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江沫马六)全文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在哪看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江沫马六

小说《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是作者“仙仙竹子”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江沫马六,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八岁离家的江沫没想到在她十七岁那一年还能穿回去,等她再睁眼时,她就已经回到了江家。她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穿回去的,即便如此,她也坚持去寻找真相,揭开谜团!只是在这途中,她意外的发现了一只……鬼?此后,江沫的身边总是缠着一只鬼……丞南不乐意了,“什么缠着,明明是她缠着他。”哦,忘了说,这鬼自恋得很,彻彻底底的打破了江沫对鬼的认知!江沫:“你开心就好。”虽说这鬼自恋,但无形中也给了江沫很多陪伴,对于他时不时的欠揍,江沫意外发现,她竟然这么能忍?!丞南:“告白这种事,必须是她来,她肯定喜欢他!”只是他左等右等,有一天,江沫竟然夸了别的男人!丞南坐不住了,她不会不喜欢他吧?!丞南:“你为什么夸别人?!”江沫:“???”她什么时候夸了?丞南:“还不承认!渣女!”江沫:“???!”…………某一天,丞南堵住了她,脸上尽是别扭,“你听好了!我……我只说一次,我……我……我喜欢你!”虽别扭,但坚定。江沫笑了“丞南,我把我的姓赠予你可好?以后,我便是你的家人,永远爱你。”“好……”自此,他叫江丞南……是庇佑,也是救赎。…

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

完整版古代言情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江沫马六,是网络作者“仙仙竹子”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江沫:“那……有没有可能是客人取下来然后伙计忘记重新放上去了……呢?”她这话说的一点信心也没有,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询问。只见掌柜摇摇头,“店内饰品都由小的一一过目,从来没见过这个玉佩,何况这种材质的玉佩并不多见,小的若是见过,绝不可能忘记。”他指了指玉佩的挂绳“这里略微磨损,证明有人佩戴过此枚玉…

在线试读

众人都散了,店内掌柜才姗姗来迟,到江沫和马六面前的时候他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

掌柜:“实在对不住,家中内人生病了,这几日都在家中,望马掌事见谅。”

他先向马六鞠了一躬,而后用袖子擦了擦额头。

马六也向掌柜回了一礼。

“这位是江家小姐。”

他向他介绍江沫。

掌柜不愧是掌柜,即使惊讶,也并未表现出来。

“江小姐。”

他也向江沫行了一礼。

江沫:“不用如此客气的……”她虽然没有之前那么不适应,但总归在21世纪生活了那么久,还是很见不得这种规矩。

于是她赶忙把手中玉佩给掌柜。

“这枚玉佩给我包起来吧。”

掌柜双手从江沫手中接过玉佩,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为难道:“江小姐,这枚玉佩并不是小的店内的饰品啊。”

“啊?

可我就是从你们店的桌子上拿的……”江沫卡住了,她是说玉佩怎么会出现在桌子上呢!

不会是其他人不小心落下的吧?!

……果不其然,掌柜道:“小的店内的饰品全都是悬挂在房梁上的,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放在木桌上的。”

江沫:“那……有没有可能是客人取下来然后伙计忘记重新放上去了……呢?”

她这话说的一点信心也没有,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询问。

只见掌柜摇摇头,“店内饰品都由小的一一过目,从来没见过这个玉佩,何况这种材质的玉佩并不多见,小的若是见过,绝不可能忘记。”

他指了指玉佩的挂绳“这里略微磨损,证明有人佩戴过此枚玉佩不下五个月。”

江沫一看还真是,顿时心如死灰,“那好吧,可否请掌柜帮我一个忙?”

掌柜:“小姐是想让小的留意玉佩的主人吗?”

江沫连忙点头,这掌柜,实在是太聪明了!

“若有人来拿玉佩,请掌柜多加留意,多谢!”

她开心的道谢。

掌柜答应了下来。

等知道这玉佩是谁的之后,她就去找他协商,看能不能买下来,信封的秘密,目前就只能靠这个线索了!

江沫:“马六,我们……”走字还没出口,便被一道声音打断。

“不用等了,小爷来了。”

转眼间,店内又多了两个人。

江沫:??!

一个成熟高冷,一个……嗯,看着高冷不好惹。

看着高冷不好惹的那位抬了抬下巴,眼睛都要盯着天花板了,“喂,女人,还不快点把玉佩还给小爷。”

江沫嘴角抽了抽,好中二的发言。

旁边那人似乎也有点看不下去,默默抬手盖住了眼睛,还轻轻摇了下头,仿佛在说没眼看没眼看。

江沫:“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呀,有证据证明这是你的吗?”

薛沐洋冷哼一声:“小爷的就是小爷的,要什么证据!”

江沫强压住笑意道:“那可不行,别说小爷,就算大爷来了都要拿出证据才可以的。”

薛沐洋脸涮的一下就红了,气红的,从小到大,除了他家老头,娘亲,哦,还有他哥,就没有人和他这样说过话!

真是……气死他了!!

“你……我……!

这白兰佩是我哥的!

要不是我过来玩的时候不小心把它落下了,怎么会到你的手上!

哼!”

他气的都忘记说小爷了……白兰佩……江沫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一旁许久没说话的马六突然说道,“白兰佩?!

那不是只有木京城贵族才会有的东西吗?

敢问二位是否来自木京城?”

薛沐洋挺了挺胸,刚要说话,就被旁边男子捂住了嘴,“唔……唔……”林三平静道,仿佛没有看到薛沐洋的挣扎。

“还请诸位不要告知他人”哦哦,这是承认了。

江沫悄悄问马六木京城又是什么地方?

马六还未说话,从林三手里挣扎出来的薛沐洋就接住了江沫的话:“木京城可是这天底下最大的地方,天底下各种好玩的好看的都在那里!

小爷我自小在那长大,唉,玩都玩腻了……”他要是有尾巴,江沫估计现在都快翘上天了。

既然是来自木京城,又知道这玉佩的名字与来历,十之八九这玉佩就是他们的了。

可……江沫犯了难,这玉佩这么珍贵,还是贵族专有,他们能卖给她吗?

她又买得起吗?

薛沐洋见江沫还不将玉佩还给他,忍不住催促,“喂,你还要看多久,快把玉佩还给我。”

江沫:“……”江沫:“这个,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可不可以答应。”

薛沐洋:“不行!”

江沫:“……”她都还没说是什么呢。

江沫:“为什么啊?”

薛沐洋:“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

把玉佩拿来吧。”

江沫还想努力一把,被薛沐洋制止了。

薛沐洋:“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是不是不想给?!

林三,快把玉佩拿过来,我哥还在等我们呢。”

江沫:“…………”林三:“…………”林三叹了口气,对江沫说:“姑娘,把玉佩拿过来吧。”

江沫只好走近一点,把玉佩交给薛沐洋,几乎在江沫靠近他的一瞬间,林三的手悄无声息的移到了腰间的剑柄上,但凡江沫有异常,他随时都会拔剑。

这个动作只有在近处的江沫看清了,但她并没有在意。

她在意的是,原来这个小屁孩这么矮,还没她高呢!

薛沐洋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要是知道,估计会被气的上蹿下跳,七窍生烟!

拿到玉佩的他转身就想走,却听见江沫对林三说道:“那枚玉佩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不知大哥你可不可以帮我问一下这玉佩的主人,借我几日可以吗?”

江沫又补充道:“如果愿意借我,日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求你了……”林三:“这……”薛沐洋首接生拉硬拽把林三拖走了,嘴里还振振有词:“就她?

还帮忙呢,林三你不可以帮她听见没有!

这个女人太讨厌了!”

江沫:“……”头一次想把一个熊孩子揍一顿。

马六见他们走了,忍不住问江沫:“小姐,你为什么要那枚玉佩啊?”

江沫心累极了,“路上我慢慢和你说吧,唉。”

马车慢慢驾驶着,周遭的景色不断变化……“小姐是说,那枚玉佩和小姐之前失踪有关?!”

马六听完江沫的话,忍不住惊呼。

江沫:“也可以这么说。”

马六:“那怎么办?

他们……也不像是会借的样子,白兰佩过于珍贵,有些贵族还将它当做传家宝呢。”

江沫更苦了,这么珍贵,要她也不借啊,唉。

赵府。

“爹~你不知道女儿刚刚受了多大的委屈!

还有紫云,都被人打了!”

赵佳禾撅着嘴,委屈地向她爹赵雷哭诉。

外人都知道,赵雷平常十分宠爱赵佳禾,不管她犯了什么事,最后都由赵雷来摆平。

赵佳禾心里也十分清楚,在行事上越发嚣张,几乎没有人敢和她对着干。

听见自家宝贝女儿的话,赵雷一下便怒了。

“禾儿快告诉爹,是哪个小子给你气受了,爹去宰了他!”

赵佳禾心里高兴,面上却越发委屈,“爹爹,女儿本来在挑选玉佩,好不容易看见一块极好的玉佩想要买下来送给爹爹,但是有一个人也看上了,不但抢了玉佩,还打了紫云……听她说是江府回来的小姐,我也不敢再……”赵雷:“江家小姐?!

她回来了?”

他从中抓住了这个信息。

赵佳禾愣了愣,她没想到她爹先问的是那个女人!

赵佳禾:“爹~”赵雷:“好女儿,告诉爹,真的是江家大小姐?”

他罕见的没有理会赵佳禾的撒娇。

赵佳禾垂眸掩下不甘,心中无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是的。”

赵雷:“可有凭证?”

赵佳禾咬了咬唇,道:“江府的掌事说的…………爹你不知道,她性情很坏的!”

赵雷的态度一改从前,“好女儿,玉佩给她了就给她了,下次爹爹再送你一个更好的,哪天准备一下,去江府恭贺恭贺吧。”

赵佳禾没想到一向宠爱她的爹爹这次竟然都不偏向她了。

她咽不下这口气!

赵佳禾:“爹!

我……”赵雷:“好了,不要再说了,这次的事也有你的责任,江小姐从来没见过你,怎会针对你?”

赵佳禾无言,气哄哄的走了,自顾自的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

赵雷见她这样,也不像以前那样哄她,吩咐下人去准备去江府的东西,而后就去了账房。

房内,赵佳禾见她爹没有来找她,气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拂在了地上,紫云不敢吱声。

“为什么所有人都偏向她?!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挂了一个小姐身份就可以耀武扬威了?!”

左右只是一个女人,怎么毁了一个女人,她可有太多办法了……赵佳禾嘴角微勾,她爹不帮她,她就自己来。

赵佳禾有什么心思江沫完全不知道,也根本不会想到赵佳禾会这么在意玉佩一事。

马六嘴里叭啦着“小姐,下次遇到事你脾气不要这么好,这要是我没来,你不就被别人欺负了去嘛!”

江沫:“可不是你说的不要去招惹其他西家的人嘛。”

更何况她也没有完全吃亏。

马六:“哎呦我的小姐,我说的是不要主动啊,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还能站着挨打吗?!”

江沫笑着应着,她看向马六,又朝他竖了个大拇指“马六,你真帅!”

她想到他可能听不懂,又补了句,“夸你威风的意思。”

马六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小姐夸他了,骄傲着呢!

“多谢小姐!”

小说《怎么又又又碰见你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2:33:06
下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2:3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