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鸢司谣小说司谣祝鸢最新好看小说推荐_小说完结免费祝鸢司谣小说(司谣祝鸢)

火爆新书《祝鸢司谣小说》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令梧”,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万人嫌到万人迷 全员真香火葬修罗场 不原谅 全员单箭头女主 女主不走心 不he 团宠】司谣从来都是被厌弃的那一个。师尊不喜,全宗门上下厌恶,整个修真界不耻。无论她如何做,如何行事,就算她连金丹都给了他们的白月光。也无法改变自己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印象。甚至,更厌恶她了。所以,在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榻上,身边空无一人,全都围着得到了她的金丹,已经大好了的白月光时。她放弃了,果断当时起了作精。去他喵的攻略任务,去他喵的攻略目标。结果,之前无论她如何做都高高在上,不肯给她一个正眼的众人,终于肯为她走下了神坛,一个个跪到她面前求她原谅。身段低到了尘埃。看着面前跪成一排的大佬们,司谣:“来了一群病子?”…

网文大咖“令梧”大大的完结小说《祝鸢司谣小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奇幻玄幻,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司谣祝鸢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师尊……”眼看洛沅忱的脸色随着司谣的话越来越难看,他不自觉站起身来,为司谣求情。“司谣师妹她不是故意来迟和无礼的。”“因为失去金丹,没了灵力的缘故,她身上的伤痊愈得慢,在昨日才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今日能来已是艰难,迟到了和顾不上礼数也是情有可原…

祝鸢司谣小说

祝鸢司谣小说 在线试读

“司谣这是疯了吧!”

没等洛沅忱回应,底下被司谣一通发言惊到的弟子们已经顾不得此时的场合了,又纷纷议论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有人上赶着要求被处罚的,嘶,她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

周围的议论还在继续,一旁静静听着凌樾却是心情复杂。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司谣这不是疯了,她只不过是想让师尊的目光多留在她身上一会儿罢了。

这人为了得到师尊不惜让出自己的金丹,更是为了拔除与师尊之间的障碍……

想到司谣之前和自己提的计划,凌樾就一阵气恼。

心想着这段时间一定要看着点司谣,以防她真的做错事,伤了小师妹。

这般想着,他不禁又看向司谣和洛沅忱,见她还在极力向师尊推荐处罚方式,就不禁有些干着急。

如果师尊真的同意了,以她现在的身体,根本是吃不消的。

“师尊……”眼看洛沅忱的脸色随着司谣的话越来越难看,他不自觉站起身来,为司谣求情。

“司谣师妹她不是故意来迟和无礼的。”

“因为失去金丹,没了灵力的缘故,她身上的伤痊愈得慢,在昨日才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

“今日能来已是艰难,迟到了和顾不上礼数也是情有可原。”

“师尊您就饶过她这一回吧。”

“!!!”司谣瞬间警铃大作。

在凌樾站出来时她就有些不好的预感,没想到就成了真!

生怕洛沅忱真的就听信了凌樾的谗言,她连忙打断了他,“师兄又不是我,怎知我不是故意如此行事的?”

“我怎会不知,你昨日……”凌樾也急了,顾不得此时的场景,当即就和司谣争论起来。

“我昨日怎么了?我昨日还和你较量了一番。”虽然不是拳脚功夫,口舌之争也算是较量了吧。

司谣真的快被凌樾气死了,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偏要几次三番打断她死遁的计划。

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或是加把刀多好。

“司谣!”凌樾怒了。

两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当着洛沅忱和众弟子的面争论了起来。

在场的弟子们都傻眼了。

令他们傻眼的面不是两人的争论,而是不喜司谣的大师兄居然会为司谣求情,在司谣不领情的情况下还似在担忧对方。

“够了!”听够了二人的争论,洛沅忱终是出了声,脸上的神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为师平日便是这般教你们的?”

“弟子知错。”凌樾立即跪地认错。

“但凭师尊责罚。”这是司谣的。

但就这么一句话,洛沅忱本因凌樾的认错而脸色好转的神色当即又难看了起来。

他看向司谣,漆黑的眸色中蕴藏着无限危险之意。

这人从今天见他的第一面开始,似就像是在故意惹怒他,刚才还想要他主动罚她。

为什么?

脑海中忽然想起在她提议怎么处罚她时,心里像被大石堵住的不畅。

又想起以往讨厌她的沈予行,昨日一反常态的为她来找他的情形,再看刚才同样不喜她的凌樾方才的行为。

忽然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司谣这是在同他置气,置那日他没留下的气,置气的同时,又耍起了在沈予行和凌樾那很成功的苦肉计。

呵,她以为他和沈予行与凌樾一样那么好骗么?

“凌樾,讲习结束后自去刑罚堂领罚。”自认为自己掌握了司谣小心思的洛沅忱当即做出了决定。

“是。”凌樾对此并无意义,只是有些担忧的暗中看了司谣几眼。

“至于司谣。”处罚完凌樾,洛沅忱又看向司谣。

被点名的司谣瞬间期待起来。

心里想着连凌樾都要去刑罚堂领罚了,洛沅忱那么讨厌她,处罚一定不会被凌樾更轻。

这下,她终于可以死遁了。

“依照凌樾所说,你身上还有伤,本尊便先不重罚你,待到你伤好之际,本尊便再决定如何处置你。”洛沅忱说。

司谣:“???”

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其实不用对我手下留情的。”她有些艰难的开口。

“就这样吧。”洛沅忱一锤定音,见她的反应,他以为自己猜对了,无趣的收回目光,又开口道:

“不过,本尊虽先饶了你大过,小过却不容你,今日你来迟了便是迟了,这般散漫,不能不罚。”

“你就站在一旁,直到讲习结束。”

说完,便不再给她一个眼神。

司谣:“……”

死亡不易,司谣叹气。

事情回归正轨,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不料,半炷香时间都还没过,又有一来迟的人到了。

“鸢儿因贪玩来迟了些,是鸢儿错了,师尊,您罚鸢儿吧。”祝鸢单膝跪地请罪。

众人纷纷看向高坐上的洛沅忱,想看看刚以来迟处罚了司谣的他,会怎么罚祝鸢,心里都有些担心起来。

担心祝鸢会被同样的责罚。

司谣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

她想看看被全修真界誉为最公平公正的修真界第一名,万法宗的宗主,要怎么在众弟子的面前不动声色的偏袒和袒护人。

是的,袒护,她并不认为洛沅忱真的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处罚祝鸢。

事实证明,众弟子都担忧错了,而她也想错了。

“无事。”洛沅忱只是淡淡的扫了祝鸢一眼,便若无其事的道:“来了便坐下吧,你身体刚好,不宜受累。”

光明正大的袒护,没有任何的遮掩和需要什么不动声色。

在场的弟子们心里放心了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看向司谣,眼中神色有些怜悯,包括凌樾。

他看着司谣,张了张口想和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直到这时,他似乎有些理解司谣为什么那么讨厌祝鸢了。

“是,师尊。”祝鸢开心的起身,坐到了位置上。

【敲!洛沅忱这狗比太过分了吧,还有周围这么多人,见到不公平的事都只会干看着吗!】将这幕看在眼里的系统忍不下去了,直接破口大骂。

【妈蛋,气死本系统了!】

“淡定淡定。”司谣却是轻笑了声,在脑海中回应系统,“这不是正常操作么,有什么好生气的,该习惯了才是。”

在场的众人虽然听不到司谣和系统的对话,但听见了她这声轻笑。

莫名的,身体都不自觉僵硬起来,每个人都不是很自在,只觉得一张脸火辣辣的,也不敢再去看司谣。

这本该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今日也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几分亏欠感。

也觉得司谣这一声轻笑很是刺耳。

同样觉得刺耳的还有洛沅忱,一反平日里的孤高清绝,他的眉都皱了起来。

整个现场的气氛一时都有些怪异。

直到祝鸢入坐,洛沅忱又开始了难道一次的讲学才渐渐好转。

只是这次,每个人都不似之前那么专心了。

听着听着都会不自觉朝司谣投去几眼,这其中,又数凌樾更甚。

几乎每隔几秒,都会朝司谣投去一秒。

司谣倒是没察觉到这诡异的气氛,此时的她正在脑海中和系统对话。

“系统,我这么感觉有些晕?”她问系统。

【晕吗?】系统一听,立即开始检测起宿主的身体来,【哦,是该晕的。】

【经系统检测,宿主由于失去金丹,没有灵力,这几日又没进食,之前还失血过多。】

【今日又费力爬这么高的山,这里环境比之山下更冷,寒气没有灵力的抵抗直接侵蚀宿主的身体。】

【现在还只被罚站着,不能坐下休息。】

【几番下来,身体自然就受不住了,您没感觉到这些不适,也是因为开始了屏蔽负面状态的功能。】

【所以您会感觉到晕是正常的,嗯,几秒后,您还会直接当场晕倒。】

小说《祝鸢司谣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22:34:57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10:2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