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无弹窗星河路迢迢燃昼燃昼_星河路迢迢(燃昼燃昼)完结的热门小说

精品古代言情《星河路迢迢》,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燃昼燃昼,是作者大神“风吹花海”出品的,简介如下:沉睡的人类公主,两个拼命想要将她唤醒的男人究竟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凤凰、人鱼、凡人会谱写出怎样的爱情赞歌。…

星河路迢迢

星河路迢迢》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风吹花海”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燃昼燃昼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星河路迢迢》内容介绍:而且他先前已经再三向逐萤确认,到底是不是银魈龙自己伤重而亡……“我当时一心在想迷幽灵草的事情嘛,都快日暮时分了还没有头绪就很着急啊。”“根本根本就没留意到,那个银魈龙是什么时候蹦起来的。”“你也知道那家伙的速度十分敏捷,我这样普通的人族根本就反应不过来。”逐萤特意强调自己的笨拙,反正在燃昼心里人类本…

精彩章节试读

逐萤想要否认几句,但看到燃昼那吃人的眼神还是聪明的选择避重就轻。

“我就是一个毫无灵力的人族,怎么分得清楚这些法阵的区别。”

“再说连你自己都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替我设下的法阵。”

“本就可以说明这是一件,根本就不重要的事情啊……”

逐萤这似是而非的话乍一听起来好像说了什么,实际上一琢磨根本就什么都没说。

她确实不知道这具身体里面,为什么会有两种灵力的法阵存在。

莫非先前真的和那两个人都有渊源,只是自己才来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啊。

“还想要和我狡辩不成!水系和火系术法发动起来,分明就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个发动时全身感觉十分的凉爽,另一个却是暖洋洋的仿佛沐浴在暖阳之中。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哪里会分辨得那样的清楚明白嘛。”

逐萤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但每次都被吓得心跳加速哪里会去在意这些?

燃昼当然也没那么好糊弄,逐萤就是想要将事情糊弄过去。

“那你为何刚刚一直没提及,银魈龙分明是被你的护体法阵所杀这件事情?”

“我刚刚在那边就是感应到了,这边有属于自己的灵力波动。”

“所以才会及时赶过来查探……发现你在惊慌失措之下,竟然还能满脸笑意。”

“按理来说遇到了危险,不是应该往我那边跑才对么?”

这话直接堵住了逐萤想要否认的退路。

既然燃昼都已经明说他感应到,属于自己的灵力刚刚发动过。

那么逐萤再继续装傻充愣的话,就有把他当傻子骗的嫌疑了。

而且他先前已经再三向逐萤确认,到底是不是银魈龙自己伤重而亡……

“我当时一心在想迷幽灵草的事情嘛,都快日暮时分了还没有头绪就很着急啊。”

“根本根本就没留意到,那个银魈龙是什么时候蹦起来的。”

“你也知道那家伙的速度十分敏捷,我这样普通的人族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逐萤特意强调自己的笨拙,反正在燃昼心里人类本就是一无是处。

“然后那家伙突然就不动了,这个时候刚好迷幽兰草就出现了……”

“我笨嘛又不知道它的厉害之处,当然就以为是迷幽兰草把它干掉了……”

最让人无法反驳的就是别人,毫不掩饰一脸真诚的说自己就是笨。

你觉得一下就能想通的简单事情,别人见识少脑子也反应不过来你能说什么?

所以女孩子在不太占理的时候干脆就服软,顺着他的意思说自己就是笨笨的。

倘若别人还一直和你据理力争的话,那就显得他心胸有些过于狭窄了。

闻言燃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事咱们就暂且揭过不说了……”

“你的身体里竟然可以同时存在,两种完全不同属性的法阵。”

“那就说明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修炼人才,这在人族里面可是极其稀有的存在。”

“既然有幸遇到了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把你带回去指点一二吧……”

这话要是被其他的人族听了,那可是得马上高兴得发疯。

毕竟若是有幸能得凤凰一族的人,从旁稍加指导一些的话。

那可以从中获得的好处,简直就是多不胜数了啊。

先不说日后能不能有啥成就,成为可以拥有足够自保能力的能人异士。

那种从一个碌碌无为的小透明,变成别人很难忽视存在的感觉有多爽。

就是脑子真的太笨啥也学不会,但从此以后可就和鼎鼎大名的燃昼扯上关系了。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样一来只要她以后报出燃昼的名字。

别人就算看不起她,也得掂量掂量惹不惹得起她背后的人了。

这样一琢磨下来的话,简直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了。

所以燃昼笃定她要是心里没鬼,根本就不可能说得出来拒绝两个字。

说白了他虽然被逐萤拿话把自己给堵住了,但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弃。

能让幻夜和他同时出手设下护体法阵的人,哪里会有她说的那样简单?

逐萤看着燃昼探究的眼神,知道他是给了自己一个死局。

倘若她选择跟他回去的话,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试探在等着。

在人家的地盘想要处处化险为夷,无异于是在痴人说梦。

一旦她不小心露出马脚来的话,燃昼根本就是她不可抵抗的存在。

倘若她现在立马拒绝这样好的机会,那她又能找出怎样像样的理由来自圆其说。

放着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和青春永驻不要,甘愿做个任人欺凌的小人物谁信?

小人物!倘若她不是路人甲的身份,而是有可以拿得出手的贵人身份的话……

那么再义正言辞的选择拒绝,是不是就显得合情合理了呢。

“看来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出我的真实身份了。”逐萤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其实我是人族一个不太起眼的公主,一直待在宫里太闷就想出来透透气……”

看到逐萤有些失落的样子,燃昼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温柔的声音。

“你也不必那那样可怜的眼神看我,我比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好一点点吧。”

“至少这个挂名的公主头衔,能让我每天都可以吃顿饱饭……”

明明听起来就让人会觉得莫名心酸的事情,她说起来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倘若是别人遇到这样不公的事情,多多少少都会埋怨老天的不公。

她却说与其花那么多的时间,逢人就说些无法改变现状的抱怨。

还不如积极的想办法去尝试,这样才能让她和毁容的母亲可以更好的活下去。

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给进宫请安,却因为贪玩而迷路的富家小公子带过路。

那个小公子因为付出几块糕点的代价,就可以享受堂堂公主之尊为自己服务。

这样长脸的事情他知道不能和父母说,但却可以和同龄小伙伴吹嘘。

于是慕名而来的小孩子更多,只用那么点东西就可以让虚荣心得到满足何乐不为?

也全靠他们三不五时送来的糕点水果,她们母女才能撑过一年年无人问津的时间。

“你也知道皇家的人都很注重颜面。”

“我偶尔偷跑出来见见世面还行,要就这样跟着人跑了他们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逐萤因为说谎所以一直不敢抬头,鼓足勇气看了看才发现燃昼好像在神游天外。

所以她刚才费尽心思编的那些话,人家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多少……

“你认为我会害怕人族的帝王?”燃昼的眼睛里满是轻蔑。

“要不是三族的先辈早有盟誓,十万年内不能相互侵犯……哼……”

“你们人族这么些年除了繁衍,其他各方面都毫无任何的长进。”

“不过是仰人鼻息的存在,区区一个人族皇室还敢跟我叫板不成?”

人族在其他各方面都不占据优势,但在繁衍后代这块却让其余两族望尘莫及。

尤其是他们凤凰一族,在子嗣上面甚是艰难……

人鱼族是因为长期身在极寒之地,所以可以顺利存活下来的孩子很少。

而他们凤凰的孵化时间极其的漫长,一生最多也就只能孕育两三个孩子。

而且很多还在涅槃重生的时候失败,这样一来数量就更是越发的稀少。

为了种族可以继续繁衍生息下去,有些凤凰就不得不和其余的族群融合。

这样虽然人数是上去了,但是却在天赋上面呈现断崖式的下跌。

所以如今能够拥有纯正血统的凤凰,眼看着是越来越稀少了……

“那些家国大事,其实不在我这样的小女子考虑范围之内。”

逐萤才没傻到现在去和燃昼争长短。

“我只知道在我们人族眼里面,一个女子的名誉十分的重要。”

“倘若我今日随随便便,就跟你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

“那么我日后不但要遭受别人的指指点点,还可能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

逐萤知道燃昼不可能会说出,假若没人娶你就嫁给我这样的话来。

他们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讲究的可是一诺千金。

既然给不了承诺当然就不能强迫她。

毕竟达到他们这个高度的强者,是做不出持强凌弱这种无耻的事情来的。

“当初她也是这样说,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便听之任之。”

燃昼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暖意,盯着一直试图躲闪的逐萤。

“这次我想试试倘若我强行插手,你的结局会不会变得更糟。”

逐萤一听就知道燃昼这是铁了心要带自己走,说来说去他根本就是心有疑惑。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倘若自己还是坚持,那无疑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现在只能假装先答应下来解除他的怀疑,然后再找机会逃跑了。

“萍水相逢就能得大人如此青睐,小女子还真是三生有幸呢。”

虽然不能在行动上反抗,但至少可以在言语上揶揄几句出出心里的恶气。

“大人应该不是那种在路上看到可怜的女孩子,就忍不住想要伸出援手的人吧?”

“如果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大人的家一定修得很大才能住下那么多的人……”

回答逐萤的是一条炙热的火蛇“我这个人一向最讨厌话多的……”

“你要是再敢这样信口胡说,我就立刻把你毒哑算了。”

逐萤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立马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但燃昼这话却也给了她提醒,他看起来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

要是她随意吃些地上的杂草,应该会因为卫生问题引起拉肚子。

她就不信燃昼那样高高在上的人,能把一个随时要跑茅厕的人带在身边。

说干就干!逐萤趁燃昼一个不注意,立马从地上薅起一株小草就往口里塞。

没想到这小草味道还不错,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苦涩难咽。

看着身旁红彤彤的小果子,觉得这个味道应该更好才对。

哪里知道这果子外表看着让人垂涎欲滴的样子,吃到嘴里却酸涩异常。

她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又冲到河边用水簌了簌口才感觉好了一点。

这下子逐萤再也不敢去尝试别的东西了,只能看准先前的草又拔了几颗吃下去。

没想到这东西还挺见效,就一会的功夫她就感觉到肚子有点微微作痛。

想到待会燃昼知道她拉肚子的嫌弃样,她就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当时还想着可以装一下蒙混过关。

后来一想人家本事那么大,要是看出来她可没啥好果子吃。

她现在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肚子痛,根本就不怕燃昼查探。

燃昼注意到跟在后面的逐萤越走越慢,以为她是心里不爽所以故意如此。

谁知等他气势汹汹的转过头,就看到逐萤已经有些冒冷汗的脸了。

“你是不是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

“是的是的……”

逐萤其实肚子已经疼得很厉害了,但就是没有任何想要去茅厕的感觉。

眼见燃昼自己问出来了,她立马打蛇随棍上的承认。

就在她想一鼓作气的提出,自己需要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方便方便的时候。

没想到突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你真就那么嘴馋,连糍松果都得去尝尝味道?”燃昼满脸黑线。

“那东西对外伤虽然有奇效,但却只能外敷因为有毒!”

“还好你吃了净心草解了一些毒素,要不然你那嗓子可得真废在这儿了……”

此时虚弱无力的逐萤,也没啥力气跟他去顶嘴了。

她是万万没想到奔着拉肚子的目的去的,结果却把自己给吃中毒了。

而且听燃昼的语气,那个叫什么糍松果还含有剧毒……

这要是运气太好就这么挂在这里了,估计燃昼就让她这么暴尸荒野了吧。

“其实这样一来也好,免得你有力气了就到处闯祸。”燃昼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我有事情要做需要单独呆上大半天,你就好好给我呆着别想耍什么花样。”

燃昼住的地方在云巅之上,那里空气稀薄气候寒冷根本不适合人族居住。

他要想带逐萤回去的话必须做点准备工作,需要替她制作一件火焰羽才行。

火焰羽衣的制作极为繁琐,需要用到燃昼的本体凤凰羽毛。

大概是他们这些灵力强大的人,都不喜欢被别人看到自己的本相。

所以燃昼才会提出来,需要暂时把逐萤单独圈在一处。

眼见这说不定是自己唯一可以逃走的机会,逐萤怎么可能白白放弃?

“你的肠胃这几天需要养养,不能吃那些太过油腻的东西。”

“我急着赶制羽衣也没空去给你找更多的果子,你忍一忍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燃昼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他必须尽快把人带走才行。

逐萤皱着眉头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默默的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包果子。

“你不会告诉我你呆的那个地方,只能常年吃素见不到一点荤腥吧。”

“你们灵力强大吃不吃饭没啥关系,我这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会活得生不如死。”

小说《星河路迢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22:32:53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22: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