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嫁给皇上我后悔了(景初温儿)_嫁给皇上我后悔了(景初温儿)在哪看免费小说

小说推荐《嫁给皇上我后悔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景初”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景初温儿,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我是相府的三小姐,本该快乐无忧过一生。可谁能想到。大哥战死沙场,二哥疯疯癫癫。而造成这一切的人,竟然都是我。是我,亲手将他们推上了这条绝路。……

嫁给皇上我后悔了

小说叫做《嫁给皇上我后悔了》是“景初”的小说。内容精选:大哥被皇上派去边关迎战。「什么!」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边关不知道有多危险。无论财力还是战力,都比不上北岳…

精彩章节试读

8

我还没从景初哥哥的转变中走出来。

朝堂上就又有了新变动。

大哥被皇上派去边关迎战。

「什么!」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

边关不知道有多危险。

无论财力还是战力,都比不上北岳。

而北岳又频繁试探。

前线不断传来死伤消息。

如果此时贸然迎战,只怕会损伤更多。

连我都懂的道理,怎么皇上会看不明白呢?

没想到的是,当晚皇上就来了。

「宁儿,近来可好?别怪朕,灵儿刚入宫,她性格较弱,更需要照顾。等忙完前线战事,朕定然好好陪你。」

我现在已经无心管男女情爱之事了。

大哥安好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没有理他的话,小心翼翼开口,「听说皇上要大哥去迎敌?」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听不出喜怒。

「可是……」

「朝堂之事都与你无关,你真应该多学学灵儿,少管不该管的事。」

灵儿,又是灵儿。

我一时没法控制自己的言语。

「你让大哥现在去边关,不就是送死吗!如果大哥真的死了,对朝堂也没有好处啊!他可是最优秀的武将!」

话刚出口,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果然,皇上的脸色很难看。

「温宁!你别以为只有你林家才有武将!这朝堂,还不是你林家一手遮天的时候!」

我慌忙跪伏在地,「皇上息怒,是臣妾失言。」

他轻轻将我扶起,好像刚才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

「你二哥也劝我多考虑,还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我面露欣喜,可还没等说话,他就把我的话打断了。

「我看他是安稳日子过多了,已经看不明白当今局势了。我已经准了他回家休养一段时间。」

他语气轻飘飘的。

可却像一记闷声炮仗在我脑海响起。

休养?这分明是革职。

也不等我回话,他便起身准备离开。

「朕还有诸多事务,今夜就不留宿了。皇后好生照顾自己。」

我呆滞得连行礼都忘了。

9

我应该为大哥和二哥做点什么。

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我亲手熬了皇上最爱吃的秋梨膏。

他不来,那我就去寻他。

有点奇怪,我进书房的时候,皇上并不在。

这个时候他应该批阅奏折的。

算了,可能又去鄢灵那里了。

我就在这等他吧。

一封前线密信引起了我的注意。

前线密信?

我翻了下,有被打开的痕迹。

那我看一下,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大哥去边关迎战,有两条路线。

一条山行。

虽路途难走但胜在具有隐蔽性,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好隐藏。

一条水路。

行进速度会比山行快上许多倍,但是目标群体过大,很容易被盯上。

据密信说法。

那条山路近期发现了多个可疑据点,对方过于隐蔽,至今未发现身份,本就战力不足,内部空虚,建议能绕则绕之。

看见这封密信,我也没心思给皇上喝什么秋梨膏了,我必须得快点把消息传递出去。

太过于关注密信内容,完全没注意到当我走出书房后,屏扇背后那道明黄色的身影。

传书信出去肯定是不安全的。

若被有些人发现信的内容,定会凭空找来很多祸端。

既然如此,只能出宫一趟了。

我排练了无数次理由和借口。

没想到,一张嘴他就同意了。

「自入宫以来,皇后确实很久没归家了,你大哥又要出征,就准你几天回府去。」

得到应允后,我火速回家将这个消息带给了大哥。

可大哥却若有所思。

「水路风险未免有些大了。」

「可是大哥,山路埋伏着大量身份不明的人,若是贸贸然进山,恐怕付出的代价会更大。这是我从皇上书房看到的,消息应该不会有误。」

看我焦急的神态,大哥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

「好,我知道了。你别担心我。男儿保家卫国,本就是应该的,不必过于挂念我,等我凯旋,我们再好好庆祝。」

我微微湿了眼眶,只是不停地点头。

10

不知道为什么,回到皇宫后,我总是心神不宁。

今天就是大哥出发的日子了。

我日日为大哥祈祷。

只希望大哥平安归来。

这天,我正在如往常一样捻着佛珠。

可突然,佛珠断裂了。

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无论我怎么捡都捡不完。

心里也是没来由的惊慌。

一抬头,便看见小翠满眼的泪。

「小翠,你怎么了?」

「娘娘,将军他……将军他……」

小翠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大哥怎么了?你快说啊!」

「将军在船上不幸遇到了海盗。对方人多势众,而将军又不擅水仗,发现将军的时候,只剩尸首了。」

我跌坐在地,嘴里还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有海盗呢?

齐楚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只有春夏两季船只密切,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海盗猖獗。

现在寒冬腊月,一个月也不见一艘过往的船,怎么会有海盗呢。

「爹娘知道这个消息吗?」

「知道,夫人已经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当我赶到家时,四周已经挂起了白布。

爹娘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

我紧紧抱住大哥的棺材,不肯撒手。

「都怪我都怪我,若不是我让你走水路,怎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纵然山路有匪徒又如何,你这样骁勇,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都怪我都怪我,不该让你走水路。」

二哥不停地轻拍我后背。

一向沉稳的他也红了眼眶。

「这不是你的错,你别太自责。」

不知道哭了多久,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寝殿里。

「娘娘,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昏睡3天了。」

为什么要让我醒来呢。

为什么不让我随大哥一起去了。

我艰难起身。

「皇上没来过吗?」

「他去了鄢灵那里!」

说这话的时候,小翠愤愤不平。

「林家都这样了,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真是枉为我们这么忠心。」

「小翠!」

我厉声打断她。

「不可胡言乱语,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为我更衣。」

来到嘉禾宫后,却发现皇上并未在此处。

算了,既然都出来了,那就随便走走。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御花园。

我摸上一朵梅花,真好,这是哥哥最喜欢的。

如果哥哥还在,看见满园的梅花,一定会非常开心吧。

仔细听,周围似乎有人在交谈。

「我不是说了,截下他的物资即可,没必要伤人性命吗?!现在弄成这样,应该如何收场?!」

「皇上,林将军太过勇猛,他拼命反抗,若我们不使出全力,恐怕就是我们的尸体躺在那了。」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当初娶林家的女儿,本就是为了制衡他们,温宁是他们最喜欢的,只要温宁在宫里一天,他们就不敢怎么样。」

「再加上右丞相的女儿也进宫入了贵妃。只有这样才能平衡两端的势力。」

「林将军没了,对林家也是不小的打击,短期之内不足为患。」

「可是……」

另一道声音有些犹豫。

「林将军没了,我朝也少了一位英勇的武将。」

「放肆!难道这偌大的朝堂,只有他林涯一人不成!他没了,总会有新人补上来!」

原来,当初他是故意让我看到那封密信的。

我竟在暗中成为了大哥死亡的推手。

「不过,林家还有用,也不能让右丞相一家独大。今晚就去温宁那里吧。」

听到这些话,我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还是我的景初哥哥吗。

怎么景初哥哥,在我的印象里已经越来越模糊。

11

当晚,皇上果然来了。

「温宁,朕最近太忙了。你大哥的事,朕已经安排为他风光大葬了。你莫要太难过,伤了身子。」

我平静地注视着他。

一眨不眨。

似乎想看穿他的内心,到底有没有一丝愧疚。

可我什么都没看出来。

见我一直不说话,他以为我是伤心过度。

「宁儿,朕知道这事对你打击有点大。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总要朝前看。」

还没等他说完,便有丫鬟前来禀告。

我认出来了。

是鄢灵的贴身婢女。

「皇上,娘娘的头疼又犯了。吵着要见你呢。」

他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和以往对鄢灵的关怀,完全判若两人。

「没看见朕在和皇后说话吗?慌慌张张的,是什么规矩?!头疼就去找太医!」

「我看你们是越发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了。居然用这种方法来让朕离开皇后的寝宫!」

你看啊,这些小把戏,他什么都懂。

我心里只觉悲凉,原来我和鄢灵,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用来相互制约的棋子。

也是,帝王哪来的真爱呢。

可我儿时的记忆里,他明明是极好的。

待婢女走后,我只是轻声问他,「景初哥哥,你心里可曾有愧?」

他不答话,只是让我别想太多。

留着我,只是为了制衡林家。

那如果,没有我了呢?

那一晚他没有离开,可我却怎么都睡不着。

12

第二天,鄢灵便气势汹汹地赶来。

「温宁!别以为皇上留在这一晚,你就能复宠了!」

我只想笑,复宠?

这宠爱如果她想要,那便都给他吧,我只想要哥哥。

见我不说话,她更来劲了。

「温宁!林家已经不似往常风光了!我劝你认清现实,别再来和我较劲了!皇上最喜欢的还是我,你这皇后的位置,我看也做不了多久了!」

「放肆!竟敢在皇后寝宫胡言乱语。」

听到皇上的声音,鄢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可是我没跪。

「我看你最近是愈发飘飘然了!谁做皇后,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温宁的二哥,甚合朕心意!与太后商议后,已决定将公主许配给林诞!」

鄢灵听到这话,面上红一阵白一阵,甚至还不动声色地瞪了我一眼。

只有我如雷劈般愣在原地。

将公主许配给二哥?

二哥明明已经有心上人,二人情投意合,只是因为大哥过世的原因暂时耽搁了提亲。

很久前与皇上聊天时,他就知道二哥已有心悦之人。

可如今,为何又要这么做。

旁人都觉得这是天大的恩宠。

连张公公都忍不住出口提醒我。

「皇后娘娘,快谢恩哪!您这可谓是亲上加亲了。」

「罢了罢了。」

倒是皇上摆摆手,不必如此拘礼,朕还有事,先走了。

待皇上走后,鄢灵看向我的目光已然要喷出火来。

「走着瞧。」

撂下这句话后,她也气冲冲地走了。

果然,冷暖自知。

在外人看来是恩赐,是奖赏。

全然不顾当事人是否愿意。

一层又一层的枷锁。

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

13

是时候找个时间看看二哥了。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也可能事情还没定音,圣旨并未传到林家。

但我实在放心不下,随便找了个由头回家了。

刚进家门口,便看到二哥颓败地坐在台阶前。

「二哥哥,地下凉,快起来!」

「宁儿,皇上将公主许配给我了。」

这圣旨,果然还是到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二哥。

只是一同陪坐在他身边。

其实我心里大概明白的。

二哥的心上人,是当朝第二大武将顾霆之的妹妹。

两家联合,势必会将大部分军队收于麾下。

这是皇上最不愿意看到的。

谨慎如他,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他生生地拆散二哥。

既避免了两家联合。

又能将二哥困于皇室。

还能对外落个好名声。

世人都会赞誉皇上的恩宠。

可是,个中辛酸又有谁能知道呢。

圣旨难违,无论是二哥,还是那个女孩,都没办法。

他们身上背负的不只是自己,更是家族的命运。

听说那女孩也被许配了一位不起眼的文官。

14

她比二哥先一步出嫁。

场面好不热闹。

在周围拥挤的看热闹人群中,二哥也在。

还未见到新娘,二哥便红了眼眶。

突然,轿子被掀开了一角。

那女孩儿格外明媚动人,可是眼睛也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她看到了二哥,露出欣慰的笑容。

只不过这笑容,格外悲凉。

还没等我们回到家中,便传来了消息。

那女孩在拜堂时,一头撞向了旁边的柱子。

当场就去了。

连我都被这变故震惊得久久回不过神,更别说二哥。

他紧紧握着手里的香囊,起身跑了出去。

二哥是淋着雨回来的。

他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什么,可是没人听清。

随后便发了一场高烧。

足足昏迷三日才醒了过来。

人是醒了,可称不上清醒。

除了我和爹娘,他谁都不认识了。

每天都只对着香囊喃喃自语。

二哥从前是多么沉稳柔和的男子。

如今却变成这般模样。

我不忍再看下去。

悄悄别开了头。

这一切,都拜那个男人所赐。

我没法面对他。

回到宫中后,我到书房门口长跪不起。

恳求他废后,放我回家照顾爹娘。

可被他拒绝了。

他不见我,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跪在这。

直到体力不支晕倒,被送回了寝宫。

待我清醒后,用锋利的簪子划破手腕,可还是被救了下来。

自此之后,寝宫里所有尖锐物品都被收走了。

这下,我求死也不能了。

我不明白,他不爱我,为何又不放过我。

15

北岳最近越发猖狂了。

朝中武将本就不多。

哥哥死了。

顾霆之因为妹妹的死,也解甲归田,不愿在朝堂多逗留一分。

大军接二连三地溃败,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

也好也好,这样我就能解脱了。

也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

好想在临死之前再看他们一眼。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总感觉,这齐楚,要变天了。

「小翠,你看乌云密布,想来是要下雨了。」

次日,城门就被攻破了。

大家四散逃命。

可我没走,能逃去哪里呢。

小翠就一直坐在我身边陪我。

哥哥,等我。

马上我们就可以团聚了。

「阿宁?」

我抬头望去,这人虽然熟悉,可我好像并不认识。

「你是谁。」

我动了动干涸的嘴唇,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皇上……」

这少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转身和他一起离去了。

皇上?他是北岳的皇上吗?

不多时,这少年又回来了。

「阿宁,跟我走。」

「我不走,我还要等我爹娘。」

「我带你们一起走。」

他的声音很温柔,又很有力量。

我莫名地相信他。

将手交给他后,他带着我离开了皇宫。

回到林家时,爹娘正在灵前坐着。

看来,他们也还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

见我还活着,他们也有着说不出来的欣慰。

待看见我背后的人后。

娘犹犹豫豫地问道,「阿津?」

「是我。」

我有些疑惑,娘怎么认识他?

名叫阿津的少年想带我们走。

可爹娘还不愿意。

他们想再陪陪哥哥。

「二哥呢?」

我轻声发问。

爹用手指了指。

我看到了坐在池塘边玩水的二哥。

见到是我,他好激动。

「宁儿!你回来啦!!嘻嘻,你看我养的小鱼,可爱吗?大哥我都没给看,我只留给你!我对你好吧。」

我强忍酸涩和眼泪。

那池中,根本没有鱼。

「好看,二哥待我是极好的。」

他不停地笑,不停地用手拨弄那没有鱼的水。

阿津过来轻拍我的肩,随后握住了我的手。

很奇怪,我并不排斥他这样的动作。

16

我的身体愈发不好了。

每天都会昏昏沉沉睡到午时。

只站了一会儿,便头晕得厉害。

终日坐在椅子上。

阿津也没走,他说会等我想通了带我一起走。

我不解,带我走做什么。

算了,随他去吧。

「阿宁,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摇摇头。

轻咳一声,我用帕子捂住嘴巴。

却看到了帕子上殷红的血迹。

这样的轻咳都会有血吗。

看来,我活不了多久了。

阿津找了很多郎中为我看诊。

可无一例外,他们都摇头。

说是我忧思过重,受到的打击太多,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么多了。

在我昏睡时,听到了娘和阿津的对话。

「阿宁怎会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走的第二日,她便发了高烧,退烧后整个人什么都不记得。恰好那时的太子,也就是如今的皇上,经常来。也不知她是受的打击太大,错把皇上当成了你,还是真的心仪太子。」

「总之,他们走得很近……」

娘把这些年发生的事完完整整地讲给了阿津听。

阿津心疼地握住我的手。

口中不停低语。

「阿宁,是我回来晚了。」

好像有很多浑浊的东西在我脑海中慢慢散去。

怪不得二哥问我,我喜欢的真的是皇上吗?

怪不得皇上不记得他送给我的地图。

这样一看,似乎都说得通了。

我所有美好的记忆,根本不是皇上,而是阿津。

我又听到他们说了很多很多。

阿津是贪玩从北岳偷偷来的。

他身无分文,在街上被娘发现,心软将他带了回来。

可齐楚和北岳本就战火不断。

若是被皇上发现了阿津,那就危险了。

阿津在林府待了数月,便被北岳的探子发现带走了。

他走了也好,娘宽慰我。

若是他留在这里,才是危险。

我看得出来,爹娘和哥哥都很喜欢阿津。

也是,谁会不喜欢明媚善良的少年呢。

阿津走时对我许诺,「阿宁,等我,等我坐稳了位子定要回来娶你。」

可北岳也并非什么安宁之所。

内忧外患让他焦头烂额。

当他终于坐稳位子时,我却早已嫁作他人妻。

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吧。

我还听到。

大哥二哥早就厌倦了朝堂生活。

若不是我执意要嫁给皇上。

他们早就带着爹娘和我一起隐退,游山玩水了。

也许我们会去北岳找阿津。

可我记错了人。

是我的执意造成了现在的悲剧。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犯错的人还活着。

对我好的人却走了。

如果不是我,大哥不会死,二哥也不会疯。

一滴泪水从我眼角滑落。

阿津最先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他语气格外紧张。

「阿宁,你什么时候醒的。」

娘和他一样,不停地绞着手里的帕子。

看来绞帕子这个习惯,是我和娘学的。

「我都听到了。我也都记起来了。」

「我对不起你们。」

说着,一口鲜血又吐出来。

我已经虚弱得说不出一句话。

阿津又赶紧召唤了郎中。

甚至宫里的太医都来了。

可他们还是摇摇头,只说了句,无力回天。

我再次昏睡过去。

当我醒来时,已经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

「阿津,带我去看看大哥吧。」

来到大哥的坟前,我看到二哥早就来了。

他柔和地擦拭着大哥和那女孩的碑位。

我看到,那女孩的碑位旁边还立着一个碑位,是二哥的。

阿津对我解释道。

二哥每天都会来这擦拭碑位。

旁边的碑位,也是他给自己立的。

总是喃喃说自己马上就去陪她。

二哥脸上是挂着笑的。

好像并不知道什么是生离死别。

他一会儿拔拔草,一会儿擦擦碑。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我只感觉心脏一抽一抽地疼。

我在马车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二哥。

太阳落山了。

我搭在阿津身上的手,也缓缓垂落了下来。

「阿宁!」

这是我耳边听到的最后一句。

若有来世,别再这么苦了。

若有来世,我还要当林家的三女儿。

小说《嫁给皇上我后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0:15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