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凡心,月亮在上贺之洲谭语颂免费小说笔趣阁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弟子凡心,月亮在上(贺之洲谭语颂)

火爆新书《弟子凡心,月亮在上》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橘四岁”,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先哲有言:科学需要证明,信仰并不需要。事实上,我们的前途一向都隐藏在神秘中,但我们从不放弃,不因为科学注定的局限而沮丧。那也就是说,科学并非我们唯一的依赖,甚至不是根本的依赖。”2019年,现代科学体系崩塌,当同学们问起再学物理,能做什么时,他们的老师站在讲台上,遥望外面蓝色的天空,说出了这段话。从此,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启。.老师是天上的月亮。月亮在上,为人世烦忧,弟子凡心,该当携手同进,为万民昌乐。———贺隽【坚定纯粹的女主&鞠躬尽瘁的男主】***我是避雷线***1.社畜为爱发电系列之2024年的开年之作QvQ时间线从2016年-2205年,跨越百年,现代科学修真主义理论社会,里面涉及的诸多说法均是胡编乱造,不要当真2.男女主成长类,前期师徒时不存在任何男女之情3.自产粮,本质上是想写一篇日常向、甜到齁的甜文…

叫做《弟子凡心,月亮在上》的小说,是作者“橘四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贺之洲谭语颂,内容详情为:他想,至少不是现在。贺之洲的行李箱被烧坏了。火球火势不大,温度却奇高。在时令把它踢开后,工作人员虽然立刻拿灭火器去灭了火,但白/粉色的箱子还是被烧得焦黄,里面的衣服和特产也有不同程度的焦化…

弟子凡心,月亮在上

弟子凡心,月亮在上 免费试读

机场派出所对这次纵火事件处理得很是隐晦。

把男人蒙起头套带下去后,所长就亲自拿着大喇叭对在场旅客喊:“本次防恐防暴演习顺利结束!

感谢广大旅客的积极参与配合。”

民警分发了防恐防暴宣传册,人人都有份,谭语颂也不例外。

“反应可真够及时的。”

在配合去派出所做笔录的路上,她扬起手里的宣传册子朝时令鄙夷,“也不知道还能捂多久。”

昨天,她刷同城微/博,看到一位美妆博主竟然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说国内存在异能人士,她就感觉不太妙了。

虽然,那篇博文发出来不到三分钟,就被封号了,异曲同工之妙于今天的这场“防恐防暴演习”,但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到底能捂多久?

时令没有说话,忧心忡忡。

他想,至少不是现在。

贺之洲的行李箱被烧坏了。

火球火势不大,温度却奇高。

在时令把它踢开后,工作人员虽然立刻拿灭火器去灭了火,但白/粉色的箱子还是被烧得焦黄,里面的衣服和特产也有不同程度的焦化。

在所里进行开箱检查后,谭语颂埋怨时令,“你拿哪个挡不好,你拿洲洲的来挡?”

时令也觉得懊恼,蹲下身和贺之洲平视,向她道歉,“洲洲,对不起,我把你的箱子弄坏了。”

贺之洲己经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了。

她看了他好半天,才对他摇头,“老师你不是故意的。

你是我的榜样。

你制服了坏人。”

她想,姐姐和其他人都没提老师会冒气,应该是都看到了吧?

老师现在也没冒气了,只是身上还有淡淡的蓝色,好神奇。

她低下头,去看箱子里的衣服。

就是,最喜欢的衣服都被烧焦了。

她把目光从衣服上移开,指着里面几袋还算完好的陈麻花问时令:“老师,这几袋可以带走吗?

这是我妈妈给你的礼物。”

“当然可以。”

时令虚虚摸了摸她的头,感到慰贴,“等到学校后,我们带你去买衣服好不好?

这些衣服都焦了,不能穿了。”

她觉得没问题。

来之前,她妈妈给了她张银行卡,说里面有一万块,应急用的。

现在算是应急的时候吧?

机场方面对于这场意外也很是抱歉,经理在旁补充说完全可以理赔一个颜色一样的行李箱给他们,而为了感谢他们的帮助,公司会对他们二位免三千公里的里程,并升级为VIP服务。

谭语颂这段时间经常坐飞机,对这些来者不拒,甚至问他们:“以后我坐你们的航班,可以给我提供老干妈吗?

你们的餐都偏咸,我吃不惯。”

经理赔笑,连连说可以。

事情就这么解决,等时令带着谭语颂和贺之洲出来打车时,己经下午两点了。

这时候,谭语颂己经不怎么饿了,但顾忌到有位小朋友在长身体,她还是决定让时令带她们先去吃饭。

贺之洲一路上基本没说过话,在上车后更是睡着了,到了饭店才醒。

谭语颂觉得她心大,又怕她是被吓傻了,在点菜时把菜单推给她,试探着问:“洲洲,机场里吓到了吗?

想吃什么?

随便点。”

贺之洲才醒来不久,迷迷糊糊的,就听到了最后三个字:随便点。

她眼前一亮,赶紧打开菜单来看。

菜单精美,被制成了厚厚的一册,每一页上只有一个菜的图片,色彩鲜艳,看着诱人,勾得她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每道都想点。

但每道菜的价格都上了三位数。

来之前,她妈妈专门叮嘱过她,如果老师和姐姐要带她吃饭,让她不要点价格超过三位数的菜。

怎么办?

翻到最后一页了,见只有个汤的价格是两位数,她咽了下口水,选了这个。

98块钱,一碗汤,肉包1块5一个,得卖66个肉包子才能回本。

见她这么小心翼翼,谭语颂有些心疼,拿过菜单,又加了两个主菜,故意问时令:“时老师,带钱了吧?”

“够的。”

时令配合着点头。

但贺之洲还是有些不安,“姐姐,北京的饭店……都这么贵吗?”

如果饭菜都这么贵,那衣服是不是也卖得很贵?

“还好?”

谭语颂安慰她,“没事儿,你时老师不是带够钱了吗?

他是东道主,主人家,你第一次来北京,不也得好好招待一下吗?”

“这也是礼节的一种。”

时令也一本正经的接话,“你给老师带了礼物,那老师就得回礼啊。

而且,你爸爸妈妈还在老师这里存了一笔钱。”

“真的?”

她不太确定。

“真的。”

他看向谭语颂,示意她说句话。

谭语颂哪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附和,“是啊是啊,这笔钱还是你妈妈让我代转的呢。”

那她就放心了,开始乖乖等饭菜上桌。

也是真饿了,一顿饭,她吃了足足两碗米饭才放下筷子。

谭语颂觉得,这孩子是真心大,看来之前那么懵,不是被吓傻了。

吃了饭,他们打车去中关村北大街,圆明园对面。

贺之洲知道这个地址,这是她以后上学的地方。

如果她能通过考试的话。

因为吃饱了饭,上车不到十分钟,困意就再次袭来,她靠在谭语颂身上,又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他们在说话。

“我们云主任没事儿来开的士了啊?”

“怎么听着像是嘲讽?”

说话的好像是司机师傅,听起来有点老,“专程来表扬你俩的哈,机场里做得不错。”

“是你们反应更快吧,呵。”

姐姐在说话,“就只有口头表扬?

没点儿实质性的奖励?”

“钱打到你卡上。

小时就不用了,是吧?”

“您存着吧。”

时老师好像在笑。

“说正事儿。

小谭你有一小时的时间把这孩子交接好。

一小时后,咱们去西藏。”

“西藏也有人检测出来了?”

“不,是地脉……”之后,她睡得更迷糊,就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

等到地方后,谭语颂才把她叫醒,牵着她下车。

大门有门禁,保安不让进。

时令从裤兜里掏出被折成两半的临时通行证给他看,指着贺之洲道:“您受累记一下,咱这个暑假,这孩子可以随意进出校园。”

保安认真打量贺之洲,见她长得不够好看,眼睛也不圆,没什么特点,只能称得上白净清秀,便记住了她的皮肤颜色,表示知道了。

学校的确有额外交代过,这个暑假会有几个外地学生住进这里,参加考试。

顺利进了学校,时令开始给贺之洲有模有样的介绍各处,让她熟悉校园。

谭语颂牵着她走在后面,终于满意了,“你这才算有个老师样。”

“怎么感觉这话不是在夸我?”

他心里有些微妙,带她们去教师宿舍楼时道:“暑假还有俩学生要住进来。

考虑到年级和教材都不同,老云说让我们一对一辅导,不统一安排。”

“是江苏那俩初二的?”

江苏那边有俩初二的,王倦一正在协谈,听说底子特别不好,人也熊得很。

为了巩固他们的文化水平,老云还得专门请教育局那边抽调老师过来,在这个暑假给他们把初一的都从头过一遍。

此时,见他点头,谭语颂啧出了声,“那你到时候多看着点,别让洲洲和他们多接触。”

“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站在老师的立场上不成立哈。”

他摸鼻子。

教育是看到美,并将其无限放大,让每个孩子都用自己的方式来发光。

如果对学生先入为主,必然会污染教育的纯洁性。

谭语颂明白他的意思,惊了,“你还真当自己是老师啦?”

“不然嘞?”

呃,好吧。

她噎住。

其实,从去年开始,就渐渐有些不寻常了。

先是,各大门派都比往年要新收不少弟子;再是,宗教局突然倡令各门派的青年弟子考教资,争取去试点学校当武术老师,美其名曰弘扬传统文化。

圈外人看热闹,他们圈里人看门道。

虽然大家都明白这是要把他们圈子往明面上抬的节奏,各大门派面上也响应得很是厉害,纷纷派出年轻弟子去报考,但实际上……只有时令一个人考过了教资。

换言之,他现在的身份,还真是个老师。

谭语颂无语,“谁能想到这才过去半年,检测出来的青少年会越来越多?

去年只有你一个通过教资考试的时候,你看老云着急过没?

但这次,老云专门求到教育局那边去了,让他们重新组织一次教资考试,就等着一开学,好来教他们。

你别跟我说不知道这事儿哈,老瑾他们可全被集中起来苦哈哈的刷题了,就你逍遥。”

这也不逍遥吧?

他挠了下头。

这一整个暑假,他不仅要亲自带一个学生,还得额外看俩人,任务也是很重的。

他问:“老王哪天到?”

“还在和学生家长那边谈呢。

今早我和他聊了两句,说那俩家长又改主意了,又不想放人了。”

“哈?”

“人家里都有钱,原先准备等孩子混完初中就送出国镀金的,谁知道检测出来了?”

她嗤笑,“这种学生,最不好带,一句有钱,能把你的好赖话都堵死。”

说话间,他们己经到了宿舍楼下。

时令拿出钥匙,刷门禁给她们开门,让她们先进去,“3-3。”

贺之洲单独一间房,时令住在她旁边,有事可以随时敲门。

房间里铺着地砖,虽然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外加一个独立卫和一个小阳台,但整体向阳,宽敞明亮,干净整洁。

谭语颂带她参观,问她满意不。

贺之洲连连点头,惊喜之情己经溢于言表了,“姐姐,我以为是上下铺,几个人住在一间屋子的那种。”

她之前是走读,没住过宿舍。

来之前,她妈妈怕她不知道宿舍长什么样,专门给她看过照片。

这比照片上的都还好!

还只有她一个人住!

“等你通过考试,开学了,就是那种宿舍。

现在因为放假,学校里没什么人,所以才可以住单间。

这其实是我们的教师宿舍。”

时令把房间钥匙套在一张樱花白色的校园卡套上,一起交给她,弯身对她道:“这是校园卡,你刷这张卡,可以在食堂吃饭和买东西。

不过现在放假,食堂不开门。

我们住在这里,会有专门的阿姨来给我们煮饭,也不用刷卡。”

“那这张卡能做什么?”

她问。

“可以去图书馆看书。”

他指向对面那栋外墙是干挂石材的五层建筑楼体道:“那栋楼就是。

你要刷卡才可以进去。”

那她知道了。

她又问:“那姐姐呢?”

她想姐姐留下。

没想到她先问出来了,时令有些惊讶。

谭语颂也有片刻的愕然,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蹲下来揉了揉她的头,和她解释:“姐姐的工作是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把你安全送到学校,姐姐的任务就算完成啦。”

所以,真的要走。

她不自觉地握紧了背在自己身上的小熊挎包带。

这包里,有她妈妈给她的银行卡,还有她爸爸偷偷塞给她的一千块现金。

她有点怕。

要是姐姐走了,那在这里,她就一个人都不认识了。

但她是个大孩子了,不能哭。

鼻子酸酸的,泪水被她包在眼睛里,泫然欲泣。

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她把头低下,语气干巴巴的,“姐姐再见。”

“乖乖,乖乖。”

没有预料中的大哭大闹,谭语颂一下子心疼起她来,一把将她抱住,使劲揉了下她的头,“我们洲洲是个好孩子。

时老师会照顾好你的。

好好学习,考完了,你爸爸妈妈就能来北京了。”

“嗯。”

她吸着鼻子点头。

“等姐姐忙完了,姐姐会来看你的,好不好?

考个100给姐姐看?”

“好~”她擦掉眼泪,重重点头。

这时候,他们谁都不知道,这是她和谭语颂的最后一次见面。

这个没有来得及履行的约定,成为了她年少时代遗憾的开端。

2016年7月8号,谭语颂牺牲在西藏。

在此之前,在圆明园对面,在清华附中,她的故事,时令的故事,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小说《弟子凡心,月亮在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36:54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22:3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