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情簿(临渊沐灵)小说完整版_免费小说在线阅读欢情簿(临渊沐灵)

小说推荐《欢情簿》,是作者“临渊”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临渊沐灵,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我在剧烈的疼痛中看了他一眼。他也看着我目光冰冷又忽而变得哀凄那张凉薄的唇轻启问道:“疼吗?”怎么可能不疼呢?……

欢情簿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欢情簿》,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临渊沐灵,是作者“临渊”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回到屋内,我偷偷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君怡,她诧异了片刻,直言青云宗并无此号人物如此,我心中忧虑更甚,但面上却不显,暗暗庆幸:还好,墨轲没听见那人的话几杯热酒下肚,凉意渐消,我正要再尝一杯,墨轲直接将青瓷酒器拿走,不容拒绝道:“你不能喝了”“无妨,”君怡笑着将她那瓶递过来,冲我眨眨眼道:“这酒不醉人,让乐曦去去凉气”外面渐渐黑得滴墨,君怡不知何时已离去,我晃了晃面前的瓷瓶…

欢情簿 阅读精彩章节

来接我和墨轲的是君怡的大师兄,看着很温文尔雅的一位青年。

“道长,君姐姐还好吗?小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取名字了吗?”

由于我和墨轲常随心所欲地游山玩水,是以我接到君姐姐的回信已是几个月前的事。而拉着墨轲同去,则是很久前便开始计划了。

幸而大师兄是个随和的人,不然任谁像我这样一来就话多得惹人嫌,肯定是要被迫打道回府了。

“乐姑娘,师妹一切安好。师侄是个小丫头,取名陆念君。”大师兄捧着热茶,“乐姑娘同师妹一样大吧,不如也叫大师兄吧,道长二字听着太生分了。”

原来大师兄是个自来熟。

“好啊。”我露出个乖巧的笑。

马车摇摇晃晃停在了一个驿站,大师兄下了车。我一个人无聊,便摇了摇从上车就开始睡觉的墨轲,“喂,墨轲,醒醒。你刚听到了吗?我有小侄女了,叫陆念君。”

墨轲似乎很不满我吵醒他的行为,眼皮轻颤了几下,抓住了我的手,道:“别吵。”

他的手有些凉,明明马车内很暖和。我摸了摸他怀中的汤婆子,早就不知何时冷了。

“懒蛇。”我嘟囔了一句,又把怀中带着些体温的汤婆子放在他怀里,“冷死你算了。”

冬天的衣服太厚实,我一个不稳,险些跌倒。身后突然环上一只手,将我牢牢稳住。

墨轲眯着眸子,看起来还不太清醒。

那双手微微用力,将我往墨轲的方向带,我一时屏住呼吸,不知为何紧张。

“再走两个镇,就到了青云宗的地盘了。”

大师兄的声音突然传来,身后的手也猛然一松。

“太好了。”我掀开车帘,透了透气。

回头一看,墨轲已经闭着眼继续睡了。

“乐姑娘,你脸怎么这么红?是里面太闷了吗?”

“有点……正好出来透透气。”

青云宗,修仙人的向往之地。

起初我还有些担心墨轲会不会被人发现是妖,但待了三天后,还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君姐姐的方法真的很有用啊!

“乐曦,两年没见了。这些年,你和墨轲怎么样?”

“很好啊。”

君怡还穿着以前最爱的红裙,身姿窈窕,容颜依旧。但眉眼间已有了为人之母的稳重和慈爱,不复五年前那般跳脱了。

“笨蛋,”她忽然凑近,“我是说,你们怎么还没……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呢?”

“……”原来还是老样子。我解释道:“我们不是……”

“我知道你们不是私奔的小情侣……”君姐姐打断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但眼里还是闪着亮光,“不过我绝对没看错,你们肯定是一对。”

见我不语,君怡又道,“你讨厌墨轲吗?”

“不讨厌啊。”

“那你喜欢他吗?”

“……”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怔愣了一下,不解地看向她,“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潜意识里总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件很累的事。

“现在这样不好吗?君姐姐,我来历不明,说不定失忆前惹了很多麻烦。到时候如果麻烦来了,我就不会连累到墨轲了……”

若真有那么一天,不过是饲主与储粮的关系,墨轲能毫无负担地抛下我,不会影响到他什么。

君怡神色不明地看了我几眼,半晌无言,最后只轻道了句:“傻子。”

“你不是想堆雪人吗?”君怡转移了话题,“去后山吧。记得多穿点,别病着了,不然墨轲可要找我算账。”

“好!”

后山已有不少青云宗弟子在玩乐,我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准备依计划堆个“墨轲”。

一阵忙活,“墨轲”算是有了个雏形。又捣鼓了一会儿,算是大功告成。唯一不满的是,眼睛怎么弄都弄不好,总不及那双黑沉沉的眼迷人。

我有些泄气,但还是打算去拉墨轲来看看。

转过身,面前乍然多了个人,也不知道在我身后站了有多久,吓了我一跳。

我暗自打量着:这人穿着青云宗的衣服,倒不是弟子服,想来是哪个长老?

不过也太年轻了些,长相也是绝佳。

我隐隐觉得有些奇怪,这人给我的感觉,让我很难受。

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个字——逃。

我不动声色地移了移脚,那人却开口了。

“你何时回去?”

我有些纳闷,难道我认识他吗?

“玩了这许久,该玩够了吧。”

他的声音很压抑,脸色也很难看。我心里不安的念头越来越大,直接越过他要离开。

手腕却猛地被人抓住。

“还跑?”

“你……”

“乐曦!”墨轲突然出现,打开了那人的手,将我拉到身后,目光审视道:“你是何人?”

“呵……”那人却笑了起来,身影陡然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墨轲皱紧了眉,又马上转过身来察看我,“没事吧?他有没有欺负你?”

我摇了摇头。

见我确实没事,墨轲松了口气,又骂道:“青云宗也不过如此,竟还有这等无礼之人,第一仙门的待客之道也就尔尔!”

“别生气了……”气大伤身,我把自己的成果指给他看,“瞧我堆的雪人。”

“……”墨轲盯着那雪人瞧了半晌,然后指着那雪人右眼下的红梅,咬牙带笑道,“你不会要说那是本君吧?”

“是啊!”我猛点头,“我堆了好久!”

“本君哪有这么丑?”墨轲绕着雪人转了一圈,满脸嫌弃,“这哪能体现出本君万分之一的风采?”

说完,他略有些愤愤不平地戳了戳那个雪人的脸。

哗地一声,雪人倒了,圆滚滚的头从墨轲脚下滚过。

“……”

“……”

“墨轲!”我大怒,直接从地上抓起一团雪,狠狠砸去,“你太可恶了!”

墨轲被接二连三的雪球砸着,实属狼狈。于是也从地上裹了个雪球,朝我扔来。

一场雪仗即刻上演。

没过一会儿,墨轲就耍起了赖皮,又或是自认理亏,他扔掉满手的雪,几步上前抱住还想进攻的我,讨笑道:“不闹了,天色暗了。”

我握了握他冷得像冰块般的手,把另只手上的雪球扔掉,念念不舍道:“那回去吧。”

小说《欢情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0:43:00
下一篇 2024年3月22日 20:4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