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羲和无)_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羲和无)免费小说推荐

主角羲和无出自穿越重生《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作者“羲和”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团宠➕重生➕炮灰逆袭➕荣光人生➕ 1v1】 软萌炸毛小狐狸(女)✖️阴郁疯批大灰狼(男)意外身亡的小神主羲和重生成了冷宫里长大的六公主。爹是大暴君,娘还虐待人,哥哥性格乖戾,姐姐残忍霸道,一不小心还被安上灾星的称号。如此死亡开局,羲和用自带的空间和与生俱来的福运,救兄长,打奸臣,护美人娘娘,帮暴君爹爹躲过灾祸,给身边的人带来好运,赢得众人的宠爱,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暴君爹爹:“……

穿越重生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羲和无,作者“羲和”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风雪飘来,吹起马车的帘子。周廷川对上一双阴鸷的双眸,仿佛下一秒他就会身首异处。太医是侍书带来的,羲和也看见了无脊背上的伤。“怎么弄的?”羲和咽了口口水,问道…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

阅读精彩章节

云荟去叫赶马车的人,羲和重新回了马车内,两只小手紧紧地握着无冰冷的手,“小哥哥,没事哒,我们这就回宫。”

无身上热一阵冷一阵的,呼吸间还微微有些发抖,他的嗓子仿佛被刀割了一样,咽口气都觉得疼。

“小羲儿,你很紧张吗?”

羲和抿唇点了点头。

“为什么紧张?”无不死心地问道。

“不想你出事。”小姑娘咬着下唇,死死压着眼泪。

小哥哥已经病了,她不能再添乱了。

无周身难受得紧,却还是抬手把小姑娘拥入怀中,“想哭就哭,只要我在,你不用忍着。”

眼泪不听话地掉了两滴,羲和赶忙擦掉了。

此时此刻,他也不想管什么会不会传染的问题了,无紧紧地抱着羲和,灼热的气息洒在狭窄的马车内。

“真是怕了你,小哭包一个。”

也就他这么惯着。

羲和哽咽着争辩了几句,没争过,干脆放弃了。

云荟替二人告了假,马车朝着皇城驶去。

风雪飘来,吹起马车的帘子。

周廷川对上一双阴鸷的双眸,仿佛下一秒他就会身首异处。

太医是侍书带来的,羲和也看见了无脊背上的伤。

“怎么弄的?”羲和咽了口口水,问道。

“上次去找你的时候,上山没踩稳,摔了。”无三言两语就带过了当时的凶险。

“怎么还这么严重啊。”

伤口还在不断地往出渗血,皮肉翻起,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当然是为了赚小羲儿的心疼啊。”无倒吸一口冷气,额头间冒出汗珠,整个身子有些发抖。

羲和抿唇红了脸,转身倒了一杯茶水,趁众人不备,往茶中加了些许粉末。

粉末遇水便融开,没一会儿便没了踪迹。

无看着茶色略微有些深的茶水,意味深长地看了羲和一眼。

侍书正想上去接下这杯茶,却不料无仰头一饮而尽。

太医处理着后背上的伤,无闲来无聊把玩着手里的杯盏。

“小羲儿,周廷川好看吗?”

羲和“啊”了一声,“谁是周廷川?”

无:“……”

忽然感觉自己不该多这个嘴。

“没谁,一个外人。”无道。

羲和正想追问两句,无忽然痛呼一声。

“不疼不疼哈,小哥哥别怕,羲和给你呼呼。”

羲和轻柔的气息散落在脊背上,在疼痛的基础上反倒增添几分瘙痒。

无忍不住捂了脸,哑声道:“小羲儿,别吹了,交给太医吧。”

自己挖坑自己跳,还要自己填。

“行吧。”小姑娘不明所以还是乖乖退了下去。

无很快陷入了梦乡,再次醒来就看见近在咫尺的睡眼,心肠软了下来。

折腾了大半日,羲和也是困得厉害,便轻手轻脚爬上床,睡在无的旁边。

姿势异常规矩,生怕压到对方的伤口。

无微微起身,想让把被子拉出来,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惨烈的猫叫声。

“喵!”

无一愣,低头果不然看见了夹在两人中间的大黄,正对着他怒目而视。

无:“……”

羲和被大黄一声喊叫给吓醒,迷糊着伸手探寻大黄的位置,不成想摸到了一片温热的皮肤。

“小羲儿,你干嘛呢?”

耳边传来无咬牙切齿的声音。

羲和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的手正放在某人光溜溜的胸膛上,

羲和眨巴着眼睛,紧紧盯着,眼眸中满是不解,“肿么啦,小哥哥?”

无深呼吸,错开了些许,起身披了一件外衣,“……没事。”

两个人的尴尬才叫尴尬,一个人的尴尬那叫有病。

“你怎么把大黄抱上来了?”无转而提起另一个话题。

“我困了,但它缠着我不放手,所以只好抱进来了。”羲和还有些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感觉不清醒,又打算睡下去。

无冷眼看向大黄,单手把猫拎了过来,心道:“可以啊你,都爬她怀里去了。”

小姑娘一直睡到夜幕降临,无才把她送了回去,在浮华宫门口,毫不意外收到了大皇子一个眼刀。

*

隔日,国学院放假,无一大早就接到了羲和,两人朝着宫外走去。

两人弃了马车在大街上游荡。

羲和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拉着无玩得不亦乐乎。

“小哥哥,我们去哪儿?”

买了串糖葫芦往嘴里塞,略带婴儿肥的脸颊撑着更是圆鼓鼓的。

“早膳用了吗?”无问道。

羲和摇了头,她一心期待,唯恐迟了,根本顾不上。

“先去芳华楼。”无很快便定了主意。

羲和自然是没意见,还把吃了一半的糖葫芦递给他,“小哥哥,吃!”

无刚要咬一颗下来,近在咫尺的糖葫芦忽然从视线里移开。

他朝羲和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小哥哥,你是不是说过,用过的东西不能给别人用来着?”羲和难为情地说道:“上次我就不小心喝了你的水,你发了老大脾气滴。”

无一哂,“小羲儿,讲点道理行不行?我上次哪有发脾气?”

虽然他脾气不好,但对羲和是前所未有的耐心,发脾气的次数屈指可数。

羲和蹙眉盯着他看,“你骗人,你明明语气重了!”

无气得牙痒痒,“没良心的小东西,我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住那一句。”

羲和泄愤似的咬了一颗下来,“那你说有没有说那句话嘛。”

“……行吧,我说了。”无唉声叹气,似乎不太服气,伸手拉过羲和的手,一口咬在糖葫芦上,惹得小姑娘怒目而视。

“但有句话我忘了说了。”山楂的酸涩感混合着糖精缓缓在脾胃中爆炸开来,滋养着四肢百骸,“我说的所有准则,于我无效。”

羲和一阵难言,愁眉苦脸掰扯着里面的道理。

“意思就是我什么都能对你干,对其他人不行?”

无感觉这话有些歧义,一时却想不出到底何处有问题,便微微点了头。

“行!羲和记住了!”

两人刚到云芳楼门口,就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昭元公主,好巧!”

身后传来一道清淡的声线,羲和转头看见了不远处的少年,一袭青衣,熟悉的折扇几乎让羲和一眼就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你是……在国学院的那个!”

对上羲和惊喜的目光,周廷川不卑不亢,抬手行礼,“蒙公主还记得小人。”

无见两人微微熟捻的模样,眼神一暗,“小羲儿,你认识周公子?”

都察院御史周炳之子,周廷川。

“原来你就是周廷川啊?”羲和对周廷川观感不错,见对方也停在云芳楼门口,便开口相邀,“我和小哥哥要吃饭饭,你要不要一起啊?”

周廷川眼眸里露出两分欣喜,正要答应,忽然觉得如刺在背,一抬眼对上无阴沉的脸色。

不由得瑟缩一下,他清楚地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杀意,这不是一个九岁的孩子该有的眼神。

“不方便!”无忽然开口打断两人的对话,把羲和拉过身来,淡淡地看向周廷川,“听说周公子已然帮着周御史处理事务了,想必没什么闲心逸致用膳赏雪了。”

继而又道:“周公子,你说对吗?”

眼底的警告不言而喻。

周廷川是聪明人,自然发现对方的不欢迎,他也不是什么不知趣的人,很快便拱手告退,“是了,我方才想起父亲交代的差事还未完成,便不叨扰二位了,这便告辞了。”

羲和望着周廷川远走的身影,颇有些依依不舍,“这就走了啊。”

语气里显而易见的遗憾让无不禁黑了脸。

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问道:“小羲儿,他长得很好看吗?舍不得他走?”

眼底颇有几分风雨欲来的味道。

羲和张了张嘴,话未说出口,便连忙改了口,“不好看不好看,面目全非,贼眉鼠眼,尖嘴猴腮,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一点都不好看,小哥哥才是最好的!”

小姑娘连忙表决心,但无丝毫不为所动。

“哦?看来观察得还挺仔细的。”无道。

羲和:“……”

她到底该不该说话。

“吃饭吧。”无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便拉着小姑娘的手上了楼。

“哇!都是我爱吃的啊!”羲和一见美食就把其他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慢点吃。”无不是很饿,便专心给小姑娘布菜。

一顿饭下来,毫无疑问吃撑了。

羲和摸着肚子斜靠在墙壁上,心满意足。

无不停地给她投喂,一碗还没吃完,下一碗已然高高隆起。

好撑啊。

无含笑递了一杯茶过去,“喝口茶,去去嘴里的油腻。”

羲和有气无力地接过茶水,微微抿了一口,口中顿时溢满茶的清香。

“小哥哥,我好撑,我们一会儿再……”

羲和话音未落,隔着一扇门,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

“李兄啊,难得见你出来一次,长公主这次不拦着你?”一人调笑道。

李西鸿,西宁侯府世子,也是元阳长公主的驸马。

羲和受惊,一口水呛出来,连忙捂紧了嘴,将呼之欲出的咳嗽声藏住。

她用口型询问无,“他怎么在这儿?”

无对西宁侯府的事情略知一二,打了个手势,意为继续听。

门外传来李西鸿不屑的声音,“她啊,最重名声,我随意威吓两句,她自然就不敢管了。”

“李兄不怕长公主闹到陛下那里?毕竟那是陛下的亲妹子。”那人还有些犹豫,但言语间的轻视掩盖不住。

李西鸿嗤笑一声,“怕什么!她与今上并非一母同胞,根本没什么感情,能嫁给我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再者,她要是敢去早就去了,还能等到今日?再说了,她是陛下的妹子,我难道不是陛下的表弟吗?再加上太后姨母这层关系,陛下会便向谁还不一定呢。”

李西鸿言语间满是笃定。

西宁侯夫人与当今太后是亲姐妹,同出云家。因着这层关系,他才能在皇城横行霸道。

“还是李兄厉害,长公主这等烈性女子都拜服在你之下,佩服佩服!”

李西鸿被取悦到,面上顿觉有光,忙招呼着众人入座。

没多久就有几位妙龄女子进了隔壁包间,没多久就传来了一阵暧昧的声音。

无眼眸一缩,一只手堵住羲和的耳朵,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眼底皆是深色。

“唔~”羲和指了指无的手,示意自己不会说话。

快放开我!

“小点声,我知道你想干嘛。”直到对方间歇,无凑到小姑娘耳边,悄声说道,很快便撤掉了手。

羲和重新呼吸,大呼吸了好几息,语气间满是气愤,“小哥哥,他怎么能这么对小姑姑呢!小姑姑那么好一个人!”

“元阳长公主帮过你?”无问道。

羲和点了点头,“以前我被关在冷宫的时候,很多次都是小姑姑让人偷偷给我送吃的,我才没饿死。”

“小哥哥,小姑姑帮了我,我也应该帮她!对不对?”羲和问道。

无没直面回答,反而换了一个问题,“说说你想干什么?”

羲和露出一个蜜汁微笑,笑意间带有几分猥琐,凑到无耳边说起自己的计划。

在听到“脱光衣服扔到大街上”这几个词的时候,无直接乐了,差点笑出声来。

这鬼精灵,一肚子坏水。

但莫名不讨厌。

无听完计划,沉吟几许,“小羲儿,我觉得你还是先问问长公主的想法再决定怎么做,到时或许你会改变你的想法。”

哪怕身处高位,依旧有许多的身不由己。

高门大户里的夫人,日子大多都是得过且过。

长公主到底是真贤良还是在忍耐着什么,谁又知道呢。

“那……我去告诉爹爹吧,爹爹一定会管的!”羲和打定主意便蠢蠢欲动,已经有冲到隔壁打死李西鸿的冲动了。

小拳拳张牙舞爪,跃跃欲试。

无没说话,拉过小姑娘的手,放在手心仔细摩挲。

转头吩咐侍书把方才那群女子扣留下来。

小说《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41:15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