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免费小说仙骨(璃月神玉)_仙骨(璃月神玉)免费完整版小说

火爆新书《仙骨》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璃月”,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诛仙台上,天雷九重。天帝说,我和璃月只能活一个,要神玉做选择。天帝不会杀璃月的,他这么做,不过是想得到她。既然她不会死,那么会死的就只有我,我知道,他知道,所有人都知道!所以,他一定会救我,对吧?他不会让我死的。电闪雷鸣,闪电的余光中,我朝思夜慕的深爱之人,牵起了他白月光的手,没有犹豫片刻。他深深的望着璃月那圣洁如皎月的银眸,好似根本无需思考该怎样选择。他说:「我们不会再分开了。」九重天雷落下,照……

仙骨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仙骨》,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璃月,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璃月神玉。简要概述:姑母!我好像是有个姑母,但我从未见过云叔叔说,这门婚事是他母亲与东海老龙王定下的,还没出生就定了后来因为云叔叔生成了这幅模样,这门婚事就一拖再拖云叔叔要娶的居然是姑母!我好难过,坐在一旁眼看就要落泪了他紧忙将我搂入怀中,用袖子将我的眼泪都沾走「好端端的哭什么?」「你要娶别人了」他看我一眼:「我也没说过要娶你啊」说着,他又垂下眼眸,强颜欢笑的…

免费试读

姑母!

我好像是有个姑母,但我从未见过。

云叔叔说,这门婚事是他母亲与东海老龙王定下的,还没出生就定了。

后来因为云叔叔生成了这幅模样,这门婚事就一拖再拖。

云叔叔要娶的居然是姑母!

我好难过,坐在一旁眼看就要落泪了。

他紧忙将我搂入怀中,用袖子将我的眼泪都沾走。

「好端端的哭什么?」

「你要娶别人了。」

他看我一眼:「我也没说过要娶你啊。」

说着,他又垂下眼眸,强颜欢笑的哄我。

「容儿值得更好的。」

我不听,我不管,我就要跟他过一辈子!

我躺在石头上打滚,说什么都不听。

「我不我不我不,我就要嫁给云叔叔!」

他哄不好我,便有些生气了,拎着我就送回了龙宫,跟爹说:「管好你的孩子。」

爹夹过我,看了看四周,神神秘秘凑到他跟前悄声道:「泠儿回来了。」

云洛微凝,看了看我,低眸应声:「知道了。」

泠儿是我的姑母,他们要成婚了。

可姑母压根不想嫁他,出嫁前夜还上吊。

我跳出来拍着胸脯道:「我嫁!」

……

压根儿没人听我说话,该哭哭该闹闹该上吊上吊。

我跑去跟爹爹说:「爹!我替姑母嫁给云叔叔!」

爹爹把我踹走:「去你的,他比你老那么多,又长那么丑,别闹。」

我说:「我不觉得他丑。」

爹不搭理我,去给姑姑说好话了。

没人理我,没人在乎我,我要离家出走!

我决定了,我要去天庭,求天帝把云叔叔赐给我,啊不,把我赐给云叔叔。

6

天庭好远啊,没飞多久我就迷了路。

迷雾中,我遇到一对夫妇,都穿着似雪般白纱制的衣服,身上笼罩着一片淡淡光雾,男的坐在山崖边打坐,身边放着喝净而歪倒在一边的酒壶。

女的静静站在他身后,像是在等候,又像是忧愁一般的望着远处。

我有些犹豫该不该打扰,仙女姐姐就察觉了我,她警惕的双指并拢,唤出一柄月色长剑在手中:「什么人,还不快快现形!」

男人在呵斥中苏醒,缓缓回头,露出一片清澈冷淡的眸,一眼就看到我。

看清我的面孔,他很是震惊,愕然的睁大眼睛,好似不敢确定,欣喜,又不敢靠近,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眼中流露出些许恐怖。

就仿佛,是怕自己看错。

我亦惊了。

因为这个人,与云叔叔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

不,确切的说,是他完整的拥有云叔叔那半张好看的面孔。

一模一样!

我有一瞬的恍惚。

「云叔叔?」

我试探的唤了一声。

听到我的声音,他的睫毛因惊喜而抖动,双唇微动,话语却戛停在了喉中。

那位女神仙收了神通,冷冷看着我,一动不动,像在很努力的辨识着,仿佛认得我,却又想不起哪里见过。

她身后的男人胸口起伏,平复了神情的复杂,又换作一副清淡的面孔。

「是云洛派来的,我们说说话,你先回去吧。」

「师兄……我……」

女神仙看他的眼神很是不舍,好似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碍着我在这不能说,只好带着遗憾甩袖飞走。

她走了,远处的人再一次控制不住情绪的波动,又像方才那般动容,他弃周身的仙风道骨与雅致不顾,急匆匆冲向我,抓住我的肩膀,眼眸不可置信的颤抖,连眼眶都被湿润染红。

「容儿?是你么?」

我狐疑的看着他,实在不懂。

他长的像云叔叔,可他又说我是云洛派来的,说明他不是云叔叔。

果然还是味道最可靠。

他身上的味道告诉我,他不是云洛。

我退后一步,礼貌的冲他点点头:「这位上仙,你是云叔叔的朋友?」

他略有怔愣,因我的称呼而蹙起眉头:「云叔叔?」

「就是你刚刚说的云洛啊,你不是说,我是他派来的?那你一定认识他咯?」

他却根本无心听我说什么,只是不断的上下打量我,反复确认着,即便看的如此真切了,也还是不敢相信似的,忽然带着嗔怪的质问我。

「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的情绪仍旧很激动,至今说话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泪水因他激动颤抖的情绪而抖落,整个人都狼狈极了。

我有点害怕,从他手中挣脱:「……你是谁啊?我认识你么?」

他眼中掠过一刹那的惊愕,带着些许害怕,却又很快接受,失落的点头。

「是啊,你当然不记得了……是云洛动了手脚?」

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觉得他像个疯子。

我有些害怕的想要走,他却伸手一把将我抓住,紧紧的扼着,目光冷厉的好似绝不准我从他手中逃走。

我吓哭了,大声呼叫:「云叔叔……云叔叔救我!」

身后,一道浑浊的暗影破空而出,席卷到我身后,将我从那人手中夺走。

周围的气息因他的愤怒而变得晦暗、污浊。

眼前的人退了数步,轻盈停住,冷冽的望着将我从他手中夺走的云洛。

「是你偷走了她。」

云洛一言不发,将我的护在胸口,拨了拨我被狂风拂乱的头发,目光仍旧温柔:「别怕,没事了。」

我点点头,依靠在他怀中。

对面的人却因为这一幕红了眼睛,一双眼眸好似染了血色般愤怒。

他愤恨的想要伸手来夺,被云洛迸发出的戾气挡住。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寸步不退的云洛,无法接受。

「为什么?为了报复我……给你娘报仇?」

云洛一言不发,深邃的眼底暗潮涌动。

山峦上的人收起手中长剑,目光苍然的望着我。

「容儿是无辜的,放过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听他这么说,我有些害怕的扒紧了云叔叔的胳膊,生怕他真把我给了那个疯子,瞧我如此,山峦上的人攥紧了拳头,眼神冷冽的恨不能将云叔叔千刀万剐。

我抱住云叔叔的胳膊,不想再看他那凶狠的模样。

云洛将我护在怀中,冷冷看向他,淡淡道:「是你不要她的。」

7

离开那处才知道,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玉虚峰,镇守天庭神器的地方。

仙界禁地,结界重重。

云洛因为私闯,被剑气所伤,没飞多久就跌落在一处山峦上,气弱的咳嗽,尽管如此,还是不敢松怠的将我紧紧搂在怀中。

我害怕极了,轻轻抚拍着他的胸脯,关切道:「云叔叔,你没事吧?」

他孱弱的垂着头,面色惨白如寒霜,他并不抬头看我。

「你都知道了……」

我摇头:「不知道。」

他瞥我一眼,苦笑:「胡说,你明明都听到了……你就不好奇他是谁么?也不问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摇头,坚定道:「我不在乎。」

云洛愕然抬眸,看着我的眼睛,仿佛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却什么都没看到。

我没有说谎,我是不在乎。

我不在乎我跟刚刚那个疯子有什么过往,也不在乎云洛为母亲复仇做了什么手脚,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是东海龙宫三公主,我喜欢云洛,我要嫁给他。

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也不想知道。

「他……很好看吧。」

云洛问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我,侧着头,脸颊却是微红,好像也因为自己这种年纪这种身份这种时刻问出这种话而感到有点抬不起头。

我不禁失笑,捧着他的脸道:「不,他才没有你好看呢,云叔叔的眼睛,是天下无双的温柔。」

「云叔叔。」

「嗯?」

我握住他的手,有些忐忑的恳求:「答应我,不管任何时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丢弃我,不要把我给任何人,好不好?」

他心痛的将我拥过,轻吻我的额头。

「不会的,除非,你不要我。」

8

我向云叔叔求婚了,他求婚的话都没听完就一口拒绝了我。

「我只把你当小孩子,从来没对你心动过,所以不会娶你的,你死心吧。」

「哈!胡说,你没有心动,那你敢不敢看我,靠近看我!」

我凑上去,将自己的整张脸都靠近他的面孔。

他果然如同往常,并不敢直视的侧开了头。

「你为什么不敢看!」

「……你丑。」

我大笑,摸了摸他滚烫的耳朵:「那你脸红什么!」

「……」

他被我看的羞涩难捱,清眸微抖,一把搂过我,将我按在石台上,居高临下的盯着我:「小东西,别挑衅我,会出事的。」

我兴奋的躺好:「我准备好了。」

他彻底拿我没辙。

盯了我片刻,他起身坐到一旁,拂过手边的红袖,神情落寞。

「你为什么不懂,我希望你过的好,我希望你能嫁给一个像你一样美好、明朗又体面的人,而不像我这样的……怪物。」

我爬过去,坐在他的怀中,揪了揪他仍旧滚烫的耳朵。

「那我有没有说过,你不是怪物。在我眼中,你就是那个美好、明朗又最值得我去爱的人啊。」

9

我与云洛成婚了,姑母对我感恩戴德,说下辈子给我当牛做马,我说不用,你只要把你那坛珍藏了几万年的佳酿送我一壶就成,她又舍不得。

说:「好几万年呢,不是小数目,这样,你跟云洛现在亲手酿一壶,等你们的孩子出生,这也就是几万年的好佳酿了!」

这想法够浪漫的,我拽着云洛,走到风虚洞后的桃花树下,埋了一坛子亲手酿的清风酒,说:「等我们的孩子出生,我们就把它挖出来庆祝。」

他却说:「我不想要孩子,我怕他会和我一样……是个怪物。」

我生气的指着他的鼻子,要他重说。

他腼腆一笑,乖乖的吻了吻我的手,将我搂住。

「好好好,我不是怪物,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是怪物,走,生孩子。」

毫不夸张的说,我与云洛,夜夜笙歌。

惹的风虚洞外一群丑东西怨声载道,限制我们天天撒狗粮。

我摆出了女主人的谱:「见不得就搬出去住。」

他们能搬哪去呢,只能受着,天天看我和云洛你侬我侬,听我们夜夜笙歌。

骷髅头说:「容沁啊容沁,你这个没羞没臊的,照你们这速度,也不用等那坛酒藏出好味道,再过几百年怕是就要生了,每隔几百年生一个,风虚洞都要住不下了。」

我觉得十分有理啊,于是拉着云洛四处云游,想找块风水宝地给我们未来的孩儿们住,我们呀,一定会生好多好多孩子。

冤家路窄,云游到昆仑湖,我们遇到了那个疯子,他坐在湖畔喝酒,那日那个女神仙仍旧站在他的身后,一脸愁容。

看到我们牵在一起的手,他又发了疯,徒手捏碎酒壶,拔剑相向,剑锋险些刺进云洛的喉咙。

「把容儿还给我。」

女神仙听了他的话很是震惊,反复打量着我的面容,吓的颤抖。

「怎么可能,你……不是魂飞魄散了么?」

云洛轻笑,伸手握住了那人的剑锋,鲜血流淌,他冷冷看着那女人的眼睛。

「让你失望了。」

10

他们没有罢休,天帝传召,要云洛领兵去北海对战鲛人族。

这种脏活累活,他们就想到了云洛。

我第一反应便是那疯子从中作梗,云洛却没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脸,要我乖乖待在风虚洞。

他走的第二日,天庭就派来好多天兵,说要清剿风虚洞周边的怪物。

骷髅头吓的躲到我身后,他说他这一生连一句骂娘的话都没说过,问我能不能替他求情。

我将风虚洞所有人挡在身后,现在的我是这里的女主人,没有人可以不经过我的允许伤害他们。

领兵的天将大笑:「公主当真要与天界为敌吗?恐怕就是龙王在这,也不敢说不。」

言罢他又故意提醒我:「虽然这是天帝的命令,不过云洛与神玉上仙是同父异母,倘或能拿到玉虚峰的手令,我们乐意卖他这个面子。」

我孤身跑到了玉虚峰,那疯子又坐在崖边喝酒,只是这一次,那个女神仙没待在他的身后。

他在等我。

「你来了。」

我冷笑:「果然是你的阴谋。」

他眸色落寞,上前牵我的手,被我躲过。

「容儿,不要怪我。」

「我认识你么?」

我仍旧冷漠。

他说:「前世我们是夫妇。」

我冷笑:「哦?那我为什么会在东海龙宫。」

他语塞,到底是没能说出为什么,只道:「只要你肯留在玉虚峰,我就会放过风虚洞的那些妖兽。」

看着围堵在风虚洞上空的天兵天将,我知道,我没有退路。

「好。」

我一口答应。

我不信他能困我一辈子。

11

云洛不在的日子,连空气都孤寂寒冷。

那疯子时不时来看我,总要与我说话,我不肯听。

于是他就带我去了一座山上,指着一座茅屋,说我们就是在那里遇见的。

「那时候,我被天帝贬下天庭,化作一条小蛇,你救了我,以鲜血喂食我,把我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

我冷笑:「然后呢?然后你就把我杀了?」

虽然云洛没告诉我,但结局我不用猜也知道。

如果我没死的话,又怎会投生。

如果他只爱我,那他身后的那个女神仙又是什么。

所以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

「容儿,我是爱你的。」

他深情脉脉,又想来拉我手,被我躲过。

这次他却不依不饶,将我按在背后的大树干上,意欲吻我。

我想吐。

「我答应过师父,要照顾璃月一辈子,我没办法看着她受天雷之苦。」

他这话,真是可笑,怎么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那我呢?我是不是就不会痛?」

他不敢直视我,仍旧狡辩着:「我都已经想好了,我会在你灰飞烟灭之前找到你,带你投生,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却没想到,被云洛抢先一步。你以为他爱你吗?他不过是想报复我,想要我难过。」

我冷笑,从他怀中挣脱而出,冷眼看着他。

「神玉,如果你真的会难过,就不会让我从诛仙台跳下。」

12

日月如梭,我苦苦等待云洛。

神玉仍旧天天来看我,给我带我以前爱吃的食物,还有糖葫芦。

他说:「你从前最爱吃糖葫芦,像个小孩子。」

我心头一痛,想到了云洛给我的糖葫芦。

难不成,他是因为知道,才买给我?

过了许久,我都不知度过多少春秋,骷髅头偷偷找人告诉我,说云洛回来了,身受重伤,正躺在风虚洞。

我打破重重禁锢,逃回风虚洞,遥遥便看见他躺在血泊当中。

鲛人削去了他半片胳膊,不用想都知道他会有多痛。

「云洛,云洛……云叔叔……」

我抱住他苍白的面容,不住呼唤着,他却听不到我。

天帝派来的人仔细瞧过摇了摇头,道:「节哀吧。」

我拽住他的衣领怒吼:「胡说!你是神仙,你怎么会救不了他的命?!你骗我!你们都骗我!」

那人看了一眼我身后之人的脸色,悄声说道:「如果有玉虚峰的灵芝仙草,或许,还有一救。」

我缓缓回头,忽然觉得他那张与云洛酷似的面孔面容可怖。

「连这……都是你的阴谋?」

他神色淡淡的,好似也放弃了对我的哀求,让一切顺理成章的成了我的选择。

「救,或不救,容儿,只要你一句话。」

我退了半步,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助过。

我想,就是当年跳下诛仙台的时候,我都不曾这样无助。

「你想要什么?」

神玉低眸,浅浅看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云洛。

「告诉他,你什么都想起来了,你爱的是我。」

我难以置信的摇头,心已碎裂般的发痛。

「你才是怪物。」

神玉眸色骤冷,怨怼的盯着我,一字一句道:「你本来就属于我!」

「是你不要我的!」

我嘶吼着反驳。

神玉浅浅一笑,笑的苦涩,深深凝望我。

「你原不原谅,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要你在我身边,让我弥补。」

我懂了。

如果我不答应,他就会让我眼睁睁看着云洛这样死掉。

他做的到。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

泪水滚落,我大笑,失声痛哭,恍惚中,我脑海中那日从诛仙台落下的画面一闪而过,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搂着我,身上带着淡淡栀子花香。

我终于记起了他的面容。

难怪,我从不觉得他丑陋。

他是那片我坠落之际接纳我的云朵,试问世间还有谁,能比他更美呢?

相反,这位以俊逸容颜著称的玉虚峰尊者,那张与他如出一辙的面孔,此时此刻,竟教我看出厌恶。

「好,我听你的。」

我同意了。

神玉向身侧的弟子点了头,弟子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仙草,上前给云洛服用。

仙草果真不是盖的,不但救活了云洛,还让他失去的手臂复生。

我顿时觉得一切都值得。

云洛失血过多,十分虚弱,睁开眼许久才看到我,他迫切的伸出手,温柔的双眼中第一次含有泪花。

「容儿,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好想扑进他的怀中,告诉他,云叔叔,以后无论天荒地老,我们都不要再分开了,死也要死在一处。

可是我不能。

他的命,是我的承诺换来的。

我冷冷看着他,将眼泪圈在眼眶中,尽管泪水涌动,视线模糊,我还是躲开了他朝我伸来的手,像素未相识般冷漠。

他察觉到了这份冷漠,本能的看向了神玉,知道是他做了手脚。

可他却也知道我们的过往。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话音方落,我立即看到他眼中的惶恐。

想必过去的这些时日,他很怕我想起来吧。

他的不安,我都能捕捉,我多想自己是一个能让他安心的存在,到底还是没能做到。

忍耐着恶心,我继续说道:「我还爱他,所以,我们的夫妻情分,到此为止吧。」

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掉落,如果我哭了,一切就都像假的,他不会信的。

所以我没有哭,从头到尾的冷漠,为了控制住不可决堤的痛苦,我甚至紧紧抓住了神玉的手,要他搂着我。

像我和云洛从前那样,依偎在他的怀中。

只是他的怀抱与云洛相比,太让人厌恶了。

云洛是不信的,即便信,也无法接受。

所以我说出了那句最狠的话。

「其实,你也应该知道,你这样的一个怪物,谁会真心爱你呢?」

神玉手指蜷缩,身体微微僵着,连他都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

谁不知道这种话会有多伤人呐。

果然,云洛的悲伤在那一刻就冷却了。

像恢复了清醒,自嘲的笑笑,卑微的低下了头,说:「是啊。」

13

他赢了。

我被带回玉虚峰,那里的弟子们以师母之礼欢迎了我,璃月就站在远处的山峦上看着,神情冷漠,如临大敌似的。

我感到可笑。

神玉带我回到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告诉我我们曾经是如何恩爱的,如何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他说,想要我给他生一个孩子。

他好温柔啊,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和云洛很像,或者说,是云洛和他很像。

总之,他们兄弟是相像的。

但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我爱的是云洛。

因为神玉越温柔,越让我觉得可笑。

我每次都会刺激他,问他:「那你怎么舍得让我死啊?」

他说:「容儿,我有苦衷。」

我点头:「是啊,谁还没个苦衷,那你能不能放过我?」

我的冷漠将他激怒,让他得不到回应的哀求化作愤怒,只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曾伤我,只是不断提起过往,问我:「你曾经那样爱过我,为什么就不能再爱了呢?」

有时我很想问问,他待我这样,璃月又算什么。

不过不用我问,璃月自己来证实了。

当有个脸生的小弟子唤我去镇魂阁的时候,我就知道璃月上仙她有了阴谋。

这一天我等了好久。

你怎么不早点赶我走啊?

可我到底是小瞧了她,我早知道她不是什么人间争风吃醋的小姑娘,她从一开始,想要的就是我的命。

「你知道吗,他变了。」

她站在风口,望着镇魂阁塔顶的孟皇钟,面色被钟面照耀出一层淡淡的金色,看上去真美啊。

可那又有什么用。

「他从不会这样魂不守舍,酒不离手,我以为他更在乎我,人间那短短十年,他会忘的,却没想到,是间接成全了你啊。」

是啊,你看看你多蠢呐。

她似乎看懂了我唇角的讥讽,冷笑,手指掐诀,揭去了镇压玉虚峰恶灵凶兽的那道符咒。

「那我,再成全你们一次吧。」

符咒揭除,孟皇钟动。

塔底蠢蠢欲动的洪水猛兽破钟而出,一时间乌云密布,狂风乱作,无数道黑影冲撞,遍布每一个角落。

无数妖风袭过,作为换取自由的承诺,它们一个个都奔袭向我,将我当成镇压了它们数十万年的孟皇钟来报复。

我节节败退,抵挡不住,不消片刻,身上已伤痕无数。

就在此刻,神玉赶来救我。

他也伤的很重,手中的长剑泛着银色晃眼的光。

他遥遥看到我,重重厮杀突破,将我揽入怀中。

「容儿,别怕。」

没想到,直至此刻,我对他的触碰仍旧厌恶。

就连他来救我,说着不要怕的话,亦让我感到厌恶。

不如让我就地死吧。

「你就这么恨我?」

他终于读懂了我眼中的冷漠,那可不是装出来的。

谢天谢地,他终于懂了。

他黯然低眉,自嘲的笑,妥协点头,温柔看我:「好,那我们一起逃出去吧,逃出去,我就送你回风虚洞见他,好么?」

真的?!

我眼里有了光,顿时战斗力十足,拔出长鞭,靠着他与他共同迎战。

镇魂阁数十年都不曾动乱过,玉虚峰的弟子一时也镇压不住,去向天帝讨求救兵,而远处的天空上,我听到父王呼唤我。

「容儿,挺住,我们来了!」

我抬头,在层云中快速搜索,却没有看到他,也没看到风虚洞的任何一个好朋友。

果然,他怪我,他们也怪我。

我忽然难过。

纵然神玉放我回去,他还肯不肯认我?

14

数十万恶灵乱斗,纵然是神玉这般战神无双,也抵挡不住。

他的灵力很快虚弱,有些站不住的靠在我身上,我有所触动,扶住他的腰,以一人之力苦苦抵挡。

他孱弱的看着我,从腰间掏出一张遁空符。

这张符并不易得,乃玉虚峰上尊所留,非情急状况不可乱用。

他将符咒递给我,要我先走。

「去找他吧。」

我心头微痛,迟迟不肯接过。

「我们可以出去的。」

我知道,这并不可能。

我们更有可能死在这,用不了一炷香的工夫。

神玉望着我,欣慰一笑,这一笑,释尽万年哀愁。

他无力的冲我笑了笑,将遁空符塞进我的手中,

「去吧……我什么都不求了。」

话音落下,他驱动符咒,在一片灵光下,我逃出了玉虚峰。

但我不敢耽搁,马不停蹄的跑去天庭找救兵。

这一次,我终于记得了路。

上次走这条路,还是离家出走,想要天帝把我赐婚给云叔叔。

天帝稳坐凌霄殿宝座,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

殿内歌舞升平,璃月就在他怀中,表现的如同他一般无动于衷。

我将头都磕破,只见璃月在他怀中冷笑。

我看着她,忽然觉得我一点都不懂她在想什么。

「璃月,他是你的师兄,五百年前她为了你,抛弃我,难道这都不足以你救他一命?」

璃月淡笑:「不是我不救他,实在是我能力有限啊,要知道,唯有一枚十万年的仙魂,才能够重启孟皇钟,镇压镇魂阁,这天上十万年修为的神,屈指可数,即便是我,也才区区七万年啊。即便我愿意为他死,也不够格。」

十万年的仙魂。

纵观整个天庭,又有哪个十万年的神仙肯献祭自己镇压镇魂阁?

没有,没有的。

就在此刻,外面跑来一名天将,跪地禀报:「禀报陛下,孟皇钟已重归镇魂阁,十万恶魂镇压住了。」

天帝并不惊讶,好像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倒是璃月,她紧张的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是……他吗?」

天将反应了片刻,道:「不,神玉上仙还活着,他在为玉虚峰善后。」

活着?!

我惊愕的站起,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

15

孟皇钟动,寒风逆流,我无数次从凛冽的狂风中摔下,摔倒山峰,跌入海中,浑身是伤。

我拼尽全力,却还是花了十几天才抵达风虚洞。

这里,风平浪静。

骷髅头还在守在洞口,玩着自己几千年都没玩明白的羊拐子。

看到我,风虚洞的怪物们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或惊愕、或愤恨、或冷漠的看向我,昔日好友,一时之间都陌生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

骷髅头冷冷问我。

我心中抑制不住的恐慌,他的态度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想。

可我不想接受。

「是我啊,小骷髅,我,容沁,我回来了。」

骷髅头丢掉了手里的羊拐,愤恨的问我:「你还回来干什么!」

「要回来,就早点回来啊……」

16

洞中空旷,还遗留了他的味道。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身边,我总能睡的安稳又无梦。

他不在这,可这无处不是他的身影。

石台下的那片湖泊,还映着我们两个人的面孔。

我躲在这里一百年,不吃不喝。

父王来看我,扫去角落的蜘蛛网,缓缓落座。

「我还记得他第一次来见我,问我想不想要一个女儿啊,我说好啊,反正夫人那颗蛋也化育失败了,如果还能有个女儿的话,有什么不好。」

「结果啊他说,他说……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啊,这个女儿,可能会傻傻的,又有点淘,不听话,还要强,你能不能受得住?受不住就早说,我要给她找一对疼爱她的父母,她前世受了太多苦。」

说着父王抹掉眼泪,强颜欢笑:「我说,我能啊!我们夫妇都很爱孩子的。如此,他才把你给了我。」

视线模糊,我蜷缩起身体,将自己抱住,就好像他拥抱我。

父王说:「你知道吗,天界那群神仙,都叫他收破烂的,因为他总喜欢捡些奇形怪状的怪物养着,爹爹真怕,连你也是个怪物……」

我哭着发笑,知道他是想逗我笑。

「爹,别说了,我很好。」

「你好才怪呢。」

爹爹握住我的手,温厚的手掌源源不断的为我传输温度。

「爹爹知道,你爱他,爹爹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第一次见他,眼中就带满了仰慕,只是,他很难相信会有人爱他——没有人会爱一个怪物。」

「他不是怪物!」

我哭着嘶吼,失声痛哭。

脑海里,浮现他轻柔的笑,妥协宠溺的目光望着我,柔声说道:「好好好,我不是怪物。」

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你不是答应我,不再说自己的是怪物。

你不是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我。

你这个蠢货,骗子!

17

我有了一个计划。

十万年的仙魂可以重启孟皇钟,那么等我活到十万年的时候,再揭开孟皇钟的符咒,然后钻进去,是不是就能与他相见了?

我实施了这个计划。

可是十万年后想要钻进孟皇钟的时候,有个小崽子拦住了我。

「娘,别闹了,都十万年过去了,他早和神器融为一体了。」

我甩开他的手:「你这孽障,胡说八道什么?万一里面是一个世外桃源呢?他一定在那里苦苦等我。」

「万一没有呢?」

小崽子惯会扫兴,我朝他后脑勺甩了一巴掌。

他攥住我的手,放在心口,奉劝道:「娘,他当初那么做,就是希望你活。因为你死了,他会难过。」

「所以,别难过了,好么?」

「如果实在难过,就把对他的愧疚都弥补给我。」

「比如,给我买个糖葫芦?」

-全文终。

小说《仙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1:37
下一篇 2024年3月20日 22:4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