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听剑起虞柒林柯免费完整版小说_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蝉鸣听剑起虞柒林柯

虞柒林柯是穿越重生《蝉鸣听剑起》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夏东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剑来同人文,自己写着看看,练练文笔】这座天下,春去秋来,何其茂盛。天下人间,春秋一侍。蛟龙亭里,意气长存。风光霁月,剑气长存。天地之间,有剑气长亘三千里,武夫拳镇山河,道人蒲团了道真,佛陀坐地听菩提。山有神仙名,水有龙种灵。我虞柒孑然一身,唯有一剑,以立身,以明德,以典刑,开天以利其锋,敕神以全其道,周天神仙妖魔鬼,旨在一剑间。…

穿越重生蝉鸣听剑起》,由网络作家“夏东蝉”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柒林柯,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男人拎着一根龙头杖出来,就要给自家的小子展现雄风,洪金水不见害怕,就是看着男人身后,一道矮小的影子刹那盖过高大男人的身躯。“你拿着老子的拐杖,想对老子的好孙儿干什么?”洪廷无奈。“爹,你要是再这么惯着他,以后街上听见什么执跨子弟,小混混,一定就是说他的。”洪金水立马纠正“是纨绔子弟…

蝉鸣听剑起

蝉鸣听剑起 在线试读

虞柒追着林柯,林柯躲着虞柒。

洞天之中十数年,如论对小镇各处了解之多,这位出身青砖巷的本土少年反而不如林柯这个外乡人。

身后少年不紧不慢,始终缀在林柯身后,时不时以石子丢掷,并无任何窍门,只以假三境武夫的纯粹力道丢掷,从初掷生涩到如今仿佛找到窍门,不过两条巷子的功夫,掀开衣物,此时必能看到一块又一块青紫痕迹。

我能杀人,人自然也可以杀我,这是兵河的道理。身后少年精气神宣泄至斯,又被人强行汇聚,冲破武夫三境,只要拖得够久,不怕他精气神败亡,终究无根浮萍,被吹起来的皮球上破了那样大一个洞,有多少气可以漏。当下最值得考虑的是,究竟是哪一位在暗中出手,以虞柒作棋,或者只是单纯玩弄生灵成性,一旦少了规矩峰管着,天下人间多少练气士都是玩弄人心,罔顾法理的罪者,倘若暗处高人铁了心置他于死地,大不了拼着跌境被驱逐,直接打杀了虞柒,左不过一个棋子罢,生死之中各凭本事。

身后紧缀着的少年,目光沉凝,毫无半点急躁,只有那双仿佛死水一般平静的双眸,于今日,折射出别样光芒,仿佛地下穴中闷声十七年的古蝉,如今立于枝头,放声天下人间。

—————

洪家铺子门口,裂木凳子上一个麻衣少年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幕,悬离地面的草鞋轻轻晃动,看到兴起时,还会为那个身形消瘦的少年喝彩助威。

“臭小子,进来。”。

里屋男人浑厚的声音并没能将洪金水喊进去。

“混账,你老子喊你你装听不到是吧。”

男人拎着一根龙头杖出来,就要给自家的小子展现雄风,洪金水不见害怕,就是看着男人身后,一道矮小的影子刹那盖过高大男人的身躯。

“你拿着老子的拐杖,想对老子的好孙儿干什么?”

洪廷无奈。“爹,你要是再这么惯着他,以后街上听见什么执跨子弟,小混混,一定就是说他的。”

洪金水立马纠正“是纨绔子弟。”男人抬脚就踹,这种事情,真当做老子的,自己不知道吗?用得着你来告诉?

洪金水身子一扭就躲了过去。

身后老人一把抢过男人手中龙头拐杖,毫无顾忌砸向男人,男人也不躲,结结实实挨了一下,顾不上龇牙咧嘴,就听到自家老子在说什么错了就要听,听了就要改,哪怕是对自己儿子一类的浑话,四十多年也不见他听过自己一句话,早些年自己娶媳妇,明明刘屠户家的女儿与自己情投意合,非要包办了自己和一个不认识的外乡女人,娇气金贵不说,还是个短命的。如今洪金水那个小王八蛋也全是自己老子惯出来的,偏偏还不能说他一句不是。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不是。

———

洪金水没有走远,去了街上那家唯一的酒肆。

酒肆里的酒水不好喝,还贵的很。但镇子上来往的那些挎刀背剑的江湖人却说这酒肆里有三绝。

分别是那价高,量少,难喝的青叶酒,还有老板娘的美和酒肆老板的丑,一时间奉为“美谈。”

“小金水,想喝一碗不。”

洪金水摇了摇头,自己老子不许自己喝酒,如果真敢犯了戒,爷爷都保不住自己。那一脸胡茬的江湖客只是醉话,不怪眼前少年不答,自顾自倒酒,再醉上些又喝,

“你说,你爹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金水金水,到底是缺金呐还是少水啊?可偏你小子又姓了洪,不怕金子被水给淹过咯?”

洪金水也没想着回答,反正自己老子也不知道为何要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就是用到了生平学到的唯一一个词,说是“福至心灵”,就索性随心取了。

“呦呵,老板娘,怎么瘸着腿呢,不会是……”如这等浑话,不消丢掷于地,周遭酒客便纷纷附和大笑。

“滚滚滚,喝醉了尽是些腌臢言语,也不怕折了舌头。”里屋走出一身紫衣的女人,身材高挑,肤色白皙,小小酒肆里,也有俏佳人。

满脸胡茬的男人是个背刀挎剑的江湖客,反正他是这样说的,至于为何要挎着剑,自然是为了当拐杖,来往人都叫他拐子李。听到老板娘的骂声也不恼,如只是调侃几句只用挨两声骂,也不失为一桩好买卖。

醉眼朦胧又瞥见临门坐着一个读书人,一副落魄样子。“那边那个穷秀才,喝了这么多,也没想着唱两句诗词为我助助兴?”

“想听诗,拿你手里的剑来换。”

男人哈哈大笑,很久没见过这么狂的读书人了,还真他娘的和他胃口,只放言作得出好诗,给你何妨。

那落魄读书人也不急,又为自己倒上一碗青叶酒,闻来清香,入口太烈,果真难喝,也不细品,端起碗来就送入喉中,像是第一次喝,也像是喝的太猛,脸上晕开了一抹红,醉眼朦胧。倒也无凭空生得一番豪气,只是记起方还年少时看过的一场剑舞,一时脚步踉跄,奔向拐子李手中的青竹剑,伸手便摸,却又栽了个踉跄。见眼前书生成了醉鬼,醉里还念叨我剑何在的浑话。拐子李直接将手中青竹剑丢过去。

落魄读书人弯腰拾剑,以剑拄地,终于不再踉跄,酒肆里零散几人都看一人。

“拈成剑气三百粒,直往人间丢掷去

十指浩气凝清光,月茫茫,三千流

千里万里负诗篇,人寥寥,玉盏何处沏?

………

狭刀客,负剑侯,将进酒,杯莫停。……我欲醉眠卿且去……”

只看那落魄读书人端起酒碗喃喃

“人间风流,此间首最。”

碗跌在地上,落魄读书人更落魄。有人叫好,也有人全当狗屁。只是角落里,少年暗自咀嚼着这番侠气壮语,江湖原来如此风流。

落魄读书人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老夫子说了一句话,只是他没能听个清楚,老夫子像是在怒斥自己,满面怒色,也像是对自己欣慰,一脸和蔼。

———

“累了?”

也不见少年点头,林柯自顾自开口。“我是山上神仙,你是山下泥腿子,我杀你是为解心中恶,怕将来修行为化外天魔所累,你杀我…”这位摆弄衣袖的山上神仙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动作都顿了下。从修行开始,修为高深者好像就没了所谓生死之隔,纵然代价巨大,可世上人间事,最怕有心人罢了。哪怕今日真的被这个小镇破落巷子里的泥腿子给一转头拍死,不过是损失壶中洞天这等机缘而已。

看少年精气神已经渐至尽头,本来还有几日可活,如今样子,除非运道眷顾一人,否则酉时便是毙命之时。常言有道,兔子急了会咬人,少年即将油尽灯枯,恐生变数,林柯已经顾不得太多,暗自调整气息,摩挲着青玉司南,壶中洞天中,一身武夫体魄也被压制,想要打杀一个拥有三境的武夫,就需要靠外力了,以兵家“瞒天过海”之法,只需三个呼吸之间,一切变数都会尘埃落定。

下一刻,青玉司南中陡然射出一道青芒,凝而不散,仿如烟尘,细看去尽是些蝇文古篆,只覆于林柯头上三尺,举头三尺为神明所居,以遮蔽天机,林柯周身灵力体魄不再被压制。左脚着地,青石踏裂,毫无顾忌。阻我道者,杀!

“拈成剑气三百粒,直往人间丢掷去”

天地成寂,一切波澜静,有诗文起。

林柯眼前,有白衣儒士,腰悬青皮葫芦,于茫茫云海中饮醉,手中剑气三百,指尖一动。

“千里万里负诗篇,人寥寥,玉盏何处沏?”

天地寥寥一轮月,一杯酒,一个人,好不风流,更显孤独。

林柯咬破舌尖,强行脱离那位剑仙的道境,不顾根基,强行以金身境修为撞向虞柒,从那个镇子上的泥腿子敢于追杀自己时,就成了自己的心结,如不除,此后止步金身,不得正法。

“我欲醉眠卿且去”

冥冥中,半截千百年不兴波澜的光阴长河如同海啸,无边翻覆,如能遥望,光阴长河上竟有道白衣人影前行,脚下长河,于那尊人影,仿佛倒流。

———

“纵然一旬壶毁,也会有人合道其中,哪轮得到你来充大头?真当三教祖师,百家诸子缺了那么几天会有什么大影响?还天下人间之完整,也不该是你来做。”

白衣儒士一言不发,只是向那位和蔼的老人作揖拜别。

小说《蝉鸣听剑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22:28:27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22:2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