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白莲花陈丽娟_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白莲花陈丽娟完结好看小说

小说推荐《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白莲花”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白莲花陈丽娟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奇葩亲戚以为我是穷困潦倒的酒店保洁员。年夜饭上当众羞辱我。白莲花表姐各种炫车、炫房、炫老公……还好心叮嘱我:「多吃点,这国宴标准的佳肴,你下辈子很难吃到了。」然而她不知道,这些山珍海味我早就吃腻了……"……

精品小说推荐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白莲花陈丽娟,是作者大神“白莲花”出品的,简介如下:陈丽娟快要笑岔气了:「拜托!你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生,居然找个保安。」「不过保洁和保安倒也挺般配的呵~」舅舅和姨妈对视一眼,埋头夹菜,嘴角都快裂到耳根。蔡子豪眼底滑过稍纵即逝的怜悯,而后低下头不再看我。陈婉静维持着典雅的风范,但憋红的脸蛋,早已泄露内心的澎湃…

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

精彩章节试读

信。

过来敬酒的陈丽娟,一眼瞄见「保洁标准化培训方案」的文件名称。

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酒水洒了一地:「明明就是个臭保洁,还装什么有钱人!」

她碰了碰我桌上的酒杯,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看看这排场,可不是你爸妈乡下的养鸡场,随便一盘菜都能抵上你一年工资,吃完赶紧滚回去拖地,别特么再丢人现眼了。」

我若有所思地盯着晃动的酒杯,笑了笑,没有回应她。

大家觉得我混得不如意,都不再搭理我。

不知是谁打开了包间里的电视屏幕,正在现场直播冬奥会。

陈丽娟突然问起蔡子豪当年体训生的事。

「姐夫,你当年可是风靡全校的跨栏王子,不做运动员可惜了。」

他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被陈婉静抢过话头:「每天训练臭死了,也赚不了几个钱,哪儿有现在好,直接继承家业,是多少人企及的高度。」

她说这话时,若有似无地瞟了我一眼。

蔡子豪端起酒杯,猛灌一口,眼里闪过失落。

突然转头问我:「你男朋友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手机正巧响了,看到备注泛起淡淡喜悦,迅速就接通电话:「是不是快轮到你了?」

「没事儿,怕什么,你上次百米冲刺,直接就把毛贼打趴下……」

等我挂完电话,全场5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

陈丽娟快要笑岔气了:「拜托!你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生,居然找个保安。」

「不过保洁和保安倒也挺般配的呵~」

舅舅和姨妈对视一眼,埋头夹菜,嘴角都快裂到耳根。

蔡子豪眼底滑过稍纵即逝的怜悯,而后低下头不再看我。

陈婉静维持着典雅的风范,但憋红的脸蛋,早已泄露内心的澎湃。

她清了清嗓子,以施舍的姿态说道:「现在经济环境不好,到处都在裁员。我婆家在西郊有个电子厂,你和你男友要是失业了,安排个保安保洁的工作是没问题的。」

全场又是一阵捧高踩低。

有夸蔡子豪家大业大的。

有夸陈婉静善良识大体的。

还有骂我不识好歹的。

我像看猴戏一样,看着他们上蹿下跳。

最后,他们终于嘲笑够了。

姨妈突然转移话题,打听陈婉静的婚房买在哪里。

9

「就城东的和悦天盛呗。」

「天!那可是富人区,一套得2000万吧?表姐夫可真会赚钱!」

陈丽娟不做捧哏可惜了。

夸赞的词语一个接着一个。

在她的烘托下,陈婉静不仅长得美,有车有房,老公事业还很成功。

好一个励志的富太太人设。

陈婉静是懂互捧的,转手就把高帽子戴回去:「哪里能和你老公比呀,人家曹总可是山麓湾别墅盘的物业老总,年薪可得上百万了吧?」

陈丽娟笑得一脸灿烂,谦虚老曹年薪虽高,支出也大呀,辛劳半辈子,也买不上山麓湾的一个厕所。

我听着就觉得好笑。

两个半壶水响叮当的穷逼。

「我们平时开销也大,要不是子豪最近和安氏矿业谈一个大项目,签约十拿九稳,月底就能拿到1个小目标的预付款,不然我们哪敢贷款买豪宅呀。」

安氏矿业?

我眉梢一挑,心里有了主意。

保安又来敲门:「女士,外面下雪了,我帮您把车挪到地下车库吧。」

所有人看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衣兜里掏出了车钥匙。

上一秒还在谈笑风生的陈丽娟和陈婉静,脸色唰地暗了下来。

蔡子豪突然高呼一声:「我没看错的话,这车钥匙应该是全球限量的布加迪威龙,得好几千万呢!」

「本市只有一辆,首富罗老先生上周才提的,难道这是罗老的车?」

刚刚还震惊到说不出话的亲戚们,此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陈丽娟一脸嫌弃地说:「天哪!安欣你就是再穷,也不能给70多岁的糟老头子当情妇吧,想想都很恶心,你怎么睡得下去……」

陈婉静在一旁,笑得一颤一颤的,比中了彩票还高兴。

布加迪威龙确实是罗老先生送我的。

只不过,不是以情妇的身份,而是我作为事业合伙人的奖励。

我当然没有必要给这群傻逼作任何解释。

致命的打脸,往往是在张狂之后。

这下所有人都不再嘲笑我了。

他们眼底透着悲天悯人的神色。

陈婉静最后以讥讽的口吻打了个总结:「咱们知根知底的,没有必要为了虚荣心出卖肉体。」

我淡淡一笑,不再回应。

10

宴席进行到一半。

雕木花窗外突然奏起音乐,深潭般的湖面上飘来一叶小舟。

窈窕女子在小船上翩翩起舞,与五彩的灯光交织在一起。

众人痴醉于如梦如幻的场景,纷纷起身到窗前录制视频。

我上完卫生间刚入座,就看见陈婉静慌张地四处翻找:「奇怪,我的婚戒怎么不见了?明明刚才还在兜里的。」

她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眼神凛冽地望向我。

「刚刚我们都在窗前录像,只有你一个人留在餐桌旁。」

经她这么一点拨,其他人纷纷向我投来愤怒的目光。

蔡子豪扯了扯她的袖子,让她没证据别瞎说。

「什么瞎说!她是有前科的,当年就是她偷了奶奶价值百万的传家手镯……」

一提到手镯,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一时间,辱骂我的,讥讽我的,各种辞藻扑面而来……

大学毕业那年,外婆突发脑梗,走得很急。

头七需要守灵,这些所谓的亲人,找了各种借口,躲避尽孝。

只有我一个人,连着守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晚上,我跪在灵堂昏睡过去。

再醒来,柜子里的手镯就不见了。

就是眼前的这群人,红口白牙污蔑我是小偷。

我一气之下,退了家族群,换了手机号,去了外地,跟他们彻底断了联系。

没有想到,当年给我泼污水的这群人,十年后又站在一起,再次给我贴上小偷的标签。

我一把摔碎眼前的茶盏。

包间门突然被推开,穿着中山服的老头走了进来。

舅舅看清来人后,脸色剧变。

所有人都认出这是老家拍卖行的叶老板。

「嘿!老陈,居然在这儿能遇上你。」

叶老板一把握住舅舅的手:「当年你妈那传家镯子可真不赖,我转手就赚了一百万……」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以后有好货记得联系。

叶老板前脚刚走出门,姨妈后脚就跳起来了:「你个臭老登!霸着妈的房产就算了,还独吞镯子,真特么不要脸。」

陈丽娟一个劲儿地给她顺气,生怕她血压飙升倒了下去。

陈婉静咬着嘴唇,不说话,脸色很是难看。

看样子,她早就知道实情。

我站起身,盯着陈婉静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谁是小偷,大家都了解了吧。」

「先不论手镯的事儿,我婚戒实实在在是丢了,你有种就让我搜身!」

不等我说话,陈婉静踩着高跟鞋直接冲过来,一把抢过我座位上的包。

娴熟地从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

「看吧!小偷就是小偷,你永远洗不白的!」

11

刚刚还缩头缩脑的舅舅,立马站出来指着我鼻子骂:

「真是穷疯了,婚戒都敢偷,活该嫁不出去!」

蔡子豪失望地叹了口气,背过脸不再看我。

姨妈和陈丽娟这对墙头草母女,转头把怒气撒到我身上,骂我「人心不足蛇吞象」。

看够了他们的表演,我拿起手机,轻轻一摁。

电视屏幕上立马投射出一段监控画面。

视频里,所有人都围在窗前欣赏表演。

这时,我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陈婉静突然转身,两步走到我的座椅旁,趁大伙儿没注意,火速把婚戒盒子扔进我包里……

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视频播完,陈婉静已然脸色苍白,靠着椅背才勉强撑住抖动的身子。

「你这自导自演的天赋,不做导演可惜了。」

我双手一合,鼓起了掌声。

蔡子豪不可思议地望着她的后脑勺,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深爱的温婉小娇妻。

刚刚还在辱骂我的亲戚们,此刻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

隔壁包间一阵骚动。

我听见有人在欢呼「邓一进」的名字。

心中大喜。

急忙打开直播平台。

新闻标题上醒目的几个大字:「恭喜跨栏王子邓一进斩获冬奥会金牌!」

我的大男孩正在后台接受采访。

记者问他是否有结婚打算。

他对着镜头笑得一脸羞涩:「只要安小姐姐愿意,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的喉头一阵甘甜。

这闷骚小奶狗,平时不说话,一开口就引爆全网。

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好奇「安小姐姐」是谁。

「你高兴个什么劲儿,人家说的小姐姐又不是你!」

陈丽娟逮着机会就怼我。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我的小可爱,就无心恋战了。

我白了她一眼,推开包间门,准备闪人。

迎面却撞上个人。

12

来人一身皮衣皮裤,顶着一头地中海。

「老曹,你怎么才来呀!」

陈丽娟站起身叫他。

地中海完全没理会,低着嗓子给我赔礼道歉:「安董,不好意思,刚刚眼拙没瞧见,没撞到您吧。」

我笑着摆摆手。

陈丽娟凑上来,吃醋地挽着地中海的臂膀:「你怎么认识这贱货?」

地中海狠狠剜了她一眼,教训道:「什么贱货?你才是贱货!安董可是咱们山麓湾尊贵的VVIP客户,人家一口气就买了整整三套独栋呢!」

他对着陈丽娟比了三个手指头,还补刀一句:「你跟我就是不吃不喝,一辈子都买不起一个厕所。」

全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可能,老公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她就是个保洁,怎么买得起山麓湾豪宅?」

陈丽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地中海听完也是震惊得不行,用看傻逼的目光看着她:

「我的妈呀!我怎么娶了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瓜婆娘!」

「人家安董可是这家国宴酒店的幕后老板,集团旗下产业涉及房地产、人工智能、生物医疗……」

「你居然说她是保洁?还买不起山麓湾?」

「山麓湾的开发选址就是人家亲自规划的好吗!」

……

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包厢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缓了好半天,陈婉静才幽幽开口:

「有钱又怎样,又不是靠自己,如果没有背后的老金主撑腰,她屁都不是!」

眼红我的亲戚们,仿佛找到了台阶下,纷纷用吐槽来找心理平衡。

「怪不得不敢暴露男朋友的职业,找个快入土的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神气的!」

「人家算盘打得贼响,原地就能继承遗产了。」

电视屏幕突然发出声响,我一惊,投屏忘关了!

此时正有视频电话接入,屏幕上显示昵称是「honey」。

我正准备摁掉,却被眼疾手快的陈丽娟一把夺走手机。

「紧张什么,快让我们欣赏一下70岁的老金主长什么样!」

她得意洋洋地接通视频,讥讽的笑容却冻结在下一秒。

「Holle~大家好呀~你们是我老婆大人的亲友吗?」

邓一进看见一群人出现在视频里,本来呼之欲出的「乖乖老婆」突然噎在喉咙里。

所有人揉了几次眼睛,才确定视频里的,真的是刚刚夺冠的跨栏明星邓一进。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男友,奇葩亲戚对我的所作所为。

所以邓一进在挂断前,一一感谢他们在我困难时刻,对我这个孤儿的关怀和照料。

我站在人群里,看着众人尴尬的神色,觉得尤为讽刺。

13

年夜饭,是时候该结束了。

我夺过手机。

临走时,让大家好好品尝餐后点心。

又交代经理上了两瓶宏源清酒。

「这顿饭算我的。毕竟 ,你们下辈子不一定能吃得上。」

我推开门,跨进走廊。

听见身后传来杯子的破碎声。

蔡子豪幽怨地骂道:「陈婉静,你平时的温婉都是装的是吧……」

舅舅追了出来,好说歹说加上了我的微信。

司机往体育馆开时,我已经被拉入一个群聊。

备注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刚进群,几个陌生头像就开启了夸夸模式。

「咱安欣出息了,给咱家族争气了!你外婆泉下有知,肯定欣慰得很。」

「欣欣呐,你酒店还缺管理不?你妹丽娟最近刚被裁员,正愁找工作呢。」

「欣姐,管理岗没有的话,干行政也行。」

……

我懒得回复,设置免打扰后,把手机扔到一旁。

到了比赛场馆的后门,邓一进早就候在那里。

细碎的雪花落了满身,月光下的眼眸却缱绻无比。

我把小奶狗领回了家。

光着脚丫把他踹倒在床上。

「谁允许你在媒体面前暴露我的!」

我露出青面獠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细皮嫩肉的小奶狗,趴在被窝里,作嘤嘤状。

我捧起他奶呼呼的脸,就猛亲一口。

任凭屋外大雪纷飞,而我有一室暖香……

14

第二天,一睁眼,就看到邓一进在厨房煎蛋。

凑近才发现脸上挂着委屈巴巴的泪痕。

「哭了?谁欺负你了?姐姐帮你收拾他。」

他不吭声,眼尾红了一片。

我瞟了一眼手机界面的热搜。

「跨栏冠军邓一进的女友居然是惯偷!」

点开评论区,铺天盖地的谩骂声。

「不仅偷手镯、偷钻戒,还很会偷心耶,果然是惯偷!」

「邓一进是眼睛被猪油蒙了吧,居然找个小偷女友。」

「都说近墨者黑,有没有可能,邓一进的冠军也是偷来的?」

……

心下瞬间了然。

我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直不许他曝光我们的恋情,就是怕各种乱七八糟的谣言影响他的名誉。

他抽噎两声,端起早餐往餐桌走。

我一把抱住他结实的腰身:

「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

邓一进扒开我的手,嘟着嘴唇撒气:「我气得不是这个!我是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从小被那些奇葩亲戚欺负。」

「当助理追查到,造谣的人是你亲表姐时,我简直惊呆了!我不敢相信,她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伤害亲人的行为!」

「我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在你最孤苦无依的时候,为你遮风挡雨。」

眼眶一热,不争气的泪水,大颗大颗落下,滴进海鲜汤里,荡起一圈涟漪。

我抵着他的胸膛,悄悄抹掉眼泪,不让他察觉我的脆弱。

我可是无坚不摧的「安小姐姐」呢。

而后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耳垂:

「放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吃完早餐,我反手就知会安氏矿业的总经理,废除蔡子豪公司的竞标资格。

敢动我的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商场上搏杀十年,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人人可欺的弱势孤儿。

15

仅仅半天时间,陈婉静就坐不住了。

通过群聊给我发了几十个加友申请。

我都没有通过。

她憋不住了,直接在群里@我,骂我公报私仇。

见我还是不搭理,又低声下气地求我:

「安欣,求你了!子豪的项目不能黄!」

「我们的婚房,首付款800万都是借的,如果这单飞了,那一千多万的贷款怎么还啊。」

当事人蔡子豪也在群里,却全程保持着沉默。

舅舅坐不住了,跳出来帮腔:「欣欣呐,婉静确实做了不少错事,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咯。」

姨妈紧随其后,跳出来游说:「乖侄女,你那么有钱有势,帮帮你的姐妹们又怎么了。咱们可是血缘至亲呐,你指缝里漏点肉,不应该吗?」

又是这副嘴脸!

我特么又不欠你们什么!

凭什么就应该了!

我先是回了几个字:「别急,等我组织组织语言。」

随后发出八百字的发疯小作文:

「卧槽尼玛的,你们都是什么玩意……」

总体骂完不过瘾,还单个@出来一对一地骂。

@舅舅:「你个贪财没人性的臭老登,霸占遗产,毁我名声,还骗我爸妈的赔偿金。你那么想要赔偿金,自己去死不就有了!」

@姨妈:「我有钱有势怎么了!我特么该!谁像你生个窝囊玩意儿,连一份工作都保不住,还想做管理层,妈的做保洁劳资都嫌弃她废材!」

@陈婉静:「谁特么让你嘴贱还要上杠杆买房,有多大脚穿多大鞋!为了虚荣心打肿脸充胖子,没那必要!」

……

骂完,堵了十年的乳腺终于通畅了。

这群奇葩被骂得狗血淋头,反而不敢吱声。

果然,财大气粗就是爽!

到了晚上,陈婉静才厚着脸皮,低声下气地@我:

「安欣,我为过去做过的一切错事,真诚地向你道歉……」

「真诚道歉可不是嘴上说说,你现在、立刻、马上开直播,告诉大家你在背后造谣生事。」

「只给你10分钟,10分钟后没看到直播链接,那就拜拜了。」

16

第9分59秒,陈婉静才发出直播链接。

看来纠结万分啊。

尊严最终还是败给了金钱。

我点开直播,陈婉静还没怎么说话,就哭得稀里哗啦。

一副被恶势力欺压的模样。

最后还是我在群里发信息施压,5分钟交代不清楚,就拜拜。

谁特么有耐心看你线上哭丧!

她哆哆嗦嗦半天,终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明白。

但有些黑粉却没事儿找事儿:

「姐妹,你是不是被那姓邓的小白脸威胁了?如果是,你就眨眨左眼。」

我气得立马开了个直播连线。

手一抖,就把年夜饭的视频丢了上去。

谣言不攻自灭。

邓一进的铁杆粉丝一窝蜂涌入,把陈婉静骂得半死。

「这女的一看就是黑心莲,吃撑了就去跑步,在网上瞎造谣什么!」

「诶~看我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视频里穿白色休闲装的小姐姐,该不会是咱们跨栏王子的安小姐姐吧!」

好家伙,一石激起千层浪。

粉丝们纷纷截图我的照片甩到网上。

半小时不到,我就喜提热搜:

「跨栏王子背后的女人居然身家百亿。」

我花了不少银子,才撤掉热搜,抹平风声。

直播事件后,陈婉静算是彻底社死了。

但不妨碍她厚着脸皮追着我要项目竞标资格。

别墅门口,我伸了伸懒腰:

「我啥时候说过同意你们竞标了?」

她恼羞成怒:

「你在群里不是让我开直播就……」

「就什么?你翻翻聊天记录好伐?刚造完谣又想碰瓷?小心我告你商业贿赂!」

「拜拜了你!」

我扭着腰身,任她被保安拦在门口撒泼打滚。

这杀猪般的嚎叫,啧啧,温婉人设是彻底废了。

17

半个月后,我点开「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聊。

里面有99条+未读信息。

临近的几条,是秃头舅舅狂骂我的语音:

「安欣!你安的什么黑心!婉静被蔡家解除婚约了,这下你满意了!」

我心中一阵喜悦,回了「满意」两个字后,迅速退出群聊。

无意间发现,有好几个加友待通过。

其中一个,一看装逼的头像就是蔡子豪。

他通过群聊加我,还附了一句话:

「只要想起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字字不提后悔,却满是遗憾那味儿。

真特么煽情,早干吗去了,傻逼玩意儿!

反手就是一个通过+拉黑!

至于什么意思,他自己去细品吧。

放下手机,抬眼就是小奶狗递来的蛋糕。

我尝了一口,又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在他的错愕中,发出「你更好吃」的邪笑……

啊!没有奇葩亲戚打搅的小日子,可太爽啦!

小说《年夜饭打脸奇葩亲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3:35
下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