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热门小说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顾昱傅景熙_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顾昱傅景熙全本完结小说

小说推荐《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由网络作家“顾昱”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顾昱傅景熙,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被我的夫君,亲手送到摄政王榻上。而他,风光迎娶公主进门。他跟公主说,我是他的洗脚婢。公主欺负我,他也跟着欺负我,抽我鞭子,把我打得遍体鳞伤。后来,他求我原谅,可我不想要他了。我的目标是摄政王。我要生下摄政王的子嗣,我还要去父留子。……

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

小说《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现已完本,主角是顾昱傅景熙,由作者“顾昱”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我正在专心做着美食,傅景熙突然从背后抱住我,他下巴搭在我肩上,那双手也不安分。我轻轻推开他,「王爷,别闹。」傅景熙轻轻哦了声,手不动了,但他依然抱着我,不愿意松开。我只能随他去,反正不影响我做饭就行…

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阳光明媚,和煦温暖。

书房热浪扑来,滚烫似火。

那碗鸡汤,无人问津。

结束之后,我靠在他怀里,擦去热汗,看向那碗孤零零的鸡汤,「可惜了,我亲手做的鸡汤,王爷还没尝一口。」

傅景熙拉着我站起来,一手拿起那碗鸡汤,「凉了,热一热便是。」

他把我带去厨房,他把厨房的人统统赶走,让我给他热汤。

我当然是满脸笑意,我在灶台前,忙忙碌碌,顺便做了一顿饭,足够两个人吃。

想要勾住傅景熙的心,除了那事,还要勾住他的胃,让他爱上我做的美食。

我这些年,为了给顾昱补身子,让他有一个强有力的体魄参加科举,几乎天天研究美食,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现在,也依旧能派上用场。

我正在专心做着美食,傅景熙突然从背后抱住我,他下巴搭在我肩上,那双手也不安分。

我轻轻推开他,「王爷,别闹。」

傅景熙轻轻哦了声,手不动了,但他依然抱着我,不愿意松开。

我只能随他去,反正不影响我做饭就行。

做好一顿美食,我和傅景熙坐在厅堂,我眼睛亮亮看着他,「王爷,尝尝我的手艺,看符不符合你的胃口,你若喜欢,我便天天做给你吃。」

傅景熙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他让我吃。

我毫不客气,也跟着吃了起来。

饭菜全部吃光了。

傅景熙看着我,目光深沉,声音低浅,「很好吃。」

我嘴角勾起,「那我每天做给王爷吃,可好?」

傅景熙矜持点头,「有劳。」

我心里一颗大石落下了,他喜欢吃就好,我会做很多很多美食,我还要继续学,等他喜欢上我的手艺,就离不开我了。

我忍不住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王爷,您能给我寻来菜谱吗?这样我才能学习更多的菜,做给王爷吃。」

我是富商之女,接触到的菜谱终究比不过大户人家。

傅景熙眉眼冷淡嗯了声。

5

第二天,傅景熙让人送来一箱菜谱。

我如获至宝。

其实,我是发自内心喜欢做饭的,不然我也无法坚持去学。

顾昱悄悄让人给我送来纸条,问我进展如何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想问我有没有勾住摄政王的心。

我给他回复——还未。

我原本想与顾昱安安分分过日子。

在他没成为状元郎之前,他温润清朗,对我细心呵护,是个翩翩公子。

他跟我说,他想做一个爱护百姓,帮助百姓解决一切难题的好官。

他要肃清朝廷,打压那些贪官,因为那些贪官害死了他父亲。

可在他成为状元郎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不知道是他以前隐藏得太好,还是京城的权势让人着迷,他迷失了本心。

在他与公主恩爱那些夜晚,我在榻前听着。

有时候他们似乎忘记了我在一侧,肆无忌惮谈论起权势的问题。

顾昱,想做首辅,把持朝堂。

顾昱说,他让我勾搭摄政王,是为了摆脱公主,跟我在一起。

但我心知肚明,他只是想利用我,利用我攀附摄政王,得到权力,走上官场巅峰。

他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只是想让我乖乖听他的话,为他做事而已。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从来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女人。

在他任由公主折辱我的时候,我便对他没有一丝情谊。

过去为他做的事情,全当喂了狗。

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要为自己争取。

我在公主面前,忍辱负重,不是为了顾昱,单纯是为我自己。

若是被公主知道我是顾昱的妻子,我会死得很惨,谁让人家是公主呢。

我手无缚鸡之力,拿什么跟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斗?

爹啊,你还是看错了人,你撒了大把银子出去,解决顾昱的后顾之忧,助他科举,想让他帮你保住财富。

可他还没在京城站稳跟脚,便舍弃了我。

6

公主让人给我传递消息,让我回顾府一趟。

她让我回去,不过是想羞辱我。

她一向以羞辱我为乐。

我拒绝了,反正有摄政王当挡箭牌,她奈何不了我,我何必要去找不痛快。

我继续研究美食,勾傅景熙的心,勾他的胃。

争取早日怀上他的子嗣。

公主见我没有乖乖听她的话,大怒。

她来到摄政王府,指名道姓,要见我。

那时我刚好与傅景熙结束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

傅景熙勾着我的下巴,眉眼清冽,「你要去见她吗?」

我看着他殷红的唇,假装害怕掉了两滴眼泪,可怜巴巴,「我,我不想见,公主不喜欢我。」

傅景熙紧紧抱着我,深吸一口气,亲手服侍我穿衣,「我带你去见她。」

我这些天,几乎天天与傅景熙腻在一起,虽然依旧摸不透他的性子,但也能略知一二。

他陪我去,是为我撑腰的。

我浅笑着点头。

公主,你准备好……承受摄政王的怒火了吗?

我和傅景熙来到花厅。

公主端坐在一旁,看到我跟傅景熙一起出现,她震惊瞪大了双眼。

她很快冷静下来,起身向傅景熙行礼,「见过皇叔。」

傅景熙是先皇最小的儿子,是当今皇帝的弟弟,公主是皇帝的女儿。

傅景熙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如远山冰雪,冷冰冰的。

只有我知道,他私下是多么热情如火。

我准备对公主行礼,傅景熙先一步揽着我的腰,阻止了我,他拉着我走到主位坐下。

公主一脸扭曲,她终于忍不住了,「皇叔,这个女人不过是我夫君的洗脚婢,你竟然不嫌弃吗?」

我眼中含泪,「公主,你为何还要如此羞辱我?」

公主果然大怒,她指着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如此对本公主说话,你以为你攀附上我皇叔,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公主深受皇帝宠爱,刁蛮任性,她谁也不放在眼里。

她曾经不仅让我给她洗脚,还故意把她的臭脚,放进我嘴里,恶心得想吐。

她还拿鞭子抽我,抽得我一身伤。

而顾昱呢,他就站在一侧看着,等公主抽累了,他从公主手里接过鞭子,继续抽我。

抽着抽着,两人就在我面前,滚到一起去了。

等到公主出府游玩的时候,顾昱就假惺惺过来跟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他都是被公主逼的。

他让我体谅他,不要生他的气。

他说,他很心疼我,但他没办法。

我厌恶死了,恨不得他和公主立刻去死。

7

傅景熙拿起茶盏,用力摔在公主身边。

「砰」的一声,茶盏碎裂。

公主吓了一跳,身子一抖,结结巴巴,「皇……皇叔,你——」

傅景熙缓缓抬眸,眸光浅淡,「她是你皇婶,谁让你以下犯上?」

我震惊,他竟然跟公主说,我是公主的皇婶。

我脑子没热,很快反应过来。

他只是嘴里说说而已,我现在还不是摄政王妃,我仍需努力。

公主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大变,「皇叔,她不过是个下贱的洗脚婢,你不能娶她!」

「她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睡过,你不要被她的美色勾引了——」

傅景熙平静一挥手,「打。」

花厅里突然出现一个护卫,对着公主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打了过去。

巴掌声响起!

我看到公主的脸,迅速红肿起来。

好爽啊。

高高在上、视我如蝼蚁的公主,也有今天。

公主惨叫一声,两眼汪汪,对傅景熙控诉,「皇叔,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侄女了?」

傅景熙眼眸微抬,「本王,什么时候疼爱过你?」

我看到公主的脸涨成猪肝色,忍不住嘴角上扬。

公主看到我的笑,又怒了,「沈奚,你这个贱人,还敢笑!」

「啪——」

公主又被打了一巴掌。

这下子,她的脸,对称了。

她不可置信看着傅景熙,「皇叔,我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后宫娘娘都很疼爱我,从来没有人打我,你为何要为了这么一个下贱的女人打我,你就不怕父皇生气吗?」

傅景熙连眼神都没有给她,只是淡淡挥手。

劈里啪啦的巴掌声响起。

公主的脸,被打肿了,她的嘴流出了血,最后晕了过去。

我看得心情舒爽,太畅快了。

这就是权势的滋味吗?

傅景熙权势滔天,一挥手就能把公主按得死死的。

而我是地上的蝼蚁,被公主虐死了。

傅景熙让人把公主丢出去,他把我打横抱起。

我下意识环住他的脖子,抬头,「王爷,谢谢你。」

傅景熙轻嗯了声。

8

傅景熙又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我一天到晚见不到他的影子。

我去书房找他,他也不在。

我的胃突然有些难受,想呕吐。

我赶紧找来大夫。

大夫给我把脉之后,笑着恭喜我,「恭喜夫人,你怀孕了,一个月。」

我一脸惊喜,抚上我的肚子。

我的目实现了一个。

晚上,傅景熙来找我,亲着亲着,他褪去我的外衣。

我及时阻止他,「王爷,我怀孕了,前三个月,不能行房。」

傅景熙皱了皱眉,「该尽快提上日程了。」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多问。

他这个人话少,他不想说的事,我问一百遍,他也不会说。

也只有我,能忍受他这个臭脾气了。

只要他能帮我教训公主,实现我的目标,我就忍一忍他的臭脾气吧。

9

我安心在家养胎。

傅景熙让人送来很多补品。

我每天吃吃睡睡。

我让人给我爹送去的信,有回音了。

他说他一切安好,让我安心待在京城,不要担心他。

可我始终放心不下。

我害怕公主知道我曾经是顾昱的妻子,以她的脾气,她一定不会放过我和我爹。

我心中藏着事。

顾昱突然出现在我窗前,「奚儿,我听说公主之前过来找你了,她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我淡淡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顾昱目光柔情,「奚儿,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我亲眼看到摄政王骑马出京城了,我特意过来看你,我们生个孩子吧。」

「摄政王不会知道的,若是你怀孕了,他只会觉得这是他的孩子。」

「等孩子出生,你就可以拿捏摄政王,让他帮我和公主和离,我们可以设计让摄政王去死,这样我们的孩子就能继承爵位,你就可以和我在一起。」

他想得真好啊。

我面无表情看着他,「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乖乖听你的话?」

顾昱一愣,「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向最喜欢我了吗?你以前一直都是乖乖听我话的。」

「我是为你好,我是你夫君,我难道还会害你不成?」

我不想看到他虚伪的脸,也不想听到他虚伪的话。

我让人去喊护卫,过来把顾昱打出去。

顾昱有武功,并且还不低。

所以他才能悄无声息潜进摄政王府。

一个护卫或许不是他的对手,但几十个护卫,顾昱也够呛。

顾昱脸色猛变,不敢相信我会惊动护卫,「奚儿,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为你筹谋,为你打点一切,日夜担忧你,你却这样对我。」

他冷冷丢下一句话,在护卫赶来之前,悄悄离开了。

10

傅景熙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提着一只大雁,递给我。

我一脸懵,「这是?」

傅景熙把大雁塞到我手中,「聘雁,我亲手打的。」

我看着他依旧冷冽的眉眼。

原来,他出京城,是打大雁去了吗?

我喉咙发涩,「娶妻,才需要聘雁,你又不娶我。」

曾经我明里暗里问过他,他都没有明确回复我。

傅景熙把我抱进怀里,他声音低浅,「我娶。」

轻轻的两个字,如鸿毛一般,飘进我耳朵里。

我顿时心跳如鼓,狂喜,「真的吗?」

我来摄政王府的其中一个目标,就是成为摄政王妃。

我也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可始终得不到回应。

我都快没耐心了。

傅景熙嗯了声,吻住了我的唇。

一吻毕。

我顺便把顾昱过来找我的事跟傅景熙说了。

包括顾昱想害死他的事情。

傅景熙脸上没什么表情,让人去准备马车,带我去了顾府。

顾府很小,不及摄政王府十分之一。

公主听说傅景熙来了,一脸喜悦走过来,「皇叔,你——」

她在看到我的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良久,不知道她想到什么,突然大笑,「皇叔,你这是玩腻了她,要把她送回来了吗?你派人跟我说呀,哪用得着你亲自把她送回来。」

傅景熙冷淡的视线,缓缓转向公主,冷冽挥手。

他身后的侍卫,瞬间来到公主面前,打她大嘴巴子。

公主毫无反抗之力,她想逃走,却被人按住了。

她痛苦惨叫。

我坐在摄政王身侧,冷眼看着这一幕。

顾昱匆匆赶来,他看到公主被打,吓得魂都要没了,「摄政王,公主他做错了什么?你要让人打她?」

傅景熙没有回答,他或许是知道顾昱武功不错,亲自出手把顾昱打趴下。

他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鞭子,递给我,「打他。」

我愣了下,对上傅景熙那双始终清冷的眸子,眼睛突然开始发酸。

我接过鞭子,一步步走到顾昱面前。

他被傅景熙打伤了,又有两个人按着他,他动弹不得。

我抬手,一鞭子抽在他身上。

我曾经幻想这一幕,幻想了很多次,我恨不得抽死他。

如今,终于有机会了。

顾昱吃痛,不可置信看着我,「沈奚,你在干什么?你竟然打我!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沉默不语,又是一鞭子下去。

一下又一下。

直接把顾昱打成重伤。

公主疯狂大叫,「住手!你这个贱人,你给我住手!」

我也想抽公主,可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即便有摄政王撑腰,我依然不敢抽她。

我无法确定,皇帝要惩罚我的时候,傅景熙会不会护我。

我发泄完,心情舒爽。

因为没有顾昱谋害傅景熙的证据,傅景熙也不好随意抓他。

回到摄政王府,傅景熙跟我说,三天后跟我成亲。

我愣住,然后内心开始狂喜,决定跟他坦白。

顾昱就是一颗炸弹,不知道哪天就站出来把我炸死。

与其让傅景熙从别人嘴里知道一切,还不如我亲自告诉他。

我把一切都告诉傅景熙了,包括我是顾昱妻子这件事。

傅景熙没有生气,他抚着我的眉眼:「我会处理好这一切。」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11

我和傅景熙成亲了。

我成了他的王妃。

我的目标又实现了一个。

傅景熙依旧寡言少语。

我不在乎。

我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我把王府内宅牢牢把握在手中。

我曾经嫁给顾昱,带过去的那些嫁妆,傅景熙也统统帮我拿回来了。

顾昱知道我成为摄政王妃,趁傅景熙不在王府,跑来我面前发狂,控诉我,「傅奚,你怎么能嫁给摄政王?」

「他手段歹毒,不近人情,你嫁给他,不会有好果子吃。」

「你以为他会喜欢你吗?你想的太美了,你出身低微,是最下贱的商人之女,也只有我,会喜欢你。」

我冷冷抬眸,「说完了吗?」

我平静的眼神,让顾昱所有怒火一窒。

公主如鬼魅般,出现在顾昱身侧。

她双眼满是怒火,狠狠盯着顾昱,「你方才说什么?你喜欢沈奚这个贱人?你以前都是骗本公主的?」

顾昱错愣回头,慌慌张张:「不是的,公主,你听我解释,我喜欢的只有你。」

「我跟沈奚说这些,不过是为了利用她,她是摄政王妃,她身后是摄政王,可以助我进入内阁,你忘了吗?」

公主不听,她双眼愤怒,咆哮,「你骗我!本公主为了你,跑去跟父皇撒娇,让父皇提拔你,你却背着我,跟这个贱人幽会!」

我饶有兴趣听着他们争吵。

顾昱没想到吧。

我早就派人盯着他了,一旦他来找我,立即会有人把公主绑来。

就让两人,针锋相对去罢。

我的人手,都是傅景熙给的,一个个武艺高强。

同时,我也在培养我自己的人手,只听命于我一人。

权力,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别人给的,别人可以随时收回去。

公主愤怒,拿出鞭子,狠狠抽在顾昱身上,大骂,「你竟敢背叛本公主!本公主最讨厌被人背叛!」

顾昱不敢躲开,硬生生抗下了公主的鞭子,他可怜兮兮解释,「公主,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骗你。」

「是沈奚这个贱人故意勾引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张脸绝美,但我一点也没有心动。」

顾昱俊脸温润,努力把公主的怒火,转移到我身上。

公主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扭头看向我,阴狠,「这个贱人,果然在暗地里勾搭本公主的夫君,本公主当初就应该把你抽死,让你成为万人骑的贱货!」

她扬起鞭子,往我身上抽。

下一瞬。

鞭子被一只白皙的手握住。

傅景熙回来了,他接下公主的鞭子,俊脸冷冽。

他二话不说,直接把鞭子抢过来,狠狠抽在公主身上。

连顾昱也没能幸免。

顾昱和公主被打得一身伤,最后被人丢出门外。

我看向傅景熙,「他们故意过来欺负我。」

其实,就算傅景熙没有及时赶回来,公主和顾昱也无法对我怎么样。

毕竟,如今整个王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方才站着没动,不过是看到傅景熙回来了而已。

傅景熙站在我面前,像以前那样抚上我的头,「马上就能结束了。」

我歪着头,不明白他说的什么。

我追问,他又不肯说。

唉,真是累啊。

12

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

贵妃的哥哥——侯爷,与敌国密谋,助贵妃的儿子上位,贵妃是公主的生母。

侯爷通敌叛国的证据,被傅景熙送到皇帝案上。

皇帝大怒,直接下令斩杀侯爷一家,彻查。

谁跟侯爷来往过密,统统斩杀了。

贵妃被赐死,公主疯了,最后死了。

顾昱受了牵连,被关进大牢。

我去大牢看他。

顾昱看到我,惊喜站起来,红着眼,「奚儿,你是来救我的对不对?」

「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你是摄政王妃,救我就是简单的小事。」

「我是状元,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不能死。」

他穿着破烂的囚服,头发脏兮兮的,那张脸满是污垢,哪里还有以前温润晴朗的模样?

我平静看着他,「我是来告诉你,你母亲死了。」

顾昱最敬重的人,是他娘,他娘死了,他会痛不欲生。

我要做的,就是诛心。

顾昱身子一颤,跌坐在地上,他猛地摇头,「不是的,你骗我,我娘明明好好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又突然抬起头,「是不是你害死了她?」

我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她是病死,你马上也要下去陪她了。」

顾昱双手捂脸,悲痛,「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曾经的目标还没完成,我不能死。」

「奚儿,你以前说过要帮助我完成我的目标,如今我的目标还没完成,你怎么抛弃我?」

「我已经没有娘了,我不能没有你,奚儿,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不会再欺辱你了,我也不会纵容公主欺负你。」

我微微一笑,「公主死了,她怀了你的骨肉,她死的那天,流了一地的血,她下半身全是血,你的孩子,唯一的骨肉,没了。」

「啊——」

顾昱站起来,那双眼睛,充满怒火。

他死死扒着大牢的门,用力捶打,死死盯着我,眼里充血,「沈奚,你好歹毒的心,你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

我歹毒吗?

呵呵。

我都没有亲自动手,我觉得自己还是过于善良了。

我嫁给顾昱几年,尽心尽力辅助他,可换来的,是他一次又一次地殴打。

他和公主,都不无辜。

我最感谢他的一点就是,把我送到摄政王手上,让我有了如今的地位。

大仇得报,我心里畅快,不介意来送顾昱一程。

顾昱站在牢里,愤怒大吼大叫。

我缓缓转身离开。

过往一切,随着顾昱和公主的死,都散了。

13

我让人给我爹送信,我爹亲自来京城看我,又给我带了一大笔钱,我这辈子都用不完。

他知道顾昱对我做的一切,大骂顾昱是个畜生,该死。

他知道我是摄政王妃,又笑了起来,「奚儿真是好样的,你与王爷好好生活,我回家了,不送。」

他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

我目送他远去。

眼睛湿润。

我娘早死,我和我爹相依为命,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他当初把我嫁给顾昱,其中一个目的是保住家里的财富。

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我。

他不想看到我被人指指点点,商户之女,抬不起头。

他心疼。

所以他拼命给我找出路,想给我找一个靠谱的人,让我以后不要被人看不起。

他经常在夜里,唉声叹气,恨他自己没有能力,给不了我好的生活。

可我一点也不怪他,我觉得我爹很厉害,是顶天立地的男子。

以后,就让我来护他罢。

14

我偶然从宫里一位老人嘴里得知。

傅景熙年幼时,经常被人殴打,他的舌头,被烫被折磨,一说话就痛。

导致他渐渐变得不爱说话,久而久之,他不愿说话了。

即便后来他成了摄政王,手段通天,也很少与人交流。

也只有在我面前,才说几个字。

我得知这一切,恍然大悟。

看在他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勉强与他交流,我说一堆话,他才蹦出几个字。

我要被气死了。

算了,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我生了一个女儿,很漂亮,很可爱。

我给她取名,傅无忧。

我要她这辈子,无忧无虑。

我发现自己变得爱唠叨了,胆子也大了,什么话都敢在傅景熙面前说,不高兴就怼他。

他也没有生气。

我的脾气都是他纵的。

我一直防着他的白月光出现,可直到女儿出生,他的白月光也没有出现。

某天,我终于忍不住,伶起傅景熙的领子,恶狠狠问:「听说你有一个白月光,眼尾有一颗痣,跟我一样,是不是真的?」

傅景熙不说话。

我把纸墨笔砚怼到他面前,冷笑,「不说话就写!给我写出来!」

「都是我纵的你,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傅景熙看我一眼,拿起笔,刷刷刷写下一页纸。

15

傅景熙说,他的白月光是我。

他少年时期被先皇丢去小县城,被人欺负,是我救了他,给他涂药,温柔跟他说话。

他记住了我的脸,记住了我眼尾的痣。

后来我和我爹搬走了。

他发疯了一般找我,没有找到。

我被顾昱送到他榻上第一天,他本想把我弄死的,但他认出了我的脸,留下了我。

然后暗中筹谋,娶我为妻。

他说,太后不同意他娶我,太后是唯一对他好的人了。

他费尽心思,才说服太后同意。

最后,他娶了我。

他很高兴。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从年少模糊的记忆中,扒拉出一个矮小的身影。

那个人穿着一身乞丐装,披头散发,看不清容貌。

他被人拳打脚踢,被打了,也不吭声,像个傻子一样。

我看不过去,把那些人轰走,丢给他一瓶药,见他不动,便决定好心一把,亲自给他涂药。

原来,那个人是年少时的傅景熙。

我忍不住唏嘘。

我拿着那页写得满满的纸,像似发现了新天地。

是啊,傅景熙不喜欢说话,他可以写在纸上啊。

于是,我每天缠着他,让他写字,写字跟我聊天。

傅景熙无奈看我一眼,老老实实写下一行字:「本王,怕了你了。」

我看到这行字,忍不住叉腰大笑。

当初他冷冰冰的,吓得我紧张死了。

他也有今天。

爵位要儿子才能继承,女儿会被人吃绝户的。

于是,我拉着摄政王,生儿子。

傅景熙对这件事,一向很热情。

在榻上,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被他玩出花样来了。

两年后,我生下一个儿子。

16

我来摄政王府,有三个目标。

一:生下摄政王的子嗣。

二:成为摄政王妃。

三:去父留子。

前两个目标都实现了,最后一个目标,这辈子都没有实现。

傅景熙小时候那么凄惨,后来还给我报仇,我有什么理由弄死他呢?

这辈子,就跟这个呆子,好好过吧。

小说《被夫君亲手送给摄政王,我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3:52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