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在线阅读错恨宋林宸童瑶_错恨宋林宸童瑶完本热门小说

宋林宸童瑶是小说推荐《错恨》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宋林宸”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为宋林宸生下了一儿一女。直到他快要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时,我才让他得知自己早已儿女双全。我本想把这当做我对他最后的惩罚,从此结束复仇,彻底桥归桥,路归路。可他却死在了我面前,并给我留下了残忍又可笑的真相。"……

小说推荐错恨》,主角分别是宋林宸童瑶,作者“宋林宸”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至今无法忘记那个男孩。他就像小王子一样精致贵气,所以我一直叫他「小王子」,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名字。与他初遇,是因为一只小奶猫。明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可他却不养,交给了我…

错恨

错恨 阅读精彩章节

4

那是一张我熟悉无比的照片!

照片上只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我,但却是当时还在孤儿院生活时,年幼的我!

剩下的则是一个小男孩,是我当时除了孤儿院的孩子外,唯一一个玩伴!

顷刻间。

过往的回忆蜂蛹入我的脑海。

我至今无法忘记那个男孩。

他就像小王子一样精致贵气,所以我一直叫他「小王子」,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名字。

与他初遇,是因为一只小奶猫。

明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可他却不养,交给了我。

后来孤儿院被拆,我自己都活不下去,只能将其放生,看它自己的造化。

我眼前的这张照片,是在孤儿院还未被拆前,照片中的小男孩用相机拍下的。

可宋林宸怎么会有这张照片?他怎么可能有!

我不愿相信。

可事实就是直白地向我证明了,宋林宸就是那个「小王子」!

我捧起那张照片,心中复杂。

怪不得宋林宸这五年来对我一直都很好,时而放纵,时而小心翼翼,原来不只是情动与相敬如宾。

怪不得他因为同样的珍贵血型和我结婚,却从没有用我的血。

怪不得他要重建孤儿院,还要瞒着我。

怪不得我偷偷生下宋林宸的孩子后,孟岩齐就一直不让我看我的孩子。

因为孟岩齐也见过幼时的宋林宸,只要我一看到我的小宝和小贝,就能猜出宋林宸就是当年的「小王子」!

是啊。

孟岩齐怎么敢让我知道呢?

只要我知道这一切,就会明白宋林宸的父亲为什么会毁了孤儿院!

因为我……

都是因为我啊!

宋林宸的父亲应该是不想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和我们这些野孩子在一起玩物丧志,所以才会逼着孤儿院被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我啊!

我没了家是罪有应得,可我还间接害死了那些无家可归后,颠沛流离的孩子!

那些孩子冻死的冻死,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都是拜我所赐!

「为什么?为什么!错的是我!我不该认识宋林宸的!可我为什么能活下来?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我大声地质问着,却没人能告诉我答案。

我哭了很久,直至晕厥,还死死地捏着那张旧照片。

真是可笑啊。

原来童瑶根本不是宋林宸的白月光,我才是!

替身?

根本不存在,宋林宸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当年孤儿院的孩子!

可那又怎样呢?

是啊,那又怎样呢?

所有的一切与唐院长和那些孩子的死相比,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所以。

我的复仇并没有停止,计划依旧。

在宋氏集团年会的当天,我将宋林宸灌醉,亲手把童瑶送到了他的床上。

那天,几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宋林宸婚内背叛了我。

我终于如释重负般地说出了那句话:「宋林宸,我们还是…离婚吧。」

5

宋林宸显然没想到我会直接提出离婚。

他红着眼,看着我,是那样憔悴:「一定要这样吗?」

「不然呢?你都背叛我了,我……不能再骗自己了。」

「背叛你?我和童瑶根本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唐佳怡,书房的那本书被动过,除了你不会有别人,为什么?为什么你在知道那些事后,还这么对我!这么多年我对你不好吗?」

我无疑是心虚的,但也只能强装镇定:「知道又怎样?我该欣喜于你的白月光是我?宋林宸,有些话真的不必说太清楚!你心里清楚!」

宋林宸突然激动了起来。

「我不清楚!我真的想不明白!有什么话你就说啊!你告诉我啊!」

「你难道是恨我欺骗你?还是……恨我没有早点找到你,把你保护在身边?」

「是!我没有早点找到你,让你吃了那么多苦!可我从没有放弃找你!」

「自从孤儿院关闭后,我就一直在找你!但我只有那一张照片,父亲也不愿意帮我!我找不到你,我真的找不到你!我……」

我打断了宋林宸,也不禁激动地怒吼了起来,不再演戏。

「是!我恨你没有早点找到我!如果你早点找到我,那些孤儿院的孩子就不会冻死饿死病死!」

「如果你是我,你能忘了一切,安心地享受甜蜜幸福的生活吗?」

「宋林宸,我们之间隔着的,已经不只是你和我的问题了!唐院长已经被逼死了!好多孩子也死了!」

「你让我怎么心安理得地待在你身边?而且你对我,也不只是爱,还有愧疚!不是吗?」

「你想照顾我,抵消愧疚,那唐院长和那些死去的孩子呢?他们有让我,让你,抵消愧疚的机会吗?」

「而且如果哪一天你的愧疚完全抵消了,我们之间又会剩下什么?只会是我对你的恨!」

「回不去了,宋林宸!你现在找到我,和我相认又有什么用?不要再折磨我了!」

宋林宸声音沙哑:「折磨?唐佳怡,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五年!我小心翼翼地对你,到头来就换来你一句折磨?你认为我对你,就只是愧疚?」

「不然呢?你如果真的爱我,真的觉得我们能真正在一起,为什么瞒我这么久?看我像狗奴才一样伺候你,很开心,很享受吗?」

「伺……伺候?呵,所以这五年来,你真的只把我当做合作的甲方是吗?你当初要嫁给我,只是单纯地想寻求庇护?就算不是我,也可以是别人?」

我沉默了。

但并不是因为哑口无言。

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宋林宸似乎并不知道孟岩齐和我的关系,不然就不会提到庇护。

而且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我接近他是为了报复。

他竟然不知道当年孤儿院为什么被拆!

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他依旧如同一个「小王子」一样,干净纯洁,高傲夺目。

可即便如此又怎样?

死去的人,不会因为他的无知复活,已经发生的一切,也无法因他真的置身事外就被抹去。

宋林宸离开了。

第二天。

离婚证送到了我的手上。

就连巨额赔偿和宋氏集团的股份转让书,也一并由助理送了过来。

宋林宸果然不可能在对我心有愧疚的情况下,吝啬股份。

只不过不是2%,而是20%,涨了十倍。

我有些无奈,如果宋林宸知道我离婚的目的是为了搞垮宋氏集团,不知道还会不会因为愧疚和情分,如此慷慨!

「夫人,为什么?宋总那么爱你!」宋林宸的小助理犹豫了很久,还是问出了口。

「我贪财啊。」

「可跟着宋总,安心地做宋夫人,他的一切都是属于您的,贪财有必要离婚吗?夫人,我承认作为外人,我多嘴了,但我真的是看不过去,我能看出来宋总瞒了您什么,但他不止一次听他自言自语过,说只要孤儿院落成,他就告诉您一切,我真的很自责,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我突然提起孤儿院的事,会不会……」

「不会,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可我……夫人,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话会逾矩,但我知道您很善良,为了不让我自责,您……要不要去孤儿院看一眼?毕竟,那里是以您命名的。」

我同意了。

不过却不只是因为不想小助理自责,更是因为我的确想去看看。

而这一看,我竟再也不想离开了。

6

让我没想到的是。

如今这个孤儿院的所有陈设和布局,都和当时一模一样。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孤儿院直到现在才落成了,当时的旧物件,的确是不好搜罗。

可这又能怎样呢?

真的……又能怎样呢?

物依旧又如何?人已非昨日,逝去的也再无法回来。

我有气无力地回到住处,疲惫地睡去。

但我睡得并不安稳,身体忽冷忽热,头也疼得厉害,仿佛快死了一样。

我自虐般地沉溺其中,心里反倒舒坦了不少。

直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佳怡。」

是宋林宸。

只是那声音太不真切,似是幻觉。

可身体的不适,还是不争气地因为这声音褪去了很多。

我再次醒来时。

已经是第二天深夜。

宋林宸竟然真的在。

不仅在,还趴在我床边睡着了。

我不由自主地细细打量他。

他看上去很疲惫,也很憔悴,胡渣布满了他总是光洁的下巴,衬衣也是褶皱不堪。

我知道,他照顾了我很久。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这五年来,他都对我很好,但我也只是表面感动,内心冷漠。

可如今的我竟然做不到了,我不禁回忆这五年来的种种,已经无法做到心中只有恨了。

可到底是不是爱,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之间不该有爱。

我早就决定了连宋林宸一起报复,不想改变,也不能改变。

他再无辜,也没有唐院长和那些死去的孩子无辜。

「你走吧。」我狠狠地推了宋林宸一下,强迫他醒来。

宋林宸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窗前,看着他消瘦又落寞的背影,强忍着没有叫住他。

这时。

失联了近一周的孟岩齐打来了电话。

「对不起佳怡,我进山考察一个项目,手机没在身边,你和宋林宸离婚的消息我通过新闻知道了,怎么样?股份拿到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语气刻意轻快:「嗯,拿到了,而且是20%!怎么样?我厉害吧!」

「靠!20%!那你可能是宋氏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了!」

我一愣:「真……真的?」

「不确定,但应该八九不离十,宋林宸只能从自己手里转移股份给你,他手里最多也就40%,如果低于40%,那你的股份就是最多的了,他爸虽然是董事长,但绝不会超过20%。」

「需要我侧面打听一下吗?还是直接转让给你?」

「先不要转让,反正股份在你手里,我们先静观其变,对了,童瑶那边失败了,你是怎么做到和宋林宸离婚的?」

我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和孟岩齐实话实说。

孟岩齐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是因为瞒着我小宝和小贝的长相在愧疚吧。

我贴心地转移话题:「我可以……看一看我的孩子吗?」

「孩子……佳怡,我……」

「我的孩子怎么了?」我的声音不自觉尖锐了起来。

「小宝小贝,不见了……」

「什么!」

「对不起佳怡,我回来后去看孩子们,才发现小宝和小贝不见了,我一直把他们交给咱们孤儿院的同伴照顾,他们……他们说,是有人抢走了孩子,根据描述,应该是……宋林宸!」

7

宋林宸竟然抢走了我的孩子!

我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怪不得宋林宸会同意离婚,还好心给我20%的股份!

我真的太傻了,真的!

而孟岩齐接下来的猜测,也证明了我的愚蠢。

「宋林宸能在接手集团的短短几年就让宋氏起死回生,甚至更上一层楼,手段、狠劲和头脑可以想象。」

「他既然一早就知道你是当年孤儿院的孩子,肯定也查到了孤儿院被迫关闭的事。」

「什么三岁画老和人工技术,怎么可能那么还原你长大的样貌?」

「应该是他查到什么后,才准备了那些照片,想用感情打动你!」

「他能抢走孩子,用意可以想象,不管是儿时的感情,还是你们五年的夫妻生活,显然都没有集团对他重要。」

「佳怡,20%的股份,他看来不只是好心,是想做两手准备,毕竟他手里有小宝和小贝!」

孩子无疑是我的软肋。

我早已六神无主,泣不成声,连怨恨都顾不上了:「那现在怎么办?我不能没有小宝和小贝!岩齐,帮帮我!」

「佳怡你别急,我……」

「或者我们不复仇了!我回到他身边,反正宋氏集团迟早都是我孩子的,我们到那时候再报仇,好不好?」

「佳怡你冷静点,我会想办法抢回孩子们,你等我消息,但是你先别找宋林宸。」

我不解:「为什么?」

「总之听话,一切还有我。」

就这样。

我不安地在家等了一整夜。

直到天亮。

孟岩齐才打来电话。

他找到了小宝和小贝,但宋林宸在,他没办法动手,所以要我把宋林宸先引开。

我不知道孟岩齐为什么叮嘱我,一定不要透露我知道孩子是被宋林宸带走的事。

但我只能相信孟岩齐,毕竟我们是真正的亲人。

我没有主动约宋林宸,唯恐他看出什么。

我只是煮了一锅水,直到水烧干也没有关火,任由浓烟飘出窗口。

如我所料。

宋林宸一直在关注着我的住处,甚至比消防员到得都快。

他近乎粗暴地把装睡的我摇醒,却又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出了屋子。

直到我被塞进车里。

他才抓着我的肩膀怒吼:「唐佳怡!你不想活了吗?」

我故作茫然地看着他,终究还是重拾了五年来最熟悉的伪装。

但我不确定他还吃不吃我这一套。

毕竟他已经不惜对我用手段,还夺走了我的孩子。

而事实证明。

我这一套依旧管用。

宋林宸收起了怒意,轻轻地抱住了我:「没事了,佳怡,没事了,我来了,对不起,我刚才太凶了,对不起。」

我能感觉到宋林宸在发抖,就连声音也是打颤的。

他是……真的怕我会死在滚滚浓烟的屋子里。

愧疚也好,真的爱我也罢,总之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恐惧。

那一刻我的确是心软了。

但我终究还是推开了他。

我咳嗽着下了车,在小区里走着。

他跟了过来,静静地守在我身边。

我们没有说话,尽管我们都有太多太多话想说。

突然。

宋林宸的手机响了。

8

我凝神听着宋林宸讲电话。

却是听不到那边的声音,只听到宋林宸低沉地说着:「什么?怎么回事!我知道了,但……我现在走不开,少废话!集团你先全权负责!嗯,你别管!总之我现在走不开!对了!别让我爸知道集团出事了,嗯,先这样。」

电话挂断后。

我冷漠回头:「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可以。」

「你……我不会烦你,你想散步就散步,当我不存在就好。」

「有必要这么卑微吗?宋林宸?」我真心发问。

「对你,我从来都是卑微的。」

「……」

宋林宸苦笑:「不信吗?」

「你从小就那么耀眼优秀,而我只是个孤儿,怎么看都是我更卑微吧?宋林宸,其实你要真有什么话想说的话,可以直说,不用……算了。」我险些说漏嘴。

但宋林宸见我有兴致听,迫不及待似的讲了起来:

「我的确是卑微的,小时候我就很羡慕你和孤儿院的孩子,你们很幸福,每天都可以笑得很开心。」

「可我每天除了去找你放松不到半个小时,就得回家看各种书,甚至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后来你们都不见了,我去求过我爸帮我找你们,那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求他,可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很久,他终于答应了,但我知道他是在敷衍我,根本没有上心过。」

「这些年我求了很多厉害的人,想知道你长大后的样子,我本来以为有钱就可以做到,但那些人高傲,还是要靠求。」

「我接手公司后,想着终于可以放手找你了,但公司一天不如一天,股东们都不支持我,我只能……」

「算了,你肯定对这些不感兴趣,说说我们在一起的那五年吧。」

「你说你伺候我,可我当时觉得……你是因为爱我,所以才……」

「佳怡,我不敢和你相认,其实最怕的不是其他,也没有想到你会因为孤儿院关闭后的事恨我,而是……」

我不自觉地听入神了。

可宋林宸却突然停了下来,并一把拉住了我。

我这才回过神,同时也发现周围突然围过来了几个大汉。

「佳怡,报警!」

宋林宸把手机塞给我,就迎面对上了一个大汉。

场面瞬间混乱了起来。

我赶忙打开手机要报警,却被解锁密码难住了。

我尝试了很多次,最终想起了我们初遇的日子。

手机竟然真的解开了。

但让我绝望的是,没有信号!

这里不是特殊地带,怎么可能没有信号!

只能是这些大汉早有预谋,带了信号屏蔽器一类的东西!

我不做犹豫,拿着手机往远处跑,可手机还是一直没有信号!

「不可能!这不可能!一般的信号屏蔽器不该有这么大的覆盖面!」

我急得已经哭了出来,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是的。

我是担心宋林宸的,担心他一个人没办法对付那么多大汉!

「啧啧啧,哭了啊,看来你是真的爱上了阿宸。」

是童瑶!

我看向她,立刻注意到了她手中的信号屏蔽器!

我顾不得和她废话,扑过去要抢,她竟然也没有闪躲,就这样让我砸坏了信号屏蔽器。

可当我报警后,回到之前的地方时,却早已没了宋林宸和那几个大汉的影子,只有水泥地上,斑斑点点的血迹!

9

地上的血迹十分刺眼。

担心和慌乱瞬间占据了我全部的神经。

「宋林宸!宋林宸!宋林宸你在哪!」我急得大喊。

可回应我的,只有童瑶的冷笑:「唐佳怡,别喊了,阿宸已经不在这了。」

我一把抓住童瑶:「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很难猜吗?我说过不会放过你们的,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那宋林宸呢?你把他带到哪了!」

「当然是带到能让我顺利成为宋太太的地方啊,既然他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我就怀一个他的孩子,我就不信他能不顾自己的骨肉,只要有了孩子,我就能成为那个离他最近的替身。」

我的心绪无疑是复杂的,如今看着宋林宸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我实在做不到心里轻松。

童瑶随后继续道:「唐佳怡,不得不说你这女人还真是狠心,明明爱着阿宸,却还能联合孟岩齐伤害他,看来你对他恨更深啊。」

「你是没看到刚才扭头就跑的时候,阿宸脸上的表情,看来他对你的心思也不简单。」

「不过也没用了,他现在只以为你贪生怕死,抛弃了他,对你只有失望和恨了,你想想他会怎么报复你呢。」

我冷冷地看着童瑶,我本没必要理她,但还是不禁想救一救宋林宸。

于是。

我说:「替身?呵,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和你一样?不,童瑶,你错了,我不是谁的替身,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是替身而已。」

「什……什么意思。」

「宋林宸对我或许有失望和恨,但他不会报复我,因为他爱的一直是我。」

「不可能!你别……」

「信不信由你,他的书房有一些照片,你看了自然明白,所以你没必要做宋太太的梦,就算这个身份我不要了,也轮不到你!不过我好心提醒你,别犯罪,宋林宸也不会放过你。」

我不知道童瑶会不会因此忌惮和死心,但我不能再说什么了。

仇恨让我无法为宋林宸做更多。

但不可否认,我的心是痛的。

其实在朝夕相处的这五年,尤其是知道宋林宸是我的「小王子」后,我就……

可我早已没了爱他的权利。

一个小时后。

孟岩齐告诉我,孩子们已经安全了。

我迫不及待地去了我们约定的地方。

终于。

我见到了我的小宝和小贝!

小宝是男孩,和小时候的宋林宸真的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和我倒是一点不像。

小贝是女孩,竟也像极了宋林宸。

我们母子相见,瞬间哭作一团。

孟岩齐拍着我的后背安慰:「佳怡,对不起,让你现在才见到孩子们,你放心,孩子们没事,宋林宸应该不知道孩子是你的,也还不确定是他的,鉴定报告我会想办法调包。」

「谢谢你岩齐,谢谢你。」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至于股份……」

孟岩齐的话还没说完。

就被一通刺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是宋林宸。

我没有接,但紧随而来的简讯,还是猝不及防的撞入了我的视线。

「夫人!您赶紧来一趟中心医院!宋总受了重伤,医院的血库已经快要供不上了!」

我瞬间怔在原地。

童瑶就算还是想放手一搏,也不可能伤害宋林宸的,毕竟她还想做宋太太。

那宋林宸怎么会重伤,以至于连医院血库的血都供应不上呢?

不对!

童瑶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小区,而且还是有备而来?

我瞬间明白了过来,看向了孟岩齐:「你做了什么?」

10

孟岩齐在我近乎质问的语气下,面色阴沉:「怎么了佳怡?宋林宸死了,你不开心?这不就是我们的报复吗?只不过方式变得更彻底了些?」

「……」我被孟岩齐问得哑口无言。

是啊。

唐院长和那些孩子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宋林宸如果死了,我该感到报复的快感才对。

「你真的爱上了宋林宸,是吗?」孟岩齐反过来质问我。

「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

手机就又响了起来,是宋林宸!

我不受控制地就要接,却被孟岩齐按住了。

「佳怡,你要放弃复仇吗?宋林宸已经知道孩子的存在,即便不确定,也还是会来抢小宝和小贝!他死了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这也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我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整个人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是的。

宋林宸应该死!也该死!

白发人送黑发人,也能让他的父亲尝一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我不该救宋林宸的!最起码不该是我救他!

可我……

「唐佳怡!」孟岩齐直接摔了我的手机:

「他是我们的仇人!你清醒一点!他是故人又怎样?你告诉我又能怎样!」

我痛苦地闭上眼,终究是坐了下来。

「可我……也是害死唐院长和那些孩子的罪魁祸首啊,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宋林宸的父亲不会注意到孤儿院,更不会……」

「这不是你的错,佳怡,而且我们会为他们报仇。」孟岩齐抱住了我。

「可唐院长和那些孩子都活不过来了,不是我的错?难道就全是宋林宸的错吗?他也什么都没做,甚至也想要补偿,岩齐,我……」

我没有动摇复仇的念头,从来没有。

可我真的没想要宋林宸死。

说到底,其实该死的只有我,我才是罪魁祸首啊!

「好了,别想了。」孟岩齐递给我一杯水。

那杯水里似乎放了东西,我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宋林宸浑身是血,质问着我为什么不救他,让我去陪他。

是啊。

我该去陪他的,不只是作为爱着他,也被他爱着的人。

更是作为罪人。

我平静地醒来,小宝和小贝就睡在我身边。

我是舍不得我的孩子的,也不想他们成为和我一样的孤儿。

可我该赎罪,也该去陪宋林宸。

他从小就是孤孤单单的,无非就是想要陪伴而已。

我不能让他死了也孤孤单单的。

我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天台。

只要往前走一步,我就能解脱,就能见到唐院长和那些死去的孩子,还有我的小王子。

「佳怡,你要做什么?」孟岩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

「因为一个宋林宸,你要抛弃你的孩子?你就那么爱他?」

「……」我以为孟岩齐会懂我的,但他似乎真的不懂。

不过也已经无所谓了。

我看向脚下,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蝴蝶,马上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可孟岩齐的声音,却再次不依不饶地传入我耳中。

「好!宋林宸没死!你满意了吗?他没死!」

不可否认。

我心里突然高兴了一下。

但这并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直到小宝的哭喊声响起,我再没了轻生的勇气。

11

孟岩齐把我抱下天台,再没让我离过人。

就这样。

我几乎被24小时监管地过了一个月。

我好像活下来了,又好像没有。

因为我最近总是梦到唐院长和那些死去的孩子,好似穿越到了阴间一般。

终于……

孟岩齐看不下去了,带我看了心理医生。

我并不排斥治疗,因为我也想陪着我的孩子长大。

但我总觉得这位叫王洛的心理医生有些奇怪。

他在听了我的故事后,竟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有时候你所看到的,听到的,甚至是你以为的真相,并不一定是真相。」

我不解地看着他。

王洛却转而道:「你这是一种典型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心态,可你知道这个典故真正的意义在哪里吗?」

「说这话的是王导,死的是周顗,这典故的根本在于,王导从主观意义上做出来一些行为,才导致周顗丧命。」

「可你呢?你当时主观意义上的行为,并不是导致伯仁之死的唯一原因,甚至可能毫不相干。」

「你现在只是盲目沉浸在自责的情绪中,自我责怪,觉得为自己辩驳就是无耻不堪的。」

「可事实上,孤儿院的关闭,和后来悲剧的发生,你也是受害者之一,只不过你幸运地没有付出生命的代价罢了。」

「这幸运是亡者美好的寄托,你实在不该辜负。」

「不过说句我作为心理医生不该说的,你的确该报仇,但不能故意伤人。」

「你身上发生的悲剧,不是直接加害,而是悲剧的遗留问题。」

「其实说起报仇,我觉得你把这两个字换成惩罚会好一点?」

我有些不明所以:「有区别吗?」

「当然有,你总会明白的,但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任何人做事,比如拆除孤儿院,都是以利益为前提的,没有利益,或者说没有实质性利益的话,没人会大费周折地做一些事,比如你口中的,小王子的父亲,他如果不想自己的孩子玩物丧志,搬离孤儿院附近,或者把自己的儿子关起来,不行吗?」

我突然一愣:「王医生,你的意思是……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最起码逻辑上应该是这样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真正警醒世人的,是要透过表象看本质,才能不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而不是肤浅的字面意思,而且你口中的真相和仇人,是别人告诉你的,甚至都不是你自己看到查到的,你怎么能确定,那就是事实呢?」

我下意识摇头:「不!他不会骗我!」

「没有利益当然不会,唐小姐,你能百分百确定,你们之间没有利益,只有亲情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亲人该做的是保护,而不是让你一个女孩子身先士卒,自己则躲在幕后。」

王洛的话,彻底击碎了我原本坚信的一切。

但我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利益可能是多样化的,各种形式的,不只是金钱和权利。

但在一个人的行为里,是绝对不可能不存在的!

我可能的确太相信孟岩齐了,最起码孤儿院被迫关闭的真相,我该亲自去看!

「对了,唐小姐,你没什么社会经验,所以不太清楚,但我想我该提醒你一下,孤儿院这种地方被拆,孤儿必定会被另行安置,你们颠沛流离,显然不现实。」

我的大脑瞬间「嗡」的一声,我竟然被仇恨蒙蔽,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12

是啊。

唐院长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带我去新的孤儿院安置,而是选择自己养活我们?

如果是宋林宸的父亲从中作梗,显然不符合利益逻辑。

他那样的人,既然能选择直接用强硬的手段拆掉孤儿院,就不会有闲工夫一直从中作梗。

就算会,可他都决定赶尽杀绝了,怎么到头来还是留下了我们这些祸患!

突然。

敲门声响起。

王洛的助理进来说:「王医生,宋总到了。」

「好,让他进来吧。」

我猛地呼吸一滞,随后才注意到王洛一直看着我。

我下意识开口:「宋……宋……」

王洛坦然道:「是的,唐小姐,宋氏集团的总裁宋林宸,也就是您的前夫,也是我的病人,同时还是我的朋友,他和您有着一样的病症。」

我腾地站了起来。

同时。

宋林宸已经走了进来。

许久未见。

他真的瘦了好多,脸色苍白到几乎没有血色,好似这个人都要被身上的西装压垮一般。

但他没有看我。

而是径直越过了我,坐了下来。

我就那样站在原地,甚至连迈步离开的力气也没有。

「有病人怎么还叫我进来?」宋林宸声音冰冷,甚至有些机械。

「因为想让你们病友交流一下,更有助于康复,我去休息一会,二位自便。」王洛就这么离开了。

还贴心地从外面锁上了门。

因为宋林宸起身离开时,没能把门打开。

就这样。

我们共处一室,沉默了好久。

我情不自禁地开口:「你……你没事了吗?那天我……」

「看到我没死,很失望吗?对不起啊唐小姐,没能让你的复仇成功。」

「你……都知道了?」

「不然呢?我宋林宸看起来像是很蠢的样子吗?不过我的确不算聪明,毕竟您差点就成功了。」

我竟瞬间变得平静了许多:「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一开始就知道,其实也算是我太过自大,本来以为能利用你挖出你身后的人。但很显然我失败了,还差点……」

「宋林宸,你知道你说谎时,会刻意地不眨眼吗?」

是的。

我很确定宋林宸在说谎,和他生活了整整五年,我太了解他小习惯了。

「哦?唐小姐这么自信吗?看来你比我想象得要蠢,既然我能一开始就知道你嫁给我是为了报仇,怎么会对你坦诚到毫无保留呢?」

「那你现在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手里可是有宋氏集团20%的股份的,只要我想,宋氏集团一定会受到重创,还是说你做好了让我走不出这里的准备?」

我抓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递到了宋林宸的面前。

他没有接,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知道,宋总不屑于亲自动手。」

我收回了水果刀,向自己的手腕划去。

如我所料。

宋林宸动了,他徒手抓住了锋利的水果刀,好看的手瞬间鲜血直流。

「你想死就死远点!怎么?见报复不成,想直接嫁祸我谋杀吗?」宋林宸动怒了,而且双目赤红,就连握着刀刃的手,也无意识地收紧了。

13

我松开了刀,直勾勾地看着他:「宋林宸,虽然王洛是你的朋友,他刚才说的话也有帮你的嫌疑,但不可否认他说得很对,我会自己去查明真相,也请你在那之前,保重自己。」

我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

王洛立刻就打开了门。

他看了看宋林宸,叹气对我道:「看来你们病友间聊的很激烈啊。」

我笑了笑,问:「你怎么确定我的朋友会把我送来你这里治疗?」

王洛耸肩:「因为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呀,一点小手段而已,唐小姐不必太惊讶。」

「谢谢你的坦诚,但在我有结果前,希望你能对一切保密。」

「当然,正经的时候,我的嘴可是很严的。」

我离开了王洛的心理治疗室,回到了孟岩齐的车上。

他看起来很紧张:「我刚才看到宋林宸进去了,你们……」

「先回家吧,我有话问你。」

孟岩齐一愣:「我一会还有工作,可不可以晚点再……」

「我只跟你谈这一次。」

孟岩齐没有拒绝,和我回到了那个我唯一承认的家。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不敢看我。

「所以你真的瞒了我一些事,是吗?」我开门见山。

「是!」孟岩齐紧咬牙关。

「看在我们是亲人的份上,可以说吗?」

「我……」

孟岩齐没有立刻说,而是倒了杯酒,才缓缓道来。

「我接手孟氏集团的时候,集团很不景气,不知道为什么宋氏集团一直在打压我们,所以……」

「对不起佳怡,我的确有私心,而且……而且宋林宸当时没有抢走小宝和小贝,是我为了……」

「为了让你放开手报复宋林宸,从而让孟氏得以喘息,但你相信我,我没有伤害小宝和小贝。」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还有呢?继续!」

孟岩齐灌了口酒,继续道:「其实小宝和小贝没出生前,我就……知道了宋林宸是谁,我机缘巧合下看到过他小时候的照片。」

「宋林宸后来知道你是孤儿院的人,也是……我侧面透露的,他一直在找你,我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你。」

「你当时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不是因为我进山考察项目,而是我知道童瑶不会成功,不久后你就会得知宋林宸的身份。」

「我不敢……面对你,我怕你质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握紧双拳,狠狠地给了孟岩齐一巴掌:「我们是亲人!你有困难,需要我帮助,我能做到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帮你!为什么骗我?我可以被你利用,但……」

孟岩齐一把抱住了我:「对不起佳怡,真的对不起!我不敢告诉你,毕竟宋林宸的父亲害孤儿院关闭是事实!我不想让你知道后为难!」

我任由他抱着,强装平静地问:「我只问你一次,真的是宋林宸的父亲害孤儿院关闭的吗?」

「是!」

「我会去查,如果这件事上你骗我,我……」

「没有骗你!这件事是事实!」

我推开了孟岩齐,直视着他的眼睛:「你再回答一次!」

「佳怡,我的确骗过你很多事,但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怎么会瞒你?其实带你去找王洛,我就已经做好了坦白的准备,我不可能再骗你!」

「我要你明确地回答我!害孤儿院关闭,间接害死唐院长和那些孩子的,真的是宋林宸的父亲吗?」

「是!是宋林宸的父亲!」

我接过了孟岩齐的酒,一饮而尽:「我最后信你一次,但我还是会亲自去查,如果我知道你这件事上骗了我,孟岩齐,我不会因欺骗和利用报复你什么,但会和你恩断义绝!」

我带着小宝和小贝,离开了那个曾唯一被我认可的家。

亲人之间也可以欺骗,甚至是利用。

我不恨孟岩齐,也理解他,但我已经无法再毫无保留地依靠他。

我曾把他当做亲哥哥一样看待,小宝和小白就是他的外甥和外甥女,他可以利用我,但实在不该利用我的孩子。

我从心底里希望孟岩齐对于孤儿院的事没有骗我。

也希望他在带我去王洛那之前,是知道王洛和宋林宸认识的,更是真心做好坦白准备的。

但我真的不能自欺欺人。

在和宋林宸五年来小心谨慎地相处中,我练就了关注细节的习惯。

早在我离开心理治疗室,上了孟岩齐的车时。

我就发现他衣衫凌乱,神情慌张,目光躲闪,显然是发过脾气。

对于宋林宸的出现,孟岩齐从头到尾都是始料未及,而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早就做好了坦白的准备。

可即便这样。

我也给了他坦白孤儿院真相的机会,如果他还骗我,我能做的真的只有不去报复他了。

14

对于我突然寻求帮助的请求。

王洛竟然并没有惊讶,并早有准备一般地带我和我的孩子,去了一处隐秘的住处。

在哄睡两个孩子后。

我忍不住问:「你似乎并不惊讶我会信任你。」

「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你这个人呢,不介意欺骗和利用,但必须要及时坦诚,而且你也知道我对当年孤儿院的事很感兴趣。」

「所以你为什么感兴趣,是因为宋林宸吗?」

「有一部分原因,毕竟林宸来我这什么都不说,我也急,我是通过那个小助理才知道他那个样子,是和您这位前妻有关的,我本来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吵架,但没想到这么严重,对了,你和林宸竟然有孩子,我从来不知道。」

「先别告诉他。」

王洛瞪大眼睛:「他不知道啊!我说呢,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种流落在外,当时你还只是他的一个玩伴,他就非得找到你,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不过说起来,你们倒也算是青梅竹马啊!」

「……所以,能先不告诉他吗?」

「可以。」王洛意外地爽快。

我有些惊讶,本来还准备一番苦口婆心的。

王洛笑了:「我相信林宸和宋伯父都跟孤儿院被关停无关,宋伯父虽然人是霸道了点,但也只是对林宸,对我们这些世交晚辈都很柔和,做不出来你说的那些事。」

「不怕失望?」

「我又不是你,做我们这行的,从不会真正的感情用事,不然我也不会先听你说那些故事,才给你剖开讲道理,我完全可以很直接告诉你,孟岩齐骗了你。」

「可是孟岩齐为什么在这件事上骗我呢?」我的确是心痛的。

「或许是他也没查清楚,只是想借此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毕竟他接手孟氏集团的时候,距离孤儿院关停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的确不好查。」

我也有些担心,现在我再查,也很难。

孟岩齐应该也清楚这点,所以才敢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毕竟我和他相比,是更加的无权无势。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我把孩子交给王洛照顾后。

就去了民政局,想以当年孤儿院当事人的身份,查看下孤儿院拆迁事宜。

令我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查到。

我只知道孤儿院当时被拆,是手续齐全的,以及宋林宸用高价买下了那里的地皮的事。

至于唐院长当初为什么拒绝将我们安置到其他孤儿院,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说当时直接接触唐院长的人员已经退休。

我辗转之下找到了那位退休的工作人员家,但对方在七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一切的线索都断了,看起来似乎孟岩齐也不可能查到什么眉目。

不过离开那位退休的工作人员家时,我还是注意到了一个疑点。

对方家境很不错,甚至住着别墅,还是和宋林宸与我住了五年的别墅,是同一个别墅区的。

可一个民政局工作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呢?他的儿女可都是普通职工!

有人给了他们钱!

这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

而给他们钱的人,就是阻止唐院长把我们这些孩子转交到其他孤儿院安置的人!

这显然不是我能力范围内能查到的。

同时我越发想不通。

为什么对方会这么针对我们孤儿院呢?唐院长又为什么会真的不把我们转移到其他孤儿院安置呢?

而就在我边走,边苦思冥想时。

竟来到了宋林宸的别墅前,甚至还肌肉记忆一般的,熟练地找钥匙要开门!

我呼吸一滞,惊慌地退后,想要离开。

可我的后背撞上了什么东西。

14

我瞬间不敢动了,因为我知道我身后的是个人!

是宋林宸!

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

突然。

原本还淅淅沥沥的雨骤然变大,瞬间将我们都淋湿了。

宋林宸叹了口气:「进去避一避吧。」

我知道我该拒绝,该淋着雨立刻离开。

可宋林宸打开了门,熟悉的气息让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这里的一切都和我离开时一模一样。

很快我就发现了原因。

因为这里一直没有被打扫,积了很多灰。

我有些意外。

宋林宸虽然没有洁癖,但并不是不爱干净的人。

他没有管我,径直上楼洗澡了。

我独自坐在这个曾熟悉无比的地方,局促不安。

宋林宸很久都没下来,我知道他不想和我同处一个空间。

我也不想再待下去,准备离开。

结果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宋林宸?」我下意识叫了声。

没有人回应。

我回忆起他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脚已经踏上了楼梯。

「宋林宸?宋林宸?」我继续叫着,依旧没有回应。

我终于意识到真的出事了,赶忙来到浴室。

入目的画面,让我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

宋林宸就那样栽倒在地上,浑身赤条的他,皮肤已经不是我最熟悉的光洁健硕,而是伤痕遍布!

尤其是他胃部的疤痕,最为明显!

「出……去!」宋林宸近乎气若游丝,本该带着怒意的声音也毫无威胁可言。

我不理他,赶忙去查看他的情况,幸好只是普通的低血糖。

我执拗地把他扶上床,从床头柜找到药给他服下,同时也发现了大量精神类药物。

怪不得王洛能不顾职业道德,费尽心思地让孟岩齐送我去他那里,宋林宸的精神疾病的确很严重。

而且那些药都没怎么拆封,显然他不愿意吃。

是啊。

宋林宸那样高傲的人,怎么会承认自己有精神类疾病呢?

「你可以走了,伞在原来的位置。」宋林宸闭着眼,似乎是真的不想看到我。

「不能好好地吗?」我真心发问。

「与你无关。」

「我只是不想事情还没有查清,你就……」

宋林宸突然笑了:「还需要查吗?当年接触唐院长的人就住在附近,你不是也去过了吗?我爸那个人很谨慎,你查不到交易记录的,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我呼吸一滞:「所以你自己都觉得,是你爸阻止了唐院长把我们移交其他孤儿院安置?」

「或许吧。」

「宋林宸,你不要这样,我承认我之前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所以没有考虑太多,但我现在在查,只要当年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还是有关,我都无所谓,你觉得你还能报复得了我?我没有找孟岩齐个人算账,只是针对孟氏集团,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当然,你也可以当作我忌惮你手里那20%的股份。」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宋氏集团在很早之前,为什么就开始针对孟氏集团了?」

宋林宸明冷笑,睁开了眼:「你怀疑我那个时候就……」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在那时候,你还没有接手宋氏集团,所以是你父亲在针对孟氏集团,可是,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孟岩齐是孤儿院的孩子吧,谁知道呢?我说了,我已经不关心这些了,我累了,你可以走了。」宋林宸看上去的确是很疲惫的样子。

「我可以去书房看……」

「请便。」宋林宸没有理我,闷头睡了。

我来到了宋林宸的书房,立刻便看到了桌子上还未拆封的档案袋。

宋林宸从没有堆积工作的习惯,可这东西显然是被放置很久了。

我没有客气,打开查看。

而映入我眼帘的,瞬间让我险些没喘过来气!

档案里的,竟然是宋林宸父亲给那个民政局退休人员的打款记录!

15

从孤儿院被拆那年开始,每一年!每一笔!

宋林宸父亲给那位退休人员的打款记录,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直到七年前,那个退休员工去世,才停止打款!

我瘫倒在椅子上,猛地看向书房门口。

宋林宸没有过来,似乎是真的睡了!

尽管这巧合可笑得很,可我没有理由怀疑这些打款记录的真实性,毕竟这是放在宋林宸桌子上的!

他显然是派了人去查,但还没有来得及打开!

我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别墅,回到了王洛给我找的住处。

我没有瞒着王洛,把所有的事告诉了他。

「我还是不信。」王洛脸色阴沉。

「可这是事实,而且还是……宋林宸亲手……查出来的。」我绝望地闭上眼,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宋林宸的父亲,为什么会给一个接触了唐院长的民政局员工,每年汇着巨款,还安排他住在宋林宸所在的别墅区!

一切,已经显而易见!

「我去找宋林宸!」王洛急吼吼地出门了。

我没有阻止他,也阻止不了,甚至连他小宝和小贝的事告诉宋林宸,也无法阻止。

但我知道王洛不会,他是君子,重诺!

我抱住了我的孩子,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

原来绝望至极,人会这么平静。

我本以为宋家父子有希望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我的仇人另有其人。

可我错了。

我那点好不容易燃起了希望,终究被灭了个彻底。

我没有退路,我必须惩罚宋家父子。

是宋林宸的父亲让孤儿院关停,导致唐院长积劳成疾,活活累死,害得那么多无辜的孩子在颠沛流离中死去。

但我不会像孟岩齐一样疯狂到让他们死。

只是宋氏集团,必须给当年的孤儿院陪葬!

我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孟岩齐的电话。

「佳怡,你……查到民政局的退休员工了?」原来孟岩齐的确是查到了东西。

「嗯,动手吧,立刻打印股份转让合同,我把宋氏集团20%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孟氏集团,或者你的名下。」

孟岩齐竟然沉默了很久:「你……决定了?」

「早就决定了,但是岩齐,我们的悲剧是孤儿院关停的遗留问题,至于宋家父子的悲剧,就交给宋氏集团倒闭的遗留问题吧,他们能否活得下去,是他们的造化。」

「我明白。」

一切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我竟然连心痛的感觉都没有了,只有麻木似的空洞。

这时。

我的手机响了。

是王洛。

「林宸想见你一面。」

我平静道:「好,你让他直接过来吧,孩子在,我走不开。」

「你要他……过去?」

「嗯。」

王洛很显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不,这不是你的性格,唐佳怡你想做什么?不要吓到孩子!」

「我不会吓到我的孩子,我只是想让宋林宸知道,我给他生了一双儿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儿女双全。」

「你……」

「我去。」是宋林宸的声音。

「我等你。」

我挂断了电话,平静地做着晚饭,都是宋林宸爱吃的菜,然后等着他光临。

他来得很快,比我想象得要快很多。

王洛也来了,他终究是不放心,毕竟他太不了解我们俩的精神状况了。

宋林宸小心翼翼般地入内。

在看到小宝和小贝的瞬间,他明显快要站不住了。

看啊,孟岩齐多么愚蠢,多么漏洞百出,我也是蠢,竟然当时没能察觉出不对劲。

其实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亲子鉴定。宋林宸在看到小宝和小贝的瞬间,就不会怀疑他们的身份。

我蹲下身,笑着对孩子说:「叫爸爸。」

16

小贝太向往父爱了。

得到了我的肯定,她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抱住了宋林宸。

宋林宸哭了,眼泪汹涌却无声。

直到小宝问出一句话,他才整个人仿佛冻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为什么才出现?」

小宝一句稚嫩的质问,瞬间将我和宋林宸都拉回了当初。

是啊。

为什么才出现?

现在是,当初也是!

尽管孤儿院关停是因为宋林宸的父亲,可只要宋林宸早点出现,早点找到我们,那些孩子就不会在颠沛流离中死去。

唐院长积劳成疾,是她的选择,但那些孩子没有选择,我也没有。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

我实在不想宋林宸在孩子心里留下疤。

我摸着小宝的头,柔声道:「对不起小宝,是妈妈的错,妈妈一直没有告诉爸爸你们的存在,所以你……」

「不说,错在你,对吧?」小宝看着宋林宸,奶声奶气地说出了诛心的话。

这个孩子太早熟,根本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是……爸爸的错。」宋林宸认了。

「知错能改,就值得被原谅。」

我没想到小宝会这么说,看来我不在的这四年,孟岩齐待我把我的孩子教得很好。

饭桌上。

宋林宸抱着小贝,真的如同宝贝似的不肯撒手,小贝也很黏他。

小宝内敛许多,也知道我心情不对,贴心地为我夹菜。

王洛则看不透我到底想做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活跃气氛:

「真好!真好啊!老宋,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儿女双全了,嫂子真能干,直接就是给你生了对龙凤胎!」

宋林宸看向我,前所未有地温柔:「你辛苦了,抱歉连生产都没能在你身边陪着。」

「不怪你。」

「谢谢。」

我们没有再过多提起这些,高高兴兴地吃了顿晚饭。

晚饭过后。

我和宋林宸一起把两个孩子哄睡。

我们一家四口躺在一张床上,真的没有什么,是比此刻还要幸福的了。

是啊。

最起码现在我们很幸福,我也很幸福。

「他们叫小宝和小贝吗?真是好名字。」宋林宸满脸的慈爱,但他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似乎是不舒服。

我想要关心一下,可终究没说出口,只道:「不,他们有姓,宋宝和宋贝。」

「其实可以姓唐的。」

我摇头:「他们就叫宋宝和宋贝。」

「谢谢,佳怡,我们可以聊聊吗?」

「好。」

我们把王洛留在了家里。

来到了重建的孤儿院。

这里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尽管我们谁都没说,但都默契地选择了来这里,坐在了我们最熟悉的地方。

宋林宸买了很多酒,我也不吝啬地陪他喝着,但终归是赶不上他的牛饮。

不知过了多久。

宋林宸语气平静:「让我知道孩子们的存在,是想报复我吧,报复我终究因为迟到,错过了太多,你让我看到了他们,却不让我和他们一起生活,这报复……的确是比杀了我都狠。」

「是惩罚,不是报复。」

「有区别吗?」

「有。」

王洛当时说的,我终究是明白了。

我坦白道:「我会把那20%的股份给孟岩齐。」

「可以不要吗?」

「不可以。」

宋林宸点头:「那你和孩子们呢?考虑出国吗?」

「嗯,会出国的,你给我的赔偿,足够我们生活。」

「是赡养费,之后我也会让人定期给你。」

「一起出国吗?」我珍重道,惩罚结束后,我只想给我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17

让我没想到的是。

宋林宸竟然干脆地拒绝了:「不了,佳怡。我是真的爱你,却不想因为孩子让你继续面对我,我知道你是恨我的,其实我也恨你,恨你终究……算了,不说这个了,站在你的角度的话,你没错。」

「……」我无言。

「如果我死了,可以不把股份给孟岩齐吗?」

我一愣,心不自觉地跟着抽疼:「我从来都不想你死,当时没有去给你输血,是因为……」

「不重要了,都过去了,但佳怡,答应我,我死后,不要把股份给孟岩齐,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拒绝。」

宋林宸再次猛灌了整整一瓶烈酒,然后抓住了我的手。

似乎是不解气,他紧紧地抱住了我,把头埋在我的颈窝。

我没有拒绝,也不想拒绝。

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脖颈,滑进我的衣服里。

浓郁的酒气,盖过了宋林宸身上的气息,似乎也盖住了什么特别的味道。

但我惊讶于宋林宸眼泪的汹涌,没有在意。

可宋林宸的语气,却是低柔又平静,没有半点哭腔。

他俯在我耳边,一如当时在病房的卫生间向我求欢一样。

他说。

「佳怡,我爸没有让孤儿院关停,给那个退休人员打钱,是因为我爸一直以为唐院长还活着。」

「唐院长,原名唐媛,我的母亲……也叫唐媛,她生来就有一颗泪痣,说话时眉眼弯着,似乎总是在笑。」

「我爸婚内背叛了我妈,我妈无法原谅我爸,所以刚生下我,就选择离婚,彻底离开了我和我爸。」

「但我爸总是心里有愧的,所以和外面的女人断绝来往后,就带着我,偷偷住在了我妈开的孤儿院旁边。」

「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就是在孤儿院里,陪你玩耍,看着我妈笑。」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但我一开始就知道……她是我妈,我看过她的照片。」

宋林宸突然停下来,俯在我肩头颤抖。

我瞪着双眼,眼前阵阵发黑,浑身血液都仿佛冻结了一般:「宋……」

「别说话,听……听我说。」

宋林宸微喘了片刻,继续道:「其实不只是……找你,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找我妈,我本来以为……我爸不帮我,是因为……冷漠。」

「可我后来才知道,他是怕……听到我妈不好的消息,所以才……给那个民政局的退休人员打钱。」

「那个人也算善良,没有把我妈已经死了的事,告诉我爸,那些钱……其实是我爸自欺欺人的证明,不是……收买。」

「其实我也在自欺欺人,直到你告诉我,唐院长已经死了,我才……」

「还有……佳怡,我妈不同意带你们去新的孤儿院,不是因为我爸阻拦,也不是……不心疼你们。」

「是因为……孟咳咳咳!唔……」

宋林宸突然痛苦地蜷缩了起来,手死死地盯着胃部。

我赶忙去扶他,却发现他嘴里都是血!

不只是他的嘴里,我的身上也都是血!

是……宋林宸的血!

我猛然惊觉,原来我之前感受到的温热,根本不是他的泪!

是……血!

我慌了,颤抖着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可宋林宸抓住了我的手,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一般,艰难地对我说:「不要……给孟……岩齐……股份,他……不配!」

「我知道!我知道!我答应你,你别说话了,我给你叫救护车,放手!放开手啊!」

我扒着宋林宸抓着我手机的手,可他竟然力气极大!

18

不管我怎么哭喊,怎么求宋林宸。

他都不肯松开我的手机。

我崩溃了,我真的崩溃了!

我无法想象真相竟然是这样!

「我求求你了宋林宸,别死!别死!我不恨你,你别死!我爱你!我爱你啊!早在那五年里,我就爱上了你。可我不能承认,也不敢承认!生下宋宝和宋贝,不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孩子!更因为他们是你的孩子!是你和我的孩子!」

宋林宸终于松开了手,我赶忙拨通救护电话。

宋林宸就那样深情地看着我,眼里满是笑意,嘴一张一合地还在说着什么。

我俯下身去听。

他说:「你还……没有……叫过我一声……老公。」

我哭得几乎昏厥:「老公……老公!求你别死!小宝和小贝还想叫你爸爸,他们还没有叫够,我也没有叫够!老公,别死!求求你……求求你!」

可是宋林宸没有再回应我,得偿所愿一般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

救护车终于来了。

我跌跌撞撞地跟着上了车,到了医院后,就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身上手上都是宋林宸的血。

王洛和小助理很快就到了。

他们告诉我,宋林宸之前重伤的是胃部,被切除了大半个胃,别说喝酒了,生冷刺激的东西都不能吃。

可我晚上做的都是辣菜,因为我知道宋林宸爱吃辣。

他没说什么,也不让王洛说。

「为什么……会重伤在……胃部?」我颤抖着问。

王洛重重叹气:「因为童瑶给他吃了药,想…他不愿意,所以只能拼命地把药吐出来,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童瑶当时吓坏了,所以只能把林宸送到医院。」

我闭上眼,已经绝望得无以复加:「孟岩齐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王洛看着我,语气冷硬:「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孟岩齐?失血过多,林宸醒不过来的,你不用在这等了,医院也不会用你的血,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他已经不要了。」

「他就这么想死?我不会给孟岩齐那20%的股份的,他为什么就这么不想活着?」

「他说他终究是对不起你,没能早点找到你,那些死去的孩子,他也很内疚,而且说到底,孤儿院关停也的确……总之,你去问孟岩齐吧,别等了,如果你能知道真相,不再恨他,他也会走得安心些。」

我不想离开。

可我也不想再忤逆宋林宸。

这次不是奴性的卑微,是我真的不忍心忤逆他。

我找到了孟岩齐。

我冷冷地看着他,已经没有了问他的力气。

他终于全部交代了。

原来。

孤儿院关停,是他的亲生父亲做的,不过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也很难说了。

孟家人这么做,就是为了给宋家找不痛快,好趁宋林宸的父亲分神,无暇顾及公司的时候,一口气吞并宋氏集团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

孟家的人,才是真正收买了那个民政局退休人员的人,是他们让那个人一再把我们转移新孤儿院的事拖延。

才导致唐院长积劳成疾,为了养活我们活活累死。

宋家当时是要帮助唐院长的,但唐院长不愿意接受,所以宋林宸的父亲才通过那个人,给唐院长钱。

但!都被那个人私吞了!

宋林宸口中的善良隐瞒,实则是罪恶的本源!

宋家一直蒙在鼓里,宋林宸和他的父亲甚至天真地以为,唐院长一直还活着!

孟岩齐不仅不敢告诉我,还不敢兑现我们的约定,报复自己的父亲,因为那样会让他失去得来不易的富贵。

所以他一直当做不知道,甚至顺水推舟地,把宋林宸和宋父轻易定罪。

19

我不禁想。

宋林宸那么聪明,应该能猜到什么,毕竟他不会像他的父亲一样,以为唐院长一直活着。

可他也无法告诉我什么,不忍心让我知道我视为亲人的孟岩齐,其实很早就背叛了我,背叛了孤儿院的大家。

所以他只能一直尝试温暖我,让我放弃复仇,试图用爱让我放下一切。

可我……

我用宋氏集团的存亡,逼死了他,逼死了那个不忍心伤害我,一直试图保护我的男人。

他当时没说完的话,那一句轻飘飘的算了,说到底就是指责我从不信任他,也没有试着去了解他的过往,和他的父亲。

我那干净又纯洁,高傲又夺目的小王子,是被我亲手害死的啊!

我没有再和孟岩齐说一句话。

只是回到宋林宸的别墅,将孟家人贿赂公职人员的证据移交了法庭。

我不想再报仇了,只是想让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孟岩齐也不例外。

他费尽心思教会了小宝和小贝知错能改,就值得被原谅,说到底是给自己留了退路。

可他没有改,也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悔改!

我不会因为欺骗和利用惩罚他,但他对我,早已经不只是欺骗和利用了。

童瑶早因故意伤人入狱了,孟岩齐身为教唆者,也应该付出代价。

我也自虐般的,听了童瑶给宋林宸下药的全过程。

童瑶说。

「他真的很爱你,那种爱,让向来拜金的我都不由为之动容。」

「他不愿意碰除了你以为的女人,即便我们有几分相似,他也没有在药物的作用下,把我认作你。」

「你们真的不该找我回来,如果我不回来,还可以在国外好好生活。」

「不过也是我蠢,我明知道我并不是你们口中那个,所谓的宋林宸的白月光,不过就是你的一个替身,却还是回来了。」

「他从不爱我,更不愿意碰我,只是把我当做一种圣洁不能亵渎的存在,可我知道那其实是他对你的认知。」

「呵,当时我总以为时间久了,我就能走到他心里,可他却连我因为宋家落败离开他,都笑着祝福我。」

「当时的车祸,我理解的,因为我被亵渎了,用着这张和你相似的脸。」

「看啊!唐佳怡,他对你的爱那么霸道又偏执,却能同意离婚,不让你在他身边继续痛苦。」

「即便那天他错以为你抛弃了他,自己逃命了,也不愿意真的恨你。」

「不,不对,或许他从不以为你当时抛弃了他,因为他信你。」

童瑶的话本该让我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可我已经感受不到喜怒了,因为宋林宸已经不在了,一切都没了意义。

他信我,可我却从没有坚定的信过他。

甚至没有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让一直都相信着我的他,真的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

我残忍地对待着我最爱,也最爱我的小王子,就连最后让他见孩子,也是出于惩罚!

所以他这一次,也真的丢下了我。

……

多年之后。

小宝突然对着路口的一个街角,抱怨地大喊道:「爸爸!你又迟到了!」

我的呼吸和心跳,几乎在同时凝滞。

街角一闪而过的背影是那么熟悉,熟悉的我再也顾不得任何,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老公!」

那个身影,终究还是停下了……

小说《错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2:16
下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