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奇葩学生索赔(周浩轩何报国)小说推荐完本_全文阅读免费全集被奇葩学生索赔周浩轩何报国

小说推荐《被奇葩学生索赔》,是作者“周浩轩”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周浩轩何报国,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舅舅向教育局举报了我,理由竟是:“别的学生都考上大学了,你弟弟却没有考上大学,一定是你这个当老师的区别对待了!”我顿时笑了。合着没考上大学,也怨我?……

小说推荐被奇葩学生索赔》,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周浩轩何报国,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周浩轩”,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他看着我手中的传票,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呦呵?这人玩的挺花啊,600万,我倒挺想见识见识他到底长了一个什么肚子,长了多大嘴!”我没好气地道:“你还在这里打趣,这事能处理吗?”兄弟一笑:“你在侮辱我律师的职业?就这种官司,你不雇律师都稳赢!我就陪你去一趟,见识见识你这舅舅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他一脸的…

被奇葩学生索赔

被奇葩学生索赔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4.

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周泰就又来了。

这一次,来的是一张法院的传票。

周泰竟然告了我?!

我看着手里的法院传票,气得笑出了声。

他告我教育失败,耽误了他孩子一辈子的前程,要求我付出600万RMB的赔偿金!

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如果一个人是这样的忘恩负义,那他的未来,又是否值得600万的高昂?

更何况,又凭什么让我来买单?

好兄弟今天在我房间,陪我一起喝酒。

他是一名律师,我本来只是找他来派遣一下郁闷的情绪,现在好了,有活派给他了。

兄弟以前也帮我代表学校打过许多官司,不过都是皆大欢喜的那种。

学校孩子在校期间发生一些意外伤害之类的,我们为了走账,被告也为了能拿到这些钱,就互相配合一下。

我的好兄弟就帮着学生家长告学校,开庭气氛相当和谐,只需要法官出具一纸判决书。

最后原被告双方握手言和,甚至还要请客吃饭。

所以对于学校的案件,好兄弟已经是见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他看着我手中的传票,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

“呦呵?这人玩的挺花啊,600万,我倒挺想见识见识他到底长了一个什么肚子,长了多大嘴!”

我没好气地道:

“你还在这里打趣,这事能处理吗?”

兄弟一笑:

“你在侮辱我律师的职业?就这种官司,你不雇律师都稳赢!我就陪你去一趟,见识见识你这舅舅究竟是个什么角色。”

他一脸的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地笑着,把我也逗得一乐。

正是因为他如此的性格,我才愿意来找他排遣寂寞。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通了电话。

“喂?是何老师吗?法院的传票……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吧?”

我皱眉:

“周泰!”

好兄弟顿时把耳朵凑到手机跟前。

周泰在电话那头放肆地大笑:

“好外甥,你也不想在法庭上很难堪吧?到时候我把媒体请来,你这当老师的名声可就全臭了!”

我冷哼了一声:

“托你的福,现在也挺臭的。”

周泰仿佛吃惊:

“啊呀!真的假的……啧啧啧……大外甥,你这可真是太可惜了,为人师表怎么能净做一些不干净的事呢,把自己现在害得这么惨!不过我现在有一个折中的方案,你要是答应了,咱们也就算是两清了。”

我问:

“什么方案?”

周泰急忙接话回应:

“大外甥,你也教了我们家轩轩一场,算是有点师徒情分,虽然工作做得不怎么样,但我也不能不近人情。咱们就走调解,私了这事。我给你打五折,你给我300万,我们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我正要回复,兄弟一把抢过了手机,对着听筒就大声说:

“周泰,你还真是打的好算盘,敲诈还要玩菜市场杀价的把戏,我告诉你,电话我已经录音了,我们不接受调解,你就等着我们告你敲诈吧!”

兄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向一脸错愕的我:

“什么时候开庭。”

“大后天。”

“办他!”

5.

那天之后,周泰又给我打过好几个电话,但是都被我拒接了。

这是兄弟教我的。

看得出来,周泰果然并不是真的想告我,而是故意诈我,这一下可好,藏不住了,想找我了。

甚至为了避免他找上门来,我干脆搬去了兄弟家里住,我家房子没人。

临近开庭的日子,周泰的电话更加频繁了,一个接着一个。

有时候会换着手机号给我打。

都是陌生号码,我一概不接。

甚至让我妈打过来,我也都拒绝了。

我能想象得出他此时此刻就如同那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耐。

感觉心情好一点了,又想到明天在法庭上能摆周泰一道,心中有些小爽,于是我决定下楼买点小酒小菜,吃点好的。

兄弟租的小区离一个城中村比较近,这里还没有改造,烟火气很浓,可以买到不少好吃的。

走进城中村,正准备去一个熟肉摊子,却听见有人在放大悲咒。

这大半夜的,在村里热闹的街市上放这种音乐,多少有点不太搭调。

好奇心驱使着我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是一家麻将馆,上面挂着黑底白字的条幅:还我父亲!

麻将馆门口躺着好几个披麻戴孝的年轻人,在那玩手机,身下铺着一张白布,洋洋洒洒地写了一整个小故事。

大概经过就是他们的父亲是怎么在这家麻将馆里打麻将,然后活生生被人骂到心肌梗塞猝死的,索要赔偿200万。

平日里总说气死了气死了,想不到真有人被气死的。

看了热闹,我摇头叹息,准备继续去买东西。

却在麻将馆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浩轩。

一个肥硕的背影正在店里呵斥他,把周浩轩骂得头都不敢抬起来。

接着,那个背影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几秒钟后,我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

事情……好像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怪不得这么急吼吼地要敲诈我300万,原来是欠了一条人命在这。

我虽然与周泰是血亲,但说实话两家并不怎么走动,也就是周浩轩念书的时候有过点联系,平时最多也就是过年见一面罢了,原来他就在兄弟家附近开麻将馆,这世间可真小。

这周泰也果真是个恶人,还想倒赚100万,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可惜,脑子不大够用,损人不利己。

6.

开庭的日子到了,我和兄弟早早地就坐在了被告席上。

旁听的有许多我的同事,以及一些学生家长们。

我兄弟还叫来了一群媒体。

倒是对面原告席上,周泰来的拖拖拉拉,也没有请什么媒体,也没有请什么律师。

法官了解了案件的经过,看着周泰的表情似乎都有几分无语,但还是遵循程序,让他发言。

周泰还是用出了撒泼打滚的那招,将自己无理的事情说得头头是道,还越说越起劲,好像已经赫然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说到情绪激动的时候,几乎恨不得要过来打我。

他有点入戏太深了。

但当法官让他出示证据的时候,他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脸都红透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指责我:

“法官大人,我儿子的学历就是初中水平,这就是证据,都是何报国一手造成的!”

法官无奈地摇了摇头,请我方陈述。

兄弟站起身来,对着法官念了很长的一段,并且列举了我在这些年的教育工中所取得的成绩作为证据。

听证席上,更有我的同事、邻居、学生都来给我做认证。

法官虽然还未审判,但事情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周泰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灰黑。

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法官准备敲下锤子,然后朗读宣判结果。

本案原告毫无疑问地会输,并且承担本次官司的所有费用。

此时周泰看向我的眼神都快要冒出火来。

但我兄弟却举起了手,手里拿了一沓资料。

“法官大人,我这里还有一份文件,怀疑周泰身上背着一条人命钱,故意敲诈勒索我们,这里面有他麻将馆的相关事情的证明,以及我们的通话记录,U盘里有录音。”

当兄弟拿出这些东西来的时候,周泰顿时坐不住了。

两只眼睛真的像是要掉出来一样,死死地盯着我兄弟。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兄弟可能已经死了千百遍了。

这个反转把法庭的工作人员都看得愣了一下,不过又很快恢复了过来,开始核实我的证据。

最终决定移交检察机关进行调查,如果犯罪事实清楚,将以敲诈勒索罪论处。

我们一起出来的时候,周泰的眼神就没有从我们身上移走过。

“何报国,你真是请了一位好律师啊,做事挺绝的,很好!非常好!”

周泰的虽然勾着嘴角,但眼神却是充满了寒光。

兄弟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道:

“周泰,你别在这装腔作势了,收了你的把戏!你做事不绝?人何老师可是你的亲外甥,招你惹你了?对你儿子那么好,到头来还让你欺负得连老师都做不成,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话的?”

兄弟的一番话,顿时把周泰说得噎住了,脸都憋成了绛紫色。

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7.

对周泰略施小惩,我心里稍微舒服了许多。

这段时间还是没有回家住,干脆就跟兄弟在一起玩了。

等过段时间,我打算换个城市生活,感受一下其他的人生,也不失为一件快事。

早上的时候,兄弟出门上班,可晚上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回来。

我想着可能是在加班,就出门去买点东西自己垫吧垫吧。

刚出门不久,正撞见周浩轩衣服气喘吁吁的模样,不知道要往哪里跑。

我一把拦住他,正好把事情问个清楚,做人怎么能这么没有原则和良知?

“周浩轩,你这是要去哪?”

周浩轩抬头一看是我,本能地就要转身逃跑,但犹豫了一下,却又转过身来,把头低到了胸口:

“哥,对不起,我辜负了你……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我却……”

看着他这副模样,我又有点心软。

“你肯定是被你爸爸逼得,哥可以理解,不过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往后做事,要有自己的考量,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说到这里,我明显发现周浩轩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挣扎,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我问道:

“周浩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哥说?”

果然,我这话一问出来,周浩轩眼神当中的挣扎之色更严重了,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嘴唇都咬得发白。

“哥……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

突然周浩轩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双腿痛哭流涕。

“哥,我是个混蛋,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跟您敲诈钱的主意是我出的,是我自己不争气没好好读书……哥……我是个王八蛋……”

怪不得,当初周泰来找我的时候,演技那么拙劣。

真是没想到,我自己教出了这样的一个学生。

说实话,当时我的内心非常抗拒,很想挣脱他。

但周浩轩哭得更厉害了,也顾不上周围越来越多围观的人:

“哥……呃……我们还不起钱,我又给我爸出的主意,要绑架的您的朋友来勒索你300万……我,我……”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震惊了一下,脑子一片空白。

周围的围观群众们也都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周浩轩?!你把我兄弟怎么了?!”

我问了一句,手已经颤抖着开始给兄弟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候再拨……”

电话里果然是盲音。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跪在我面前,一脸忏悔模样,哭得一塌糊涂的表弟,学生,手机又一遍遍地给兄弟打电话。

可没有一个能打得通。

“他人在哪?”

周浩轩抽泣着:

“在……在城东郊的废弃厂房里……哥,别告诉警察,您快去救您的朋友……我给您磕头了,放了我爸爸,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别告诉警察……”

我顾不上许多,拉着他打了个出租车就赶紧前往目的地。

8.

当我到达的时候,兄弟已经被套上了麻袋,发出呜呜的声音挣扎着。

周泰就站在他的旁边。

“周泰,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放了他!”

见此情景,我赶紧就要冲上去救我兄弟。

周泰却一把掏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来。

他竟然还有枪!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一枪崩了他!”

周泰出言威胁,我吓得一下不敢动弹,伸出来两只手安抚他的情绪。

“周泰,你冷静一下,先把人放了……”

周泰怒喝:

“跪下求我!”

他现在有大杀器,随时可以要了我兄弟的命,甚至连我的命都一起收了,我只得乖乖照做。

我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

“求求你,放了他……”

周泰咧嘴一笑:

“嘿嘿,何报国,你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你们两个合起伙来算计老子,把老子的后路全断了,想没想过有现在要求我的这一天?”

我急道:

“周泰,你没必要这样,你我本来无冤无仇,你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我也只是还手而已,不过我可以撤销对你的起诉,你冷静一下……”

周泰却摇了摇头: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我们父子两个今天敢做这件事,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

父子?

两人?

我一惊,正准备回头看去,突然感到头上一阵闷疼,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双手被吊在半空,双脚离地,呼吸困难。

我赶紧左右环顾,兄弟也醒了,不过很虚弱。

他此时已经是伤痕累累,显然是受了不少折磨。

周泰和周浩轩父子两人站在下面,正审视着我。

“周浩轩……你,你骗我?!”

周浩轩摇了摇头,面露痛苦之色:

“不,不……对不起,哥,我不能让我爸坐监狱,不然我自己还不清那200万……”

此时的我,心里已经对这个表弟彻底绝望了。

我亲手教出了一个恶魔!

看来,他们根本不是想绑架,而是想杀我们两个灭口。

目的只是单纯地不想坐牢!

“轩轩,你让开。”

周泰将周浩轩扒拉开,自己则是拿出了一根鞭子,上面还有血迹。

“我叫你跟我作对!”

周泰抡起手中的鞭子,眼瞅着就要抽在我身上。

“警察!不许动!”

正当我准备好受刑之时,突然的一声大喝传来,我如闻天籁。

终于到了。

在出租车上,我还是报了警。

尽管周浩轩说得声泪俱下,但那毕竟是我的好兄弟面临生死危机,我不能熟视无睹。

即使我相信周浩轩,也不能这么做。

总算是到了,我们有救了。

周泰真是个没脑子的,直接掏出枪来,把我兄弟放下,对准了他的脑袋。

“你们不要过来!!!”

他跟警察叫板。

此时此刻,早已有特警埋伏起来,狙击枪已经对准了周泰的脑袋。

周浩轩已经害怕得东躲西藏,不知道想去哪里。

警察还在尝试与周泰沟通。

“给我准备500万现金,再准备一辆车!”

周泰大吼。

警察还在安稳他的情绪。

但想也知道,他逃不掉的。

在警察的步步为营之下,他的警惕逐渐放松。

突然!

嘭!

一声枪鸣声响起,我就亲眼看着周泰肥叽叽的脑袋在我的眼中被打得红白相间。

下一秒,一群警察一群而上,很快就把我和兄弟保护了起来。

而周浩轩也是被按倒在地。

他又是一脸的苦相,涕泪横流:

“放开我!放开我!都是我爸爸逼我的,我不是……我不是……哥,哥,你对我最好了,你帮帮我,你跟警察说一说,我不是啊……我不是……”

我看着满身是伤,已经奄奄一息的好兄弟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接着一步一步地走到周浩轩面前,凝视着他:

“你这是在做什么?收起你那令我恶心的眼泪!你以为你是小孩子吗?周浩轩,你已经18岁了,一个成年人,就必须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周浩轩的眼泪流得更多了,满眼绝望:

“不,不,不……哥,你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你以前一直都在保护我,照顾我,你不能这么看着我坐牢啊!哥,你救救我……”

啊……是啊,我曾经那么努力地保护一个恶魔。

“对不起,以前……是我错了……”

我转过身,跟着警察的步伐坐上了一辆车,呼啸而去。

9.

事后,我在法庭上毫不留情地指证了周浩轩,我曾经百般照顾的表弟,学生。

在那庄严肃穆的法庭之上,那个曾跪在我面前涕泗横流得像个孩子的学生,对我破口大骂,侮辱了我的十八代祖宗,恨不得冲过来揍我一拳。

最终法庭宣判,周浩轩涉嫌绑架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杀人罪(未遂)等数罪并罚,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之后我就一直在医院照顾兄弟,等待着他的康复。

期间学校的校长特地来找过我,跟我说现在媒体已经为我正名,想请我再回学校任教。

可自从遇上了周浩轩一事之后,我开始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也许我并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于是我拒绝了校长的再三邀请,一直在医院陪到兄弟康复。

我这些年也攒下来一笔钱,准备到一个南方城市去,找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市,开一家茶肆。

兄弟又请我好好吃了一顿,为我饯行。

他后来换了个住处,他原来的地方离那家麻将馆太近了,他说不喜欢那的氛围。

几年后,他成为了一名全国知名的大律师,混得风生水起。

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他来我们这个小城市来旅游。

而此时的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板,不穷也不富,每天晒晒太阳,喝喝茶,吹吹凉风,听听河流,看看青山绿草,日子别有一番风味。

那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我也忘得差不多了。

小说《被奇葩学生索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4:31
下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