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豪门真千金韩景解蓉免费完整版小说_热门完本小说我是豪门真千金韩景解蓉

小说推荐《我是豪门真千金》是作者“韩景”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韩景解蓉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可她却不知道,婆婆才是我亲妈。……

我是豪门真千金

我是豪门真千金》主角韩景解蓉,是小说写手“韩景”所写。精彩内容:可韩景的钱夹里是从来不放现金的,这下就尴尬了。两个饭店保安接收到收银员的眼神暗示,上来堵在门口,显然是把他们当成吃霸王餐的。“用我的卡,我来买单。”关键时刻有人施以援手,韩景刚松了口气,转头却见好心人竟然是死对头覃郁川,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她本来就什么都不会,连被人下套都察觉不出来,工作上频频出事故。

别说工资了,她被扣钱扣的得倒赔公司不少钱。

眼看着入不敷出,又迟迟没有好消息传来,解蓉终于忍不住找到了韩家。

其实韩景就是饿过头了,调理两天就恢复了,他拖着迟迟不回公司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解蓉。

毕竟信誓旦旦豁出性命也要让解蓉名正言顺的人是他,禁不住饿半途而废的也是他。

所以猛地一看见解蓉,韩景下意识的反应竟然是想躲起来。

解蓉不可置信地质问他:“阿景,难道你变心了吗?”

韩景涨红了脸否认:“我没有,蓉蓉,我心里爱的只有你。可我妈被穆锦瑜洗脑了,就算我饿死也不肯取消婚约!”

他咬牙对解蓉说:“蓉蓉你放心,就算是跟我妈断绝关系,我也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09

公司的股份可都握在我妈手里,韩景虽然也有些积蓄,但跟韩家的一切相比那些只是九牛一毛。

解蓉可不傻,从她不要五百万支票就能看出来是个目光长远的。

她立刻劝韩景:“你别冲动,你们到底是亲母子,你妈不可能真的不管你,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再从长计议吧。”

然后她可怜兮兮跟韩景告状,说自己已经被我扣得没钱吃饭了。

韩景果然不负所望,立刻意气风发地带她去吃大餐。

可惜他们不知道,我从扣穆锦瑜工资的时候就料到这些,早就让我妈把韩景的卡都停了。

等他们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把每张银行卡都试过了,最后委婉地提议让韩景用现金支付。

可韩景的钱夹里是从来不放现金的,这下就尴尬了。

两个饭店保安接收到收银员的眼神暗示,上来堵在门口,显然是把他们当成吃霸王餐的。

“用我的卡,我来买单。”

关键时刻有人施以援手,韩景刚松了口气,转头却见好心人竟然是死对头覃郁川,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他很有骨气地拒绝了:“把你的臭钱拿开,不要用它来侮辱我。”

覃郁川取卡的动作一顿,意味盎然地问他:“你确定真的不用我帮你付?”

10

韩景刚想说有的是朋友抢着帮自己买单,就听解蓉难堪地凑在他耳边说:“阿景,快点走吧,已经有很多人在看我们了。”

韩景这才注意到周围看好戏的目光,还是决定闭嘴让覃郁川侮辱了他。

临走之前他恼羞成怒地对覃郁川说:“把你的卡号发给我,我会十倍还给你的!”

覃郁川无所谓地摆手道:“不必了,就当我日行一善。”

说完覃郁川就留下暴跳如雷的韩景上车了,我忍不住在后座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今天是我例行汇报工作的日子,覃郁川已经习惯每次都要被我敲一顿了,主动带来我吃这家最近新开的米其林。

可惜碰上倒胃口的人,只能另外换个地方。

介于我最近靠着第一手资料有重大立功表现,覃郁川让我自己挑地方,于是我就挑了一家私房火锅。

覃郁川看着我边吸溜边吃得过瘾,嘲笑我又菜又爱吃。

我不甘示弱道:“覃总可能不知道有一种说法,说怕辣的男人将来肯定怕老婆。”

覃郁川被我不屑的眼神激怒了,撸起袖子开始跟我拼辣。

没想到他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特辣锅也能吃得面不改色。

覃郁川在我敬佩的目光下倨傲地说:“我妈是四川人,这种程度的辣锅在我们家都上不了餐桌。”

果然这才是深藏不露的真大佬,韩景那个恋爱脑迟早要凉,我得抱紧这大腿。

11

对于韩景来说,钱只不过是卡里的一个数字,从来不存在有没有,只在于有多少。

但他知道这是我妈为了逼他跟解蓉分手的手段,所以很有骨气地忍住了。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韩景捏着鼻子老实上班,解蓉也争取不被扣工资。

他们突然这么听话,我竟然觉得有些寂寞。

坚持了半个月,终于等到了发工资的这天。

韩景的工资到账,两人刚到餐厅准备庆祝时又来了一条扣费短信。

是韩景那艘豪华游轮的季度护理费,他刚收到的工资正好够一次护理费。

工资还没捂热转眼便没了,只剩下解蓉那少得可怜的几千块,庆祝是没法庆祝了。

对韩景来说是有钱饮水饱,反正家里什么都有,他平常也没什么其他花销。

但解蓉就不一样了,她就跟所有霸总言情里的苦情女主角一样,有一个好赌成性的妈。

解蓉的工资也没能捂热就被他妈偷走了,她终于意识到韩景靠不住,决定自力更生。

12

解蓉的计划简单粗暴,趁着公司周年庆的时候在我的饮料里下药,再准备好“奸夫”等着抓我出轨的现行。

我要是闹出这样大的丑闻,婚约肯定是要作废了,她正好乘虚而入。

这种场合我作为董事长秘书肯定要跟着应酬,喝两杯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也没喝出那杯掺了料的橙汁有什么不对。

等我发现异样的时候已经晚了,身体绵软无力,一个服务生强行要带我去“休息”。

我实在是没力气,连大声呼救都做不到,其他人都以为我是喝醉了在胡言乱语,没人察觉我在被人挟持。

酒店楼上一整层都被公司包下来供客人休息,眼看着服务生就要把我带进房间里,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覃郁川冷冷地问服务生:“你要把我女朋友带到哪儿去?”

服务生被看得一个激灵,丢下我转头就跑了。

覃郁川把我带进他的房间,他以为我只是喝醉了,没想到把我放在床上的时候我不由自主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看见我氤氲的双眼和绯红的脸颊一下子明白过来,眼神立刻就变了,不但没有拉开我的手,反而凑近问道:“要不要我帮你?”

我点头,勉强说道:“拜托你,帮我……放一浴缸冷水。”

13

我泡了几个小时的冷水,整个人都跟虚脱了一样,直到天黑了才终于从浴缸里爬出来。

我就这么湿淋淋地报了警,警察很快根据监控把服务生抓来问话,收钱办事的服务生立刻就老实交代了。

正在跟韩景打架的解蓉被警察破门而入衣衫不整地带走了,正好跟赶来接我的我妈在警局门口狭路相逢。

我妈忍无可忍地暴揍了她一顿,韩景想阻止也挨了几下,我在旁边看得痛快,就差一把瓜子。

人证物证都在,解蓉没法抵赖,暂时被看守所羁押准备庭审量刑。

韩景知道解蓉这次闯大祸了,也不敢劝我妈,只能私下来找我要谅解书。

“穆锦瑜,你要想让我娶你,最好乖乖按我说的做。要是蓉蓉有个三长两短,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我翻了个白眼,简直无话可说。

韩景却拦住不让我走,大有死缠烂打的架势。

我冷笑道:“找小三的是你,犯罪的是解蓉,我有什么可被你原谅呢?”

韩景黑着脸最后做出让步:“只要你肯放过蓉蓉,并且保证以后都不难为她,我就给你韩夫人的名分。”

但他紧接着又说:“但我的心永远都在蓉蓉那里,你休想拆散我们!”

14

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能把脚踏两只船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我讥讽道:“你可真是个情圣。”

韩景居然没听出来,一脸沉痛地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蓉蓉,她肯定会原谅我的。”

我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告诉他:“听说人只喝水不吃饭可以坚持七天,正好离庭审还有一个星期,你要是能做到我就出谅解书怎么样?”

韩景在长达一分钟的沉默后扔下一句“你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就落荒而逃。

看来他上次是真被饿怕了,连“真爱”都没办法战胜恐惧,那解蓉就只能去坐牢了。

最终解蓉因为唆使犯罪,但并未造成重大伤害,只被判了三个月的刑期。

但实际上她只在派出所待了不到二十天就申请到了保外就医,因为她怀孕了。

解蓉以为这个孩子是她的救星,是她扭转败局嫁入豪门的钥匙。

可韩景都不是我妈的亲儿子,解蓉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跟我妈没关系,她这算是配错了钥匙。

那天雨下得特别大,解蓉跪在韩家门外求我妈让她肚子里的孩子认祖归宗。

可她却不知道,只有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才是韩家的血脉,她肚子里的可跟韩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乱认的哪门子祖宗。

15

我妈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但韩景看不下去了。

他可是要当霸总的男人,怎么能任由自己的心上人怀着孕跪在雨里。

韩景要冲出去的时候我妈告诉他:“今天要是出了韩家的大门,你就不要再回来了。”

韩景很有骨气地扔下一句:“妈,你一定会后悔的!”然后毅然决然奔向了他的真爱。

我在楼上替他们的爱情鼓掌,只希望韩景能说到做到,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韩景离开韩家,自然也失去了韩氏总裁的位置。

我妈年轻的时候太拼,这两年身体不行了才把公司全权交给了韩景。

现在韩景为了爱情选择放弃家产,就只能由我妈重出江湖。

但她身体不好,很多时候都是力不从心,于是我这个董事长秘书的职权也就越来越大。

董事会的异议都被我妈压了下来,她当然相信我这个亲生女儿,我也自然不会让她失望。

我们本就是血脉相连的母女,自然越来越亲密,甚至约定将来一起去环球旅行。

那段时光简直像是偷来的,对我来说美好得不真实。

每天晚上我都舍不得合眼,生怕醒来发现只是梦一场。

而韩景也在持续关注韩氏集团的消息,没有看到公司如他预想中的一样乱套,反而更加欣欣向荣,他终于慌了。

16

韩景当初让我妈不要后悔的时候也不全是凭着冲动,正是因为清楚我妈的身体情况,他才敢威胁我妈。

可他漏算了一个我,所以威胁变成了笑话。

韩景越来越暴躁,他终于意识到韩氏离开他照样风生水起,而他离不开韩氏就什么都不是。

哪怕他名下的几套房产和存款数目已经是大多数人奋斗一辈子也得不到的。

可站在楼顶高高在上俯视众生惯了,怎么能接受自己变成需要抬头仰视的人呢。

他甚至不敢开机,害怕跟从前的朋友联系,巨大的落差会让他的狼狈无所遁形。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解蓉的赌鬼母亲找上门,韩景不知情地把人请进屋,然后就被赌债缠上。

韩景虽然厌恶,但看在解蓉怀孕的份上一次次都给还了,没想到麻烦越来越大。

有了提款机,解蓉的母亲玩得越来越大,直到韩景也终于力不从心,第一次跟解蓉发生了争吵。

然后吵架就变成了家常便饭,无论解蓉如何发誓保证下次绝对不管了,但等她妈一卖惨就又心软。

直到有一天中介带着人来看房子,韩景才知道解蓉竟然偷偷把几套房子的房产证都给了他妈,现在全被输个精光。

韩景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

17

他们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韩景激动之下推了解蓉一把。

解蓉正好撞在了尖锐的桌角上,就这么流产了。

韩景把自己剩下的钱都留给了解蓉,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到韩家,但韩家的大门已经不再随时为他敞开。

他就跟当初的解蓉一样,跪在门口祈求我妈的原谅。

他跪了一夜,我也在窗前站了一夜。

他在赌我妈的心软,我在赌我妈的愧疚。

然而天亮的时候,我看见我妈亲自出去把他领进家门。

然后我妈宣布,韩景重新任职韩氏总裁,而我又变回了他的秘书。

好像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对韩景来说可能是结束了一场噩梦,对我而言却是美梦破碎。

明明这段时间我比韩景做得更好,更让她满意,我以为她应该有所动摇。

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韩景,选择了隐瞒真相,选择了继续委屈我。

二十五年前被抛弃的时候我没法做选择,但今天的我可以。

我妈想把婚期定在三个月后,我同意了,韩景也答应得痛快。

他绝口不再提解蓉,甚至会尽心安排跟我的约会,学着当一个称职的未婚夫。

试穿婚纱那天他问我想好了没有,我缓缓勾起一个笑容,说:“早就想好了。”

18

我还没来得及脱下婚纱,韩景就被一个工作电话叫走,只留下我一个人。

然后试衣间里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把我按在墙上冷着脸说:“你可别告诉我你真要跟韩景结婚?”

来人当然是覃郁川,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说话,他终于受不了暴走了。

“我只是让你打听韩氏的消息,没让你真的嫁给韩景!”

我冷冷地说:“覃先生,我们只是钱货两讫的合作关系,你现在的行为已经越界了。”

覃郁川看起来简直想掐死我,但他舍不得,最后只能憋着一肚子火拂袖而去。

我一个人回了家,我妈正在家里喜滋滋地亲手写婚礼邀请函。

有一瞬间,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算了吧,过去的都过去了。

可当我看见邀请函上的名字时,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噩梦里,密密麻麻的恨意不可抑制地在心底滋生。

我妈还在笑着对我说:“我想着婚礼上你没有娘家人来也不好,就想请福利院的院长夫妇来,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笑着说:“好啊,妈你做主就好。”

我妈更加高兴了,天真地问我:“你这么多年一直忙于工作没能回福利院看看,应该也很想念他们吧?”

我盯着她的眼睛回答:“是啊,现在院长妈妈不会再用针扎我了,院长爸爸也不会打我出气了,我还挺想念他们的。”

19

我没去管我妈的脸色如何,自顾自地接着说:“把我的头按进拖地桶里的王妈妈、冬天把我关在外面的杨妈妈,还有每顿只许我吃半碗饭的陈妈妈,把她们也都请来吧。”

我妈脸上已经毫无血色,震惊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她以为每年往福利院大把大把地捐钱就算是间接抚养我了,却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藏在善意下的阴暗。

院长的女儿曾经是我最羡慕的人,她不会跟我们一样吃不饱穿不暖,还有穿不完的漂亮裙子和一屋子的玩具。

更重要的是她有爸爸妈妈,摔疼了有人哄,被人欺负了有人撑腰,害怕了有人依赖,这些都是我可望不可及的。

我妈把这些都给了韩景,因为韩景可以给她带来更多的利益,所以她当年毫不犹豫地抛弃了我。

后来我又给了她那么多次机会,可她一次都没有选择我。

我听见了我妈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却没有停下来。

我还在笑着说:“还有那些曾经剪我的头发、逼我吃纸喝脏水的同学们,勤工俭学时对我动手动脚的饭馆老板,把所有因为我是孤儿欺负过我的人都请来。”

我盯着我妈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让他们都来看看,其实我是有妈妈的,只是她不要我而已,对吗?”

20

我的话说完,我妈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捂着胸口一副快要喘不上来气的样子。

我没有流一滴泪,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哭得太多,渐渐就明白了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因为每一个忍饥挨饿、被人欺负或者是受了委屈的时候,我的眼泪从来都换不来一丝的关怀和改变。

自从知道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的那一天起,剩下的眼泪就在一日复一日的等待中熬干了,终于不再对她抱有期望。

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我转身往外走。

身后传来我妈崩溃的呼喊,听起来是那么痛苦,那么可怜。

可人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离开韩家后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好像突然获得了自由,却又不知道能去哪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意识到身后有一辆车一直在跟着我,转头就看见驾驶座上覃郁川的臭脸。

自从上次他被我从试衣间气走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现在这样毫无防备的突然见面难免有点尴尬。

我们莫名其妙地对视了很久,最后他烦躁地下车把我拽进了车里。

我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他说:“我不值钱的,绑架也没有人交赎金。”

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交。”

我愣住了,问他:“什么?”

他瞪着我说:“下次如果被绑架了,记得让绑匪打给我,我给你交赎金。”

我脑子一抽,突然说了句:“应该让我未婚夫来交。”

车里的气温瞬间冰冻,我识相地闭上嘴,在风驰电掣间默默握住了车门上的扶手。

21

没想到覃郁川最后把车开回了他家,没想到正好撞上他妈亲自下厨炖火锅,更没想到我最后会坐在他家餐桌上一起吃火锅。

覃郁川没骗我,上次的火锅辣度跟眼前的比果然是小巫见大巫,我只能硬着头皮拼命喝水。

最后覃郁川看不下去,让人往一边的鸳鸯锅里兑了一些高汤,总算是可以接受了。

覃夫人摇头叹息:“小穆你这样不行,吃不了辣是管不住男人的。”

覃郁川撇了撇嘴,似乎小声吐槽了句什么,可惜我没听清。

吃完饭后我不好意思再留,覃夫人让覃郁川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们俩都没有说话,最后车停在了韩家门外。

我问他:“你想要韩氏吗?”

覃郁川皱眉问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不再多说,准备下车。

覃郁川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他没有转头,目视前方,话却是对我说的。

“如果我让你不要跟韩景结婚,你会不会听我的?”

我挣脱他的手腕,答非所问道:“为了感谢今天的火锅,过两天我会送给你一份大礼。”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吧。

我刚进韩家大门,一阵轰鸣声伴随着急促的刹车声,韩景的车头堪堪擦着我的膝盖停下。

22

韩景抓着我就往车上带,我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却被他的一句话镇住了,呆呆地跟着他上了车。

韩景说的是:“快去医院,妈要见你最后一面。”

我妈心脏不好是老毛病了,不能受太大的刺激。

当时她急着出去找我,结果心肌梗塞半路出了车祸。

我曾经以为如果有一天她死了我会很痛快或者很痛苦,可现在我却异常平静。

平静得简直就像是一潭死水,任凭周遭天翻地覆都不会起一丝波澜。

我妈浑身是血地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已经放弃了抢救,她真的就是撑着一口气在等我来。

我附耳凑过去,听见她微弱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没关系吗?怎么可能真的释怀。

说我恨你吗?现在好像也不恨了。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韩景突然大叫了一声“妈”,我猛地起身,才发现她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有句话说得很对,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

突然之间,我又成了孤儿。

23

我把两份亲子鉴定摆在韩景面前的时候他很平静。

他说:“我重回韩家那天妈就都告诉我了,这是她的遗嘱,除了韩氏10%的股份和两套房子外,其他的都留给了你。”

我愣愣地看着韩景,像是突然听不懂他说的每一个字。

“妈说她对不起你,也没有勇气面对你,所以只能期望在死后得到你的原谅。”

“执意让我们结婚,也是因为她和爸的婚姻失败,让她认为利益捆绑才是牢不可破的。”

“她做一切是想弥补你,希望你能在她的羽翼下无忧无虑地过完下半辈子。”

我浑浑噩噩地走出公司,有很多人在跟我说话,可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像是突然被封闭了五感,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

我突然想起她临死前说出“对不起”后的那几秒,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仿佛无根的浮萍,在等一处寄托。

或许不必说“没关系”或者“我恨你”,只要叫她一句“妈妈”就好。

脚下突然踩空,我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我像是解除了情感封印,抱着覃郁川号啕大哭起来。

我终于能够哭出来了,可是已经晚了。

人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24

我曾想把韩景和我妈的亲子鉴定当做大礼送给覃郁川,让他如愿搞垮韩氏。

但是我现在反悔了。

毕竟我继承了我妈的大部分遗产,包括韩氏63%的股份。

身为新任董事长,我把公司委托给了韩景管理。

以后他干活,我坐等收钱就行了。

但覃郁川像个影子一样无处不在,追着跟我讨要他的大礼,我真想穿越时空回去捂住自己惹祸的嘴。

后来我在机场大厅的显示屏上看到了福利院被曝光的新闻。

院长夫妇和多名保育员因虐待儿童等多项罪名被依法逮捕。

听着周遭群众的唾骂,相信这些人就算将来有一天能从监狱里出来,这一辈子也已经毁了。

我收回目光,正准备去安检,就一眼看见了匆匆赶来的覃郁川。

倒不是我眼神有多好,而是这家伙打扮得就像只开屏的花孔雀,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没想到覃郁川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突然膝盖一软就跪下了,还是单膝下跪。

然后他从身后变出一大捧玫瑰花,红着脸对我说:“锦瑜,我喜欢你很久了,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25

虽然我妈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是想完成跟她的约定,出去看看世界。

至于覃郁川,我实在是被缠得没办法了,才会答应带他一起去。

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机场当众表白。

这么潦草敷衍的表白我当然没有接受。

但我是个颜狗,所以最后还是带他一起踏上了环球旅行的旅途。

覃郁川好像一点也不怕自己的公司会倒闭,每天除了陪着我吃喝玩乐,就是坚持不懈地进行他的表白大业。

在他第二十七次在沙滩上表白的时候,我勉强接受了。

当然,这跟他只穿着一条泳裤的完美身材没关系。

我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主要是被他的真诚打动了。

身为一个富婆,美食美景美人都在眼前,接下来就是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了。

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当覃郁川得知我就是那个神秘的韩氏董事长后,他悟了。

“原来这就是你当年说的大礼,老婆,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怪不得结婚的时候,我签离婚就净身出户的协议你还不同意。”

“所以现在离婚,韩氏和覃氏就都是你的了,你该不会骗婚吧?”

我摸着老公已经悄悄爬上皱纹的脸,笑盈盈地告诉他:“乖,所以你要好好健身保持身材,公司的事情就放手交给儿子,操心多了老得快。”

“毕竟我是一个颜狗,你要是中年发福了,我可能真的会忍不住踹了你。”

老公凶狠地扑了过来,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宝刀未老。

唉,这就是富婆的烦恼。

小说《我是豪门真千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0:20
下一篇 2024年3月21日 22:4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