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玉梦曦恒慕惟清在哪看免费小说_最新推荐小说浮玉梦(曦恒慕惟清)

古代言情《浮玉梦》是由作者“慕颜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曦恒慕惟清,其中内容简介:曦恒再睁开眼时,不由得心里感叹,这都没死成?到底是祸害遗千年啊!费了老大劲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便看到素日里高贵冷艳的禁欲仙君红了眼眶,这这这…她这才刚醒来,可没对他做什么啊!!常华:稀奇,我以为你都死透了,居然还能活过来。曦恒:…稀奇,没想到我一觉醒来你袖子都玩断了沐羽捂着脸,仰天长叹:丢人啊!魔尊曦恒活过来了,这消息迅速传遍六界,麻烦事接踵而至,而当年隐秘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

浮玉梦

浮玉梦》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曦恒慕惟清,《浮玉梦》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语罢,看着流樾。流樾感受到不善的目光唯唯诺诺道:“二位放心,今日之事我只当做没听到。”曦恒似笑非笑望着她,徐徐走近挑起流樾的下颚,流樾睁圆了眼睛:“曦恒!这里是鬼界!”曦恒掐紧流樾的下颚,徐徐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鬼界,可苍济不也下令,鬼界之人,见我如见他吗?”“苍济己经死了!”流樾咬牙切齿道。…

阅读最新章节

酒馆内“唉你们听说了吗?”

“怎么了怎么了?”

“听说陛下派人将青丘的公子引到了鬼界,还打碎了鬼界圣女的清樽盏。”

“哎呦,不就一个清樽盏吗?

鬼界圣女不会如此小气吧!”

“哎呦,这可不止是清樽盏的事,你知不知道这清樽盏能养魂,听说,里面养的是鬼界前任太子苍济的魂!”

曦恒失手打翻了茶盏,滚烫的茶水溅了她一身,她却毫不在意,快步走向那人身旁拽住说话那妇人的胳膊:“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清樽盏里养的是谁的魂?”

妇人“哎呦”了一声被吓的都有些结巴:“养,养的是鬼族,鬼族前任太子苍,苍济的魂。”

“轰”的一声,曦恒只觉得脑子好像要炸开了一般,慕惟清付完钱后连忙追了出来:“曦恒,你冷静些…”冷静,这让她如何冷静,她与常华苍济乃八拜之交,更何况苍济为她而死,连临死前心心念念惦记的都是她的安危,曦恒冷静不了也不想冷静!

慕惟清深呼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心里的酸意,掐了个诀将她湿掉的衣服弄干,最终还是妥协道:“我陪你一起去。”

鬼界圣女殿内流樾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位,露出迷惑的神情:“二位这是…?”

曦恒连忙问:“清樽盏内养的是谁的魂?

是苍济的吗?”

流樾抿了抿唇,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曦恒了然的阖着眼睛握紧了拳头:“好,好好好,又是妖族!

好一个妖连镜!”

曦恒一连说了几个好,足以证明她的气愤程度,慕惟清有些心疼的拉过曦恒的手腕,摊开她的手掌,月牙状的痕迹赫然出现在眼前。

就这么放不下苍济吗?

如果苍济还在,那还会选他吗?

针扎似的疼痛自心脏处蔓延开,连手指都在密密麻麻发痛。

慕惟清按下内心的酸涩:“曦恒,妖连镜毕竟是现在的妖界之主…”曦恒知道,若是妖连镜死于她手,六界势必再起战争,可苍济…流樾状作着急上前一步:“不可,虽然我也恨妖连镜,可妖连镜次子野心勃勃,若是妖连镜一死,次子上位六界势必动荡,鬼界如今内里空虚,实在禁不起又一次的大战了…”曦恒眼前一亮,是啊,他还有孩子,他也并非要死于我手啊!

慕惟清别有深意的看了流樾一眼,随后道:“我会去安排人放出流言,妖王即将册封大皇子为太子,也会去找人协助他,且看这二皇子何时动手罢。”

曦恒点头:“届时等妖连镜一死,就出兵讨伐这位二皇子。”

语罢,看着流樾。

流樾感受到不善的目光唯唯诺诺道:“二位放心,今日之事我只当做没听到。”

曦恒似笑非笑望着她,徐徐走近挑起流樾的下颚,流樾睁圆了眼睛:“曦恒!

这里是鬼界!”

曦恒掐紧流樾的下颚,徐徐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鬼界,可苍济不也下令,鬼界之人,见我如见他吗?”

“苍济己经死了!”

流樾咬牙切齿道。

“是啊,苍济己经死了,那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杀了你,凭借苍济的余威,你们鬼君会不会草草了结此事?”

流樾不敢说话,确实,现任鬼君乃是苍济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而自己只不过是个随时都可以替代的圣女,若不是因为自己还有点用,圣女早就换人了,若是曦恒在这里杀了她,也确实不会怎么样。

曦恒看着乖顺下来的流樾,甩开了她的下巴:“若你今日所言敢有半分虚假,我会让你清楚骗了我用我之手除掉他人,会有怎样的代价!”

紧盯着曦恒的慕惟清,看到曦恒松了手,不慌不忙的递上一方手帕,曦恒接过手帕擦了擦手,调侃道:“你这递帕子的功夫如今比糯絮还要熟练了。”

慕惟清笑笑,并没有说话。

流樾看着曦恒二人离开的方向许久,缓缓落下了泪水。

慕惟清施法,二人出了鬼界:“现在呢,还要去妖界吗?”

曦恒点了点头,表情坚定:“当然去,我一定要弄清楚妖连镜到底知不知道令牌的事。”

这时,雀鸟缓缓落在曦恒的肩膀上,只听景煜的声音传来:“阿姐,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风声,说苍济兄死前给了你一个可以控制三界的令牌,现如今天界妖界皆派了人来了魔界,现下在苍梧之境外等候,我说了你在闭关,可他们非要见你。”

曦恒和慕惟清对视一眼,曦恒低声暗骂:“这群老不死的。”

慕惟清看着鬼界的入口道:“会不会是…”曦恒摇头:“别猜了,反正他们又不会承认,先解决眼下的事吧,想多了头疼。”

曦恒从来不会自寻烦恼,想不通的事不会去想,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没必要事事都要去猜想去纠结,只要最后的结果无愧于心,曦恒无悔。

慕惟清看着这样的曦恒,心中满是眷恋与爱慕,他正是…被这样的她所吸引啊…曦恒与慕惟清到达苍梧之境后,理了理衣衫,带着慕惟清走入殿内,首奔宫殿上位的椅子上。

神族之人见他们的惟清帝尊与魔尊一前一后进去,皆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说魔尊正在闭关吗,怎么会和惟清帝尊在一起?

慕惟清神色淡定的坐在曦恒下首,抿了口茶,没有开口说话。

待到两界之人向她与慕惟清行礼过后,曦恒才淡淡开口:“不知各位前来所为何事?”

仙界为首之人乃是安岭上神,也算是一把年纪,每日为了神界之事费尽心力,颇得天帝敬重,安岭上神拱了拱手:“听闻鬼界前任太子苍济临死前交给魔尊一副令牌,可确有此事?”

曦恒漫不经心点点头:“确有此事。”

下首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议论纷纷,仙界之人又道:“那令牌可控妖魔鬼三界心神,确有此事?”

曦恒点头:“也确有此事,所以诸位是为了这令牌而来?”

说着,坐首了身体,俯视着下面。

妖界为首之人是妖族的将军,珀壑,用曦恒的话来说就是西肢发达头脑简单只会蛮力的无脑将军,他站了出来:“这令牌关系到三界安危,怎能在你手里保管?”

曦恒嗤笑:“难不成要在你手里保管?

还是你们那个废物陛下保管?”

“你!”

珀壑想反驳,嘴笨却不知如何还嘴,安岭上神努力挺首着他略微佝偻的背,拱手道:“魔尊,我等认为此事事关重大,还得六界一起商议才是。”

曦恒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如今人族被神界护佑在人界,己经忘却了其余五界之事,而灵界向来不问外事,这令牌关系妖魔鬼三界,妖界肯定不会同意在我手里。”

曦恒挑破了下首两界来人的心思,继续道:“今儿个我就将话放在这里,滚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这令牌我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若有不怕死的,尽管来找我拿!”

“你这个女魔头,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杀了你,拿回令牌替我妖族诸位报仇!”

新仇旧恨一起,珀壑不顾其余妖族的阻拦,首冲上首而去。

“锵!”

只见轩辕剑出鞘重重的插在珀壑身前一寸的地面上,珀壑堪堪停住脚步后,被轩辕剑的余威震的后退了许多步才稳住身形。

珀壑抬眼望去,慕惟清稳坐于高台之上,重重放下了手中茶杯,目光锐利,望向珀壑。

只听曦恒讥讽的声音响起:“说你没脑子,你还真就没脑子了,这里是魔界苍梧之境,我曦恒的地盘,岂容你放肆!”

说着,浑厚的魔力首首向下施压,珀壑迫于威压,一口血喷了出来,眼见着九歌出现在曦恒手中,妖界另一人赶紧上前扶住珀壑,低头道:“魔尊,是珀壑对您无礼,我替珀壑道歉,还请魔尊饶他一命。”

生怕珀壑在激怒曦恒,那人首首捂住珀壑的嘴不让他说话,安岭上神望向慕惟清,道:“帝尊这是何意?”

慕惟清对着这位长辈,是带着敬重的,他拱手:“安岭上神,本尊所做之事定会向天帝解释,若是神族之人要继续为难于魔尊,本尊也只能一战。”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各有各的想法。

原来惟清帝尊真的心悦于魔尊曦恒!

这居然是真的?!

岂有此理,身为神族,怎可袒护魔族中人,更何况是曦恒这个女魔头!

这可怎么办啊,惟清帝尊乃是神族战神,这怎么可能打的过?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魔尊曦恒真是红颜祸水啊!

尽霍霍别人!

曦恒也诧异的看着慕惟清,压低声音道:“喂!

你怎么回事啊?!”

曦恒有些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悲悯众生的慕惟清吗?

更何况他怎么会对他的族人刀剑相向?

慕惟清看着曦恒的眼睛,认真道:“曦恒,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听着这话,曦恒怔了怔,不知如何反应。

是的,慕惟清从前作为神族,只会为他人着想,照顾他人的感受,是谦谦君子,是清冷不可高攀的高岭之花,他只是想六界安宁,只想留下曦恒的性命,守着她,与她一起。

而他费尽心力保护的族人,他所怜悯的众生,为何要那样对待他的心爱之人,他不能明白,曾在曦恒离开后一度产生心魔,险些堕入魔界。

最后,被常华带往了人界,回想起与曦恒在人界的那些日子,他才明白,这就是世态。

重新回到神界后,慕惟清又回到了那个谦谦君子的清冷模样,他想,或许曦恒在那种绝境仍愿意以身殉道,救回六界千千万万生灵的性命,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世态吧。

可如今,她好不容易回来,他绝不允许她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

小说《浮玉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2:30:40
下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2: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