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诡域档案(岳志伟舒逸)_诡域档案(岳志伟舒逸)已完结小说推荐

都市小说《诡域档案》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岳志伟舒逸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墨绿青苔”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六年前华夏国国家安全部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六年后几名侦察员相继失踪,而他们正在调查的案子透着十分的诡异,而且与六年前的案子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此部领导责成第五局组建了一支名为“诡域”神秘调查组(五局九处),他们从侦察员的失踪案开始了对诡异领域发生的一系列案件的调查,诡异、恐怖、心理的搏弈,智慧的比拼………

诡域档案

叫做《诡域档案》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墨绿青苔”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岳志伟舒逸,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舒逸说道:“我不喜欢喝酒,闻着就觉得难受,我喜欢茶,不过却没什么讲究。”椰海再也忍不住了:“舒先生,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回西明的任务是什么吗?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把你们带到灵音台去吗?”舒逸笑道:“你到西明有什么任务我没兴趣,况且你们有你们的纪律。不过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在阻止一场什么交易,交易…

诡域档案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在回去的车上,椰海问道。舒逸淡淡地看了椰海一眼:“我为什么要好奇?”椰海嘟着嘴,没有说话,她的心里很不舒服,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

叶清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椰海,笑了笑。西门无望摸出包烟,递给舒逸一支,自己也点上。舒逸把烟放在鼻子里闻了闻:“西门,你的烟瘾挺大的。”西门无望笑道:“除了烟和酒,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嗜好。”舒逸说道:“我不喜欢喝酒,闻着就觉得难受,我喜欢茶,不过却没什么讲究。”

椰海再也忍不住了:“舒先生,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回西明的任务是什么吗?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把你们带到灵音台去吗?”

舒逸笑道:“你到西明有什么任务我没兴趣,况且你们有你们的纪律。不过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在阻止一场什么交易,交易的地点应该就在灵音台,而你带我们到灵音台去是因为你的同伴正守在灵音台,脱不了身,你想证实我们到底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确切是说是不是交易的另一方,所以你只好想办法把我们引到那里去。”

舒逸不顾椰海的惊骇,继续说道:“交易的时间,应该正是昨天,而最终交易的人还是出现了,恭喜你,椰海姑娘,你们又破获了一个案子。”

椰海整个人都楞住了,半天才说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舒逸说道:“其实动动脑子,就不难猜到。不过我倒真有个问题想问你,那个所谓的巨魈应该不会是你们的人吧?”椰海摇了摇头:“不是,之后我们的人去察探过,再没有发现它的踪迹。”

正午四点多钟,舒逸他们便回到了新城椰海的家。

岩领还是坐在楼梯口抽着旱烟,见到他们回来,他顾不上和舒逸他们客套,几步进上前来拉住椰海说道:“你手机怎么关掉了?你的同事着急着找你,你赶紧给他们回个电话吧。”说完他才望向舒逸他们,露出纯朴的笑容:“舒先生,你们回来了?快,先坐一会,我去准备晚饭。”

椰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电了。

她歉意地对舒逸说道:“我回屋里回个电话。”

叶清寒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着进了舒逸的房间,他看了看舒逸,又看了看和舒逸一个房间的释情。舒逸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大家都不是外人。”叶清寒说道:“舒处,为什么我们刚到西明就让对方给盯上了?”

舒逸反问道:“你怎么看?”叶清寒说道:“我怀疑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舒逸淡淡地说道:“那你觉得会是谁?”叶清寒摇了摇头:“不知道。”舒逸笑着说道:“是你。”叶清寒被舒逸的话吓了一跳:“舒处,这话可不能乱说,怎么可能是我?”

舒逸摇了摇头:“我没有乱说。”他拍了拍叶清寒的肩膀:“而你也不用紧张,坐下吧,我告诉你为什么。”

叶清寒坐了下来,舒逸抱着手靠在床边的桌子旁:“我记得你曾经是彭刚的副手,而六年前彭刚出事的时候你也正好在场,我相信六年前你就已经走进了他们的视线,所以只要你出现在西明,我们自然就会被他们所关注。换句话来说,从答应你加入这个团队以后,我就没想过我们的行踪能够保密。”

叶清寒的脸微微发红:“原来是这样,舒处,我……”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舒逸笑了:“你什么?这和你无关,再说了,不就是和对手打一把明牌吗?你不觉得这样更有趣?”释情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经书,好象并不关心舒逸和叶清寒的谈话。

椰海没有敲门便闯了进来:“舒先生,还真让你说对了,我们留在千牛谷调查巨魈的两个同事今天下午三点多钟,在峡谷深处发现绝壁上悬着一具尸体,死者为男性,年龄在六十五到七十岁之间,死亡时间初步判断应该在昨天夜里。”

舒逸问道:“已经报警了吧?”椰海点了点头。舒逸说道:“走,去看看。”

车子只能走到千牛谷口,离案发地点还有四五公里,众人只能步行。舒逸说道:“天寒,你和西门、小盛跟着椰海先过去,你协调一下警方,暂时将现场交给我们。我这身体比不了你们,走得慢,释情陪着我就行了。”

叶清寒他们走后,舒逸的脚步反而更慢了,两只眼睛也到处乱瞟,象是在悠闲自在地游山玩水一般。释情也不说话,紧紧地跟着舒逸,舒逸走得快,他也快,舒逸走得慢,他也慢。舒逸扭头看了他一眼:“小和尚,你就不想知道我在做什么吗?”释情淡淡地笑了笑:“你这样做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你不说,我又何必问。”

舒逸说道:“假如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第一现场,那么他们一定会在沿途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大约走了两公里,舒逸停了下来,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小和尚,你看这是什么?”释情看了一眼,竟然是一小块松香。

释情说道:“这是死者故意留下的?”舒逸笑道:“或许是我们的对手留下的也不一定。走吧,我们赶紧过去,不用再找了,再找也不会有什么线索了。”释情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舒逸说道:“从千牛谷再到峡谷,你有什么发现?”释情摇了摇头。舒逸说道:“峡谷里这条路太干净了,甚至看不到一片落叶,你不觉得很不应该吗?”

释情说道:“这倒是,就象有人刻意打扫过的一样。”舒逸点头道:“对,你想想,游客几乎不会到这里来,谁会把这里打扫得这么干净?既然要刻意把这里清理得这么干净,为什么独独遗留了这块松香?”

释情还是很不解:“如果说是我们的对手,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松香呢?”舒逸说道:“和留琴的目的一样,对手太自信,他在挑衅,也是在嘲笑,就算他留下提示给我们,我们仍然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释情叹了口气:“阿弥陀佛,他们这样做,是佛也会有脾气的。”

到了现场,几个身穿警服的人正拢在一旁,抽着烟闲聊,见到舒逸和释情走了过来他们也不说话,只是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叶清寒和西门无望他们。舒逸对着他们笑了笑,却没有一个人理他,目光也不怎么的友善。

椰海正在跟着西门无望忙碌着,见到舒逸过来,迎了上来。

舒逸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你的同事好象对我们有意见。”椰海苦笑道:“你们这样的喧宾夺主他们能没意见吗?”舒逸问道:“有什么发现?”椰海说道:“你还是问他吧。”她朝西门噜了噜嘴。舒逸笑道:“怎么?我们的西门警官惹你不高兴了?”

椰海说道:“好心帮他,谁知道他就一个人忙碌着,话也不说一句,根本就当我不存在。”舒逸没有说话,径直向西门走去,西门正在对尸体进行检查,叶清寒和小盛在现场附近仔细地察看。西门很投入,没有发现舒逸他们的到来,他头也没抬:“椰海姑娘,请帮我把相机拿来。”

椰海看了舒逸一眼,嘟着嘴去了。

舒逸蹲了下来:“西门,有什么发现吗?”西门这才抬头看了舒逸一眼,没有客套:“死者的年龄约六十八到七十之间,男性,死亡时间今天凌晨三点左右,死亡原因是因为窒息,应该是在熟睡中被人捂住了口鼻,你看这里。”舒逸望死者的鼻子里望去,看到有少许白色的绒毛。

西门说道:“死者应该是被枕头或者被子捂住,吸入了少许的绒绵。”

椰海拿来了相机,还递给舒逸一双白手套,舒逸戴上了手套,轻轻提起了死者的两只手,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又放了下去:“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吗?”西门无望说道:“死者的左臂上有刺青,不过这个图案我是第一次见到,不象是普通的图案,更象是个什么标志。”

他捞起死者的衣袖,刺青的图案并不大,一元硬币的大小,图案很简单,象弯下弦月,下弦月的上面是一个向上的箭头。图案并不细腻,应该是针刺后着的蓝黑色墨水。西门无望说道:“这刺青应该有三十年了。”

舒逸问道:“你是如何判断这个时间的?”西门无望说道:“这种简易的刺青手法一般都是出自非专业人士的手,你看刺青的纹理因为皮肤的老化而有些模糊了,按模糊的程度及皮肤老化的周期很容易判断出来的。”

舒逸轻轻说道:“你觉得如果这是一个标志,那它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西门无望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舒逸抬起头对椰海说道:“把它拍下来吧。”说完他站了起来,对不远处的叶清寒和小盛说道:“你们那边检查完了吗?如果检查完了我们撤吧,把现场还给警察局的同志。”

椰海没有随舒逸他们一同离开,她要留下和同事们一起工作。

一边走,叶清寒一边说道:“舒处,现场我们没有任何的发现,对手的反侦察能力很强,现场处理得很干净。”西门无望说道:“不仅仅是现场,好象通往现场的路上也经过了处理。”舒逸望向西门的眼神中多了些赞许:“也不尽然,西门,至少在路上他们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点东西。”说完,掏出了那块松香。

小说《诡域档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51:16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