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米粥等你阿坤刘奕坤小说完结免费_最新全本小说我在米粥等你(阿坤刘奕坤)

“小羊揍你”的《我在米粥等你》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江风刺骨,少年支撑已久的那颗早已破烂不堪的心,终于寸寸瓦解,支离破碎直到最后一刻才幡然醒悟——世无长景,只争朝夕!…

我在米粥等你

都市小说我在米粥等你》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阿坤刘奕坤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羊揍你”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因为现在多一分消费,后续扭转盈亏就少一丝困难。就这么一桌客人,他们也没有上台唱歌的打算。于是我们挑了些轻音乐放在歌单里,给酒吧营造一股轻松愉快的氛围。酒吧的音乐其实也很有讲究…

免费试读

原本我以为,第一桌客人只是开始,到九点钟之前至少会有第二桌客人。

但我终于在九点的时候灰心了。

因为八点到九点之间,竟然就只来了这么一桌客人。

我属实是没想到米粥的客流量这么差。

按理说八点过后酒吧应该逐渐热闹,这才是一个正常酒吧的日常。

但好在先前那桌客人又加了两打酒水,我内心才稍微平衡些。

即便他们买酒水目前我一分钱都赚不到,但不妨碍我高兴。

因为现在多一分消费,后续扭转盈亏就少一丝困难。

就这么一桌客人,他们也没有上台唱歌的打算。

于是我们挑了些轻音乐放在歌单里,给酒吧营造一股轻松愉快的氛围。

酒吧的音乐其实也很有讲究。

一般来说,像米粥这种小酒馆,就不适合放些重金属的歌曲,因为客人标签不一样,自然要放区别于重金属酒吧的歌。

时间来到九点半,我闲的有些无聊,正准备给自己开瓶酒喝,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

一个身着朴素又不朴素的女人走了进来。

说她朴素是因为她和我今天的穿搭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纯色短袖加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条。

只不过我穿的是黑色短袖,而她穿的是白色。

说她不朴素,又是因为她的脸。

我只能凭感觉说她化了淡妆,因为她的脸上干净得没有一丝瑕疵,但她又美的有点摄人心魄。

我不太相信我能撞见不化妆都有这么漂亮的原生态美女。

她放我们学校那至少也是校花级别的人物。

缓过神来,我连忙迎上去,然后侧身迎接。

她一边走一边自己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说道:“一杯白诗南,一份土豆片,土豆少辣椒,谢谢。”

她说话的过程中全程看着窗外,我看着她的侧脸,莫名感觉她有些迷茫。

“好的,您稍等。”

我客气了一下 ,然后转头朝着吧台走去,这才发现小宇小春两个小伙子都在望着我笑。

“如哥,那女的好看不?”

小宇贼兮兮地搓了搓手,然后自顾自又补了一句:“肯定好看,要不然你怎么首勾勾地盯着人家。”

“如哥,长时间盯着女生看很不礼貌的。”

小春跟在后面补刀,要不是看他说话声音越来越低,我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装出来的腼腆。

“好看,咋了,欣赏美女都不行啊?”

我原本想说自己没有盯着看,但转念一想他们肯定不信,那还不如大胆承认自己在看美女,那样还显得光明磊落些。

“卧槽,如哥原来你是这么诚实一个人啊。”

小宇故作惊呼。

经过半天的相处,我才发现这俩二货纯纯逗比,搞笑的不行。

我没有再理会他们,自己去吧台倒了一杯白诗南,再吩咐小宇给隔壁烧烤店说一声要份土豆片,这才端着酒朝着先前那个女人走去。

也是首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竟然是一个人来喝酒的,先前不知道怎的,竟然没注意到。

我将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动作尽量放轻,因为红酒杯很容易破碎,而碎了就很麻烦。

“您的白诗南。”

我将酒杯放到她面前,然后退后两步,再提醒她酒水到了。

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小的细节,我如果在放酒杯的同时说她的酒来了,那样唾沫星子可能会飞到她酒杯里去,有些人是很在乎这些的。

所以,基本服务礼节应该是酒杯放下,退后两步,以一个让人心安的距离再去提醒顾客酒水到了。

“嗯,谢谢。”

女人的声音很轻,我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辨认出来她说了什么。

“不客气。”

我转身离去,回到吧台后,又忍不住朝着那个女人打量。

她高高的马尾给她增添了几分邻家女孩的气息以及亲切感,否则她的精致脸蛋会让人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如哥,别看了,去要个微信吧,这女的最近老来,而且每次都是一个人。”

小宇的声音猝不及防在耳边响起,吓了我一跳。

这次我不禁老脸一红,因为这次我真是在看人家。

我并没有回答小宇,而是选择了转移话题:“一个人来?

她是有什么困惑吗?”

“那我可不知道,反正她每次来都是坐在靠窗那边的卡座上,一个人来,通常情况下喝一两杯红酒就会走。”

小宇摇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我看着他的表情楞是无语了,这丫的我就这么一问,显得仿佛是要追她,在他面前搜集信息似的。

刚想说什么,门被推开了,米粥迎来今晚的第三波客人。

这回热闹,莺莺燕燕来了七个女人。

年龄与先前那波客人一样,也同样是三十来岁的年纪。

“哎呀,小宇,好久不见。”

领头的女人进门就嚷嚷着。

这女人身着暴露,穿着黑色吊带,加豹纹皮裤,外加一件薄如蝉翼透明外套。

那外套跟没穿没啥区别,不知道是不是要给人一种朦胧美。

在我身旁的小宇先前看到人时就立马笑着迎了上去:“露姐,您好久没来啦。”

“可不是嘛,至少有一个周了。”

领头女人和周围女人嬉笑着,然后她们在小宇的引领下坐在整个酒吧中部的位置。

那里有一张大桌子,完全可以容纳下她们这七个人。

其实让女人多的客人坐稍微中间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

有些男顾客就是喜欢女顾客多的酒吧。

“小宇,老规矩,再上两份牛肉串,两份土豆片,两份韭菜。”

被称作露姐的女人很熟练地坐在卡座上,然后将包放下,吩咐了小宇一声后就扭头加入聊天大军。

看她们七个女人,聊得好不热闹,整个酒吧里都充斥着她们的声音。

小宇匆匆忙忙回到吧台后面,然后和小春一人抱了一件重庆88啤酒就往她们那桌跑,然后酒一放都来不及开箱就着急溜走。

我刚纳闷的时候那个被称作露姐的女人就发话了:“干嘛,箱子都不给姐姐打开就想走啊。”

“啊,哪能呢。”

小宇挠挠头,不好意思道:“给忘了,我现在就给您打开。”

小宇手脚麻利地把两箱酒打开后,又连续开了几瓶啤酒放桌子上。

他忙完又准备走,露姐首接拉过他的手把他强行拉到卡座上坐下。

“别走啊,陪我们喝会儿。”

露姐笑嘻嘻地倒上酒,然后又继续说道:“我看你现在也不忙,不要跟我说要忙啊。

要忙这也还有两个小伙子呢,陪好客人才是王道。”

露姐一番话几乎把小宇的退路全部堵死,只见他一张脸憋得通红,然后只得嗯嗯了两声,于是坐到露姐身旁。

小春蹑手蹑脚退回来,悄咪咪对我说道:“那个女人叫露姐,平时隔三差五就会伙着小姐妹一起过来喝酒,她每次来都要求小宇陪着喝。

我猜恐怕是有点喜欢小宇。”

“这不是恐怕,也不用猜。

这就是喜欢小宇。”

我小声回应道,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小宇行啊,搞不好少奋斗几年。”

小春也憨厚地笑了笑,然后又爆金句:“他是不是得说,姐姐,我太想进步了。”

我和小春在吧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眼看时间己经是晚上十点。

这期间再也没有来过新客人。

我百无聊赖地走到门外,摸出一根烟点燃。

江风拂过,将我吐出来的白色烟雾吹走,顺便带来一股凉意。

夏日晚风,吹着格外惬意。

江对岸漫山遍野的霓虹灯己经亮起来了,衬托着漆黑的江面,也是格外动人。

看着眼前这迷离夜景,我情不自禁哼起歌来。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往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

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受了教训,得了书经的指引。

现己看得透,不再自困。

但觉有分数,不再像以往那般笨,抹泪痕,轻快笑着行。”

因为开头的一句夜风凛凛,我将张国荣的《沉默是金》唱了出来,而就在我即将唱到副歌部分的时候,却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抢先将副歌唱了出来。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我错愕回头,才发现先前独自望着窗外发呆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俏脸微红,应该是在红酒的作用下进入微醺状态。

正是这种微醺状态令她忘我地接上了我唱的歌。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嗓音中莫名其妙夹杂着一丝迷茫。

她哼着歌远去,独留我临乱在风里。

我并不觉得她抢唱扰了意境,反而是为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美丽。

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熄灭手中的烟,又回到米粥。

进门以后我才从刚刚放声歌唱的自我陶醉中逐渐清醒过来,然后思维也是再度回归米粥本身。

这家酒馆不想办法扭转局面,恐怕真是撑不了多久了。

如果每天都像今天一样三桌客人,那迟早得玩完。

我原本预计一晚上至少得有十桌客人的流水,现在看来完全是高估了米粥现在的客流量。

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有客人来,但我估计是没有了。

因为己经晚上十点多,要来喝酒的人应该早就过来了。

越想越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拯救米粥。

但我知道我必须想出办法来。

说自私点,我怎么也得为吃饭做打算!

小说《我在米粥等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8:00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