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妃倾天下(岑君绝相知)_妃倾天下(岑君绝相知)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妃倾天下》是作者“妖零柒”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岑君绝相知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滚滚,夏雨雪。天地和,乃敢与君绝!…

妃倾天下

小说《妃倾天下》,现已完本,主角是岑君绝相知,由作者“妖零柒”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岑浩倡拿着两个大大的糖人回到相知身边的时候,满脸幸福的举起大凤凰的给相知“娘亲,给,这是倡儿买给你的大凤凰”相知笑着接过,眉眼含笑,“谢谢倡儿”说完尝了一口,夸赞到:“嗯,真好吃!这是娘亲吃过最好吃的糖人”岑浩倡傻兮兮的笑,心里犹如盛了蜜一样甜他又把手中的大龙伸给岑君绝,“父皇,你也尝尝看”岑君绝哭笑不得,只能说,“不了,倡儿自己吃吧,父皇不吃糖人的”说着摸摸他的头,心里融化成水“…

在线试读

漪情阁。

“嘶……好疼。”相知端坐在榻上,想用手去抚摸脸上的疼痛。抬起却又不敢真的触碰,只能紧紧的锁住眉头,咬牙坚持。

这香肤露果然不一般,明明才刚刚抹上,已然迅速的渗进伤口里,那化开的盐巴就流淌在伤口处,似千万只虫蚁在啃噬,又痒又疼,相知简直想不顾形象的打滚。

一旁的怀青手足无措,却只能干看着夫人苦苦承受,口中不住的呢喃“夫人……你忍着点,再坚持坚持就好了。”

香肤露的效果甚好,仅仅五天,相知就感觉伤口不疼了,只是有点细碎的痒意,脸上泛起了很多白皮。

相知知道,这是她的皮肤再生了,那些白色的死皮正说明新的皮肤长出来了,她的容貌有救了。

想到这,相知惨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真的是太好了,夫人,你的容貌马上就可以恢复了。”一旁的怀青也替她开心。

玉椒殿。

“你说什么,相知的容貌就快恢复了!”

正在戴甲套的季如涵听到宫女的话,不由发怒,一个激动扯的甲套都断了。

“这个贝戋人,这么心急好起来,就为了争夺君绝的宠爱!贝戋人!”季如涵边说着将手里断掉的甲套狠狠的扔了出去。

“居然来的这么快,好啊!相知,你既然这么迫不及待就体验了香肤露的蚀骨钻心,别着急,君郎的宠爱可不是那样容易得到的。但是本宫,会帮助你的,帮助你再怀一个孩子,但你受不受得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季如涵闭了闭眼,长哼出一口气,气愤的甩了甩袖子,不再说话。

漪情阁。

相知正在刺绣。初夏的阳光明媚,温暖的阳光打在相知的脸上,细碎的绒毛尽现。

恢复容貌的相知也恢复精神,犹如一朵历经风霜的娇花再次换发出生机。

大抵是香肤露遇上伤口,效果更好,虽然伴随着蚀骨钻心的疼痛和抑制不住的痒,但熬过来了,正如那蜕皮的蝉虫,效果还是不错的。现在,相知的肌肤愈加光滑细腻,犹如剥了壳的鸡蛋,胜似婴儿般的水润光泽。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怀青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惊慌失措的喊。

“怎么了,怀青,慢点说。”相知放下手中的绣绷,抬头微笑的说到。

“夫人皇上出事了!”怀青并不敢歇息,跑到相知面前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说到。

“啊!出什么事了?快说皇上怎么了?”相知听闻,大惊失色。

怀青歇了口气,粗喘着说:“我在路边听到吉祥姑姑说,今晨,皇上遇刺了。皇后娘娘,还有太医们都在往玉髓殿赶呢,听说皇上伤势非常严重。”

“啊……”相知听到这,泪水涌了上来,手一颤,也不管手边的绣栏打翻在了地上,忙不迭站起身就往外跑。

一路上相知并没有遇到什么人,相知也没有多想,径直跑进了玉髓殿。

进了玉髓殿,相知发现岑君绝的寝殿房门居然大开着。相知慌了,腿一软整个人差点跌倒,连忙扶住院墙,站起身,慌忙跑进寝殿内。

可是殿内只有岑君绝一人趴倒在案桌上,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相知连忙跑过去,喊到:

“君绝,君绝,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相知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只好拉起岑君绝的手使劲摇晃。豆大的泪珠簌簌落下,哽咽着问道:“君绝,你别吓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昏迷中的岑君绝在相知的大力摇晃下,悠悠转醒。还未睁开眼就感到拉扯,于是他大力一甩,挣脱了相知的手。

“我这是怎么了,啊……嘶……”感觉有点头晕,岑君绝扶了扶额头,突然感觉自己呼出的气息很热,满身的火气,而自己身下的那处也是涨疼的厉害。

睁开眼发现了相知,冷眸一竖,责生问到:“相知?你怎么在这?谁让你过来的?”

相知并未回答岑君绝,又一次扑了上来,四下查看岑君绝,放柔了声音问到:“君绝,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滚!”岑君绝用力甩开相知的手,喊到,“我没有受伤,你怎么在这,快滚回你的漪情阁去。”

“不,不对,君绝,你发烧了,你的脸好红。”说着细嫩的手抚上岑君绝的额头,果然,滚烫的吓人。

“走,君绝,你先躺着,我去给你找太医。”

相知焦虑的拉起岑君绝的手,不想一下子没拉起来,反而让岑君绝拽回去了。相知一下子倒到了岑君绝的身上去了。

相知没多想,正想起身,不料手一下子按到了一个滚烫的东西,相知一惊,顿时明白了,又是媚毒之王聚凝香。这恐怕又是一个陷阱吧。相知苦笑。

“嗯……”岑君绝被相知按到了那处,一下子吃痛,疼得哼出声来。他已经迷糊了,浑身热的不行,也感觉很渴。于是,岑君绝抬起相知的脸,急切的朝她的嫣唇吻去。

触及到相知,岑君绝感到了无比的舒爽,眼前的女子好甜,她的唇好软,好香,是他岑君绝想念了好久的味道,不由得沉溺其中。但是他觉得不够,想要更多。

此时,岑君绝意识已经没有了,全凭本能支配着,不过恰好眼前的人似乎正是他想念了许久的人。岑君绝的手在相知的身上肆意的游动,探入了相知的衣襟里。

相知知道他毒发了,顾不得想其他,只能先配合着,为他解毒。

或许相知本就不愿拒绝,多久了?似乎是从他上次阵前碧波潭中毒后,两人的第一次欢好。好像很久了,八个月了呢!真久啊!久到,相知都忘记了他也曾经温柔待她的模样了。

渐渐的相知放松了身心,任由自己放肆沉溺在岑君绝的吻里。

门外,早已有人悄悄地关上了寝殿的大门,而屋内的两人情事正浓,并不知晓……

初夏的日子渐渐拉长,经过了春雨的洗礼,大地一片生机。玉髓殿的树愈发的茂盛了。

夕阳渐落,一抹余晖打在树梢上,仿佛给树镶了层金边。

岑君绝从梦中醒来,身体有些虚,回想起刚才激烈的情事,他清楚的知道,又是中了聚凝香了。

到底是谁,三番五次对他用这种毒药!真是罪无可恕。

冷眉一凛,转头发现身边躺着相知,顿时大怒!吼道:

“相知?贝戋人,一定是你。”

相知被吓醒,睁眼看见大怒的岑君绝,拽起被子,沙哑着喉咙辩解道:“君绝,你听我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也是被人骗来的。”

小说《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0:42:32
下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0: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