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正主成替身了(楚明月明月)小说免费阅读_推荐完本小说糟糕,正主成替身了(楚明月明月)

小说叫做《糟糕,正主成替身了》是“楚明月”的小说。内容精选:任务失败后,我被迫回到原来的世界去纠正剧情。再一次见到当年的攻略对象,所有人都以为我会和她再续前缘。只有我知道,她的身边早已出现一个替代品。……

糟糕,正主成替身了

小说《糟糕,正主成替身了》,是作者“楚明月”笔下的一部​小说推荐,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楚明月明月,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任务失败后,我被迫回到原来的世界去纠正剧情再一次见到当年的攻略对象,所有人都以为我会和她再续前缘只有我知道,她的身边早已出现一个替代品1再次见到楚明月的时候,距离我离开这个小世界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岁月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气质变得比以前更为成熟了不少,眼睛里也不似从前那般干净清澈了我快速整理好脸上的表情,嘴角扬着和以前别无二样地微笑朝她走去:「…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9

‘我已经和他有了孩子。’

这句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一般,将我整个人劈得丢了魂。

这就是前不久还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心里只有我,和别人只是逢场作戏的女人啊。

现在却告诉我,她和别人有了孩子。

可笑,太可笑了。

我站直了身体,一字一句地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是么……那还真是恭喜你们了。」

「陆尘,你太让我失望了。」楚明月深深看了我一眼,「这段日子来,你真的是让我感觉越来越陌生了。」

「明月,我们回家,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这时,梁星辰突然捂着脑袋哭喊道。

楚明月连忙收回视线,心疼地亲吻着他的额头哄道:「好,好,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接着她便揽着梁星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房间里所有人都跟着她一起离开后,我才顺着桌角一点点滑落在地。

强忍着痛从后腰上拔出一块玻璃碎片。

是刚刚楚明月那一推,我撞到桌角扎进去的,可楚明月的注意力全程落在梁星辰的身上,又哪里会在乎我呢。

不用想,光是从出血量来看,这个伤口就不是这么好恢复的。

我自嘲地笑了笑。

许久不见的系统再一次出现,它叹了口气道:「我就说吧,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回来找她,她却这样对你,你真的觉得值得么?」系统很是不解。

「嗯。」我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等到习惯了伤口的痛,能自由活动的时候,我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在屋里找了一圈,勉强找到一些药品,利索地给自己做好了包扎,这才倒在沙发上。

「我答应过明月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做到了,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期间会多出来一个变数。」

「她只是没有继续站在原地等我罢了,我不怪她。」我闭着眼睛,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我又怎么会不难过呢。

系统沉默了好久,久到我以为它再次消失的时候,才听见它接着说道:「可是你再也回不去了,也不后悔么?」

「如果当初你没有选择回来,你在那边说不定过得比现在好多了,至少你不用因为这种人而伤心。」

我叹了口气,释然地笑了笑:「没关系,我从来不会为我做下的决定而后悔。」

我又不是离开了楚明月不能活,虽然心里还是难受,可天大地大,总有一条我能走的路。

10

我决定了要离开,便开始看起了最近的机票。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治愈良药,三年的时间能给楚明月带来这么大的改变,我相信我也迟早会放下的。

我算清了自己的全部家当,果断定下当天最快的一班飞机。

天刚亮,我便收拾好了东西,就在我推着行李箱要出门的时候,却没想到会碰上刚要上楼的楚明月。

她撑着雨伞,身边跟了一众保镖。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手一挥,我便又被她推回了房子里,连带着一众保镖也各自散开分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她这是又要把我软禁起来?

「阿月,难道我的话说得还不够清楚么?我们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就因为我找了个替身,你就不愿意和我和我在一起了么?」

楚明月脸上的憔悴很是明显,似乎是一夜没睡,收到我要离开的消息后匆忙从梁星辰那边赶来一般。

「我已经说了,梁星辰不过是这些年我太过想你,才包下来用以倾诉思念的替身,我心里爱的,始终只有你一个人。」

又来了,又是这样的说辞。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头疼道:「和这个没有关系,我只是没有办法接受和别人一起共享你的爱,你明白了么?」

「那你有想过当初你莫名其妙地消失,一走就是三年,这三年来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么!」

楚明月激动地将手里的雨伞砸在地上,「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当初是有多么的痛苦!」

我面无表情地承受着她声嘶力竭地指责,等到她的声音渐渐停下,我才弯下腰,捡起被砸在脚边的雨伞收好放在桌上。

「也许是我爱的,从来都不是现在的你,你觉得我变了,我又何尝不觉得你变了呢。」

我语气平淡地撕开了我与楚明月之间的最后一层体面的假象,「你就当我死在了三年前吧,我也同样如此。」

这次的谈话同样是不欢而散,楚明月铁了心不想让我离开,却也没再来找过我。

我每天的生活空间就只有卧室这一小方天地,只要我一踏出房间的门,外面的保镖就会用各种手段把我赶回来。

无奈,我只好每天画点画,练练字来打发时间。

当然,我偶尔也会在网上看到楚明月带着梁星辰出席各种宴会的资讯。

对此我都一笑了之,只是背地里我总会听到看守我的保镖私下里各种谈论我失宠了的话题。

似乎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靠着楚明月生活,被她包养下来的男人。

11

再见到楚明月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显怀了。

她一如从前那般,坐在了我的身边,和我分享着各种有意思的事情。

就好像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争执,也没有出现过第三者。

我安静地听着,却是垂着眸看着自己的手在发呆。

「阿尘。」楚明月忽然叫了我一声,语气里还带着些兴奋,「我之前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你突然变了。」

「不过自从上次我们吵过一架后,我回去反省了很久,终于知道了我们之间的问题是出在了哪里。」

她抓起我的手来回把玩着,「我想你应该是还把我当成原来从山里出来,只能依靠你生活的小丫头,一时间不能接受我现在的身份。」

我抿着唇看向她,眼中满是不解。

她却笑着抱住了我:「所以我决定把你接回楚家,和我们一起生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能接受星辰的。」

「滚!」我一巴掌用力甩在楚明月的脸上。

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浓郁地暴戾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你是疯了吗楚明月,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却是已经挂上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我想应该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吧?是你亲爱的那位梁星辰么?说起来他不是一直很讨厌我么?这次怎么这么好心?」

我接连的质问让楚明月的脸色逐渐难堪了起来:「阿尘,我希望你不要把对我的怨气发泄在别人身上。」

「星辰……梁星辰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好。」

「为我们?」我冷笑着望向楚明月的眼睛,目光凌厉,一字一句,「楚明月,现在的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也是我的话音刚落,窗外一道闪电劈下,伴随着阵阵的雷鸣声,将这个客厅照得明明灭灭,倒映出两张神色各异的脸。

冗长的沉默后,楚明月垂眸,掩下眼中的晦涩,声音沙哑:「我只求你这一次,阿尘。」

「你不是想要离开我么?你搬来楚家和我们一起住,如果在孩子生下来后你还是一样的想法,我就放你走。」

‘嗡’地一声,一直悬在我们二人之间的利剑终于掉了下来,狠狠地将仅有的感情全都粉碎殆尽。

我看向楚明月的眼神逐渐变得淡漠,最后化作了虚无的白雾。

在楚明月还要接着用从前的情谊来道德绑架我的时候,我轻呼出一口浊气,轻声启唇:「可以。」

12

我带着稀少的行李住进了楚家,楚明月给我安排的房间正好就是梁星辰的对门。

看到我的时候,他热情地迎了上来:「你终于来了啊,我就说了你一定不舍得离开明月的。」

「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比我大一岁,我以后就叫你陆哥吧,有什么需要的话,都可以尽管开口哦。」

我淡淡曳了眼他拉着门板的手,讽刺道:「是么,那我希望你滚远点。」

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忽然又顿住了脚步,「哦还有,我妈并没有给我生出来一个兄弟,少在我面前认亲。」

没有再管身后被气得变了脸色的梁星辰,我将行李箱随意地丢在床边,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床上。

我知道,他在我这里受了气定然会去找楚明月告状,过不了多久或许楚明月就会来替他出头了。

可我实在做不到忍气吞声,他的这种小伎俩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更何况如今我对楚明月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爱意。

既然他们已经伤不到我了,那么我凭什么不让自己过得舒坦一些。

想明白了这些,因此当楚明月真的为了梁星辰怒气冲冲地闯进来时,我依旧满脸平静。

「阿尘!你就不能收敛收敛你的脾气么!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星辰作对呢?」楚明月皱着眉质问道。

「作对?」我坐在床沿上,身上依旧穿着来时的衣服,脚边的行李箱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他是这么和你说的?」

我抬眸看她,那张曾经让我为之着迷,为之动容的脸,如今再看,已经无法让我的内心掀起半点波澜了。

「你……」楚明月似乎也看到了我搭在行李箱上的手,瞳孔鄹缩,语气不自觉地就缓了下来,「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么?」

「我和他从来都没什么好说的。」我果断的回答道,「是你强迫我搬过来的,如果你不想为难,那你大可以让我现在就走。」

楚明月抿着唇,没有接过我的话,而是生硬地别过了头:「你累了,先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她慌张地离开了房间,背影匆忙的模样倒是有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我心中苦笑,这又是何必呢。

晚餐的时候,佣人提醒我饭菜已经做好,让我下楼一起吃饭,我没有拒绝。

然而当我刚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却是看到了餐厅里正抱在一起甜蜜互投的两道身影。

13

「你啊,多吃一点,医生说你的身体就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才导致的虚弱,要听医生的话啊。」

「可是我是真的吃不下这么多嘛,再说了,我不听医生的话,我听你的话。」

「好好好,既然听我的话,那你就多吃一点,今天我让吴婶给你炖了你最爱的排骨,不吃完不许离开,知道了吗?」

「好~我都听你的,明月,你对我真好。」

我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看着楚明月一手揽着梁星辰的腰,一手不断地给他夹着菜。

尽管我不再对楚明月抱有期待,可看着这样的一幕,我依旧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着一般。

我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直到脸上再也看不出任何神色的时候,才接着迈步往楼下走去。

楚明月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我,眼里快速闪过了一丝慌张,连忙松开梁星辰的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阿尘,你来啦!」她冲我招了招手,「快过来,我特地让吴婶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烤馒头,来试试。」

她脸上的高兴不似作假,就连在位置和饮食上都尽量的一碗水端平。

可她从来就不知道,我从来不爱吃什么烤馒头。

只是因为当年我们太穷,身上的每一分钱我都要精打细算,所以往往在给楚明月买了肉之后,我自己就将就着啃馒头。

每次她想把肉匀给我,我都会告诉她,我最爱吃的就是烤馒头,怎么吃都不会腻。

楚明月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是不相信的,于是连着一年,我都在吃烤馒头。

有时候吃到快吐了,我都要笑着说真好吃。

我的视线落在梁星辰面前的那碗炖排骨上,轻呵了一声:「抱歉,我从来不喜欢吃什么烤馒头。」

楚明月的脸色一变,嘴角的笑容僵在了那里,像是难以置信,更像是自我怀疑。

「怎,怎么会呢?你以前不是说……你最喜欢的就是……」她张了张嘴想要反驳。

却被我打断了她的话:「那是因为以前穷,家里的钱只够给你一个人花,我就想着自己吃点苦没什么。」

我忽略掉楚明月自我怀疑的呢喃和梁星辰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淡定地落座。

「我吃饱了,二位可以继续了。」自顾自地吃饱后,我一边擦着嘴一边说道。

刚要起身上楼的时候,楚明月却拉住了我的手:「阿尘,怪我以前没有好好的了解你爱吃什么,从明天开始,你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跟吴婶提。」

「嗯。」我淡淡地点头,从她手里抽出手后,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14

自那天以后,也许是出于愧疚的心理,楚明月总会时不时地在我面前刷存在感。

每当这时,我总能看到她身后的梁星辰眼里直白的恨意。

虽然被迫住进了楚家,可我仍旧没有放弃离开的念头。

我会仔细的观察着庄园里各队保镖换值的时间,也会借着看风景的由头将庄园里的各个出入口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我如往常一样,漫步在桃林深处的小道上,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谈话声。

「你的药真的有用么?为什么明月吃了这么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放心,这药是我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他们保证过绝对有效,再耐心地等等。」

「你要我怎么耐心!也不知道那个废物是怎么做到的,最近让明月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他的身上,明明之前我费了这么大的努力才让明月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的。」

「你光对着我生气也没有用啊,倒不如趁着这次机会一不做二不休!」

「你是说……」

「最近楚明月不是一直往陆尘那边去么?只要我们能让楚明月的肚子因为他出现意外,到时候……」

「你疯了!那也是我的孩子!再说了,万一明月她……」

「梁星辰,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以为你顶着一张整容出来的脸就真的能代替人家正主了?别痴心妄想了!」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这段对话的主人公之一是梁星辰吧?

他这是什么意思?给楚明月下药?还要害她?

我心下一紧,当下也顾不得自己对楚明月的失望,只想着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让她早做防备。

只是当我小心翼翼地往后退去之时,却不小心踩中了路边的枯枝,发出一阵‘嘎达’地声响。

「谁!」桃林深处的人瞬间警惕。

我暗道一声不好,连忙转身拔腿就跑。

凭借着这段时间对庄园的熟悉,没过多久,我就回到了主宅,碰巧撞上刚要出门的楚明月。

我脸上一喜,也不等气喘匀直接开口叫住了她:「等等,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想跟你说。」

「阿尘?我现在有个紧急会议要开,有什么话等我回来了再说,好么?」

楚明月无奈地对我笑了笑,然后一股脑钻进了车里离开了。

我虽然着急,但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得咬了咬牙,回到自己的房间。

现在楚明月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大概再有两三个月就能把孩子生下来。

若是楚明月遵守约定放我离开的话,她大可以和梁星辰相守一生,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可梁星辰和那个神秘人的对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

15

还有,那个神秘人口中的梁星辰似乎还有别的身份。

他接近楚明月是带着目的的。

桩桩件件的疑惑让我不自觉地想入了迷,直到听见门口的敲门声,才将我从思绪中抽离出来。

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应该是楚明月回来了吧?我想。

然而我刚一拉开门,看到的却是梁星辰端着一杯牛奶站在外边。

「是你?」我有些惊讶。

「陆哥,最近有些降温了,免疫力会差很多,我就想着给你送杯牛奶上来。」梁星辰扬了扬手里的杯子。

我几不可察地眯了眯眼,不知道他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但还是果断的拒绝道:「不必。」

说着,我就要把门关上,却被梁星辰伸出一只手给挡了下来,「陆哥,等等!」

「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我,怪我抢走了明月,可是爱情是没有先来后到之说的,我和明月才是真心相爱的。」

「所以呢?」我没有耐心去听他和楚明月的爱情故事,更不想多看他一眼,「如果你是来说废话的,那么你可以滚了。」

「哎,等等。」梁星辰眼里闪过一抹势在必得,趁着我转头的时候,硬挤着挤进了我的房间。

刚一进门,他的脸上就换了另一种姿态,高高在上地在我房间里打量了一圈,最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床上。

「陆尘,刚刚在桃林里的人是你吧。」他没有再兜圈子,而是直接点明了来意。

「我不知道你听到了多少,但我希望你最好能主动学会闭嘴,否则的话……你也知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对于这样不痛不痒的威胁,我嗤笑一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看来你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梁星辰眼神一凛,三步并做两步地窜到了我的跟前。

忽然一道银光闪过,我看到了被他藏在怀里的小匕首。

突然,梁星辰像是疯了一般,抽出匕首朝我扑来,嘴里还大喊着:「你知道我有多爱明月么?我可以把我的命都给她!」

「我知道陆哥你一向不喜欢我,看不起我,既然这样……既然这样我走就是了……」

「啊!陆哥!你这是在干什么!不要——」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这一通瞎喊是为了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股力量紧紧抓着,用力推向了梁星辰的腹部。

「星辰!」下一刻,我再次被身后冲来的楚明月撞开,重重地摔在地上。

「陆尘!」楚明月怀里抱着奄奄一息地梁星辰,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她没有看到,梁星辰看向我的眼里,满是得意。

16

一场由梁星辰自导自演的意外,最终是他住了院,我被楚明月不由分说的软禁在楚家的别院里。

我忘不了在我被保镖带走的时候,楚明月看向我时,充满了仇恨的目光。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目光,还是在我们小时候,被人欺负得狠了,她总会睁着这样的目光去看着那些人。

她说要牢牢记住他们的样子,等她有出息了,必定要报复回来的。

然而,这样的眼神终究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张了张嘴,想要辩解,我想要告诉她我房间的手机一直录着视频,她若是不相信我可以自己去看看。

可我到底什么也没说。

楚明月大概是真的铁了心要替梁星辰讨回公道,因此她给看守我的人打了招呼。

我在别院里头过得十分煎熬,每天不是被这个人找借口打一顿,就是被那个人莫名其妙地针对。

吃不饱饭是常态,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总会有人凑到我身边对我暗下毒手。

我的身体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有些伤口还没来得及愈合,又再一次被重新撕裂。

如此反复的折磨,我最终还是倒在了房间里。

被送到医院的那天,我再一次见到了楚明月。

她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梁星辰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见到我时,她们二人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星辰,你带着孩子在外面等我吧,这里太脏了,免得孩子沾上什么病菌。」楚明月柔声地对着梁星辰嘱咐道。

「好,那你可要快一些,我们说好了一会儿要去吃大餐的。」梁星辰柔柔一笑,应了下来。

只是在离开前,他还挑衅般地对我挑了挑眉。

「你这是又在耍什么花招?我以为你在那里至少能学乖一点,没想到,你还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

梁星辰前脚刚一出门,楚明月立刻就变了脸,毫不客气地对我表达了自己的厌恶之意。

「你知不知道,当初你那一刀差点害死了星辰,早知道你现在变得这么不可理喻,我宁可你从来没有出现过!」

期初,我还能对她的话无动于衷,终于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我缓缓抬起头,直直地望着面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良久,我嘴角扯开一抹笑,沙哑着声音缓缓道:「曾经有过一个人问我,抛弃我所拥有的一切回来找你到底值不值得。」

17

我想起了当初对着系统信誓旦旦地保证,当时我是怀着怎样的一个心情呢?

「那时候,我说我不会后悔,因为我知道你不可能会让我输。」我苦笑着看了眼无动于衷的楚明月。

也没在乎她是否把我的话听进去了,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道,「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之间会出现第三个人。」

「第一次看到梁星辰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虽然那时候的你总是说他是我的替身。」

「然而爱一个人的眼神是根本藏不住的,我想你自己应该也知道,只是你觉得对我有愧疚,当然,我想你对我的恨意更多一些。」

虽然这也是我后来才发现的事实,在无数个黑夜中,我不断地在回想着我和楚明月之间的点点滴滴。

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她恨我的不辞而别。

她恨我在她的世界里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三年,又恨我在她爱上了别人后突然出现。

她没有办法去像从前那样对我,因为她已经把她的爱给了别人。

我知道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楚明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楚明月冷着脸问道。

「是没什么意义了,我只有最后一句话想要告诉你。」我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她。

「小心梁星辰,他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看看我的手机,里面有我录下的音频和视频。」

说完,我将被子盖过了头顶,转身背对着楚明月不再言语,至于她要不要相信我说的话,我也不在乎了。

楚明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不知道,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我看了眼门外守着的警察,又看了眼窗外的月亮。

在外人眼里,我就是睡醒后一直安静地坐在病床上发呆。

然而我却是在心里不断地默数着,直到数到第一千零七十七个数字的时候,门外的保镖终于进行了班次交接。

我藏在被子里的手也没有闲着,利用藏在身上的小铁丝,我早就撬开了腕上的手铐。

趁着两队保镖擦身而过的间隙,我快速地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跳到了窗台上。

幸好这里的私人医院最高也不过是三层而已,只要我足够小心,总是能平安跳到地面的。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纵身跃到了面前的大树上,然后顺着树干往下滑落。

双脚刚一落地,我毫不犹豫地就朝着我早已观察好的路线跑去。

18

两年后,临省靠海边的一座小岛上。

我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正要背着背篓往家里走的时候,突然被一群黑衣保镖给拦了下来。

还不等我询问他们的来意,就看到他们自发地让开了道路,左右站在两旁,露出了身后地女人。

是楚明月。

我瞳孔微缩,不自在地往后退了退。

她还是找到了这里么?

这两年来我不断的东躲西藏,就是为了要逃避她的追寻,可我已经躲到了偏远的海岛上,她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过我?

不等我开口,楚明月先一步小跑着冲了过来,一把将我搂进了怀里:「阿尘……」

这是……什么意思?

「我好想你……我找了你很久,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楚明月将我抱得很紧,声音中也带着些失而复得的喜悦。

可我还是不明白。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咧,俺不是你找的什么阿尘。」我稳住了自己的声音,开始装疯卖傻。

这两年来,为了赚到钱养活自己,我什么都干,也因此将本来白皙的肤色晒成了古铜色。

再加上去年我跟着渔民出海打鱼的时候不小心被鱼线划伤了脸,这道疤直到现在还在我的脸上。

可以说我和当初的形象一点完全不同,最多就是四五分相似,应该可以把人忽悠过去的。

「不,你就是阿尘,是我的阿尘,我不可能会认错的。」楚明月十分肯定的说道。

抱着我的手也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事到如今,我也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楚明月的手段,无奈地叹了口气,幽幽道:「楚小姐是想要把我抓回去的吗?」

「不,不是的,不是的阿尘,我只是想……」

只是想什么呢?我看到楚明月的眼中躲闪的神情,眸光一暗。

「当初楚小姐也答应过我,说只要你生下孩子就放我走的,如今你应该陪在你的爱人和孩子身边才对。」

「我爱你,阿尘,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楚明月焦急地打断了我的话,并捏着我的肩膀就要吻下来。

我皱着眉偏过头躲开了这一莫名其妙地亲近,「麻烦楚小姐自重。」

我用力挣开她的怀抱,不断后退着拉开了和她的距离,直到站在一个我认为比较安全的位置后,我才重新看向她。

所以,结合刚才楚明月所说的话,是她和梁星辰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难道是当初我给她说的那些话,被她听进去了?

19

自从我第二次回到这个小世界后,和楚明月每一次见面大多数到了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这一次也不例外,站在海边的沙滩上,我们两个对视了很久很久。

她想说的话似乎很多,可被我一再地拒绝后她最终什么也没说。

只是从那之后,她总会隔三差五地出现在我的身边,找着各种理由来和我搭话。

可只要是我提到梁星辰的事情,她却总是支支吾吾地找各种理由扯开话题。

我忍无可忍,在她又一次拦下我的时候,我对着她吼道:「楚小姐,你这样有意思吗?」

「你是楚家的大小姐,是百亿豪门的继承人,你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要生活,可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那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我可以养你的,我们还可以结婚,到时候我的钱有一半都是你的。」楚明月说道。

因着这半个月来一直跟在我身边风吹日晒的,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也黑了不少。

此刻的脸上满是憔悴与失落。

然而我已经不会再为她感到心疼了,我只是轻笑着什么也没说,背起地上的背篓绕开她径直坐上了小船出了海。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楚明月必定已经离开了。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楚明月竟然一直在原地等着。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暴晒,她整个人差点脱水晕厥过去,全凭着一口气硬撑着。

我心中没由来地升腾起一股怒火,两三步走到她面前,冷着脸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阿尘……」楚明月抬起头,红着眼眶看着我,「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跟我回家,我们还像从前那样好不好?」她用着虚弱的声音不断哀求着。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她惊讶与惊喜的眼神中,将她扶起带回了家。

把人放在床上后,我给她倒了杯温盐水:「楚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不是么。」

在她选择梁星辰的那一刻,我和她就再也没有了可能,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对不起,对不起,阿尘,我真的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是我信错了人,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楚明月紧紧揪着我的衣摆,不断重复着道歉。

我试着将衣服从她手里扯出来,可她却越攥越紧,无奈我只好搬来一张凳子坐在了她的面前。

我想,这一次大家就把话摊开了说清楚吧。

20

原来两年前,在我逃离医院后,楚明月听到我失踪的消息发了很大的火。

并将当时看守我的保镖都辞退了一遍,其中就有一人是曾经和梁星辰密谋策划的那个。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星辰临时改变了主意,导致他们的计划发生改变,最终拿到的钱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

结果那个保镖就联合起其他人一起绑架了楚明月。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楚明月的身手有多好,高估了自己的后果就是当场被楚明月反杀。

禁不住压力,那人直接将梁星辰的事情爆了出来。

梁星辰的身份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孤儿,而是一个诈骗集团里的二把手。

因为打听到楚明月一直在找我,他们动了歪心思,加上梁星辰本来的脸就与我有三四分相似,稍微做个微调就能和我长得差不多。

他们花了三年的时间在楚明月身边布了一个局,想要的就是让楚明月怀上梁星辰的孩子后去母留子,成功吞下楚家的财产。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梁星辰是真的爱上了楚明月。

而最大的变故,还是我突然回到了楚明月的身边。

所以才有了两年前的一切,梁星辰本来想着自导自演一出苦肉计就能把我赶走,却忽略了他那些兄弟们的胃口。

一步错,步步错,梁星辰和他的那些兄弟最后逃不开进监狱的下场。

后来楚明月想起了在医院时我对她说的话,让人在我当初的房间里找到了我留下的手机。

看到里面的音频和视频后,她才明白梁星辰的真面目。

我从头至尾都没有骗过她。

她后悔了,知道错了,疯了似的满世界找我。

可是已经太迟了。

「太迟了,明月。」我对着楚明月摇摇头,「已经太迟了。」

「你现在连阿月都不愿意叫我了么……」楚明月捂着嘴不住地流泪,「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就像我当初说的,我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但如果你喜欢上了别人,我会彻底的消失在你的世界。」

「你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回到你原来的生活中去,我相信,就算没有我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的。」

我对着她露出了相逢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和楚明月之间,从来都不是梁星辰的问题,而是当初和我一起许下诺言的人,她已经变了。

小说《糟糕,正主成替身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1:27
下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