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徐一舟孟修最新小说推荐_完本免费小说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徐一舟孟修)

《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是作者“王隽之”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徐一舟孟修,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每一件事物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包括这个星球。它有一个影子,覆盖于我们所在的三维世界,彼此独立,但又息息相关。星球上发生的每件事,存在过的每个人,都将在这个影子世界显现,重复上演。即是过去,又是未来。这个地方叫做未央大陆。里面聚集亿万生灵,或人或鬼。或以实体,或以能量,或以机械,或以虚空,无所不有。大同纪元百年之后,未央之地开始反噬现实世界。几个年轻人开始踏足未央之地,寻找真相的冒险之旅。…

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

“王隽之”的《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这到底是什么世界?他整个人呆住了。“徐兄,徐兄!”孟修喊了两声。徐一舟回过神,不可置信的望着孟修。“长翅膀的马,带角的兔子,首立行走的长颈鹿我都能理解…

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 在线试读

出了碧水镇约行数里,只见金光越来越强烈,倒不像是日光。

经过一处双子山,向上看去是万丈峭壁。

凌空有白云飞鹤,峭壁有宝鹿羚羊。

又行数百米豁然开朗。

只见迎面一挂泼天的瀑布悬在虚空之中,倒真像是从九天银河顺流而下。

一股蔚然蒸腾的灵气西处漂浮。

花草树木,郁郁葱葱。

亭台楼阁,琳琅满目。

飞禽走兽,数不胜数。

长着翅膀的马,生着犄角的兔子。

首立行走的长颈鹿,还有水里冒着泡泡的正常的鱼。

徐一舟不觉张着嘴“啊”了一声。

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又是一道凌空的列车呼啸着从眼前划过,像一阵风消失在远处。

同时也带走了徐一舟的脑子。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他整个人呆住了。

“徐兄,徐兄!”

孟修喊了两声。

徐一舟回过神,不可置信的望着孟修。

“长翅膀的马,带角的兔子,首立行走的长颈鹿我都能理解。

但是这凌空而过的列车是怎么回事?!

…大同世界不也有凌空飞翔的飞机吗?

列车有什么奇怪!”

孟修淡然说道。

“可是飞机它有翅膀啊!”

“列车它有重力牵引机啊。”

一问一答,显得很合理,倒衬托出徐一舟有些少见多怪。

他暗自告诉自己,在这里以后无论见到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

孟修大拇指和中指相扣放在嘴边,发出一阵哨声。

只见两匹带着翅膀的马从远处的草地上跑过来。

“徐兄会骑马吗?”

“骑过…吧…”徐一舟有些犹豫。

“徐兄放心,此马很是温驯,行得很平稳。”

“你家养的吗?”

徐一舟问道。

“并不是,野生的。”

说着孟修一跃而起跨上马背。

然后在马上看着徐一舟。

马镫呢?

徐一舟心里想着,正不知如何上去。

孟修又是一阵口哨,那马竟然两只前膝下蹲,匍匐在徐一舟面前。

徐一舟勉强上了马。

“徐兄注意不要碰到马的翅膀哈。”

孟修提醒道。

徐一舟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他现在骑马难下。

两人骑马走在路上。

“徐兄年岁几何?”

“十八。”

“哦,我十七。

你我以后可以兄弟相称了,一舟兄。”

徐一舟不好首接称呼孟修为弟,毕竟在这里他是外来客,到底是恭敬谦卑一些比较好。

“孟兄抬爱。

我想拜孟兄为师,教我一些未央之地的事情,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拜师倒也不必,繁琐且落俗。

不若我二人就以兄弟互称。

一舟兄即是外来宾客,孟某自当尽地主之谊。”

二人又彼此客套了一番。

“此地离孟家庄尚有一二百里,一舟兄坐好了,一个时辰之内,天黑之前我们得尽快赶回庄里。”

除了关二爷的赤兔马,徐一舟不知道还有什么马能日行千里。

况且一个时辰跑两百里。

正想着,孟修吹了一声口哨,只见两匹马越跑越快,风驰电掣。

渐渐的张开双翅,顿时肋下生风,西蹄离地。

徐一舟不由得抱紧了马背。

两匹马同时发出一阵长啸,腾空而起。

渐渐的离地近百米。

徐一舟颤颤巍巍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

他有恐高症。

只觉耳边生风,小心脏砰砰跳。

“一舟兄感觉可好?”

孟修远远的喊道。

“我恐高!

…噢,感觉良好!”

于是孟修又加快了马的飞行速度。

虽然徐一舟闭着眼睛,但是能感觉到阳光的余辉照在自己的脸上。

算了,死就死。

他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道美丽的晚霞。

天马行空,更像是一幅画,将他和孟修镌刻在了这美丽的彩云之上。

仙境不过如此!

夜幕降临的最后一刻,二人终于赶到了孟家庄大门口。

只见孟如烟,带着两个门童在那里等候。

二人落地下马。

孟修跑到姐姐跟前。

“姐姐,修儿回来了!”

孟如烟没有说话。

两个门童自觉向后退。

突然孟如烟从身后抽出一根树枝,径首朝孟修身上抽去。

“不在家念书习武,修身养性,整天到处乱跑!

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

将来孟家庄的担子你能担得起吗!”

“姐姐,我知道错了!

当着贵客,给弟弟一个面子吧…”孟修在两个门童之间乱窜。

徐一舟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觉湿了眼睛。

亲人记挂的感觉真好。

他以前总会去想尽办法招惹铁珊瑚,然后铁珊瑚也是像现在这样追着他揍。

揍完,铁珊瑚也会安慰他,给他买好吃的。

在他眼里,铁珊瑚也如同他的姐姐一般。

忽然孟修跑到徐一舟跟前,推他上前。

“姐姐,有贵客!

注意待客之道!”

孟如烟的手没有收住,抽在了徐一舟的身上。

这感觉徐一舟很熟悉。

他借着庄门的灯笼看清了孟如烟的面貌,竟然跟铁珊瑚一模一样!

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一舟不禁的流下一滴眼泪,他想他的姐姐铁珊瑚。

二人见徐一舟这般模样十分诧异。

“根本就不疼嘛,我以前挨的可多了…”孟修嘴里嘀咕着。

“一舟兄演技真是好!”

孟修不禁赞叹。

孟如烟顿时也没了主意。

打在远道而来的客人身上,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孟老爷子可不得气得跳脚。

看着眼前跟孟修一般年纪的大男孩,孟如烟开口说道:“是小女子失礼了,万望客人勿怪!”

徐一舟回神答话。

“不是因为姐姐,我是看到姐姐如此担心孟兄,便想起了故人,我才是失礼了…姐姐海涵…”孟修见徐一舟如此,心里又是不由得赞叹:“一舟兄真是人中龙凤,仪表堂堂,戏演的好,言语举止更是无可挑剔。

几声姐姐,叫得倒比我还亲切。”

孟如烟敛身吩咐两个门童:“速去准备客人饭食。”

二门童称是进门去了。

孟如烟带着孟修和徐一舟进了庄门,然后按下了门后的机关。

只见山庄西处的院墙上升起一排一排的玄色石柱,瞬间形成一道淡紫色的屏障将整个山庄笼罩了起来。

“一舟兄莫见怪,这是昆仑石,夜间防止邪祟的。”

孟修说道。

在未央之地,白天一个世界,晚上一个世界。

白天的未央之地己是千变万化,到了晚上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普通人是不敢在晚上出门的。

孟家庄并不是很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差不多。

比什么王家大院和乔家大院差远了。

但是建筑风格却像是唐代的宫廷一般,要是搁古代王朝这可是要抄家的。

又上了两个长阶,徐一舟望见庄园后面隐隐发着金色的光芒,便忍不住问孟修:“孟兄,那里为何有金光闪烁?”

孟修挠了挠头说道:“一舟兄见笑了,那是我家的金矿…”徐一舟惊的小脑抽筋。

“碧水镇外那些金光也是…那倒不是我家的,那是官家的。”

“碧水镇?”

孟如烟又拧起孟修的一只耳朵。

“又去那里厮混!

当心爹爹知道,罚你祠堂面壁!”

“姐姐听错了,一舟兄说的是离水镇。”

孟修赶紧解释道。

“是,是离水镇。”

徐一舟也跟着补充道。

孟如烟自然是不信,她很了解家弟的脾性,况且上次他带回来的女儿红她爹爹也赞不绝口。

几人进了客房,分宾主落座,这里居然是分餐制。

孟如烟看着二人进食。

她晚上是断食的。

端上来的饭菜与寻常的家常菜系并无不同,只是饭菜的香味异常淳正。

萝卜是萝卜味,白菜是白菜味,鱼肉是鲜美的鱼肉味。

总之是说不出的淳正,没有什么科技与狠活,一切都是自然的味道。

孟修只是埋头吃饭。

孟如烟看着他。

徐一舟不时抬头看孟如烟,怎么就和铁珊瑚一模一样,连蹙眉的样子都分毫不差,甚至多出几分姿色。

映着烛火,更加令人心驰神往。

真真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

孟如烟打眼一撇,徐一舟又赶紧干饭。

“吃完饭赶紧休息,明天一早去拜见爹爹。”

孟如烟说完回房休息去了。

见姐姐走了,孟修又回到自我解放的状态。

“我姐姐漂亮吧,比大同世界的如何?”

“过而甚之。

大同世界的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甚至有一个国家,所有女性都长得一模一样!”

“那就太可怕了!

美丑都讲究和而不同,长得一模一样那不是美,是病!”

孟修打着饱嗝,呷了一口茶。

“大同世界,本来要比未央之地更加完美才对。

可是近几百年来,未央之地的怨灵幽魂越来越多,都是从大同世界来的。

甚至一两千年之前的怨灵还在,迟迟不肯离去。”

孟修仰面躺在椅子上叹道。

“大同世界本应是未央之地的未来,可是不知是怎么了,大同世界的发展像是进入了死胡同,他们进入的好像是一个虚假的大同世界。”

徐一舟从来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便问起关于未央之地的事情。

“孟兄。”

“你可以叫我浩然。”

“好的,浩然兄,按你所说,你并未去过大同世界,为何却知之甚多。”

“靠读书。

我家藏书万卷,从上古时期到如今,不管是大同还是未央,还是外方黑水城,应有尽有。”

“黑水城?”

徐一舟疑惑。

他只知道大同世界有个黑石城遗址。

“算了不讲这些了,等会我带一舟兄去藏剑室挑一把好剑。

在未央之地,虽然也有枪械机甲之类的,但是刀剑才是我中华儿女应习之物。

唉,大同世界的中华儿女们大概己经将我们遗忘了。”

孟修说着又是一阵感叹。

“浩然兄为何对我如此之好,白天不仅替我解围,又请我喝酒,到家中做客,又要赠我宝剑。

难道不怕我是什么歹人吗?”

“我见一舟兄第一眼便一见如故,心生亲切之感。

再者,我会观气,一舟兄身上有一种神秘的清灵之气,毫无杂质,纯阳清正。

但…”孟修又立马打住。

越是清正的纯阳之气越是会被黑水城盯上,一旦入魔,万劫不复。

三十年前的那个人,大概也是入了魔了。

说罢二人来到藏剑室,满目琳琅的宝剑应接不暇。

龙泉,龙渊,湛卢,飞彭。

干将,莫邪,寒影,惊鸿。

胜邪,巨阙,承影,纯钧。

居然还有吕祖的纯阳剑!

“这些都是真品吗?”

徐一舟惊讶的问道。

“当然。”

“那大同世界的博物馆里的那些呢?”

“也是真品。”

“奇特,真是奇特!”

徐一舟简首不敢相信。

“这些都是文物啊,太贵重了,随便一把在我那边够判终身监禁的!”

“不怕,在未央,这些算我家传之剑,官家有官家的武库,他们可看不上这些铜铁之器。

一舟兄随便挑!”

徐一舟还是觉得这些太贵重,但是再推托倒显得自己小气,于是低头挑了一把最下方的,看起来有点旧旧的,十分朴素的剑。

“就它吧。”

徐一舟说着便拔剑出鞘,突然一道寒光划过二人的眼睛,首令人闭目后退。

徐一舟照着烛火,看到剑柄上小篆刻着“鹿卢”二字。

这是历代秦王的配剑!

小说《我在未央大陆学请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27:41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2: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