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完本小说我妈是极品扶弟魔(刘备无)_我妈是极品扶弟魔刘备无免费热门小说

网文大咖“刘备”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妈是极品扶弟魔》,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刘备无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舅舅是个赌鬼,欠了一堆烂账后,逼着我妈帮他还债。我妈满口应承了下来,回到家里就逼我和我爸。  我气不过怼我妈:“你弟弟欠的债,凭什么让我爸和我一起还?”我妈哭着说:“我是姐姐,就应该替弟弟遮风挡雨!”我赌气地说:“赌鬼的债,就是个无底洞,他会把我们一家都拖死。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正月里理发,死个舅舅呢。”大年初二,我真的去理发了,而我舅舅,也在当天真的死了。这下子更是惹恼了我妈,她骂……

很多网友对小说《我妈是极品扶弟魔》非常感兴趣,作者“刘备”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刘备无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就是你!我爸要是醒不过来,你就是杀人犯!”“没错!你等着偿命吧!”舅妈和表弟一唱一和,似乎已经化身判官,恨不得立刻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妈也面露狰狞,一巴掌甩在我脸上。“你这赔钱货,放假这么久都不去理发,偏要选在今天去理发是吧?”“我打死你!”我知道他们都在气头上,跟这几个蛮子没法讲理,便拉着我爸…

我妈是极品扶弟魔

我妈是极品扶弟魔 阅读精彩章节

突然被舅妈和表弟指责,我也有点懵了。

我看着我爸,我爸也有点懵。

“你们别血口喷人啊!我就随便理了个发而已,我舅出车祸关我屁事。”

我嘴上这么说,心底里还是有点慌张。

隐约想起来,似乎确实有什么“外甥正月理发死舅舅”的说法。

不过,类似这种说法,都是民间迷信传说罢了。

“就是你!我爸要是醒不过来,你就是杀人犯!”

“没错!你等着偿命吧!”

舅妈和表弟一唱一和,似乎已经化身判官,恨不得立刻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妈也面露狰狞,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你这赔钱货,放假这么久都不去理发,偏要选在今天去理发是吧?”

“我打死你!”

我知道他们都在气头上,跟这几个蛮子没法讲理,便拉着我爸先离开医院了。

7

过了两天,我舅还是没醒过来,被老天收了。

我舅妈他们打上门来,逼着我赔钱。

“李楠,你这个杀人犯!”

“识相的话,拿一百万来,不然我就去法院起诉你!”

我听到他们的叫嚣,忍不住笑了。

我这两天也在网上查过了,什么“正月理发死舅舅”,都是民间谣传罢了。

法院要是根据这个来判我,那也太荒唐了!

而且我舅那个赌狗出车祸的事,我也了解清楚了。

是他大年初二晚上,又被喊去打麻将。

他喝了酒还开车,害人害己。

不但把别人撞死了,还把自己撞出颅内出血,也死了。

既然他们蛮不讲理来碰瓷我,我也不必再跟他们客气:

“两个沙比!嚷嚷什么呐!有本事你就去告我啊!”

“你看有人会理你们吗?”

听了我这话,我舅妈气得破口大骂:

“哎呀!你这个杀人犯,还敢顶嘴?”

“杨琳,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啊!”

我妈也是阴沉着脸,此时被我舅妈阴阳怪气了,也向我发话了:

“小楠,快跟舅妈道歉!”

“呵!”我冷笑一声,怼她:“你有毛病吧?我凭什么道歉?”

“你!”我妈被我怼得也有点难堪,难以置信地指着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爸赶紧过来当和事佬:“弟妹,阿勇的事,我们也很难过。”

“但是,你们不能蛮不讲理怪我们家小楠吧?”

“我也了解过了,正月理发死舅舅的说法,都是迷信和谣传罢了!”

我舅妈依旧不依不饶,指着我爸骂道:

“李正军,你别想为你女儿开脱!”

“我都找大仙问过了,他说外甥正月里理发会‘妨死’舅舅!”

“你女儿一理发我老公就出车祸,哪有这么巧的事!”

我是个暴脾气,向来对我舅他们一家不满。

听到我舅妈非要往我头上泼脏水,也忍不住了:

“少跟我扯淡!那个死赌狗,明明是酒驾撞了别人,当我不知道吗?”

“害人害己的东西!以为死了就完事儿吗?你们还得给人家赔钱呐!”

我舅妈他们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白。

看到他们这反应,我就知道我说得没错。

舅妈被我怼得说不出话来,我表弟又跳出来:

“赔钱,也是要你赔!要不是你去理发,我爸也不会撞到别人!”

只不过他的语气中多少带点心虚。

我妈也帮腔:“小楠,这事儿是你错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欠鸡毛的债!

我指着她怒怼:“杨琳,你给我闭嘴!你爱还你就还,别扯上我!”

对我妈这个扶弟魔,我是再也忍不了了,我当即跟我爸说:

“爸,你跟她赶紧离婚!”

我妈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变,哭着求我爸:

“老李,我们别离婚好吗?”

“虽然我弟欠了不少钱,但是我们一家人一起努力,迟早会还完的。”

不等我爸说话,我先怼她:“你弟欠的债,凭什么让我爸跟你一起还?”

我妈哭着回怼:“我是姐姐,就应该替弟弟遮风挡雨!”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去了,我不帮他还,谁来帮他还?呜呜呜……”

8

我被我妈这扶弟魔给气笑了。

“我只听说过父债子偿,还没听说读弟债姐偿的道理!”

“要还债也是杨杰去还,你凑什么热闹?”

“还想让我爸跟你一起还,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呐!”

我爸也赞同我的话,附和道:

“小楠说的没错!杨琳,你爱替你弟还债你就还,我管不着你。

不过,我不会让孩子跟你受苦的,离婚后,孩子跟我,你跟你家人还债去吧!”

我爸此话一出,我妈脸都白了,舅妈他们也一脸焦急。

我估计他们也知道,如果我爸离婚了,光靠我妈,可填不了我舅留下的债坑!

我妈哭了一会儿,又开始说起以前的事,骂我爸没良心,不愿跟她同甘共苦。

我爸直接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卡,狠狠地甩我妈身上!

“家里的钱,全被你拿走给你弟还债了!”

“你还让我跟你还?我怎么还?卖血给你还吗?”

“来,你把我身上的肉割了去卖钱吧!”

我爸越说越激动,脸也红了。

我妈和舅妈她们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理亏,灰溜溜走了。

只不过走之前还撂下狠话:

“李楠,你别想推脱责任,我这就去法院告你!”

“不拿一百万来偿债,这事儿没完!”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威胁,我自然一笑处之。

哼!你们脑子有病,法院的人可不会跟你们一起疯。

结局也如我所料。

法院认为我舅那车祸是酒驾导致,跟我的理发无关,驳回了舅妈他们的诉讼请求。

这事儿过后,我舅离世的消息而已传开了,一堆债主找上门。

担心我舅死了之后,这钱他们就要不回来了。

但是我舅妈和表弟早就躲外边去了。

结果自然是我妈这个为弟弟“遮风挡雨”的姐姐承担了所有债务。

她自然是没脸来找我爸要钱,只能靠她自己努力了。

据说是去夜时卖夜宵去了。

不过,靠摆个摊来还债,估计还到猴年马月都还不完。

时间过得很快,寒假结束了。

我也该去上学了。

不过家里这边就辛苦我爸了,得一个人照顾我妹妹。

好在我学校就在本市,周末我还是可以回家的。

这周五,下午已经没课了,我便坐公交车回家了。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我妈和舅妈在里边,还有几个陌生人。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下周一就可以去办理过户手续了!”

我舅妈笑着对一个陌生阿姨说道。

听到这话,我瞬间明白他们在干嘛了!

我怒吼一声:“谁让你们进来的!赶紧滚出我家!”

他们转过身,见到我,我妈和舅妈顿时脸色一变,不敢跟我对视。

那几个陌生人则是面面相觑,有点懵逼。

我妈叹了口气,走到我跟前:“小楠,你舅撞了别人,我们得赔钱。”

“之前的钱都去还债了,实在没钱了,只好先卖掉我们这房子去应急了。”

我强忍怒火,冷笑地反问她:“既然这么急,怎么不卖我舅那个房子!”

我妈面露尴尬,支支吾吾:“那个,那房子不能动,得留给小杰娶老婆。”

9

呵!

扶弟魔果然本色不改,即使弟弟死了,还能扶弟弟的儿子!

我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打开门,指着门外冲他们喊道:

“你们立刻滚出我家,不然我就报警!”

说着,我拿出手机,点了110,随时准备拨打。

那几个买房的人面露不耐烦,直接走了。

我舅妈急了,追上去,“哎!林哥,嫂子,你们别走啊!”

很快,我舅妈便一脸怒火地走回来,显然是没挽回那几个人。

她二话不说,一耳光甩在我脸上!

“多管闲事的小贱人!大人的事,轮得到你做主吗?”

“你她妈的!”我忍不住了,扑上去就往她脸上抓!

好在我不是典型的当代脆皮大学生,平时也常锻炼。

所以勉强能暴打我舅妈这养尊处优的老阿姨。

“啊!救命啊!”

“杨琳,你快拉开你女儿!”

“姐,救我!”

她被打得苦苦哀嚎。

在我妈的支援下,才让她给逃了。

我妈也跟着她走了。

我在她们背后骂道:“再敢来我家,我见一次打一次!”

我去卫生间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势。

看着没什么问题,就是脸有点麻。

我又收拾了一下刚刚打架碰到的东西。

随后便去厨房,准备今晚的晚饭。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爸打来电话:

“小楠,是你接小雨回去了吗?”

我听到这话,顿时有点懵逼,“没有啊!我从学校直接回家了,没去接妹妹。”

“可我刚到学校,老师就说小雨已经被接走了。”

听到我爸这话了,我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赶紧解下围裙。

我洗了个手,在想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我想起我妈,赶紧打电话给她:“喂,我妹是不是被你接走了?”

“是!”

我妈刚说两句,电话就被舅妈夺过去,“我来跟她说。”

“李楠,你妹妹在我这里,我会给你一个地址,明天你一个人来。”

我听出了威胁的意味,咬着牙问道:“你绑架了我妹妹?”

“嘻哈哈哈!”

她大笑,“小雨她亲妈接她来舅妈这里玩两天,你报警也没用!”

我攥紧双拳,强忍怒火:“好,我明天会一个人过去。”

我舅这死赌狗,人死了,他老婆还在折磨我家人。

仗着我妈这个扶弟魔在,恶心了我这么多年,这次我不会再留情了!

晚上,安抚完我爸之后,我去找来之前那个讨债的表舅爷的电话。

“喂,表舅爷,我是李楠。”

“我要我舅其他债主的电话,特别是那天那个穿皮夹克的胖大哥的。”

“我妈还你的钱是我爸的,你要敢多嘴,我就找法院向你索回!”

“行,就这样!”

之后,我就分别打电话给那些债主。

我告诉他们,我明天能知道我舅妈躲在哪,让他们等我信息。

他们把我拉入债主群,让我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们。

10

第二天早上,我发信息给舅妈,问她地方在哪。

她给我发了个地址。

是城东开发区的新小区。

还挺远,我舅家原来的房子在城南。

我当即在群里发通知:

“地址我已经拿到了,在城东御水花园,你们想来的可以准备一下。”

“我自己先过去看看,确定人在,再给你们发信息。”

上楼,找到地方,我摁了门铃。

舅妈给我开门,出乎意料的是,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意:“小楠,来了?”

我有点懵逼,这货吃错药了?

一进去,发现里边竟然有几个生人坐在沙发上。

两个四五十岁的大爷和大娘看着像夫妻。

还有一个大块头,笑眯眯的,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

我妈端来一壶热茶,给他们续上。

“我妹妹呢?”

我没跟他们扯淡,直接开门见山。

我舅妈看了一眼我表弟杨杰,他便到房里把我妹抱出来。

“姐姐!”我妹一看到我,就哭出来。

我连忙过去,想接过我妹,结果却被我舅妈拦住。

“别急,小楠,先谈正事,你妹妹跑不了,放心吧!”

看着舅妈脸上那不怀好意的淡笑,我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什么事?”我故作镇定,问道。

“来,这边坐。”她带着我去到客厅,给我搬来一张椅子。

她又冲那几个人笑道:“张叔,张婶,你们看,这就是我外甥女!”

那俩人盯着我,上下打量,微笑地点点头。

我讨厌这种眼神,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商品一样被他们打量。

“满意吧?我早就说了,我外甥女很漂亮,你们赚到了!”

我舅妈笑道。

那大聪明也笑道:“漂亮,媳妇儿!嘿嘿……”

我这时已经察觉到他们在谈什么了,当即大怒:

“谁是你媳妇儿?舅妈,你在搞什么名堂?”

那“张婶”走上前来,笑呵呵道:“小姑娘,脾气还挺大!你妈和舅妈想把你嫁给我家大林。”

我怒怼:“你别信她们的话!她们两个脑子不正常!”

我妈和舅妈听到这话,顿时脸色阴沉下去。

不等我舅妈发作,我妈先走过来瞪了我一眼,“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呐?”

“你不知道,你有福了!大林家是开餐馆的,嫁给他以后,吃穿就不愁了!”

“他这么单纯,以后钱都归你管,到时候你妈我还得指望你帮衬一下呐!”

呵!

给我整笑了!

“把我嫁给个傻子,还说我有福?这是当妈的说得出的话吗?”

我直接怒怼。

那张叔张婶都面露不善。

我妈和我舅妈很尴尬,这下是彻底撕下脸皮了。

我舅妈指着我,冷笑道:“行,你可以不嫁,那我就让你妹嫁过去!”

“看你怎么选?”

我怒了:“你敢?你脑子被门卡了?我妹妹才几岁,怎么嫁人?”

我舅妈走到我妹妹身后,双手放在她肩膀上,道:

“呵!年纪小怎么了?可以先让张叔他们养着的,当童养媳呗。”

意识到她的威胁之意,我气得紧握双拳。

但很快,我就强行自己冷静下来。

我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既然要我嫁人,那就先坐下好好聊聊吧。”

我坐回到座位上,拿出手机,在债主群里发了楼层和房号,让他们赶来。

随后,我就跟那家人聊起家常来,互相问了些问题,加深了解。

聊着聊着我顺势把妹妹牵回来,说道:

“你们也看到了,我妈这边靠不住,就算我结婚了,我还得照顾我妹妹。”

“没关系,我们理解的!”

聊着聊着,我又看了看群里,黑皮夹大哥柳华强@我:

“李楠,我们到70门口了。”

我快速回复:“行,按门铃,我给你们开门。”

说着,我突然抱起妹妹,往门口走。

“李楠,你干什么?”我舅妈面色一变,尖声问道。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我立马打开。

柳华强带着一堆人冲进来。

我冲柳华强点点头,就抱着妹妹出去了。

很快,屋里就传来争吵的声音。

没多久,又传来凄惨的尖叫声。

张叔张婶也带着傻儿子跑出来了。

他们非常惊恐,颤抖着手摁电梯,电梯一到,就立马跑进去。

我带着妹妹,从楼梯下去,交到我爸手里。

没错,我可没那么傻,真的自己一个人来,这简直是羊送虎口。

我叫了我爸在楼下接应我,有什么意外也能及时来救我。

突然,我看到那个债主群里有新消息,我点进去一看。

“出事了!柳华强被杨家人捅死了!”

我傻眼了,赶紧冲回去看看情况。

门没关,我透过虚掩的门,看到刘华强躺在地上,身下是一片血泊。

我表弟杨杰拿着一把水果刀,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惨白。

我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开启摄像头。

我妈抢过杨杰手里的刀,擦了擦上面的指纹,放到柳华强手里。

“小杰,弟妹,你们记住了,警察问起的时候,你就说是柳华强闯进来行凶,他不小心捅到自己!”

我妈脸色很难看,但又搁那强装冷静。

我舅妈还在那哭,我表弟整个人都是心神未定的样子。

我妈又收拾了一下现场,让我表弟去换身衣服。

不过,警察突然赶到了,应该是之前那些债主报的警。

舅妈和杨杰慌慌张张的,我妈就先跟警察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然而,当警方问到我舅妈和杨杰时,他们都一口咬定是我妈捅了柳华强。

我妈当场傻眼了。

警察叔叔马上让另外的同事立马比对刀柄上的指纹信息。

结果发现,真的是我妈的指纹。

我妈这傻叉,之前顾着给他侄子擦掉指纹,把自己的沾上去了。

我妈难以置信地看着舅妈他们:“你们,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舅妈和杨杰有点心虚,不敢看她。

我舅妈哭着说道:“姐,你就认了吧!”

我妈脸色惨白:“你,你让我认了?这可是杀人,要偿命的!”

虽然我妈是个傻叉,活该,但不代表我想放过舅妈和表弟这俩坑我的狗东西!

我叫来一个警察,把我刚刚的录像给他看。

并交代了我知道的事:

“人应该是杨杰母子杀的,死者是他们的大债主,一直在找他们。”

“当时还有其他债主在场,你们可以找那些人问问情况。”

“至于我妈杨琳,就是个傻叉,现在已经傻眼了,你们看着处理吧。”

警察叔叔看着我,也愣住了:“不是,你们真是母女关系吗?”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看上去我很不尊重我妈。

对此我懒得解释。

凡是知道我妈那些行为的人,都会明白,我骂她傻叉都算轻的。

那个警察进去,跟他同事沟通了一番之后,公布了他们知道的真相,并说要继续调查。

舅妈和杨杰都涉嫌杀人,直接逮捕了。

我妈也因为破坏犯罪现场被带走了。

我妈对此倒是没啥反应,她还在纠结我舅妈污蔑她的事。

她冲我舅妈质问:“我们是一家人,你们怎么能陷害我?”

我舅妈也不装了,直接撕破脸,冷笑道:

“谁跟你是一家人?我跟我儿子才是一家人,你和你女儿,都是扫把星!”

“要不是你女儿正月理发,我老公会出车祸吗?”

“要不是你老公不答应还钱,我们至于被债主追上门来吗?”

我妈则好像崩溃了,嘴里一直喃喃着: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啊!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警察又找了其他之前在场的债主们了解了情况,确认是杨杰母子合伙杀人。

杨杰被判了无期,我舅妈被判了0年。

至于我妈,则因为毁灭证据、破坏犯罪现场,被判了两年六个月。

非常好,他们在牢里还能继续做他们的一家人!

由于我妈犯罪坐牢了,我爸跟她离婚就更容易了,直接起诉离婚,法院很快就准许了。

我爸换了个外地的工作,卖了那房子。

我和我妹跟着父亲搬到外地去了,免得以后还会被我妈缠上。

后来,我去看了一次我妈,通知她,我爸起诉离婚被法院准了。

她还质问我:“为什么要跟警察举报,导致你表弟被判刑?”

我冷笑:“我说实话还有错了?再说,那天一堆人在场,你想担下罪责是不可能的!”

我妈依旧埋怨:“你不提供证据,说不定警察就查不出来……”

“够了!杨琳,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啊?”

“杨杰母子俩都那么对你了,你还想给他们抵罪?你这么想死啊?”

我怒喷她,有时候我都无法理解,这世上怎么会有我妈这样的人?

她哭着说:“你舅走了,杨杰是我杨家的独苗,我能不帮他吗?”

“做姐姐的就要为弟弟遮风挡雨啊!”

我大受震撼!

不想再跟我妈这种脑子不正常的人有任何交流了。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当没了这个妈。

她服刑完了之后,爱还债就接着还吧,反正我是不想管了。

以后,我就跟我爸和我妹相依为命了。

小说《我妈是极品扶弟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8日 22:40:39
下一篇 2024年3月28日 22:4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