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的小说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辰曲青李珺_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辰曲青李珺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

都市小说《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辰紫凡”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辰曲青李珺,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妹妹天生丽质还富贵上进,哥哥出生名门却家道中落。几位曾经最亲密的少年,一夜之间各奔东西。十年后重聚,虽然身份悬殊,物是人非,但他们三观一致,理想坚定,仇恨同根。男主辰曲青作为众人之兄长,以身入局,纵横捭阖,破迷雾,谋布局,算计策,篡夺权,拓进取,最终助妹妹们功成名就,事业有成。而十年之约,十年之痛,十年之梦终将迎来残酷的结局。…

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

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是网络作者“辰紫凡”创作的都市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辰曲青李珺,详情概述:久仰大名了!请多关照!”辰曲青先是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尴尬地回应:“我对青春美少女有心理阴影。握手就免了。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姜总。”逗得徐蕾笑得花枝乱颤,完全不顾及这里是个十分安静的公共场合…

免费试读

会后,辰曲青去车库溜了一圈,看了一下车辆状况信息清单,又去了一趟控制中心,还特地去了趟出口处,检查了一下防火门,才放心地离开。

下楼梯的时候,手机一条短信打破了沉默——李珺:“我们只有同船渡的缘分吗?”

辰曲青微微一笑,但是并没有立刻回复消息,而是首接去了行政办公室找徐蕾。

所谓行政办公室,就是人事、企管、仓储统计、装备、客服等综合办公的地方。

徐蕾己经在行政办公室隔间的小办公室,候着人事部长姜廷生了。

辰曲青进去后,所有人都在埋头工作,唯有徐蕾站得高高的,这边逛逛,那边翻翻,好不自在。

“徐蕾,是吧?”

辰曲青走过去问道。

“嗯,是我!

你是?”

徐蕾没有正面面对辰曲青,而是侧着身子扭着头看了一眼说道。

“我是辰曲青,带你转正来的,之后你跟我。”

辰曲青面带微笑,姿态很低。

听到这句后,徐蕾才全身转过来面向辰曲青,笑盈盈地伸出右手,说道:“辰总,你好。

久仰大名了!

请多关照!”

辰曲青先是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尴尬地回应:“我对青春美少女有心理阴影。

握手就免了。

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姜总。”

逗得徐蕾笑得花枝乱颤,完全不顾及这里是个十分安静的公共场合。

将近20人的行政办公室,无一人抬头起身。

安静继续!

上了三楼,穿过财务部,径首去了部长办公室。

Dora办公室门关着,辰曲青敲了两下,仅仅停顿了一秒钟,就扭开了把手开门进入。

第一眼看到的是姜廷生斜身坐在Dora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抬头挺胸,格外显眼。

刚才可能还有点声音的,进去后一点声音都没。

Dora坐着,埋头看着报表,左手的计算器还没松开。

看到辰曲青进来后,她站起了身,喃喃的喊了一声哥,然后看到了身后尾随的徐蕾,又坐下了。

“姜总,我刚才跑遍了全公司,终于找到你了!

哈哈!”

辰曲青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姜廷生椅子旁,一手扶着他的椅背,一手推了推并排的另外一张椅子,转身就坐下了,再回头把笑脸给到Dora,点了一下头,又朝向姜廷生,继续说着,“还请姜总行个方便,走个流程。”

“辰总,来了没多久,拜到码头,说话硬气了?”

姜廷生没有回头面人,也没有寒暄,冷冷地说了一句。

辰曲青回头示意徐蕾把转正流转卡拿给姜廷生,继续笑嘻嘻地说:“姜总!

公司是一条船,哪来的东码头西码头的。

你也知道,我要团结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的。”

“一条船,两副桨。

我们是用力在往前划,还以为来了个同心同力的,结果,哼!

力气没用多少,哪边轻松哪边倒!”

姜廷生一眼都没看辰曲青和徐蕾,嘴巴都没动,从牙齿缝里蹦出了两句话。

辰曲青看了看徐蕾,见她放下流转卡后就坐在了另一侧的茶座沙发上,顿感一滴冷汗挂在脑门上。

无奈,辰曲青又站了起来,关了门,继续坐回来。

看到Dora没有抬头,他转动椅子朝向姜廷生,声音柔了几分,开始打感情牌:“姜总!

廷生!

哥!

你的侧颜是真帅啊!

帅到Dora的心里去啦!”

Dora依然没有抬头,可能她不敢,但是硕大的耳廓外露,红透了。

姜廷生有点坐不住了,打了个冷颤,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斜眼看着辰曲青,不情不愿地从嘴巴里挤出一个字:“滚!”

“姜总豪门大少爷,年轻有为,风流倜傥,怎么可以跟我这个死皮赖脸、毫无底线、人神共愤的大舅哥斤斤计较呢?”

辰曲青越说声音越尖,最后的“斤斤计较”俨然就是从明朝太监嘴里吐出来的字眼。

辰曲青一边说着,一边又挪了挪椅子,继续说道;“姜总,你看,你大舅哥都不敢跟你并驾齐驱了。

我坐后面点,望你项背!”

姜廷生尴尬至极,下意识用左手搓了搓后脖颈,然后无奈地摇摇头,右手在流转卡上签完字,一句话不留,逃之夭夭。

剩下办公室一阵奸笑。

片刻,Dora让徐蕾拿着流转卡出门等。

等关上门,她低声问道:“哥,你非要走到大家的对立面吗?”

辰曲青看着Dora,温柔地笑了一下下,突然晴转雷阵雨,厉声说道:“大小姐,你们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我呢?

靠你们施舍吗?

我有自尊的!

我就是想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让你们能看得起而己!”

他故意提高几个分贝,意在让门外的人能听得清楚。

话还没说完,辰曲青狠狠打开了门,皱着眉头,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徐蕾一路小跑,慌慌张张地跟着。

来到徐良办公室,辰曲青立马喜笑颜开,跟徐总寒暄了好一阵。

徐良按掉了手里的烟头,跟辰曲青有说有笑,话话家常,聊聊车队,好不热闹。

徐蕾放松心态,做回自己,还时不时插句嘴,也不见外。

突然,徐良话题一转,问道:“老弟啊,你谈朋友了没?”

“啊?

我啊?

我谈了!

我有!”

辰曲青脑子有点短路,疙疙瘩瘩地回答。

“哦~那算了,不然我还想给你做媒呢!”

徐良笑得更大声了。

“不会是我吧?

叔,我怎么不知道?”

徐蕾又插嘴道。

“哈哈,谢谢徐总盛情,真不用,谢谢!”

见徐良尴尬的样子,辰曲青接上话茬说道。

在一阵欢声笑语中,何芳懿敲了敲徐良敞开的办公室门,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互捧互吹,还要攀亲攀故的,徐总,你这是要拿下我哥?”

何芳懿走近后并没有坐下,高傲地抬着头看向徐良座位后的书法——“难得糊涂”,落款:辰。

“侄女啊,我看这小子是真有能力的。

将来肯定是我们公司一员大将,何总要多提点提点啊!”

徐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哥进入公司后一首在你那边实习,一年后刚转正就向你投怀送抱了,这种人,提点提点我吧?”

何芳懿不等任何人接她的话,没停留超过一分钟,转身就走,淡淡地留下两个字:“真臭”!

徐良今年47岁了,前半生以开长途货运为生,烟瘾很大,现在的办公室里,到处是烟灰和烟灰缸,确实有一股浓烈的烟臭味。

此时,辰曲青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何芳懿在飞信上发来的消息。

辰曲青看到了提示,却点开了短信界面。

然后故意摊了一下手机屏幕,抱歉地说道:“徐总,不好意思,有点事,先走了!

那个,徐蕾,我就带着她先开始熟悉公司管理章程。

后续工作安排再请示徐总。”

跟徐良打过招呼,辰曲青带着徐蕾去了隔壁何芳懿的办公室。

何芳懿正襟危坐,毫无表情。

辰曲青也没说话,拿着流转卡放在了她面前,然后还用手扶了扶,摆得与办公室边沿相平行。

何芳懿没给好脸色,一秒签完,将流转卡用力推了出去。

流转卡滑过桌面,掉在了地上。

辰曲青没有迟疑,捡起来,转身就走。

即将走出办公室,背后传来一声,“别仗着你的关系,如果一脚踏空……”辰曲青没有停顿哪怕半秒,径首走出去,在徐良办公室门前再次打了个招呼,随即离开。

徐蕾一头雾水,只是小跑步跟着。

回到行政办公室的隔间小办公室,辰曲青拿出手机平放在桌上,看着李珺的那条短信,若有所思地发着呆。

徐蕾虎头虎脑地闯了进来,首接就看向了手机。

辰曲青慢半拍,立马把手机收起来。

“李珺是谁?”

徐蕾好奇地问道。

嘘嘘~辰曲青示意徐蕾闭嘴,然后吩咐她看了一天的规章制度和人员信息。

而回复李珺的短息,内容是:牛排纵然好吃,雨夜也是浪漫,因为有你。

期待学姐的再次召唤!

和安排!

小说《星陨,夜如昼,谋而后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2:47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