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女离开之后宋寒知余念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完结免费小说穿越女离开之后宋寒知余念

小说推荐《穿越女离开之后》,主角分别是宋寒知余念,作者“宋寒知”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穿越女占据了我的身体。她用我的身体和我喜欢的男生谈恋爱,帮我爸管理公司,把我的人生过得无比精彩。可是突然有一天,她消失了。曾经喜欢的人冷眼看着我,对我歇斯底里:你滚出去,把她还给我。可是,凭什么要我滚。是她夺走了我的身体啊。……

穿越女离开之后

小说叫做《穿越女离开之后》是“宋寒知”的小说。内容精选:所有人都对他摇头叹息。但是没关系,他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他。好多次,我在诺大的别墅里整理卫生,一抬头就能对上他阴冷的视线…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现在你变成了这幅模样,只有我不会嫌弃你。」

「谁还愿意来照顾你呢?现在宋家怕不是迫不及待换继承人。」

我语带蛊惑:「只有我能帮助你呀。」

脖子上的力道骤然放松,他猛地推开了我。

我把脸颊轻轻贴上他毫无知觉的腿,呢喃:「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总能看到我的吧。

我搬进了宋寒知家里,美曰其名照顾他。

他冷着脸让我滚。

我又不是穿越女,有什么资格跟他住在一起。

「你也不希望我顶着她的脸出去干点什么吧,」我满脸无辜,「我只是想来照顾你而已。」

他辞掉了家里的保姆,遣掉了佣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我。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再也不去公司。

宋家似乎已经放弃了他。

他爸迫不及待接进私生子,安排进公司。

所有人都对他摇头叹息。

但是没关系,他还有我呢。

我会一直陪着他。

好多次,我在诺大的别墅里整理卫生,一抬头就能对上他阴冷的视线。

男人眼神睥睨,即便在轮椅上也挡不住周身的狂妄。

我歪头,模仿着记忆里穿越者的神态,朝他歪头甜美一笑。

他面上的烦躁更甚。

6

两个周后,宋寒知告诉我要举办一场生日宴会。

这些天他不再闷在房间里整日不出,开始指挥我推着他出去走走了。

我们之间的气氛似乎也在逐渐转好。

「可是,我最好回避一下吧。」

我面上为难。

穿越女走后,我跟宋寒知决裂得异常难看。

他大概不想自己熟悉的人,看到我出现在这里吧。

「不用,你就待在这里。」

他扔给我一套衣服,嘴角压不住的恶劣:「我还得请你帮忙呢。」

那是一套之前家里的佣人经常会穿的衣服。

我抬手接过,嘴角压不住的苦涩。

所以,在他心里,这些天的陪伴,我算是一个佣人的形象吗。

宴会那天异常热闹。

好多人盛装出席,探究的眼神落到宋寒知身上。

而他应酬着来往的人,嘴角是淡淡的笑意。

这场车祸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

我端着酒水,脚步不停穿梭在人群中。

一只纤细的手挡在了我面前。

「哎呀这不是余秘书吗?」女人指尖缠弄着发尾,掩着唇笑,「怎么现在沦落到给宋总当佣人啦?」

这是宋寒知在公司的头号爱慕者林沐兮。

之前在宋寒知的默许之下,她没少刁难我。

我不动声色退后一步。

「看看你现在这狼狈的模样,」林沐兮猛扯一下我的衣领,冷笑,「哪还有曾经躲在宋寒知身后的得意。」

我交换了一下托盘子的手,对她的挑衅视若无睹。

「林小姐,你说完了吗?我很忙。」

还有好多桌的酒没送呢。

我的不在意惹恼了她。

林沐兮拍着我的脸,表情嫌弃。

「哎呀怎么和你说几句话就一副死鱼脸的表情。」

「你之前到哪都挂着笑多招人喜欢呀。」

「这样阴郁,怪不得你奶奶不喜欢你,早早就走了。」

她嘴角的笑容带着恶劣。

奶奶。

亲人离世的痛密密麻麻裹住了我。

我端起酒泼在了她身上。

「啊……贱人!你这个佣人竟然泼我!」

她抓住我的手往后一个踉跄,同时在我腰上一拧。

自己却闪身躲向一边。

我不受控制往前倒,眼底满是恐惧。

前边是一个泳池。

而宋寒知,就在十米外。

冷淡地看着我坠下泳池。

7

池水迅速裹住了我,争先恐后掠夺我的呼吸。

我几乎失去了挣扎。

刚被爸妈接回家那年,爸爸整日留宿在外。

妈妈擦着眼角的泪,一遍遍质问我。

为什么不争气,留不住你爸爸。

她把我踹进泳池,看着我在池水中不断挣扎冒头,再把我摁下去。

直到我力竭彻底晕死。

自此我对池水就产生了恐惧。

而刚才宋寒知,就在那里欣赏着我落水的狼狈。

所以啊,我从来就不被期待。

我闭上眼,心底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酸涩。

我不是她,怎么能奢求得到他一丝的爱呢。

要不就这么死了算了。

以后的路,还能有奶奶相伴。

巨大的破水声从左边传来,我感觉自己被抱住。

周围人声嘈杂,我的脑袋被搁置在那人的腿上。

随后是轻柔的触感。

8

我是在医院醒过来的。

床前的男人西装笔挺,正默默注视着我。

我乖乖叫了一声「师哥」。

这是我高中时,跟着同一位老师学画画的师哥,陆景。

刚认识没多久,他就出国深造去了。

只是现在为什么突然回来?

陆景找了把椅子坐下。

「听说你高三那年跟老师决裂,从此再不碰油画?」

油画啊,那仿佛是很久远的事了。

我自嘲地笑了笑,应了声。

穿越女高三那年侵占了我的身体。

她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老师争吵了一顿,放弃了我最爱的油画。

扬言要好好学习,扔掉不必要的爱好。

可这不是爱好啊。

油画,是我精神世界的全部。

「老师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有天赋的画手,当年那一幅《追随》,至今被传的有价无市。」

他犀利的目光直视着我:「余念,你甘心吗?」

我勉强笑了笑:「都过去了。」

陆景叹了口气。

「曾经的你,眼中只有油画,每天24小时恨不得住在画室。」

「你参加国际比赛,一次又一次捧起奖杯,所有人都感叹你的天赋。」

「你现在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曾经的我,虽然不被周围人喜欢,但却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意气风发。

我在油画里肆意表现自己。

我敢于奔赴我的热爱。

是什么时候,我变得对一切都胆小怯懦了呢。

「现在我只想待在宋寒知身边,他就是我的全部。」

我低头不敢看他的视线。

一张名片被推到面前。

「一个月后有个比赛。如果你想参加,就来找我。」

9

陆景送我回了家。

临别时,他瞥了一眼别墅的阳台。

把我的发丝轻轻别在耳后,他突然靠近。

呼吸之间只余分寸距离。

我莫名其妙:「怎么了?」

他笑得意味深长:「没什么。」

别墅的灯是关着的。

「你去哪了。」

宋寒知音色淡淡,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坐在轮椅上,正对着大门,下巴上是新冒的胡茬。

从未有过的邋遢模样。

「我……」

杯子在我身后碎裂,有几片刺入我的指尖。

血液缓慢渗出。

我扯扯唇角,把手缩回袖子里。

宋寒知操纵着轮椅过来。

「余念,你不是说过,永远不离开我吗?」

淡淡的酒气飘过来。

我了然,原来喝酒了啊。

怪不得语气这么不正常,原来是把我认成了穿越女。

他尝试着去抓我的指尖,仰面看着我,眼底藏着深深的依恋。

「我现在只有你了。」

「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吗?」

我敷衍点了点头。

喝醉的人,什么都不会记得。

宋寒知扯住我的衣袖,一点点拉近距离。

最后两唇相贴。

我瞪大了眼,心底迸射出隐秘的欢喜。

这是穿越女走后,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宋寒知从来对我冷眼相对,高高在上逼迫着我。

要我滚出她的身体。

他从来不会主动靠近我。

现在却……

我尝试回应他,去勾他的舌尖。

之前两人亲热的无数次,穿越女就是这么主动的。

察觉到我的主动,他用力捏住我的下巴。

带着显而易见的暴躁。

几秒相贴,血腥味在嘴里泛开。

他狠狠咬破了我的唇。

身体被推开,我跌倒在地。

身后的碎瓷片深深刺入我的大腿。

宋寒知神色清明了几许。

他恶狠狠擦了擦唇角,声音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就你也配,给我滚出去。」

血液顺着大腿缓缓淌下,我忍着痛意摇摇晃晃站起来。

公司、酒桌上、泳池……

我闭了闭眼。

「宋寒知,我的心也是肉长的,会痛。」

「因为喜欢你我才愿意陪着你,想让你振作起来。」

「现在,」我抬起头,语气疲惫,「我真的累了。」

10

我搬回了家。

妈妈揪着我问为什么离开宋寒知。

她语气尖锐:「这样谁还能给你爸的公司投资!」

爸爸知道消息训斥我,让我去跟宋寒知低头。

夫妻两个是难得统一战线上。

「我跟宋寒知没可能了,」我面色嘲讽,「靠卖女儿过着好日子,两位自己谋生路吧。」

不顾身后的骂骂咧咧,我反锁了门。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彻底脱离这个吸血的家庭。

我准备参加陆景说的那个比赛。

年少时被人肆意放弃的梦想,到现在我终于能重新捧起。

陆景看了我的画后,深吸了一口气。

「不愧是从小就被老师看好的学生,你肯定能再一次震惊画界。」

我笑了笑。

六年前的遗憾,我终于能弥补了。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我独自在画室练习很久。

最后锁门出来,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林沐兮带着几个人,把我堵在了巷子里。

刀面反射出迫人的寒光,几个高壮的男人压着我跪倒在地。

林沐兮踩着高跟鞋靠近,踢开我手边的背包。

她掩着唇笑:「包里有什么呀,我们余大画家?」

那里面是我明天要参赛的作品。

我心头一紧。

「林沐兮,我已经离开了宋寒知。你不去守在他旁边,找我麻烦干什么?」

「宋寒知。」

这三个字似乎惹恼了她。

她掐住我的脖子,脸上带着恨意:「我不过是把你推下了泳池,他就辞掉了我在公司的职位,逼的我父母的公司紧急宣告破产。」

我艰难吐字:「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报复宋寒知啊。」

「宋家大少爷,我当然报复不了他。」

她靠近我,眼里淬满了恶毒,声音近乎低语:「但是我可以毁了你呀,宋寒知最爱你了。」

宋寒知……爱我?

包被撕扯开,里面的画布掉出来。

林沐兮拿起旁边的红油漆,毫不犹豫泼上去。

泪水从眼角一滴滴滑落,我吼:「不要……」

那是我花了十天,一笔一笔画上去的。

11

雨开始一滴滴砸在我身上。

林沐兮在那大雨中回头,神情如同来自地狱的鬼魅。

「给我把她的手骨弄断。」

「余念,宋寒知毁了我,我就要毁了你。」

「我要让你再也拿不起画笔。」

几只脚争先恐后重重碾上我的手指。

我挣扎着,想把手护在怀里,却招来更猛烈的殴打。

最后我倒在血泊里,指尖颤抖着再也抬不起来。

为什么每次我想开始新的生活,总有人把我重新踹回坑底。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身后传来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咕噜声。

「宋寒知,你满意了吧。」

「毁了我,折断我所有的翅膀,让我灰溜溜回到你身边。」

「宋寒知,」我闭了闭眼,语气坚定,「我不是她。」

宋寒知的那辆保时捷从一开始就停在楼下。

他由着林沐兮上来找我麻烦,眼睁睁看着她毁了我的手。

宋寒知不过是想毁掉我。

他想把我这具身体困在他身边,好及时让穿越女回来。

雨声让我几乎听不到那边的动静。

我踉跄着站起身,扯开一抹讽刺的笑。

「你讨厌我,到这种程度吗?」

「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雨下得太大。

我没去看轮椅上的男人被淋湿的发,自然错过了他攥住轮椅发白的指尖。

我头也不回地走入雨幕中。

12

我重新回到了公司。

宋寒知暂时还没下令辞掉我,我总得拿工资养活自己。

只是刚到公司,周围人的视线就不断落在我身上。

带着鄙夷的眼神,还有窃窃私语。

公司群里的消息已经99+。

「她玩得挺开啊,那时候刚和宋总分手吧。」

「余念最近挺阴郁的,我还是喜欢她之前总挂着笑的样子。」

「啧,真想问问她一晚上多少钱。」

是上次我和甲方吃饭的照片。

照片截去了宋寒知,只剩下喝酒红着脸的我,和笑眯眯的甲方。

满是暧昧。

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宋寒知,已经好久没有来公司了。

我戴上帽子,想要躲着人群走。

手腕被人猛地拽住。

我妈扯着我的头发,语气狠戾:「小婊子,你不是挺厉害吗,还去插足别人的家庭?」

是的,那天的甲方,已经娶妻生子了。

周围人的视线让我感到难堪。

我哀求:「妈,不是这样的,我……」

我妈一巴掌扇过来:「还解释什么,赶紧和那个男的断干净,我和你爸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相亲对象。」

「就李氏集团的老总,他现在身边还没有人。」

李氏集团的老总?我瞪大了眼。

他的女儿和我一样大。

而且早有新闻说,他的上一任妻子就是被他家暴弄死的。

我妈这是直接把我推进火坑!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我一字一顿:「我不嫁!」

我妈再次一巴掌扇过来。

「由不得你!彩礼我们都收了!」

我妈扯着我,一步步往路边的车走。

几个保安跑过来。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赶紧滚,要不我们就报警了!」

我妈推开我,开车灰溜溜跑了。

我衣服凌乱,双眼空洞,不顾周围举着手机的众人,一步步往公司走。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

六年后重新接触这个世界,家人排挤,喜欢的人仇视我。

就因为我不是她。

再进一步就是天台边缘了。

我摩挲着栏杆,尝试探出脚尖。

不如就成全他们好了。

13

「余念……」

宋寒知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

他脸色发白,眼含哀求:「余念,听话好不好,到我这边来。」

天台的风有些大。

我迎风而站,有些惬意地享受着抚在脸颊上的风。

突然开口道:「宋寒知,你知道你那天逼我喝酒,我是怎么想的吗?」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她,你想逼我走。可是我想啊,」我语气天真,「只要我一直呆在你身边,你总会看到我的。」

宋寒知红了眼眶,他慌乱回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想她回来了,我爱……」

我平静打断他:「不,我累了,我现在只想解脱。」

我再次往前迈一步。

宋寒知从轮椅上跌落,他挣扎着往前爬了几步,脸上全是泪水。

「你回来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你的,我求你别走。」

眼前的高度让我有些眩晕。

我回头,扬起一抹潋滟的笑:「我不爱你了。」

转身,毫不犹豫迈出最后一步。

身后的脚步跌跌撞撞。

宋寒知冲过来抱住我,和我一起跌下了天台。

风在耳边呼啸,他把我紧紧抱在怀里,自己的身体朝下。

我勾了勾唇。

呀,终于上钩了。

楼下早就充起了气囊。

这层楼并不是很高,再加上宋寒知充当肉垫,我并没有什么事。

倒是宋寒知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

在他住院那几天,电话不断。

我从来没接过,也没去医院探望。

几天后,他出院,浑身缠着绷带。

一直跟在我身后。

公司的人看着我们这奇怪的搭配窃窃私语。

我不耐烦回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停下轮椅,慌张低下头:「我,我只是想看看你。」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感觉有些好笑。

曾经高高在上,一心想逼死我的宋寒知,也会喜欢上他口中低如蝼蚁的我呀。

我勾起一丝轻蔑的笑,一字一顿道:「你也配。」

宋寒知红着眼睛,小心翼翼抓住我的衣角:「求你,怎样才能原谅我。」

原谅啊。

怎么可能原谅。

谁会喜欢上曾经百般欺辱自己的人呢。

我语气温柔,看着他越来越亮的眼神:「不如,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原谅你。」

我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下雨天,身后的窗被轻轻拉开,风温柔拂过我的发尾。

在一片惊呼声中,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我慢悠悠勾了勾唇角。

14

宋寒知是被他的助理送到医院的。

病房内,医生叮嘱:「他这个腿,幸好楼层不高,这次只是摔伤。」

我追问:「他的腿是不是早就痊愈?」

「嗯,一个月前他来复查,就已经勉强能站起来了。」

一个月前,差不多就是我天台坠楼那个时间。

我瞥了眼病床上熟睡的宋寒知,眼睫上还沾染着未干的泪水。

在睡梦中都不愿放开我的手。

原来你早就痊愈,还坐在轮椅上博取同情。

啧啧,被感情困住的疯子,真可怜。

我该怎么折磨你呢。

电子的波动声突然出现在脑中。

系统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余念,宋寒知被你弄成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似笑非笑,「把我奶奶还给我。」

系统沉默两秒,语气肯定:「你故意的。」

「是。」

穿越女走后,我能感觉到,系统一直在监视我。

作为维护小说世界和平稳定的系统,当然得保证,穿越女完成任务抽身后,我这个原女主能乖乖听话。

所以它才会拿我最重要的奶奶威胁我。

六年的时间,早将我对宋寒知的感情消磨掉大部分。

留下的几分,在他不断折磨我的过程中,一点不剩。

谁会喜欢上曾经欺辱自己的人呢。

伪装爱而已。

我的心早就麻木了。

要参加比赛的消息是故意透漏给林沐兮,被人包养是我用小号发在公司群里的。

至于跳楼,我知道楼下早就充好气囊,宋寒知会保护我。

不这么做,怎么能让你怜惜我呢。

我看着病床上的宋寒知,嘴角扯出一抹疯狂的笑。

指尖缓慢滑过他高挺的鼻梁,最后停留在他苍白却饱满的唇上。

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爱上我呀。

幸好啊,乖乖,你还是一步步踏进了我的陷阱。

这样后面我才能不断折磨你呀。

一切不过是逼系统出来罢了。

系统终于妥协:「行,你安分点。过几天我送你奶奶回来。」

15

回去的路途我心情格外好。

已经和系统达成交易,就没必要留在医院了。

这下我得赶紧回家,把奶奶的屋子收拾好。

无意中往窗外一瞥,我发现了不对劲。

这好像并不是那条回家的路。

我拍拍前座一声不吭的司机:「师傅,这是哪条路啊?」

那人直勾勾盯着后视镜,眼球一动不动,嘴角勾起一抹僵硬的笑。

「这个时间堵车,换了一条路走。」

我的心狂跳起来。

不对劲,这不是回家的方向。

车门已经被锁上了。

我猛地扑过去,把找来的锤头往那人腿上一砸,试图抢夺方向盘。

那人面无表情,声音透露出电子的机械感。

「余念,你该乖乖听话。」

「我既然当初能让穿越女夺走你的身体,现在也能安排别人进入你的身体。」

「不听话,就要被抛弃。」

前面就是海湾了。

车速不减,冲破海边的护栏。

我满脸绝望:「不要……」

我布了这么久的局,到现在就要功亏一篑吗?

一辆熟悉的车从旁边疾驰而出。

在车即将进入海湾前,那车一个急拐弯,挡在了我们面前。

安全气囊弹出,驾驶座上的人满脸血,昏死在里面。

是宋寒知。

16

又是一年秋天。

奶奶从地下挖出去年埋下的桂花酿,招呼我进屋吃饭。

饭桌上,奶奶给我夹着菜,苦口婆心。

「念念,你这个年纪,真得找个男朋友啦。」

「我看你之前那师哥陆景就不错,前两天还来家里蹭饭嘞。」

我戳着碗里的米饭,心不在焉:「奶奶,顺其自然吧。」

这颗心,在经过前面一系列波折后,早就千疮百孔了。

饭后,我跟奶奶告别。

我带上自己煮好的粥:「今天要去看之前的一个朋友。」

病房内,宋寒知一如既往躺在那里,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隐约的微笑。

我试图把粥一勺勺喂进他嘴里,结果还是全部溢出。

那场车祸后,医生说,他很难再醒过来。

几乎就是一个植物人状态了。

我叹了口气,眼神复杂。

当初我对你那么狠,何必又主动来救我。

如今宋家几乎已经放弃了他,只给他续着高额的住院费。

似乎他的身边,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可惜,我给他掖好被角。

我对你只有淡淡的朋友情了。

毕竟你当初救了我。

我收拾好碗筷,转身离开。

自然错过了宋寒知指尖一闪而过的颤抖。

宋寒知番外

第一次和余念有接触,是有次晨跑我去检查纪律。

她肚子疼,却还是为了班级整体的量化分数,跟在队伍后面慢慢移动。

最后晕倒在操场上。

是我背她去的医务室。

少女乖乖搂住我,身体很轻。

那时候我就想,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软。

后来我从同学口中了解到了她。

有些孤僻的小女孩,画画天赋很高。

我不自觉把目光落到她身上。

晨跑、中午吃饭、下晚自习,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她的背影。

她就小小一只,侧脸清冷,永远挺直脊背,独自穿梭在人群。

好想和她正式认识一下。

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她时,我还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从小到大,我没碰过女孩的手,也没有过暗恋的经验。

后来突然有一天,她主动来找我了。

少女眼里明晃晃的笑意,明艳大方地介绍自己。

在她的主动下,我们恋爱了。

可我心里却感觉有些不对劲。

从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她会一个人藏起来,默默对别人付出。

敛着眸子在人群中不出声。

而不是现在前簇后拥一群小姐妹。

我以为是她变了,也没再多想。

我们从高三一路相恋到大学,到后来她进入我的公司。

我很爱她。

只是有一天,她看我的眼神变了。

沉默闪躲,一言不发。

好像跟几年前隐隐重叠。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是她。

我掐着她的脖子,对她百般折磨。

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能让身体里的灵魂变成另一个人。

后来,我出车祸。

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我,只有她默默陪着我。

她照顾我的起居,容忍我因为身体原因突然的暴脾气,鼓励我出去晒太阳。

每次看她模仿着「余念」对我讨好地笑,我就很不耐烦。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改变。

而这种改变并不是我一开始期待的。

所以我让她在泳池上当女佣,侮辱她。

看她露出失望,我感觉更难受了。

她落水后,我的心似乎被针刺。

我从轮椅上跌下,挣扎着向泳池那边移动。

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的腿不争气。

有人救了她,还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我坐在泳池边,破碎地笑。

这就是我自作自受,真活该啊。

我在家里的阳台上一直等,直到看到她和那个救她的男人,在楼下接吻。

我好生气,可我又害怕她离开我。

毕竟我只剩下她了。

她去参加比赛的前一天,我看到林沐兮带着几个人去找她麻烦。

我想去救她。

可心底有声音隐隐告诉我,等别人折断她所有的翅膀,她自会回到你身边。

我迟疑了。

随着而来的,是彻底的决裂。

我终于认清了现实。

我爱她。

后面几次,我知道她在折磨我。

可我想,这是我该受的。

最后在医院,她放开我的手后,我开车一路跟着她。

我发现了那辆车的不对劲。

开车撞上去之前,不含丝毫感情的电子音在我脑中响起。

「宋寒知,你别插手。等她车祸死去,你爱的余念就会回来了。」

我扬起一抹浅笑,语气却坚定:「不,我爱的就是她。」

安全气囊弹出,在我昏迷的前一刻,一直以来被我忽略的东西涌上心头。

现在的「余念」可以更换灵魂,那会不会一开始,余念就被换了?

可惜啊,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纠结了。

希望你晚一点遇见灵魂相契的人。

等我睁眼,再施舍给我一个机会。

小说《穿越女离开之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4:55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