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岑廉高同)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完结小说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岑廉高同)

主角岑廉高同出自古代言情《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作者“佛狸祠下”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他本来是一名基层民警,兢兢业业多年,却不料觉醒了系统,获得一双天眼。这双眼睛能看到每个罪犯头上的作案时间和地点,从而让他在第一时间锁定犯罪嫌疑人。从此,刑侦界出现了一位破案天才。记者:请问,您是怎么破案的呢?他:别问,问就是直觉!…

很多朋友很喜欢《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佛狸祠下”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内容概括:岑廉赶忙定睛看去,用手机备忘录记下了此人头上文字泡的内容。姓名:王福全性别:男年龄:51岁犯罪记录:735天前抢劫并重伤闫刚、胡丽丽。入狱记录:最近出狱时间873天前,当前被追逃中呦,这还是个逃犯。岑廉趁他的电动车还没走远,拿出手机拍下他的车牌号…

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

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 免费试读

“陈所,有件事需要向您汇报。”岑廉深吸一口气,这才一口气将自己接到群众举报,一路调查到高平市的全过程向陈信荣汇报完毕。

“我怕这次又是乌龙,所以没确定之前实在不敢跟您说。”他立刻为早上的借口道歉。

然而陈信荣其实根本就不记得他为什么在高平市。

“你是说能确定这个高同的小三在十五年前有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陈信荣真正在意的只有这一点。

“是姚淑文的前老板告诉我的,他很确定。”岑廉这下多出几分底气。

电话那头的陈信荣沉默了片刻。

“你先留在高平市不要轻举妄动。”他叮嘱过岑廉之后,立刻挂断电话喊来指导员和副所长。

岑廉并不知道此时的新河派出所已经开始紧张地召开会议,但他意识到这个案件应该能成功重启。

这应该算是开门红!

虽然无人能够分享自己的喜悦,岑廉还是决定出门下馆子好好吃一顿来庆祝自己人生中破获的第一桩命案。

刚从宾馆下楼,一个顶着文字泡的人就在他面前一闪而过。

岑廉赶忙定睛看去,用手机备忘录记下了此人头上文字泡的内容。

姓名:王福全

性别:男

年龄:51岁

犯罪记录:735天前抢劫并重伤闫刚、胡丽丽。

入狱记录:最近出狱时间873天前,当前被追逃中

呦,这还是个逃犯。

岑廉趁他的电动车还没走远,拿出手机拍下他的车牌号。

这家伙还真是胆子够大,当了逃犯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

趁着人还没走远,岑廉定位最近派出所的位置,打算去给他的同行们送点功劳。

高平市源城区林家湾派出所,普通民警洪前进一头雾水的从办案区出来,找到正在大厅等他的岑廉。

“这位同志,你是说你看到了一名逃犯?”洪前进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指名道姓的举报。

岑廉给他看证件。

“以前扫追逃照片的时候看到过,对他有点印象,今天跟我在街上打了个照面,我觉得有九成像,但是我这次非公务出行没带警务通,怕人跑了就来找最近的派出所。”岑廉用尽量简洁的语言叙述了前因后果。

洪前进顿时觉得正常许多。

做刑警的吗,见到逃犯是这样的。

于是他热情的将岑廉带进办案区,顺便将找出王福全的通缉信息。

岑廉探头看了一眼,发现照片上是个有些消瘦的中年人。

他的脑中冒出几行问号。

洪前进看着他手机照片上的人,同样充满疑问。

这身材也对不上啊?

不过照片没拍到正脸,他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先找到人再说。

有了车牌号,找人非常容易。

岑廉在办公区打了几把游戏的功夫,一个看上去将近两百斤的虚胖中年被带了进来。

“洪哥,指纹和DNA都对上了!”押着他的年轻民警满脸写着兴奋,“他就是那个B级通缉犯王福全!”

洪前进对着通缉令上的照片和现在的王福全反复看了好几遍,在王福全被送进审讯室之后才用见鬼的眼神看向岑廉。

“这你都能看出来?!”他甚至觉得这人就算站在自己面前,哪怕拿着照片他也未必能认出来。

王福全跟照片上的样子比起来,整个人都如同气球一般被吹胀起来。

“我只是对他的眉眼有印象。”岑廉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认出来,但他之前也没看过这人的追逃信息,哪能知道跟照片上差距那么大。

现在人都抓到了,那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认呗。

“强!”洪前进对他高高竖起大拇指。

很快,林家湾派出所的副所长尤新华闻讯赶来。

“这就是小岑同志吧。”尤副所长带着喜悦的笑容赶来和岑廉握手,就像是天上掉下几千块钱一样快乐。

“尤所好。”岑廉维持着应有的礼貌。

两人同样客套一番,之后就是给陈所打电话感谢环节。

岑廉有一种可能要挨骂的不祥预感。

陈信荣接通电话听过来龙去脉后略微沉默了1.5秒。

他怎么不知道所里这个平时比有些辅警存在感还低的社区民警有这种本事。

出门才不到两天,已经送进去两个了。

“尤所客气了,都是兄弟单位吗,”陈信荣客套着,“正好我们也有个案子之后可能要去你们那边走访调查,就当是互帮互助。”

尤所看了一眼岑廉,意识到这个小岑应该也是带着公务来的,估计是某种还在侦查阶段的案子,所以不便详说。

于是他并没有多问,只说到时候一定配合。

洪前进听说岑廉还没吃饭,十分热情地将他邀请到林家湾派出所的食堂。

“怎么样,我们这食堂不错吧,”洪前进用自己的卡给岑廉打了饭,“听尤所的意思,你这次是出来公干?”

“算是吧,有个积案最近摸到点线索,但没法确定,不好直接重启,就先过来探探路。”岑廉没有说具体案情。

洪前进一脸果然如此。

“那是,积案这玩意一重启就得花钱,你们还是派出所,要是线索不准确,送到刑警队那边估计难搞。”他就是在派出所负责刑事案件的,知道刑警队那帮人忙得脚不沾地。

“有事要帮忙随时打给我,”洪前进给岑廉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听你的意思人多半是在我们辖区,到时候我带人过去。”

岑廉带着林家湾派出所众人看雷锋的目光吃饱喝足之后告辞而去。

谁曾想刚回宾馆,陈所的电话又来了。

“陈所。”他硬着头皮接起电话。

“长本事了啊,追逃这种大事都直接送兄弟单位当业绩了啊。”果然如他所料,陈信荣第一句话就是表达他的不满。

“对不起我错了。”岑廉其实不觉得自己错了,但这并不妨碍他道歉认怂。

陈信荣在手机那边哼了一声,倒也没有真生气,而是说道:“高同明天就过去,你们先去调姚淑文的银行流水,再去查一下她生孩子时候的花销,确定资金来源。”

“是!”岑廉精神振奋起来,这意味着案子应该是要重启了。

小说《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38:29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