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阅读陪听风的人(陈降苏恬)_陪听风的人陈降苏恬最新好看小说

现代言情《陪听风的人》是作者““晋静钟意”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陈降苏恬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陈降你听,风说,陈降,新年快乐!”“风吹过的时候连风都动摇了,所以陈降,陪你听风的可以是任何人,对吗?”“嗯。”我好像真的要走了,攒足了失望,灭掉了所有幻想。“对不起,我满身破碎,怎敢继续碰尚能愈合的你。”“你知道吗,割了一条口子的时候,我就已经碎了一地,可能我就是贱,喜欢找虐。”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对不起,霏冉,对不起。”“对不起,苏恬,对不起。”“我依然是后面那一个,你忘不掉的,怎么让我忘掉,你说,怎么让我忘掉?”“对不起。”…

叫做《陪听风的人》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晋静钟意”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陈降苏恬,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晴姐让我回来给你留个门。”“这样啊,就是听阿姨说你一般都不来公寓住的。”听了这话,陈降笑了笑,“她知道什么,瞎说,公寓我想来就来了,她总不得监控我吧。”“你反监控她?”“姑娘,话可不能乱说…

陪听风的人

免费试读

苏恬今天放学后就被王叔送回家吃饭,又在家陪了一会儿奶奶。没注意时间,都快九点了。

“妈妈,我得过去了,不然太晚了。”

“好,回家吃饭你给你刘晴姐发消息了吗?”

“我昨天跟她说了的。我今天放学没去公寓拿手机就来了,得早点回去。”

陈降在公寓沙发待着打游戏,也没回房间。听见开门声,然后扭头往后看。

苏恬看到陈降,有些惊讶,话锋还是一转,“刘晴姐回来了吗?”

“没有。她说最后这段时间可能都不怎么回来。”然后顺带问道,“你怎么才回来,我发信息给你没回。”

苏恬还背着书包,穿着一整套校服,走了进来。陈降细细看了看,一天下来小姑娘的高马尾有些散乱,有些肉嘟嘟的脸蛋现在粉粉的,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乖巧。

“哦,我不知道你要来公寓,昨天和晴姐说了放学就直接回家,手机在公寓里,学校不让带手机。”

陈降起身,“既然回来了,那我回房间了。晴姐让我回来给你留个门。”

“这样啊,就是听阿姨说你一般都不来公寓住的。”

听了这话,陈降笑了笑,“她知道什么,瞎说,公寓我想来就来了,她总不得监控我吧。 ”

“你反监控她?”

“姑娘,话可不能乱说。不过我表姐不在公寓了,就你一个人住,怕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怕鬼。”苏恬急忙附道。

陈降被逗笑了,摇了摇头说,“不是,这哪儿来的鬼。我意思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公寓怕不怕。”

苏恬不说话了,顿了顿说,“我才不怕。”随即上楼去。

陈降的公寓有两层楼,一楼就一个客厅,厨房,还有一间储物室,用来堆放陈降的杂物,外加一个卫生间,有淋浴。二楼上有个书房,有两间稍大的卧室和一间客房。

陈降和刘晴各占了一间大的卧室,他偶尔会来公寓,当门禁时间过了的时候。刘芳不放心他,也不希望他太混,总叫人看着点他,她那些心思陈降又怎么会不知道,倒是懒得和她说太多,索性直接买通那人汇报假消息,以免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苏恬睡在客卧,房间比较小,也没衣柜桌子。从行李箱里拿了睡衣,脱掉了校服外套,穿着内衬短袖和校服裤子下楼去洗澡。洗完澡换了她的吊带睡衣,觉得有点不妥,但就带了这件,只能先将就。随后去客厅在那矮矮的茶几上写作业,为了脖子舒服点,她直接用一个垫子放地上然后盘腿坐着。

刚没过多久,便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

陈降径直走向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然后朝外面喊了喊,“我下面,你要吃吗?”

“我不饿,你吃吧。”苏恬头也没回。

陈降随便弄了点,然后把面端去客厅茶几上,“我弄多了,吃点,不然也是倒掉。”

苏恬见状还是答应了,“不过我真不饿,可能吃不完。”

“能吃多少算多少。你在做物理?”

“嗯。”

“我看看,好久没看到过高中题了,还有点新鲜。”陈降打趣道。

陈降已经伸手拿了起来,苏恬明明想阻止但没成功。

陈降看了咯咯笑道,“这不挺简单的吗,看你做得挺费力。”

“我物理本来就不好。”

“怎么个不好。”

“我说了你可不准笑啊,自电学以来就没及格过。”

“这样啊,那是挺差的。看来你还是有点笨。”

苏恬听了,一怔一怔的,“是,我就是个笨蛋,学不了物理行吧。”

“小姑娘我开玩笑呢这不。”陈降笑着说道。

随后无话,苏恬把碗放了后转回来,有些小小的情绪,“给我吧,学不了物理的笨蛋要睡觉了。”说着就把陈降手里的书拿了过来上楼。

刚刚躺床上拿出英语单词,然后又飞快地起身下楼,向卫生间跑去。看见卫生间的灯还开着,苏恬直接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陈降出来了。

“你不是睡了吗?”

“哦,就突然想上厕所,但你在里面。”

苏恬说完迅速打开门又关上,看见刚刚洗完澡洗了忘记晾起来的小吊带和内裤,还在盆里躺得好好的,不过多了条毛巾盖着。

苏恬觉得尴尬至极,脸一下红了起来。

他刚刚洗了澡,应该是看到了,唉,我可真倒霉。

陈降看到盆的一瞬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洗完澡后看到小姑娘在门口,也没逗留,直接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他拿出手机,看见他们哥几个的群里跳出来一条信息,是吴羌发的。

洒脱帅羌:“哥几个,我脱单了,有女朋友了,哈哈哈哈。”

方客语:嗯。

陈降觉得有些好笑:你这有必要炫耀吗,我这种谈多少次都没那么嚣张。

洒脱帅羌:我都忘了,陈哥你现在单身嘛,嫉妒我了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降:他妈的嫉妒个啥,我这条件还怕没人要?

洒脱帅羌:那可不一定,人乖乖的小女孩就不一定看不上你,还得是我这样体贴长情会照顾人的好。

陈降:哪个学校的?

洒脱帅羌:高三,青江一中的。

陈降:我去,你畜牲吧你,未成年你也搞,想犯法是吧?

洒脱帅羌:去你的,人成年了。更何况人家要高考,我跟她说高考完再慢慢谈。

陈降:算你还有点良知。

方可语:你回公寓了?齐昭他们说你这一段时间都不在宿舍住。

陈降:嗯,有个小孩儿住我公寓里,我妈非要我回去,说是为了人家的安全,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

方可语:嗯。

洒脱帅羌:小孩儿?多大?男孩女孩?

陈降:废话真多,改天再说,是个女孩。

洒脱帅羌:倒也是,反正你女朋友都那风格的,你在阿姨也放心。

陈降:………

苏恬照例上下学,不过复习进度加快,时间越来越紧迫,学校周末也上课。于是苏恬在公寓待的时间也不多。下了晚自习回来有时候会遇到陈降,有时候陈降会晚点到。

今天苏恬回来公寓没有人,于是洗漱好就拿出题来做,像先前一样,在客厅的茶几上。正闷着一道物理题时,听见了开门声,陈降回来了。

陈降穿着黑色T恤,提了两个盒子进来。

“今天和他们出去吃东西,给你带了一些。”

“哦,谢谢,你放那儿吧,我先把这题写了。”

陈降看着苏恬趴在茶几上写作业,小小的一个,有点想笑。

“你一直这样趴着,脖子不难受?”

“还好,我回来也不会做多久的作业。而且我房间没有书桌。”

“晴姐那屋有书桌,你干脆就搬进那屋睡吧,我跟她说过了,她也没什么东西在里面,就床单被罩换换就行。”

“好。你带的什么东西啊?”苏恬放下笔,拆着袋子。

“上次看你一直在吃烤肉,就给你选的大部分都是肉。你看看有什么忌口的没有,有的话扔了就行。”

“我还好,不怎么挑肉,但不喜欢蔬菜。”苏恬看着香喷喷的烤肉笑着说。

“还真看不出来。”

苏恬打开盒子,就用筷子把烤肉上零零星星的香菜挑掉,头也不抬一下,挑得很认真。

陈降看不下去,有些无奈,就把她手里的筷子夺了过来,“你快吃吧,待会儿凉了,我帮你挑。”

“好的谢谢。”

“味道不错,就是还不够辣哈哈。你知道吗,学得那么累的时候吃到烤肉简直太开心了。”苏恬显得没有之前那么拘谨,现在整个人都是明媚的。

“作业写完了?”陈降顺便问道。

苏恬还吃着东西,摇了摇头,含糊着说,“没有 还有一个题,不会做。要不你帮我看看?”

陈降又想起上次小姑娘有点怒的情形,忍不住笑了笑,手伸过去,“给我看看有多难。”

苏恬一只手将书递了过去,两只手靠近,苏恬手指甲不小心轻轻刮在陈降的手背,随即拿开并未察觉。而陈降则不然,心里一瞬而紧了一下,又有些窃喜。

陈降抬头看了看苏恬,她依旧吃得认真 ,刚刚的触碰只有他一人察觉了。

那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是小心翼翼的那个,是偷偷摸摸的那个。

“吃完了?这题考的电磁学,其实考点不难 ,就题目新颖了些,问法变了一下,给我一张草稿纸。”

“哦好。”递了纸笔后,苏恬朝着陈降挪了挪,靠近了一些。

陈降为了方便写字,蹲了下来,胳膊搭在茶几上,个子本来就高的他蹲下来也明显就比旁边的苏恬高了许多,苏恬靠的很近,腿半跪在垫子上便于更好看见陈降的演算过程。

天气还有些热,陈降还穿着刚刚的黑T恤,苏恬已经换了睡衣,米白色简单风格的宽松短袖上衣和搭配的短裤。现在整个人认真地听陈降讲题。殊不知,衣服的领口偏了一些,漂亮的锁骨露了出来,白色小吊带的肩带若隐若现。

或许是因为旁边的女孩的衣服与自己的形成鲜明的对比,又或许是她靠得太近,陈降不禁偏头看了看她。

清秀的五官,或许也没那么惊艳,但眼睛很清澈,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棱着,细细软软的头发耳前耳后耷拉着,显得慵懒又温文。

视线往下,不小心落在微微隆起的胸脯,白色的肩带更加扎眼。陈降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耳根迅速红了起来。放下笔说,“大概就这样,听懂了吧?你写了就快去睡觉,我上楼了。”随后起身大步上楼,有些无奈,用手抓了下头发,摇了摇头,像是在迫使自己清醒一下。

睡之前,陈降跟吴羌发了条信息,“今天竟然有点想犯贱。”

“????what????还好吗哥,被盗号了?”吴羌那头显得十分惊讶。

“我操,我是个人。”

“好,你等着。”随后吴羌发了一堆视频过来,还配字“都是精品”。

“去你的,庸俗。”陈降按熄手机,没再回吴羌的消息。

陈降想了想,她很干净,疏离又亲近。

想碰,但不敢碰。不过还早,等她高考了再说,他怕吓着她。

夜里陈降还是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浮现那人的脸。

有他吻过的温热的唇。

也有他不敢直视的干净的眼。

晚风吹着,苏恬睡得很安静无忧虑。

小说《陪听风的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22:28:49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22:29:08