使用灵力却如此纯粹。

这一场我对上季澜,提剑挡了他几招以后,他停了手。

「你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虽然你做了那么多坏事,但你终究是我师妹,我不想伤你,认输吧。」

周围观战的人纷纷赞叹季澜的人品与心胸,就连评席上的宗门长老们也连连满意的点头。

「小小年纪,如此实力,如此心境,未来可期啊。」

我估算大黄那边差不多结束了,垂下拿剑的手「打你用不到我来动手,还是让狗来吧。」

这话无疑是在赤裸裸的羞辱他,把他的脸在一众人面前按在地上摩擦。

季澜的脸色瞬间铁青,双拳紧握,却并未爆发,选择了隐忍。

有小迷妹不服「她凭什么这么狂啊,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装什么?废物养出来的狗也必定是废物。」

大黄在台下是狗的原身,见我下来摇着尾巴就冲我奔来,在距离我一步的时後化身成人。

与大黄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低声

「废了他。」

「收到,主人!」

13

季澜一开始还算是游刃有余,一人一狗打的有来有回,不相上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没有了一开始云淡风轻,眉头紧皱,已经开始连抵御进攻都变得吃力。

最终他被按在大黄妖形巨大的狗爪下,一动不不能动,一张脸涨成羞恼的猪肝色。

曾经风光霁月的天之骄子,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只狗都打不过。

我上台恭喜大黄,一不小心从袖间掉落出一颗回像石,在空中投放出了那天秘境中的画面。

季澜丑恶的嘴脸,心狠手辣的程度引得众人一阵唏嘘。

「啊!这个被推的女子我那天在秘境中见过她,她说她跟季澜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有父母俩人相依为命,没想到….」

「天啊,这也太没人性了,这他都能下的去狠手!」

「人性?这种行为连畜生都不如,还人性呢。」

我冲着季澜勾了勾唇角「说你连狗都不如,你还不服。」

铺天盖地的嘲笑与谩骂如潮水般向他涌去,彻底摧毁了他的理智。

他浑身黑气环绕,实力瞬间大涨,不复之前的狼狈之势,显然是入了魔。

「我死也要拉你陪葬!」

季澜眼中闪过决然,以燃烧内丹为代价,凝出一个巨大的黑掌向我袭来。

周围的人作鸟兽散,这可是元婴期顶尖的强者堕魔啊,哪怕被技能余波碰到了都是死路一条。

事情转变的太快,台上的长老们见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摇头惋惜

「这一下,损失了三个好苗子啊。」

只见那来势汹汹的全力一击被我一剑破开,瞬间震惊了众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在他们的眼里,我已经是必死的结局了。

季澜瞬间呆滞,满脸不甘,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喃喃道「不可能,为什么…」口中喷出一口黑血,跪倒在地。

我提剑飞身上前,剑尖直指他的鼻尖「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是元婴期,是因为你的能力到达元婴期了,我是元婴期是因为,这场比试最高只能元婴期参加,懂了吗?」

他跪于我身前,目光顺着我飘扬的裙摆缓缓向上「那你怎么还不动手。」

他的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好像懂了什么一样笑的玩味,抬起一只手握上剑尖「我知道了,你是舍不得我。」

我把剑抽出,不顾他的尖叫将他踹翻在地,一剑刺进他的丹田。

「你想多了。像你这样貌美的皮囊,会有人喜欢的,不能浪费才是。」

他大惊失色,苦苦哀求「你杀了我,杀了我!」

丹田一碎,再无转圜的余地了,季澜一向高傲,如今身败名裂,又成了一个废人,让他这样毫无尊严的活着才是最好的惩罚。

我在众人惊诧与佩服的目光中离开,走向属于我的,前世我不曾走过的光明仙途。

14

回宗门后,苏辰叽叽喳喳的吹牛,大黄蹲在一旁一脸崇拜。

「千师姐那一剑调动天地灵气,别提有多牛了!你们没看见呀,周围那些人惊得都跟见鬼了一样….」

师尊笑得合不拢嘴「老夫徒儿终于出息了,玄天宗后继有人了!」紧接着小胡子一吹「我看以后竹山门,清月派的那些老不死的还敢敢不敢嘲笑老夫。」

大黄跟着接话「我看以后谁还敢笑话我是主人的狗!」

我额头三道黑线,这样下去可不行,叫主人就算了,毕竟很多灵兽也都是喊主人的,但是他老是狗啊狗啊的。

当主人和狗这两个碰撞在一起,总感觉很羞耻啊喂!

我压住抽动的嘴角「大黄,给你改个名字吧,你现在已经化形了,不能总是叫大黄呀,你就跟着我姓千,叫千时序吧。」

大黄不解的问「为什么叫大黄不好呀,姓氏什么的,我又不需要。」

这孩子怎么不按路出牌?他不应该此时很开心,然后我趁机让他以后叫我名字嘛?

我直接无视他的话,直入主题「你以后不要叫我主人了。」

大黄瞬间两眼泪汪汪「你不要我了?」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以后我们做朋友。」

「我不要做朋友!」大黄蹭的一下站起来,语气急切「我就要做你的狗!」

「我就要当狗,我就要当你的狗,别人的狗我都不要当!」

小说《我抛弃了男主,选择了一条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39:36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