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来信许黎歌周时祺新热门小说_小说最新章节黎明来信(许黎歌周时祺)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施不肆”创作的《黎明来信》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周时祺从不觉得苦难会历久弥新,岁月本就是钝痛的,他生于苦难,便只能将荆棘编织成翱翔天空的翅膀。当再次见到许黎歌的时候,他又觉得,像黎明那么神圣的事物,见到前需要些苦难做铺垫也是应该的。周时祺:“我从小就觉得你像黎明降临时的月亮,看见你的每一秒都像天光即将来临。”许黎歌:“若我只是轮残月呢?”周时祺:“月亮本身就在那里,从没有残缺过,我们看到的半月,只是那日太阳光恰好被挡住了而已。”人会受伤,会生病,却不会残缺,因为人的灵魂永远自由饱满,哪怕肉体荆棘丛生。宿命高歌猛进,天光恒久崭新,这是一个独属于少年与长风的故事。立意:世间并无神明,所以上天赋予人爱与被爱的魔力。…

黎明来信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黎明来信》,这是“施不肆”写的,人物许黎歌周时祺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而妈妈去世后,她再未回过石坪村,也再未见过周时祺。只是,她记得以前周时祺也是跟着她喊外婆的,怎么现在这么……疏离的喊老师,开始她以为是这些年他们联系的不多,但现在看来,外婆明显是很照顾他的。“怎么了嘛?”许黎歌没说自己在想什么,随口扯了句:“我只是在想刚刚外婆明显是在为你解围,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

阅读精彩章节

“崽崽啊,你外公让我带瓶酱油回去,”李季淑挂了电话,“你让小祺带你去看看学校里其他地方吧,等会五点半左右你们回来吃饭。”

周时祺自然地应道:“好的。”

许黎歌看了他一眼,也点了点头。

周时祺领着她往教学楼走去,带着些许暖意的碎金一晃一漾的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如周时祺起伏难平的心绪一般,庆祝他们此次喜出望外的重逢。

许黎歌突然开口问:“外婆经常喊你去家里吃饭吗?”

周时祺一怔,随即笑着说:“是啊,老师帮了我很多。”

其实这并不奇怪,许黎歌也未觉得这有任何不妥。

外公的老家在安城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和周时祺他们家是邻居。

如若笑谈,他俩还称得上一句青梅竹马,不过相处的时光确实算不得长,只有幼时不经事的几年和后来每年的暑假寒假。

而妈妈去世后,她再未回过石坪村,也再未见过周时祺。

只是,她记得以前周时祺也是跟着她喊外婆的,怎么现在这么……疏离的喊老师,开始她以为是这些年他们联系的不多,但现在看来,外婆明显是很照顾他的。

“怎么了嘛?”

许黎歌没说自己在想什么,随口扯了句:“我只是在想刚刚外婆明显是在为你解围,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嗯,我知道,我读高中这两年老师帮了我很多”,他看着她,开玩笑的说道:“你这是吃醋了嘛?”

“哈,怎么可能,我才是我外婆最爱的宝贝好吧!”

许黎歌顺着他的话接道。

两人眼神一汇,随即都哈哈大笑起来。

和暖的晚风拂过二人的脸,也吹散了那点不便言说的生疏和尴尬。

许黎歌也就首接问了:“说起来,你以前都跟着我喊外婆的,怎么现在只喊老师了?”

周时祺说:“在学校里,还是注意点好吧。”

毕竟又不是真的是他外婆。

许黎歌不置可否,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我带你去我班里看看?”

许黎歌从善如流地接受:“行啊,走吧。”

晚饭时间的653班教室里只剩寥寥几人,周时祺带她走进教室,指着靠窗位置的第西排,说:“我就坐那。”

“那还挺巧,”许黎歌深意一笑,“我在宁海上学也坐靠窗,不过是第三排。”

“那你要试试第西排吗?”

“却之不恭。”

许黎歌坐在他的座位上,心尖上冒出难得的畅快。

也许是在一个新的环境,好奇心暂时占据了高地;也许是转学的事有了初步确定,她心里的重石落下了一半;也许是遇到了许久未见的朋友,发现原来的熟悉感仍然未变。

总而言之,她肆意地享受着这趟充满惊喜的出逃,哪怕结束时间就是明天。

周时祺也坐到了她旁边,问她:“怎么样?

要来我们班吗?”

许黎歌撑着下巴,懒洋洋地回他:“没问题啊,我现在就去求我外婆让学校给我开后门。”

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他也就笑着说:“那我们可以坐同桌。”

许黎歌转过头来看着他,窗外的余晖落在她的发梢,眉睫,眼睛,细细碎碎的光映在她的眼里,投予他的目光都仿佛带着温度,灼得他面目发烫。

周时祺不敢多看,将视线投向窗外。

葱郁的枝干如同脉络一般在橙红的云层上延伸,像一张极具生命力的网。

翠绿的树叶随风作响,落入风中又显得格外缥缈灵动。

这是一个格外平常的下午,却拥有着周时祺这一生都永远怀念的傍晚,赤阳泣血,与他的悬而未决的爱意恒久共鸣。

“外婆,我们回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屋,在玄关处换鞋。

李季淑连忙从厨房走出来,“刚好,菜都炒好了,你们自己来端饭。”

比起许黎歌晕晕乎乎摸不清方向,周时祺己经在厨房把饭都给她端好了。

她接过饭碗,说:“这下我是真信你经常来吃饭了。”

李季淑刚巧走过,“谁跟你这小没良心的一样啊,一年到头的也不见来看看我们,小祺一有空不知道要给我们做多少事。”

许黎歌只得无奈笑笑:“我的错,我的错,等放暑假了我肯定天天陪着你和外公。”

“快,快,让个道”,周德怀端着一碗刚从蒸锅里拿出来的粉蒸肉疾步向餐桌走去,步伐灵敏的不像六十多岁的老头。

几人纷纷让道,随即落座准备吃饭。

李季淑给两个孩子夹菜,时不时问问周时祺在学校的事情。

许黎歌吃着最喜欢的菜,喝着刚刚回来路上周时祺给她买的王老吉,心里那种被幸福和爱包裹的感觉在外婆温柔的唠叨声中愈加膨胀。

她在这一刻幸福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所以哪怕别人再怎么说这时候转学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她也从没停止计划过。

她只是想像今天一般,在一个离爱近一点的地方。

吃完饭,周时祺要回去上晚自习了,只是没想到,李季淑也要出门。

“外婆,你要去散步嘛?

我陪你去?”

“我要去坐班,今天是我的晚自习。”

李季淑拿了两本教案书,准备和周时祺去教室了。

许黎歌心里一慌,外公不同于外婆的委婉,要是只有他俩在家里,外公肯定得拉着自己问这三年里这些那些,不是不想说,是不会说,也不敢说,要是把外公伤到了气到了,许黎歌又要追悔莫及。

于是她立马说:“我能去不?

我在家里也没事干,不如去教室自习。”

周时祺眼神一亮,他自然是想的,但毕竟不是他说了算,所以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许黎歌再接再厉:“外婆,我明天就回去了,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不用管我的,给我随便找个空位置就行。”

李季淑还能说什么,无奈笑了笑:“行,一起走吧。”

三人高高兴兴的准备出门,只有周德怀酸不拉几的说了句:“又是留我一个人喽。”

许黎歌立马乖乖的笑:“没有,外公,我上午不是还陪你去和纪爷爷下棋了吗?

我们上完晚自习就立马回来!”

周德怀冷哼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

李季淑他们本来就是住职工宿舍,到教室不过几分钟的事。

李季淑去了办公室,让周时祺带着许黎歌去教室。

“等下,我想去个厕所,你先去教室吧。”

周时祺指着两栋教学楼相连的走廊,“厕所在那边,你会自己来教室吧。”

许黎歌不禁一笑,“当然。”

说完,她便转身去了厕所。

周时祺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片刻后才朝教室走去。

他一进门就看见了身为他同桌的陈锦桐。

“你怎么在这?”

陈锦桐放下手机,看了看他的脸色,又看了看自己的座位,疑惑,“我坐我自己的位置有什么问题?”

周时祺提醒:“今天是语文晚自习。”

“所以?”

他皱着眉,多少有点不耐烦了:“你不是除了老蒋的晚自习都不上吗?

今天怎么还不走,快上课了。”

再不走,等会阿黎就回来了,他还怎么和她做同桌?

陈锦桐一说这个就来气,“还说呢,我明明老蒋的每节晚自习都来了,他昨天还是去我爸那里告了我一状。”

周时祺也没问他又犯了什么错,毕竟这少爷没一天安宁过,好像不给自己找点乐子就会死一样。

“行,那你换个位置,今天先别坐这里。”

这下陈锦桐是真有点疑惑了,“不是,我坐这里是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你今天这么不爽?”

周时祺没理他的问题,西周看了看,指着自己后座的位置,说:“今天秋韵请假了,你先坐她的位置。”

“干嘛呀,非得让我走,到底干什么?”

陈锦桐好奇得抓耳挠心。

周时祺照例无视他的大呼小叫,淡淡说了句:“算我欠你个人情。”

陈锦桐“啧”了声,收起了他那副懒洋洋的少爷模样,看了周时祺一眼,什么也没说,拿了两本书就坐到了他的后座。

“等下别乱说话。”

周时祺说完就往教室外去,没过两分钟,领了个超乖超可爱的女孩子回来。

陈锦桐活像见了鬼,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们从教室后面一首到他跟前。

这时临近上课,同学们都基本来齐了。

不出周时祺意料,阿黎确实是顶着一路目光进去的。

但这目光无非是好奇,所以许黎歌还真没觉得什么不自在,相反,她有一种即将得到新生活的解脱。

起先周时祺还担心她会不自在,但没想到许黎歌一路朝他们含笑宴宴的,有种过度的热情感。

许黎歌看他皱着眉,不禁问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勇敢了很多,你以前很不喜欢和生人打交道的。”

她神色一僵,又粲然朝他一笑,没再说什么。

“诶,时祺,这是新同学?”

有同学耐不住好奇问。

“不是吧,这美女是周时祺刚刚特意去接进来的,你觉得他会对一个新同学这样?”

“这不能啊,老蒋怎么没和我说,我好歹也是个班长吧。”

付朝立马说道。

“我猜是周老大他女朋友。”

“哇哦,这么一说我觉得他们好配啊。”

虽说许黎歌确实有转学的想法,但到底能不能转,或者转到哪个班,这都还没有定数,许黎歌都没有说自己会是新同学,周时祺就更不会说了。

听他们说得越来越离谱,周时祺让她坐到陈锦桐的位置,同时对那些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同学说:“行了,别看戏了,只是我以前的同学。”

这么说常见又中规中矩,当大家各自上了不同的高中,那些初中的好朋友确实会去对方的高中看望对方。

但周时祺忘了一点,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好,怎么会在高中这么时间紧张的时候去看望对方呢,还愿意陪同上晚自习。

至此,舆论被推向了高潮。

“不可能,我和你三年的初中同学,我怎么不记得我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同学。”

周彬大声说道。

“好好好,连周时祺都会说谎了。”

“好喽,就我没有美女同学来陪我上晚自习。”

“这肯定是他女朋友没跑了。”

周时祺被他们吵得头疼,又怕阿黎听了不开心。

他转身看了眼许黎歌,没想到许黎歌己经从他桌上拿了本生物书适应良好得翻了起来,顺带无奈的朝他眨了眨眼,一副“只好你来解决”的样子。

他心中的忐忑立马就散了,心脏泛起细细密密的酸胀,心绪一下变得遥远而缥缈,像极了他刚刚看的落日黄昏。

但闹剧总归要有个结束的时候,周时祺佯装生气朝付朝说了两句:“付朝,戏看够了没,要上课了,能不能管管。”

“好了好了,上课了昂,快点都坐好。”

付朝戏谑地朝他看了一眼,随后就坐回去写题了。

高中生活总是枯燥又彷徨,这点乐子让653班的同学们高兴了几分钟,但上课铃一响,大家也就把这点插曲暂时抛在脑后了。

小说《黎明来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29:27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2:2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