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阴谋(江俊妮娜)热门网络小说_最新章节列表婆婆的阴谋(江俊妮娜)

精品小说推荐《婆婆的阴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江俊妮娜,是作者大神“江俊”出品的,简介如下:婚后一年多无所出,老公竟然跟我说:“离婚!”就在我失魂落魄的时候,那个处处跟我作对的婆婆竟言辞凿凿的反对:“离婚,我不同意。”我还有些窃喜呢!可随后的日子我才知道,她之所以如此,不过是不想让财产落入外人手中而已。……

精品小说推荐婆婆的阴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江俊妮娜,是作者大神“江俊”出品的,简介如下:“说得对,明天你就将人带回来。”江海一脸赞同,丝毫不认为江俊的话有什么错。我:……真没想到有这样无耻的父子!“周云,你是个聪明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清楚!”公公一脸阴沉的盯着我,笑眯眯说着威胁话。那阴毒的眼神,仿佛在说要是我不识趣,他就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婆婆的阴谋

在线试读

可她为何平日里又要对老公那么宠呢。

难不成想将人养成个废物?

莫名的,我感觉真香了。

这么一想,婆婆还真是挺毒的啊!

“哈哈,既然我不是你儿子,那你就没有管我的权利,爸,不用跟她多说,我们直接将妮娜娶回来。”

江俊果真是个狗,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得对,明天你就将人带回来。”

江海一脸赞同,丝毫不认为江俊的话有什么错。

我:……

真没想到有这样无耻的父子!

“周云,你是个聪明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清楚!”

公公一脸阴沉的盯着我,笑眯眯说着威胁话。

那阴毒的眼神,仿佛在说要是我不识趣,他就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我心里“咯噔”一声。

突然,意识到手里掌握的那些秘密压根不够用啊。

那可是婆婆的丑事。

要是此事说出来,那公公岂不是更有理由跟婆婆离婚了。

虽然婆婆待我也不好,但此刻,婆婆要是被赶出去,我估计也落不了好。

也不知婆婆为何要跟江俊的舅舅搞在一起。

我也是服了,这个时候我竟然还有心情这些破事。

猛然间,我恍惚想到了什么。

可婆婆突然的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10.

“果然,不是亲的,再怎么养,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婆婆对着老公唾骂,眼底全是不屑。

“我的儿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要是让妮娜母子进门,我就还当你是江家的太太,否则,就离婚。”

公公怒了,视线咄咄逼人。

“江海,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绝情。”

婆婆盯着他,半响才愤怒的说出这句话。

不等公公有什么反应,她就轻笑:“呵,可惜啊,他不是你的种。”

话落,她的轻笑也变成了大笑。

瞬间,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神反转。

“你胡说!”

公公镇定的神情终于在这一瞬间破防了。

“当年在发现阿俊不是我亲生后,我就将孩子换了,怎么样,失去骨肉的心情是不是很痛,哈哈!”

婆婆疯狂大笑,眼里闪烁着泪花。

“不,不,你在骗我,在骗我!”

公公失魂落魄, 一脸不相信。

“哈哈,当然是真的,在你扔掉我儿子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婆婆恶狠狠的说,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桌子上。

那是一份鉴定书。

“不,不,李雅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儿子呢?”

公公用手指着婆婆,神情里充满愤怒。

“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他。”

婆婆嘴角噙笑,给人很不好惹的感觉。

“李雅静,你不得好死!”

公公撂下一句话,就转身而去。

出了这事,他自然没了要离婚的心思,不过从他临走时阴狠的表情来看,是不会轻易放过婆婆的。

老公失魂落魄,瘫坐在地上,到现在都没能接受这个打击。

嘴里还喃喃自语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好好准备吧,出不了一个星期,你们就会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

婆婆幽幽的开口,不屑的从我们身上扫过。

听了这话,老公瞬间从地上爬起来,向着书房的方向而去。

他无非是去求公公而已。

并没有理会,回到卧室静静的消化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真没想到,老公竟然不是亲生的。

那婆婆讨厌我,好像也情有可原啊。

一时间,我竟找不到怨恨他们的理由了。

至于老公,只要他被赶出去,过的日子一定惨淡无比,也算是报复了。

哎,这戏剧般的人生啊。

11.

本以为隔天,我与老公就会被赶出去,却没想到公公待我们的态度依旧如往日那般和善。

想不通啊。

还以为他真舍不得与江俊这么多年的感情。

却没想到三天后的上午,公公直接来了一句:“江俊,既然你与江家没有血缘关系,那就抓紧时间离开吧。”

我虽惊讶,却也有心理准备。

“爸,你不是说不论是否有血缘,我都是您儿子吗?”

江俊情绪激动,眼里透出不可置信。

但公公却只是淡淡的,毫无情感的说了一句:“好聚好散!”

“不行,让我离开也可以,必须给我一个亿,否则,我就将这些丑事都捅到媒体上去。”

江俊一脸阴狠,气势汹汹。

但姜还是老的辣,公公直接当着他的面拨出一通电话。

“张律师,你立刻在公司账号上发布一条消息,就说江俊与江家无血缘关系。

而婆婆则是轻飘飘的丢出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

老公疑惑的拿起来一看,瞬间懵了。

“不,不可能,我不会签这样的合同。”

他失魂落魄,发呆了几秒,又歇斯底里的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如此狠心?”

他状态癫狂,仿佛已经失去了神智。

“妈,妈,我错了,我错了,你之前不是最爱我了吗?别把我赶出江家,往后我会好好孝顺你的。”

老公哭得悲惨。

脸色惨白,眼眶带泪,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整个人神情极为低迷。

与之前风流俊朗的富二代形象极其不符。

自从认识到他,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狼狈的一面。

我走上前,将那份协议拿过来。

原来是一份解除关系的契书,时间是三年前。

看来婆婆早就料到了这一天,不知不觉中就哄骗老公签下了名字。

“你不是想把我赶出家门吗,白眼狼就是白眼狼。福伯,将人带走!”.

婆婆一声令下,从容而逼迫,让人不容忽视。

很快,管家福伯带着一群人将江俊压下去。

“等等!”

我出口阻拦。

众人迟疑,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露出不解。

尤其是婆婆与公公,眼里的防备与警惕是那么明显。

“周云,当初是你自己死活要嫁进来的,想要报酬就去找江俊。”

婆婆盯着我,鄙视的说,满眼不屑。

“放心,我只是想要他签离婚协议!”

我将早就打印好的文件拿出来。

江俊看我一眼,毫不犹豫的签字。

我没要他一分钱。

毕竟,他现在就是个弃子,身无分文。

再说,按照他大手大脚,花钱从来不考虑的样子,即便有再多的钱总有一天也会败完的。

到底是养了几十年的儿子, 就是养子也总该有感情了吧,即便断绝关系,也该不会如此绝情吧。

不得不说,婆婆跟公公就是心狠啊。

不过,最大的赢家还是婆婆吧。

原本想跟他离婚的公公也突然没了动静,不用想,也知道是婆婆握住了他的命脉。

12.

当天我就与江俊领了离婚证。

刚从民政局出来,我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我瞬间懵了。

原来是医院弄错了,有个同名同姓的病人,护士不小心将病历搞错了,所以,我的输卵管没事,也能健康怀孕生子。

刚与江俊离婚,竟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想到江俊为了这事要跟我离婚,我就感觉好戏剧化啊。

“要是当时没弄错,江俊是不是就不会提离婚?”

我在心里想。

答案是否定的。

他既然带着那个怀孕的妮娜上门, 那么不管我怎样,最终他都会提出离婚的。

虽然有些感慨,但更多的还是高兴。

毕竟,作为一个女人,亲身体验那种当妈妈的感觉也是极其幸福的一件事。

就这样,我离开了江家。

原本我以为再也不会回来,却没想到命运竟如此离奇。

为了报复婆婆,我竟想法设法的又回到了江家。

12.

虽说离婚的时候没要一分钱,但过往买的高档包包,化妆品什么的,我都挂在了二手网上,也算小挣一笔。

本就是穷苦人家出身的我,并不是不能吃苦。

与江俊那段过荒唐的过往,我也只当是一场梦。

父母得知我离婚后,虽然难过,但还是鼓励我勇敢走下去。

至此,我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找工作,发展事业方面。

我学的是金融,很快,就找到了对口的专业工作。

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却没想到在三个月实习期快要结束时,我竟莫名被开了。

我又找了个好几个家公司,都是干了几天就莫名其妙的开除了。

我就是再傻,也知道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我。

但我也没什么的仇家啊。

“那不成是江家?”

我疑惑的想,可又感觉不太可能。

毕竟,江氏集团已经将江俊被报错的这件事处理的很完美。

而且,我就是一小喽喽,也没必要让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吧。

就在我费尽心思都想不通的时候,家里又出大事了,老爸老妈竟也被开除了。

感觉到情况不妙的我,立刻回到最初那家公司,也是我呆得 最长的公司。

“王姐,你就告诉我吧,当初我怎么突然就被开了啊?”

我无比认真的询问。

她不开口,我又磨了好久,见我实在难缠,王姐终于松口了。

“好吧,告诉你吧!”

她满眼无奈,凑近我悄悄说:“是江家!”

我一听,果然如此。

谢过之后,我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我又找了许多工作,甚至不是专业对口的也找了许多,可无一例外的都被拒之门外了,要不就是干了几天,就莫名被开了。

就连家里的父母跟我也是同样的遭遇。

“为什么?”

我在心里发狠的问。

憋屈愤怒的情感上涌,让我对婆婆对公公有了很大敌意。

“明明已经离开,为何还不放过我!”

我气愤不已,眼神也凌厉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

决定奋起反击。

13.

想到婆婆与江俊舅舅的丑事,以及她对李淼的重视,我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

于是,我就找私家侦探去调查。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李淼竟然是婆婆的儿子。

而江俊舅舅与婆婆也不是亲兄妹。

当初婆婆一心喜欢公公,江家正好资金链短缺,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但公公原本就有心上人,自然十分不满。

在婆婆生产的时候,恰好他的心上人初雪也要生产。

就这样,他将孩子偷偷换掉了。

丢失孩子的初雪当场疯了,最终不知下落。

公公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却不想让婆婆知道了,就与不是血缘关系的兄长发生了地下情,还生下了李淼。

当初,在江家的时候,我就感觉奇怪。

不明白婆婆为何对老公毫无底线的纵容,却对是侄儿的李淼十分严厉。

如此,这一切都能说通了。

她这是要颠覆整个江家,为亲儿子铺路啊。

得到这个结果,我有了个大胆的计划。

14.

之后,我就故意出现在李淼面前,特地制造了很多次偶遇。

终于,在我有目的的进攻下,李淼成功被我俘虏了。

我成了他的女朋友。

与江俊之前的事,他也知道,却没想到他要比想象中更喜欢我。

这天,我与他在咖啡店约会,突然我愣住了。

“李淼,快看,那是你妈吗?”

我惊呼出声。

他的母亲,江俊的舅妈竟然跟公公手挽手一同出现在了咖啡厅。

而且,看他们那甜蜜亲呢的样子,好像两人关系十分不浅。

他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脸瞬间黑了下来。

“别急,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拉着他的手,阻止了他的靠近。

恰巧,公公与舅妈坐在了我们身后。

“江海,我好想你,到底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人才能在一起。”

舅妈说的急切。

“放心,婷婷如今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公公的声音传来。

“那你可要动作快点,我真是一刻都不想在那个家里呆了。”

舅妈愤怒不满的抱怨。

听了这些,我与李淼瞬震惊无比。

尤其是李淼,他握紧拳头,额头上的青筋冒出,眼里的情绪晦涩不明。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给予安慰。

但心里同样是惊涛骇浪。

婆婆与舅舅搞在一起,公公与舅妈搞在一起,还各生了孩子,关系怎么这么乱啊。

这江家啊,真是从跟上就烂了。

“江海,好不容易见一次,我们去酒店吧!”

舅妈魅惑一笑,发出邀请。

“呵呵,就喜欢你这浪荡样!”

公公嘿嘿一笑,风流无耻。

当他们走后,李淼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

一拳击在了橙色的咖啡桌上。

服务员察觉到情况连忙赶过来,我说了几句好话,将账单结了,带着他离开。

他沉着脸不说话,眼里带着泪,仿佛被打击到了。

“李淼,你还有我!”

我握紧他手,给予安慰。

“她怎么能这样做?”

他喃喃自语,神情大为受伤。

“没什么,这不是你的错,要是你想报仇,我也会陪着你。”

我趁机引导,说出自己的目的。

“报仇?”

他嘀喃,眼中闪过片刻的迷茫。

“对,报仇,一定是江海引诱阿姨的,我们将江家夺过来,看他还如何嚣张。”

我真诚无比,一副为他着想的样子。

他是一个三观很正的人,所以猛然得知母亲竟作出如此有违伦常的事情,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所以,他很容易就掉进了我的温柔陷阱。

“可是姑姑对我很好,我不能这么做!”

他迟疑了。

的确婆婆在他身上花了许多心思,所做一切恐怕也是在为他铺路,可谁叫她要对我赶尽杀绝呢。

“对你好,恐怕未必吧!”

我带着几分嘲笑。

“她早就知道了江俊不是她儿子,她对你好,也不过是为了掌控你,让你能死心塌地的帮她管理公司而已,看着吧,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提出过继你,彻底掌控你,让你成为她赚钱的工具。”

我继续蛊惑,挑拨着他与婆婆彼此间的关系。

瞬间,他脸色难看,不说任何话。

见他这样,我赶紧解释:“ 李淼,我不是要说她坏话,只是按照她对我的厌恶程度,届时能让我们在一起吗?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说完,我就满脸泪痕地扑进他怀里。

15.

他本来还有几分迟疑的。

但婆婆竟来了一把神助攻,她竟真的提出了过继。

这也让李淼的心思越发靠近我。

毕竟,谁也不想被别人掌控。

“你说的对,只要我真正掌控了江家,才有话语权。”

李淼抱着我,眼神坚定。

李淼假意答应了过继,实则在不断的瓦解着公司。

可能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吧,聪明的婆婆竟没有丝毫察觉。

这天是中秋宴。

我跟着李淼再次踏进了江家别墅。

来的人很齐全,李淼的爸妈,以及婷婷,还有公公婆婆全都在。

婆婆看到我很惊讶。

“你怎么来了?”

她眼里满是不解,困惑。

“我为何不能来?哦,对了,忘记告诉您,我现在是李淼的女人!”

我故意轻笑,说出这个事实。

婆婆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李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的语气里满是震怒。

“姑姑,这是我的私事,不用向您汇报吧。”

此刻,李淼也有些不悦了,感觉婆婆管的有些太多了。

看着她想怒又不得不克制的样子,我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

“这就忍受不了!呆会儿,还有让你更吃惊的呢。”

我轻轻扫了她一眼,优雅的坐下。

待饭菜吃的差不多时,婆婆就开始了。

“江海,离婚吧!”

她底气十足,将离婚协议甩在桌上,十足的女王范儿。

说完,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李淼,可惜李淼一颗心都在我身上,完全没注意到。

公公接起来看过,顿时怒了。

“让我净身出户,你是疯了吧,别忘了, 江家现在是我说了算!”

他很气愤,说出的话声音很高,还带着满满的怒气。

“那是从前,现在我已经有45%的股份,再加上小淼与小婷手里的股份,那就是55%的最高股份,所以,江家该是我说了算。”

婆婆一脸自信,神情倨傲。

但公公却笑了:“哈哈,你做梦!”

他的笑声刚刚落下,小婷就站起来幽幽的开口:“抱歉,姑母,我手中的股份要给姑父。”

婆婆大惊失色:“为什么,小婷,姑姑待你 不好吗?”

李明宇也厉声呵道:“小婷,不许胡闹,把股份给你姑姑!”

“哈哈,为什么?告诉你们吧,小婷是我与江海的女儿,所以,她当然要帮我们了。”

舅妈站起来疯狂大笑,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将众人都劈晕了。

尤其是婆婆,她怔怔的看着这一切,难以置信。

李明宇更是大怒:“你个贱人!我打死你!”

说着,他就高抬起胳膊挥舞过去。

却被李淼拦住了。

“妈,你为何要么做?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他问得伤心。

但我知道,他注定要失望了。

16.

“呵呵,为什么?都是你,要不是你这个野种出现,我怎会会如此?”

她大吼,眼里满是愤怒。

“不,不,我不是野种!”

李淼有些失态,红红的眼睛犹如一头受伤的小鹿。

我看到了婆婆眼底的心疼,心里大爽。

亲儿子近在咫尺却不敢相认,一定非常痛心吧。

“李淼,别听她胡说!”

李明宇安慰,却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我起身,将他的手握住。

良久,他缓过神来了。

“哈哈,好戏啊,不过也该落幕了,现在我手里有55%的股份,李雅静,该净身出户的人是你!”

公公哈哈大笑,那闲然淡定的样子仿佛笃定自己赢定了。

婆婆瞪大眼睛,双目猩红却没有任何办法。

仅仅片刻,她的脸上就出现了懊悔,自责与不甘。

公公的笑声则更加张狂,得意。

就在这时,李淼动了。

17.

“别急啊,先看看这个再说。”

说着,一份文件被他甩在桌上。

公公拿起,脸色大变:“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他苍老的眼眸瞪大,看起来格外意外。

“这你别管,将手中的股份转让给我,否则,这份文件便会出现在警局的办公桌上。”

李淼狭长的眼睛里满是阴狠。

那是江海利用公司走私的证据。

所以,他看过之后才会异常震惊。

无奈,为了能不进警局,他只能签下转让协议,如此,李淼拥有了55%的股份,成为了集团话语权最高的人。

“合同我已经签了,但你一定要说话算话。”

公公有些挫败,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

但李淼怎么可能放过他,当即就打了报警电话。

“你,出尔反尔!”

公公皱着眉头怒问,满脸狰狞。

“您这是做什么,我家李淼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见了违法之事当然要上报啦。”

我几步上前,气死人不偿命的说。

我可没忘记,当初江俊带着小三上门,他是怎么对我不留情的。

事情反转得太快, 其他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良久,舅妈与婷婷才冲上来要算账,却被舅舅轻松拦下。

不一会儿,警察就将人带走了。

临走时,公公直直的盯着我:“真是小看你了!”

声音从后槽牙发出,要不是他手被铐着,我毫不怀疑他会冲过来打人。

“哈哈,不愧是老子的儿子,干得好!”

李明宇笑着拍拍李淼的肩膀,大为高兴。

但李淼却不为所动,直接问出心里的疑问:“爸,我不是你亲生的吗?”

“怎么会,你就是爸亲生的,那女人是胡说的,你别信,其实你妈…….”

李明宇想将他的身份说出来,但却被婆婆阻拦了。

“李淼,她是怎么回事,我不同意你俩在一起。”

话落,她就看着我,就像是看仇人似的。

真不知我是怎么得罪她了。

“可惜啊,我已经与李淼领结婚证了!”

我笑吟吟说出这个事实,得意的挽住李淼的胳膊,故作亲密。

“你,你……”

她皱着眉头,眼冒怒火,死死的盯着我,仿佛要将我吞噬掉。

可不等她说出诅咒我的话来,李淼就牵起我的手坚定道:“姑妈,周云已是我的人,况且这是我的私事,您就别管了。”

说罢,他就带着我不耐烦的离去。

他的能力很强, 短短一个月,就重新创建了云淼集团,江氏集团不复存在了。

他用我的名字命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回想过往他对我的好,处处顺着我,有时候,我真有种想跟他走一辈子的感觉。

“哎,他要不是李雅静的儿子就好了!”

我在心里感叹。

18.

婆婆李雅静一如既往的跟我作对,但每次都是我完胜。

但她却越挫越勇。

可能是气狠了,也可能是终于等不住了,她竟说出了李淼的身世。

这天,李淼带着去了集团顶楼的天台。

到处都是气球,彩带,场面布置得十分温馨。

“周云,嫁给我吧!”

他穿着高定的西装,手捧玫瑰,神情十分认真。

“不是都领结婚证了吗,怎么还来这么一出?”

我眨眨眼,看向他,语气带了几分欢快调皮。

“我要给你个盛大的婚礼!”

他漆黑的眸子里满是认真,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仿佛怕我不答应。

我心中感动。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我所有认识的男人当中对我最好的一个。

我莞尔一笑,点点头:“好!”

他眸中盛满喜悦,如夜空中绽放的烟火,璀璨夺目。

可就在这时,“不行!我不同意!”

一道强势的声音打断了这旖旎的氛围。

我顺着视线看过去,就发现来人是婆婆李雅静与李淼的爸爸李明宇。

“姑姑,爸!”

李淼失声,显然对他们的到来很意外。

“李淼,听你姑姑的,你不能跟她结婚,这个女人跟你在一起,一定是动机不存。”

李明宇直接强调。

“为什么?爸,周云她人很好,是你们对她有偏见,而且,她身体没有病,是医生弄错了。我跟她真心相爱,你们为何要一次次阻拦。”

李淼回头质问,眼里满是受伤。

“因为,因为你是我儿子!你要还认我这个妈,就跟她断绝关系。”

李雅静的话来得突然。

犹如一颗炸弹猝不及防的抛在李淼的心上,让他无法接受。

他怔怔的看着李明宇,似乎想要个答案。

良久,

李明宇点点头:“是,她是你母亲,我是李家的养子。”

顿时,气氛沉寂。

李淼呆愣地站在原地。

“儿子,她不是真心对你的,走,跟妈走!”

婆婆强势的上前,就要拽着李淼的胳膊离开。

“不,我要跟周云在一起!”

李淼奋力挣脱,眼神坚定,犹如一个叛逆的孩子。

“周云,你个狐狸精,跟你妈那个贱人一样!”

婆婆仿佛被气得失去了神智,竟然一把冲过来,将我用力向后推。

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嘛呀,这可是28层的高楼啊。

要是就这么掉下去,我定然没命了。

“李雅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不甘的咒骂。

突然,身上传来一股大力,等我站好,就发现自己还安然在天台上。

“儿子!”

“李淼!”

可回头就见李淼的身子直直向后落去。

“不!”

我凄厉大喊,奔跑过去,就看到了坠落的李淼,地上鲜血一片。

“周云,你个害人精,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婆婆揪住我的衣领,发疯似的大骂。

不过,骂声仿佛不能平息她的怒气,她竟还想打我。

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瞪着她,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的说:“是你,是你亲手害死他的,让你揪着我不放,让你故意害我全家,这就是你的报应!”

这句话仿佛打击到了她。

足足愣神了五秒,她才崩溃大喊:“不,不,这不是我的错,是你妈,是你妈那个贱人毁了我!毁了我一辈子,赔我儿子,你赔我儿子。”

她喊得歇斯底里,有些癫狂。

我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冷冷道:“关我妈屁事!自作孽不可活!”

我极为愤怒,为母亲打抱不平。

“你妈就是初雪! ”

身后传来一道闷闷的声音,是李明宇。

我的脑袋瞬间炸了。

19.

什么?

我妈是初雪?

初雪不是公公的初恋吗,怎么成我妈了?

不可能,我妈明明叫周春莲,一定是他们骗我。

“当初江海将孩子偷偷掉换,初雪疯癫之下离院,谁也不知她的下落,虽然她脸上有疤,也不知是怎么跟你爸走在一起的,但她就是初雪无疑。”

李明宇的声音再次响起。

想到老爸曾开玩笑的说我妈是被他捡回来的。

一时间,我也有些不确定了。

“即便我妈就是初雪,那她也是受害者!”

我忿然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回到家,我就问了老爸有关老妈的事情。

当初是江海骗了她的感情,还偷了她的孩子,崩溃之下她竟有些疯癫了,跌跌撞撞的跑出医院, 也忘记了过往的事情。

老爸捡到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就有块疤,神智也不太清醒。

本以为她会一直这样,却没想到在生了我之后,她的神智竟渐渐恢复了。

一想到老妈遭受了那么多的苦,还被李雅静那个疯女人牵怒,我就恨不得吃他们肉,喝他们的血。

夜晚,

回到与李淼居住的小区。

八十多平的房子,只因为我厌恶那些富人高调的奢侈,他就买了个普通住宅小区。

房子不是很大,却很温馨,里面的家具摆设也很平民化。

脑海里闪现出与他有关的记忆,我是眼泪不禁落下。

走进卧房,看着熟悉的摆件。

房屋里好似还有他的气息,但他的人却彻底消失了。

我痛哭出声。

隔天,我刚到云淼集团,李雅静带着李明宇就上门了。

“周云,害死我儿子还不够,还要霸占他的财产,你怎么这么恶毒。”

她说话很难听,可能是由于伤心过度,即便化妆了,可看着还是很憔悴。

“周云,李淼救了你,你要是对他还有一份真感情,就该知道怎么做!”

李明宇没有发怒,但说出的话却压迫满满。

我轻笑一声:“你们不会是忘了吧,我是李淼的合法妻子。”

这句话成功的激怒到了他们。

诚然李雅静受过伤害,但我,我的家人以及李淼哪个又不是,要不是她的固执,要不是她的偏见,李淼也不会死。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的是两个律师。

“您好,周云女士,我们是成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淼先生立了遗嘱,云淼集团的所有股份由您继承,并由您每年支付李明宇先生200万!”

这话落下,室内顿时寂静如斯。

“不,不可能……”

婆婆大惊失色。

“200万,200万够干什么,这遗嘱是假的,假的!”

李明宇上前就是一顿质问。

但结果如此,他们也无可奈何。

我也很吃惊。

没想到他竟把公司给了我。

让我感动的同时又有些愧疚。

不过,看着李雅静与李明宇满脸狰狞,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心里却挺开心的。

创建云淼的时候,我本就从旁协助,因此,上手起来非常快。

不到一个月,我就非常适应集团老总这个位置了。

20.

没有经济来源,大手大脚的李明宇与李雅静很快就入不敷出了。

本来他们还有其他金融方面的投资,但在我刻意的插手下,他们所投进去的钱无一例外都亏本了。

仅仅三个月,他们就将别墅,车,一切高档奢侈品都卖掉了。

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能找上门来。

“周云,给钱!”

李明宇说得极其嚣张,坦然。

我也没废话,直接将三个月未给的钱一次性到位。

六百万!

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痛快,拿着钱就走了。

但我怎么可能让他舒坦地享受。

他们花200万买了 个普通的小区,普通的车。

别说,这要是普通人,有400万的积蓄,这一辈子怎么也不愁了。

为了生活李明宇还找个工作,能看出他是真的认识到了眼前的处境。

可惜啊,李雅静从出生起就是富家千金,跟了江海,虽说没多少感情,但物质方面她还真不缺。

要她跟着李明宇过穷日子,怎么可能。

也不知她怎么想的,竟卷跑了所有的钱,还将刚买的房子,车子都卖了。

李明宇工作回来,就成了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人。

为此,他只好又找上了我。

“周云,给钱!”

他依旧如此嚣张。

但这次我却没有理会,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

见我不说话,他也来气了:“周云,李淼可是为你死的,我现在没住的地儿,你必须管我。”

我抬头,轻笑:“走,给你找住的地。”

他狐疑,但还是跟了上来。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目的地了。

但他的脸色却很难看:“你让我住养老院?”

他气急,胸膛起伏不定,喘息声很大。

“对啊,这可是高级看护院,里面的服务风景环境都是没得说,更重要的是它每月只需200万的费用。”

我笑眯眯的说,玩味的看着他。

“老子不住!”

他大怒,手一摆就要离开。

“那你只能露宿街头了哦,距离下月一号可是还有半个月,没准到时候,你早就被饿死了。”

我好心的提示。

“算你狠!”

他唾骂一句,还是住了进去。

就这样,我也算完成了李淼的遗嘱。

李明宇在里面有吃喝,但自由却受到了限制,没有我的允许,他这辈子都不想离开那里。

至于婆婆,她带着钱的确潇洒了一阵子。

但很快,她的钱就被人骗了。

为了生活,她只能找了个饭馆干着洗碗的活计。

曾经那么高傲优雅的人,到老却变得如此落魄,尝尽了世间的辛酸,这对她来说也是莫大的惩罚了吧。

某次宴会上,我竟再次见到了江俊。

他的身边是一个五十多岁,足可以当他妈的老女人。

但他却殷勤至极,一会帮着拎包,一会儿帮着拿酒,就连被骂了也是一副笑脸。

一看他们的关系就不正经。

“呵呵,他还真能拉的下来脸!”

我在心里一阵鄙视,不屑。

十年后,公公江海的刑期到了。

但不幸的是,他刚出狱就被一个疯女人冲过来, 用刀砍死了。

那人苍老,满头白发,穿着最廉价的衣服……

但从新闻上看到她的照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李雅静,我的婆婆。

出了这事,她自然也活不成了。

被执行的前一天,李明宇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求去探望。

我没有多想,同意了。

至此,所有的仇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也该开启新的生活了。

五年后,云淼集团在我的带领下成了上市集团,而我也成了人人都羡慕的女强人。

小说《婆婆的阴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3:43
下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