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绝症的前男友(谢景流无)热门小说免费阅读_完结小说免费阅读得绝症的前男友(谢景流无)

《得绝症的前男友》,是网络作家“谢景流无”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圣诞节当晚,老公替别的女生戴围巾的视频冲顶热搜。引得网友热议,说他们才是现实甜宠剧。看着视频里眼神宠溺的老公,我一点也笑不出来。直到我们离婚几月后,他突然打电话找我,求我复合。“说完了吗,说完我挂了。”……

得绝症的前男友

小说推荐得绝症的前男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谢景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谢景流无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圣诞节当晚,老公替别的女生戴围巾的视频冲顶热搜引得网友热议,说他们才是现实甜宠剧看着视频里眼神宠溺的老公,我一点也笑不出来直到我们离婚几月后,他突然打电话找我,求我复合“说完了吗,说完我挂了”1我刷到了那个视频,就在圣诞节当晚谢景流前一秒还在微信里向我道歉今晚加班,承诺以后补偿我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这个被顶上热门的视频里以他人男友的身份…

在线试读

2

我慌乱地熄灭手机屏幕,不去看就装作没有发生,一些过往的记忆逐渐浮现出来。

和谢景流结婚前一晚,他的表现便有些不对劲。

半夜我被噩梦惊醒,发现阳台门没关严,细微的冷风穿过缝隙偷偷钻入房间。

我披上睡衣去关阳台门,却看见谢景流身形单薄立在冷风中,面目在黑暗中模糊不清。

他在跟别人打电话,以一种我陌生的卑微神情。

隔着厚厚的阳台玻璃,我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能从他翕动的薄唇上分辨模糊不清的两个字。

“等我。”

我不知道他在恳请谁等他,只觉得对面大概是拒绝了他。

因为谢景流的神情很快变得悲怆,痛苦之色溢满眉间。

那一瞬间,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通话的最后,谢景流泪流满面。

挂断电话后,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伏在栏杆上痛哭。

而我,静静地站在远方看着他,心不知为何感到一阵抽痛。

当时的我并没有多想,夫妻之间即使再怎么亲密无间,有些秘密也很正常。

谢景流既然因过往而痛苦,我便不会再去触碰他的伤疤。

只要我坚持用爱与温暖抚慰谢景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时间久了,伤疤会自然脱落的。

而今往事重提,视频里谢景流幸福的笑容和当年阳台上那个失落消瘦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我才发现,我错得离谱。

解铃还须系铃人。

谢景流身上的伤疤也只有当年那个亲手烙下的人才能疗愈。

从始至终,作为局外人的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晚上,谢景流下班回来,给我带回了甜点。

我之前偶然提过一嘴,他便记在了心里。

“我排了老长的队呢。”

谢景流目光灼灼望向我,满眼写着“快夸我”。

我却一眼认出,这正是视频里的那家店。

盒子上logo和视频背景甜品店的logo如出一辙。

视频里,谢景流和顾婉在这家甜品店的彩绘窗前牵手,依偎,亲吻。

我麻木地挖了一口蛋糕塞进嘴里,谢景流期待地看着我。

“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

我勉强笑了笑,口中却尝到近乎苦涩的味道。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情绪不高,谢景流沉默一瞬,小心翼翼开口。

“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我沉默抬头,直直盯着谢景流。

谢景流愣了一瞬,没有想到我会抬头与他对视,片刻后眼神飘忽起来。

“看来是我让老婆大人不高兴了。”

谢景流勉强笑了笑:“不知我做错了什么,还请老婆大人指正。”

望着眼前谢景流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疲惫。

为什么有人可以刚刚和别的女人你侬我侬,现在又对我做出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

和谢景流结婚多年,我第一次觉得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

晚上睡觉前,我听着谢景流洗澡的声音,近乎自虐地把那个视频翻来覆去地看。

看了不知道多少遍后,水声停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眼疾手快把视频关掉。

一双湿漉漉的手环上我的腰,背后贴近冒着热气的胸膛。

谢景流俯下身子,亲昵地跟我咬耳朵。

“老婆,之前惹你不高兴了,今晚让我来赔罪。”

动作很熟悉,是已经做惯了的。

视频里,他也是像这样将顾婉拥在怀里。

我不愿再想,挤出了个哈欠。

“今天太累了,先睡吧。”

我扒拉开谢景流的手臂,自顾自盖上被子睡去。

谢景流见状也没有再坚持,向我道了晚安后在我身旁躺下。

睡意渐重。

意识蒙眬间,我听到身旁传来一声叹息。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以前。

父亲又喝醉了酒,对着我拳打脚踢,母亲背对着我,语气失望。

“薇薇啊,你做错了事情就是要受罚的。”

“你爸爸也是为你好,你就不要再顶撞他了。”

……可是,那只花瓶根本不是我打碎的。

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来,鲜血溢满了喉咙。

终于,父亲打累了。

他打了个酒嗝,晃晃悠悠回房间。母亲冲上来查看我伤势,我一把推开她跑出了家门。

离家出走的我碰到了在公园踢球的谢景流。

在听完我的悲惨经历后,他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站起来,朝我伸出一只手。

“来我家吧。”

谢景流诱惑我:“我奶奶脾气可好,从不打人,而且她烧的糖醋排骨可好吃了。”

鬼使神差地,我把手放在他掌心。

他的掌心很暖,有一股让人安定的力量。

我抬起头,谢景流狡黠地笑了笑,趁我没反应过来,攥紧我的手拉着我一路狂奔。

最终,停留在一座带花园的小别墅前。

“奶奶,我给你拐了个孙女回来。”谢景流扯着嗓子大叫。

“小兔崽子,鬼叫什么!”

里面的人挥舞着铲子开门,看见满脸青紫的我一愣,很快反应过来。

“还杵在外面干什么,不知道进门啊。”

谢景流欢天喜地地拉着我进门,给我上药,和我一起吃饭。

饭桌上,谢景流奶奶没有询问我的来历,只是默默给我夹菜,顺便把谢景流挑出去的青椒重新放回他碗里。

就好像,我一直是他们的一分子。

只是在临走前,她拉住我:“记得路吧?”

“以后挨打了,就上这儿来。”

后来,我一挨打就会跑到谢景流家。

谢景流给我上药,换绷带,动作越来越熟练,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近。

就在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下去时,我父亲去世了。

在一个雪夜,他喝醉了酒跑到马路上被撞死了。

母亲麻木地收拾好他的遗体,带着我改嫁他人。

继父对我不算好,也不算差,至少不会在喝醉酒后动辄对我拳打脚踢。

我似乎失去了去谢景流家的理由。

我开始绞尽脑汁地想一个新的理由,白天也想,做梦也想。

还没等我想到,谢景流便找上门来。

他是来跟我道别的。

谢景流的父母为他择好了学校,以后他就要去A市上中学。

临走前,谢景流送我一只装有纸船的玻璃瓶:“好好学习,我在A中等你。”

谢景流走后,我把纸船摆在床头,每当深夜读书快要坚持不下去,我就会抬头看一眼那只纸船。

仿佛谢景流就在海的另一边,等着我乘着小船与他相会。

中考结束后,我成功考上A中。

再次见到谢景流是在学校社团的招新会上。

为了谢景流,我加入了不感兴趣的围棋社。

谢景流瞥了我一眼,公事公办递上申请表:“同学,在这里签字。”

我签好字,他收回申请表,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这个可笑的约定,只有我当了真。

梦醒后,枕边早已没有了谢景流。

一摸床单,还是冰凉的,谢景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我下意识掏出手机,点开微信。

半个小时前,顾婉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说肚子有点疼,某人急得不行,半夜开车赶过来非拉着我上医院。”

“结果只是吃撑了,医生给开了健胃消食片。”

“这下又要被某人当成小孩训了。”

文案的最后,是一张俏皮可爱的狗狗哭泣表情包。

我几乎可以想到,顾婉说这些话时似娇似嗔的语气。

心中一股戾气翻涌,我突然感觉到下腹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颤抖着拨打谢景流电话,打了好几遍没人接。

最后一次拨通了,接电话的人是顾婉。

“小景在洗澡,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的吗?”顾婉语气轻快开口,背景是哗啦啦的水流声。

我突然失去了说话的欲望,一言不发挂断电话。

在意识陷入黑暗的前一秒,我拨通了急救电话。

再次睁开眼,我看到坐在床边的谢景流。

和以往意气风发的他不同,如今的谢景流多了一丝憔悴,眼下带着青黑,脸色苍白。

他倚靠在墙上,双眼紧闭,眉毛皱起,似乎是陷入了一个不太美好的梦。

我想要拿桌上的水杯,动了动手却发现手被他紧紧握住,像是怕我逃脱的力度。

察觉到我的动作,谢景流睁开眼睛。

看到我,谢景流先是下意识露出一个讨好的笑,随后开始自责。

“都怪我粗心,连老婆大人怀孕了都不知道。”

“老婆你放心,医生说了只是孕早期正常生理现象,吃了药就好了。”

“你以后少下床走动了,有什么事就吩咐我。”

“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的。”

这些话很令人感动,只可惜我不会再相信了。

谢景流给我削了个苹果,我吃了半个没胃口,有些累了准备睡觉。

一觉醒来,谢景流又不在身边。

这一幕太过眼熟,我几乎要笑出声来。

我突然有点想上厕所,因为是深夜不想麻烦护士就自己提着吊瓶走出病房。

走出病房外,我发现走廊角落里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谢景流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从语气上听出他正和对面的顾婉激烈争吵着什么。

顾婉泪流满面,想要去握他的手却被他猛地拂开。

这个动作刺激到了顾婉,顾婉浑身颤抖,不可置信地望向谢景流,沉默几秒后终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对着即将转身离开的谢景流,顾婉凄厉喊道:“你以为这些年来我就过得很好吗?”

“和你分开的那些年,我没有一刻不在后悔。”

“要是当年能勇敢一点,要是被关起来的时候我能早点逃出去,是不是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谢景流动作一滞,不可置否回头。

顾婉哭着上前一把抱住他,啜泣着不停碎碎念。

这次,谢景流没有推开她。

从顾婉破碎的字句里,我拼凑出了一个未得圆满的爱情故事。

谢景流当年约顾婉私奔,顾婉却没有如期而至。

灰心丧意的谢景流以为顾婉是不愿放弃优渥的生活,只能失魂落魄地向现实妥协。

谢景流不知道的是,顾婉在逃离前夕被她母亲软禁,好不容易偷到钥匙逃出去发现谢景流早已离开。

青梅竹马,就此远隔天涯。

故事的最后,解除误会的男女主紧紧相拥,缠绵拥吻。

而此时,我如同一个路人甲,在角落见证他们的爱情。

我想要转身逃离,却踩到地上的塑料纸。

窸窸窣窣的微弱声响如同惊雷般炸响,二人不约而同看向我的方向。

谢景流有些惊惶失措,很快又变得平静。

顾婉躲在他身后,朝我得意地笑。

“薇薇,你听我说,我们是…”谢景流一手护着顾婉,着急开口解释。

只是我再也不想听了。

“谢景流,我们离婚吧。”

谢景流最终没有挽留。

商议离婚时,谢景流给了我一份条件优渥的离婚协议,他名下的诸多车辆和房产都转到我名下。

我没有推辞,爽快签下名字。

一旁的顾婉露出鄙夷神情,我没有理会。

和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不同,我只是个俗人。

钱和人,我总得抓住一个。

和谢景流离婚后,顾婉的朋友圈发得越来越勤。

昨天是去斐济潜水,今天是打卡米其林三星。

从文字的痕迹中可以窥见他们恩爱的点点滴滴。

在谢景流和顾婉满世界蜜月时,我重新返回了职场。

一切都似乎走上了正轨,爱情故事里的男女主误会解除happyending,而我作为路人甲,在误入谢景流的人生多年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我开始加班加点工作,一年三百六十天奔赴世界各地谈业务,为了一桩订单把嘴皮子磨破。

我开始很少想起谢景流,偶尔加班到深夜,顾婉的朋友圈跳出一条,显示她和谢景流又去了哪里冲浪或者哪家餐厅打卡。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恍惚记起谢景流的存在。

又过了几个月,顾婉的朋友圈发喜讯说她和谢景流准备订婚了。

我突然惊讶地发现,谢景流的脸已经在我的脑海模糊了。

犹豫片刻,我在底下一众评论里跟了一句“新婚快乐”。

顾婉很快回了一句:“谢谢。”

在确认我无意和她争谢景流后,顾婉的态度也不再咄咄逼人。

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我和顾婉有了业务往来合作,彼此之间的关系倒也算得上融洽。

这个小小的插曲过去后,我重新投入繁重的工作。

我原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地过下去,直到顾婉和谢景流结婚前一晚,顾婉发了个朋友圈,配图是自己哭得红肿的双眼。

“原来念念不忘,也不一定有回响。”

我正诧异,谢景流破天荒给我打了电话。

我不想接电话,谢景流就坚持不懈一直打,好像我不接他就不会放弃。

这副犟种的样子,倒很像他喝醉酒的模样。

我只好接了电话,对面是谢景流带着哭腔说顾婉骗了他。

原来,他无意间听到顾婉和母亲讲话,洞悉当年真相。

那年顾婉本来要跟他私奔,顾婉的母亲坚决反对。

理由是,她一个锦衣玉食的教养姑娘,跟了谢景流必定吃不了苦头。

顾婉不服气,顾母就把她的卡全都停了。

顾婉勉强借钱租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间小破旅馆,正满心做着和谢景流私奔以后的快乐日子的梦。

一只蟑螂爬过她的拖鞋,顾婉吓得惊声尖叫,飞奔着逃回了家,再不敢提什么私奔。

这次和谢景流重归于好,也只不过是眼见谢景流公司有了起色。

她家里产业出了问题,资金周转不过来,正急着找个人贴补。

我默默听完谢景流的絮絮叨叨,淡淡道:“说完了吗,说完我挂了。”

谢还没反应过来,我一把挂掉电话。

谢景流,你自己选的路,自己咬着牙走下去。

和顾婉分开后,谢景流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开始对着我死缠烂打。

他开始在微信上向我报备生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分享给我。

有时是工作中的喜人进展,有时是窗外一株开得正好的樱花。

这个场景很熟悉,以前也曾经发生过。

只不过那时对着屏幕满心喜悦分享的人是我。

而那时的谢景流往往只是淡淡回一句:“知道了。”

如今,面对着谢景流骤然爆棚的分享欲,我平静敲下:“不感兴趣,不用发给我。”

被拒绝后,谢景流很快改变了策略。

不喜欢发朋友圈的谢景流开始发朋友圈,内容仅我可见。

我有睡前刷朋友圈的习惯,刷到了会一视同仁点个赞。

一时间,彼此倒也相安无事。

有时,谢景流喝醉了酒,深夜给我打电话,低声哀求。

“薇薇,我们真的不能再回到从前吗?”

我骂他神经病,大半夜扰人清梦。

第二天谢景流酒醒,依旧像是没事人一样在朋友圈里发着只有我一人可见的日常。

我生产的时候难产,谢景流在门外守了一天一夜。

我从手术室里出来,谢景流第一个扑上来,眼里满是血丝。

注视着我苍白的脸色,谢景流执着我的手,泣不成声。

我试了试把手抽出来,却最终因为脱力而失败。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身体渐渐康复。

等到了我能正常生活,工作的时候,谢景流给我发了一张温泉山庄的广告图。

“薇薇,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我懒得戳破他的心思:“不感兴趣。”

谢景流居然开始撒娇:“薇薇,你就当是陪我去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轻哧:“我为什么要陪你。”

谢景流故作深沉:“因为我生了很严重的病,临死前就这一个愿望。”

我不由得有些好笑,因为这是我以前用惯了的借口。

以前和谢景流在一起的时候,每当我想要吃什么路边摊上的油炸食物时,谢景流总会以不健康的理由拒绝。

那时,我便会撒娇扮可怜:“求求你了,我生了很严重的病,临死前就想吃这一口,拜托了拜托了。”

如今,谢景流也学会了这套,对着我哀求:

“拜托了,求求你。”

温泉山庄最终还是没有去成。

我对谢景流心软过很多次,这一次,我不会再为他所动。

只是我没想到,谢景流说得是真的。

一个月后,谢景流的家人通知了我谢景流的死讯。

在我快要生产那段时间,谢景流查出癌症晚期。

为了不让我担忧,他一直强撑着不告诉我。

谢景流的家人带给我一串手串,据说是用谢景流的骨灰烧制成的。

根据谢景流的遗嘱,他把他名下所有财产和这串手串留给我。

我最终没有拒绝,戴上了这串手串,一个人跌跌撞撞把孩子抚养长大。

慢慢地,孩子上了小学,中学,大学,我也渐渐淡忘了谢景流的模样。

只是偶尔午夜梦回,摸到手上的手串,会想起他还留给我一只小白船。

它就摆在最顶端的书架上。

完。

小说《得绝症的前男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8日 22:40:10
下一篇 2024年3月28日 22: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