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凤药旺儿)_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凤药旺儿好看的小说推荐完结

《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是作者“芥末辣不辣”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凤药旺儿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三年大旱,饿殍满地。秦凤药被父母当作两脚羊卖掉,面对死路,她自卖自身跟着人贩子逃走。被转卖至常家,陪着常家大小姐历经抄家逃难、官复原职、陪着小姐入宫联姻,在岌岌可危的世道里求生存,在家族与皇宫里凭着清醒、多智、腹黑……一路向上爬,登顶大周唯一一品女官。…

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

古代言情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凤药旺儿,作者“芥末辣不辣”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爹娘一样生的希望渺茫,她看到邻居就在自己身边一个接一个死去,才刚明白这一点的。他们已经走到绝路上了。凤药垂着头与爹娘告别。爹娘,女儿不孝,自此别过…

在线试读

旺儿奶奶不知什么时候咽了气,眼睛张得老大,眼角挂着一道干涸的黄色泪痕。

凤药死死咬住嘴唇,硬生生憋回一声尖叫。

她心头泛着酸涩与无奈,回到自家院里跪下,对爹娘的恨意消散了不少。

自己这一去,不知能不能活下来。

爹娘一样生的希望渺茫,她看到邻居就在自己身边一个接一个死去,才刚明白这一点的。

他们已经走到绝路上了。

凤药垂着头与爹娘告别。

爹娘,女儿不孝,自此别过。你们要五斤高粱面儿,现在这口袋黑馍馍大约也有五斤,能暂时保弟弟一条小命,也能给女儿一个活命的机会。别怪女儿逃走,来日女儿有了出息,再来孝顺你们。

磕完三个头,凤药抹掉泪水,头也不回上了人牙子的驴车。

车子走在村里的羊肠土路上,两边的树都枯死了,姿态各异,一阵风吹过,一团团黑色球状物轻飘飘滚过小路。

抬眼望去,整个小路遍布着这种黑色东西。

“那是什么?”凤药口中细细嚼着黑馍馍,含糊地问。

一车女孩子都沉默着,赶车的女人冷笑一声,“你细看看。”

凤药盯着一团黑球仔细瞧,待瞧清楚了,一阵恶心翻上来,又被强吞下去。

那是一团团头发,有些还连着头皮。

“你们这几个村子快死空了,越来越难收到像样的人。”她语气淡然,早就见惯的样子。

“待会儿,你们都好好表现,若是没人买,那就按两脚羊称重卖了。”她高高扬起鞭子,狠狠抽打在驴子身上。

凤药心中一激灵,赶快吃完馍馍,将头发拢一拢,用袖子擦擦脸,让自己看上去干净些。

阿芒在小声哭泣,她回头望着来时路,哽咽道,“娘说了,开春有了收成就去寻我。”

凤药觉得她太天真,只需向两边的树林深处望望就知道回不来了。

树林深处随意丢弃着一具具被一领破席卷起来的尸体。

有些已经化做白骨,有些刚被丢进去。

空气的中的臭味,风吹不散。

凤药顾不得伤心,大夜里听到爹娘的话,她就无家可归了。

她一心要活下去。希望爹娘也能想到办法活下去。

车子走了三个多时辰,过了一道高高的城墙。

凤药惊奇地睁大眼睛,那道灰色的城墙隔开了两个世界。

墙外是灰色的,而这里是彩色的。

这儿的房子多是两层小楼,窗棂有朱红的、褐色的,糊的都是明亮的纱,街上摆着很多摊子。

她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寻着味儿望去,香气来处是个漂亮小楼,大门敞开,小二在门口热情招揽顾客。

人牙子看她直勾勾盯着小楼嘲笑道,“那是饭庄,乡巴佬。”。

又走了半个时辰,驴车停下来,“到了。”人牙子道。

这里破旧不堪,搭着一个个尺来高的木台子。

台子上站着不一样的人,一样的衣衫褴褛,面色青白,神情麻木,活像一群不知世事的牛马。

台下站着的人牙子吆喝揽客。

她把几个丫头赶到台子上,用鞭子指着她们,“一会儿贵人来了,都好好巴结。”

凤药个子低,缩在几个丫头中,一对眼珠子好奇地到处看。

不多时便来了两位女客。

一个身着绫罗,珠翠满头。一个穿着干净的布衣,梳着玉珠髻,插戴着一只镶嵌素色珠子的发簪。

绫罗女子人未走到,一股浓浓的令人发昏的暖香先飘过来。

她嘴唇鲜红,腰上佩戴着玉环,一走动便叮当作响。

“梅绿夫人要买新人?”人牙子谄媚地拱着腰迎上去,“今儿都是丫头,您掌掌眼,有合适的价格好说。”

那女人目光在几人身上挨个扫了一遍。

几个丫头都凑过去,想被她挑走,凤药独独站在后面,偷眼打量她身后的另一个买家。

穿粗布衣的大娘揣着手,气定神闲并不急着挑人,她走动一下,裙下的脚露出一半即刻缩了回去。

只那么一下,被凤药瞧见了。

凤药与她目光相遇,眼眶一红,含着一泡泪水望着她,大娘脸色柔和,目光变软了几分。

“这俩丫头倒清秀。”穿华丽衣服的女人指着凤药和春燕,“都多大了,来了癸水没?”

“我七岁半。”凤药壮着胆子扯了个谎。

那女人一顿,嫌她年幼,“哟,这么小的人你也收,白吃几年饭才能当个人使唤啊?”

凤药出人意料跳下台子,绕过华服女子,扑到那大娘身边“扑通”跪下,“大娘买我吧,我虽小却什么都会做,我吃得也特别少,不费粮食。”

人牙子没料到这丫头如此大胆,当着自己的面扯谎,但主顾在前也不好道破。

阿芒老实说自己十二了。

“不知好歹的丫头,跟我去,大米白面吃个饱,绫罗绸缎穿到烦。”绫罗女人不屑地翻个白眼。

凤药打心底不喜欢她涂得鲜红的嘴唇和指甲,不喜欢她闪着精光的三角吊梢眼,不喜欢她身上熏得人发昏的香气。

她使她打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凤药拉着大娘的衣角,望着她,眼泪要流不流,可怜的很。

大娘安慰地拍拍凤药的手背,抬头笃定地对人牙子说,“这孩子我要了,多少钱。”

最后以五两银子成交。

阿芒被穿华丽衣服的女人买去了,整要了十两银,只因她十二了。

出了人市,大娘笑眯眯问凤药,“为什么要我买你?”

“大娘看着就是善人。”凤药低下头小心翼翼回答。

“鬼精灵,说实话。”她说话温和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来我府上当差,忠诚老实第一要紧。”

“大娘穿的虽是布衣,鞋面子却用了绸缎,那东西又贵又不耐穿。”

“想来一双鞋做下来也得费几十文吧,大娘不怕鞋子烂得快,家境肯定是好的。”

“所以,我猜大娘必定特意穿的简朴,不想张扬,一来不会被虚要高价,二来必定是家道极好,去了您家不会吃亏。”

缓了缓凤药又补充道,“那个姨姨,看人的眼神我不喜欢,大娘我只在年纪上说谎了,其实我十岁,什么都会做,您买我划算。”

一番话给大娘说得哈哈直笑,她伸出脚看看自己的鞋,“你胆大、心细、机灵,年纪也合适。”

她意味深长地又说一句,“最关键的,你这丫头运气着实好的很呐。”

凤药顾不得大娘话里的意思,暗暗长出口气,揣度着自己应该是逃出虎口了。

小说《大周女官秦凤药,从弃儿到权利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22:33:37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22:3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