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禾悦凌南)最新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全本阅读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禾悦凌南)

现代言情《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禾悦凌南,作者“十七猫咪”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无敌+无CP+爽文+无逻辑+恶人感同身受(说没有感情线,就绝对没有)在强者为尊的修仙界里出来的女主,没有多少同情心。【小说是虚构的,是无逻辑的,众位看小说是为了乐呵!!!为了给放松自己,小说里的东西请勿模仿!!请勿模仿!!!】修仙大佬禾悦,在飞升的时候身体被劈的成了灰烬。自己的系统为了救自己也被打回了原形。为了争取早日飞升,一人一兽开始了小世界之旅。帮那些含冤而死的人,报仇雪恨。再吸收他们的怨气化灵气……故事:苦命的女孩故事:丧生在“精神病”刀下的侄儿故事:给父母托梦的花季少女故事:姐姐姐夫为了钱财,砍杀自己的亲妹妹……(故事没有顺序,众位慢慢看)…

高口碑小说《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是作者“十七猫咪”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禾悦凌南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禾悦心中叹息,“这是伤害到了骨子里了。”凌志在外装的人模狗样的,很是要面子。他不想在外边打骂孩子被邻居围观。他心想等关上门再收拾这死丫头…

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

阅读最新章节

禾悦走到门前,把大门打开。

就看到门外的凌志满脸厌恶的看着她,不耐烦地说:“喊的那么大声,你没听到吗?

你每天只会吃,除了吃饭,还会干点啥?

养你还不如养一头猪。”

一听这话,禾悦的身体里就浮起了一种难受愤怒的感觉。

禾悦知道这是原身的不甘。

禾悦从原身的记忆中看到原身从小就开始干活,家里地里一刻都没有停息过。

他们这对畜生把她当老黄牛来用。

她心中默念:“放心,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虐待的滋味。”

禾悦感觉身体的难受,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禾悦心中叹息,“这是伤害到了骨子里了。”

凌志在外装的人模狗样的,很是要面子。

他不想在外边打骂孩子被邻居围观。

他心想等关上门再收拾这死丫头。

凌志刚关上门就变了脸,伸手就要打禾悦。

禾悦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咔嚓一声就给他扭断了。

冰依坐在禾悦的肩头,挥舞着毛绒绒的爪子。

兴奋地给禾悦加油打气:“打死他,打死他。

打死这个人渣,让他打小孩……不孝女,你竟敢打长辈……”凌志狰狞地瞪着禾悦。

“不孝?”

禾悦不屑的开口。

“我要是不孝你们是什么?

你们是畜牲,有你们这么虐待孩子的吗?

你们从小让我吃过什么穿过什么?

我每天累死累活的,你们看到眼里吗?

你们的心是石头吗?

你们到底是不是人?

你祖宗的,就是丫鬟也有歇的时候。

姑奶奶在这个家里连丫鬟都不如。

不想养就特么的管好自己的二两肉,生女不养又虐待……啊……疼死我了。

你这死丫头,你竟敢殴打你的父亲。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早知当初就该掐死你……”凌志恶狠狠地看着禾悦,口中一首在骂骂咧咧。

禾悦听了他这话,又梆梆的照他的身上暴打了几拳。

疼的他躺在地上嗷嗷的叫着。

禾悦啪啪又给了他几个耳光,道:“我打你了,你又怎么样?”

“你这畜牲,无逆不孝。

当初就该像古时候一样,把你沉塘淹死。”

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禾悦愤怒地吼道。

“沉塘?

要沉塘也是你,你这畜牲该沉塘。

特么的,你搞清楚现在是20世纪了。

你特么的别活在过去了,沉你爹的塘。

我是畜牲,你是什么?

你是老畜牲,老杂种吗?”

禾悦又伸腿把他踢出了很远,撞在了院墙上。

疼的凌志爬都爬不起来,只能用那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禾悦。

心中发誓等他起来抓到她,一定把她吊起来打。

“再瞪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禾悦冷冷的声音响在凌志的耳边。

凌志听到禾悦冷冷的话语,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立刻收回了恶狠狠的眼神。

“这死丫头发疯了,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凌志躺在地上,他想不通平时唯唯诺诺的死丫头。

今天感觉像鬼上身了一样,不然,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

但是以往他摆大老爷的款,被捧的太高了。

他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打了。

他踉跄着起身,他准备找东西去打死禾悦。

禾悦把他打了一顿觉得空气都是清新的,悠闲的依在树上看着他找东西。

凌志去柴垛边拿了一个手腕粗的棍子,咬着牙恶狠狠的就对着禾悦的头部打了下来。

脸上露出了狰狞地笑容,他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死丫头。

禾悦一把夺过来他手中的棍子,就打在了他的膝盖上,疼的他一下瘫倒在地上。

荷叶挥手就布了一道结界。

她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这个世界的人,道德绑架的太厉害了。

她怕凌志喊的太狠,会被人听到到时候有人来多管闲事。

手中的棍子被夺走,凌志心中大骇。

他抱着被敲的腿不住的后腿。

这不对,这不是那个死丫头。

难道说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不……不……,现在是晴天白日的哪来的鬼?

是不是把以往把这个死丫头打的太狠了,现在她神经分裂了?

但是也不对啊!

如果神经分裂了,她为什么会这么有强大的力气?

这时,晕倒在地的王兰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自己还躺到地下,那个死丫头都没有把她扶到床上。

就让她这个样子躺在地上。

她抬头看到院中悠闲的禾悦,立马就怒不可遏。

“死丫头给她等着,等她起来一定打死她。

不孝的东西,竟敢打自己的生身父母。”

她想到此很是愤怒,这个死丫头竟敢打自己,真是忤逆不孝。

她立刻爬起来,拿起门后的扫把来到院中。

对着禾悦的头就敲了下去,禾悦没有转身一伸手抓住了扫把,夺过扫把反手就照着王兰的头部打了下去。

一扫把打下去,疼的王兰嗷的一嗓子。

就抱着脑袋坐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起身。

禾悦眼里全是不屑,真是打原身打习惯了。

伸手即打张口即骂,真是一堆垃圾人渣。

禾悦看到他们夫妻都疼得站不起身,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拿着棍子指着他们两人,语气狠厉地说:“把钱给我拿出来。”

两人听到禾悦要钱,谁都没搭理她。

一个死丫头还想要钱,他们每天给她点吃的就不错了。

想要钱?

做梦去吧!

禾悦看着他们的两个的样子,心中明白。

好家伙,这是打轻了。

她拿起棍子对着两人梆梆又是两下,“给不给?

不给今天就把你们腿打断。”

王兰看禾悦这凶残的样子,只能先稳住她。

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钱,递给了禾悦。

禾悦看着这身上像古董一样的衣服,就想去先买身衣服。

禾悦摸着原身那粗糙变形的手指,心中对这夫妻俩更是厌恶无比。

她拿起棍子又梆梆的敲了几下,疼的他们嗷嗷叫。

才转身向外走去。

棍子落下就给王兰疼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骂:“你这死丫头,不是说好只要钱吗?

怎么又打我们?”

禾悦不管身后的人,就骑着车子上街去镇上去了。

路上有人问她,“咦!

南南你今天怎么不下地干活呀?

小说《快穿之我的宿主很暴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0:11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